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二章 秒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秒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不僅吳士林這麼想著,台下看熱鬧的人大部分也是如此認為的,他們想當然地認為林皓雪一時腦袋發熱做出這樣的決定,現在真的要面對的時候,卻怯場了。畢竟,要面對的是吳家這樣一個實力遠遠超過自己的家族,感到怯場,想要逃避也是正常的。

「怎麼?難道林皓雪逃跑了?」有人說道。

原本沸沸騰騰的全場一下子靜謐了下來,襯托的這個聲音格外清晰。

「切,本想看一場精彩的挑戰呢,哪想的到,挑戰者竟然逃了。」

「是啊,這林家真夠窩囊的,當初放出消息的時候,是何等的威風,現在呢,怎麼連個人影子都不見了?」

「那還用說嗎?他們也只能是耍耍嘴皮上的功夫,要真的面對真刀實槍,溜得比誰都快。」

「就是,要麼就別逞能啊,白白丟人不說,還浪費我們的時間。」

台下聚集起來看熱鬧的人,等了一會兒,見林皓雪還沒有出現,心頭充斥著失望和不滿,開始私下裡交流,你一言我一語,一時,將林家批判的一無是處,好像林家的人真的怯場了一般。

「鄭家主,這是什麼情況啊?」

台下的議論聲並不是很大,但也不小,自然傳入了這些人的耳中,吳海平似笑非笑的看著鄭獅嶺,問了一句。言下之意很明顯,你不是很看好這個林家嗎,現在怎麼不見人了?

話雖如此說著呢,但是吳海平的心底終究是不安的,林皓雪的迎難而上的個性,別人不知道,但是他是親眼所見的,說實話,要說林皓雪臨陣逃脫,不要說別人,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吳家主急什麼呢,既然來了,我們還是再等等吧,我相信吳家主是不會失望的。」鄭獅嶺面色平靜,在場的所有非林家的人中間,他應該是最看好林皓雪的,他堅信林皓雪不會是一個臨陣脫逃的人。可是,現在的問題是,她人到哪裡去了呢?

這樣一想,鄭獅嶺下意識地看向林庚,見林庚不動神色,不急不躁地樣子,心裡也定了下來。

此時,台下的議論聲更大了。

台上的吳士林此刻也冷冷一笑,出言嘲弄:「各位也都看到了,當初那麼暢快的挑戰,現在卻不見人影,原以為林家會一鳴驚人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而已……」

「抱歉,我好像來晚了。」

突然,一個清脆悅耳的女聲在場中響起,這個聲音生生打斷了吳士林的接下來的言辭。

人們都只覺得眼前一亮,一個白衣烏髮的絕美女孩俏生生的站立在格鬥場上,與吳士林相對而立。她的目光緩緩掃過全場,眸光如夜,帶著凌冽的寒意,讓場中的人,尤其是剛才辱罵林家的那些人不由得雙腿打顫,低下了頭。

這氣勢也太駭人了吧,這樣的氣勢,這樣的壓力,誰能夠料想到,對方只是一個實力平平的十二歲的小女孩呢?台下的人都只是驚懼不已,怎麼也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被這樣的氣勢所懾?他們,並不知道,強悍的意念可以讓人從精神上徹底臣服,不敢反抗。

「呵呵,」見到林皓雪出現,鄭獅嶺也是心裡一松,手撫鬍鬚,微微一笑,「還好,還不算太晚,既然來了,你們就可以開了。」

他是公證人,同時也是裁判,自然有立場這樣說話,林皓雪的出現讓他心頭一松,這小丫頭果然沒有讓他失望。當初在林皓雪以一己之力對抗何家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女孩子不簡單。

林皓雪將目光收回來,看向吳士林,眼底的冷意非但沒有消散,反而更勝了,剛才那些辱罵林家的話,她可都聽見了。

吳士林接上林皓雪的眼神,心裡也有一點點的發怵,但是被他很快強行驅散了,他定定看向林皓雪:「你就是林皓雪。」

「我就是。」聲音依舊清脆悅耳,依舊透著冰冷的寒意。

「沒有臨陣脫逃,這不是你的勇敢,相反,這是你的愚蠢,今天你既然出現了,就休想全身而退。」

「如果林家的子弟都像你這樣的話,那麼,今天的挑戰將太無意義了。」林皓雪淡淡說道,但是眼光已經投過他,投向了台下的吳海平。

「你這是找死。」吳士林感受到自己被小覷,立刻惱羞成怒,怒喝道,「口出狂言,我今天就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1

