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三章 吳士躍出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 吳士躍出場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有這種感覺的,不光是其他的圍觀者,就連吳家的家主吳海平,也有類似的想法。但是作為吳家的家主,站在林皓雪的對立面的人物,他不允許自己有這樣長他人的志氣滅自己的威風的心思。今天,他不能後退,更不能輸,不然整個吳家就完了。

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時候,吳海平向人群中的一個人微微點了點頭,示意按照計劃行事,人群中一個隱藏了面貌的人,漸漸脫離了人群,不知所蹤。

此時,吳家的第三位青年俊傑出場了。

第三個出現的人在年齡和身份要比吳士林和吳士禾略高一些,但是,也不是強出很多。結果毫無懸念,沒有花費任何功夫,林皓雪依舊只是簡單的一掌,就輕而易舉的贏得這場勝利。

「下一個。」看也不看已經掉下台去的人,林皓雪依舊淡漠地說道。

第四個

第五個

……

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林皓雪已經連勝了七常

而且前面的這七場,林皓雪的勝利來的都很順利,要麼要一掌,要麼一腳,輕鬆到連第二眼都沒有去看。這樣無形中就粉碎了吳家想要耗盡林皓雪玄力,然後在痛下殺手的計劃。

到了此刻,圍觀的人看向林皓雪的眼神完全變了,很多年輕人看向林皓雪的眼神,都好像在看一個高高在上的玄聖。至此,現場的氣氛達到了一個新的*。

「鄭兄,你怎麼看?」

王沐風看了看臉色灰白的吳士躍,側頭向身邊的鄭宇城問道,林皓雪他不是不認識,相反,還是很熟悉的,但,五年不見,現在的這個林皓雪居然如此厲害,厲害到他似乎不認識了。

「林家的這位二小姐長大了,她已經不再是五年前那個跟在我們後面叫哥哥,需要我們去保護的小女