「話真多。」林皓雪神情漠然地揮了揮手,好像在驅趕一隻嗡嗡叫的蒼蠅。

「你」吳士林的臉都要綠了,他何曾被如此侮辱過,氣的話也說不順了。

「動手吧。」林皓雪神色有幾分不耐煩。

這次吳士林不再說什麼,後退了幾步,緩緩舉起手掌,一道刺眼的金色完完整整的包裹住了他的手掌,漸漸地,整個手掌像是金鑄造而成,充滿了力量感,這就是將身體的力量和玄力結合起來才能發揮出來的,其破壞力比單純的玄力要強大的多,這也是修鍊了到了大玄師以上的級別才能夠使用的技能。

「這是吳家的利等中品玄技鎏金手,修鍊難度不小呢,這個吳士林居然修鍊到了小成,真不愧是吳家的接觸天才。」台下有知道金色大手底細的人,破口而出。

「小成而已,也不是多麼厲害。」身邊的年輕人不由說道。

「你懂什麼,這可是利等中品玄技,在吳家了是頂尖玄技了。」開口的那個人瞪了一眼那個小夥子,道,「修鍊難度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哦。」小夥子只是哦了一聲,不在反駁,他對自己的這位長兄還是很信服的。

眾所周知,玄技的由元亨利貞四等,每一個等久又分為上中下三品,而對於選玄技的修鍊程度分為入門,小成,大成和圓滿四個等級。眼下這個吳士林,能夠以一個大玄師的境界,將利等中品玄技修鍊到小成,也算是驚人的成就了。

場中,只見那個金色的手掌狠狠地向林皓雪嬌小的身軀劈來,要一掌要了林皓雪的命,一點餘地都沒有留。

林皓雪只是緊緊的盯那金鑄的手掌,並沒有做出任何要避開的意思。

「你們看,這個林皓雪居然沒有躲。」有人看到林皓雪沒有反應,驚訝地了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我覺得不像,她好像是成竹在胸。」

……

隨著那個人的驚叫出,台下很多人紛紛出聲,但是更多的人還是緊張的看著場中的情景。

三米,兩米,一米……

距離越來越近,但是林皓雪還是沒有動作。

兩尺,一尺……

距離還在靠近,在那金掌距離林皓雪的腦袋只有半尺的時候,林皓雪動了,她依然沒有躲,而是緩緩抬起自己的左手。

她的小手纖細優美,與吳士林那個充滿力量的金色的手完全沒有可比性。

圍觀者有些膽小的已經閉上了眼睛,不忍心看到這樣一個漂亮的女孩子受傷的慘狀。

「砰1

吳士林的金色手掌已經拍到林皓雪纖細的小手上。居然發出鐵器相撞的刺耳的聲音。

很快,令人驚詫地一幕發生了,就見那個吳士林登登登登後退了好好幾丈遠,一屁股坐在地上,捂著那隻鮮血直流的手掌,臉色慘白,眼睛一翻,居然昏迷了過去。

立時,勝負已分。

「這個林皓雪真不簡單,吳士林那須盡全力的一掌,居然被她輕易化解。」

「居然是秒殺,太不可思議了。」有人驚嘆。

到了此刻,人們在真正意義上認可了林皓雪的實力。

「下一個。」林皓雪神情未變,淡淡地說道,好似做了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

「哼,好狠毒的心腸。如此傷我兄弟,就讓我來領教領教你的高招。」只聽見一聲怒吼,一個比吳士林年齡略長的人向台上躍來。

「居然是他,吳士禾。」他是吳士林一母同胞的哥哥,實力和境界比起吳士林只高不低,現在見到自己的弟弟受傷了,立刻怒火中燒。

「動手吧。」林皓雪神情淡然,看樣子,還是一點都沒有將對方放在眼裡。

吳士禾連一句客氣的話也沒有說,而是拼勁全力的一擊,同樣是鎏金手,但是明顯比吳士林的要精進多了,這隻手是暗金色的,至少也是大成境界了。

但是,同樣連林皓雪一根毫毛都沒有傷到,反而自己跌落下去了,手掌同樣受創,只不過他的毅力要比吳士林厲害一些,沒有昏迷過去。

「繼續。」林皓雪依舊神情平平淡淡。

到了此刻,再也沒有人以為林皓雪不知天高地厚,雖然依然有很大一部分人認為最終的贏家是吳家,但是他們卻都認可了林皓雪的實力,同時也認可了林家。

連勝兩場並不代表什麼,但是連勝兩場能如此輕鬆的,那意義可就非同一般了。

看著台上那個白衣勝雪,神態自若地絕美女孩,所有人心底都是一陣陣的驚嘆,似乎,這個女孩的未來,會是他們連想都不敢想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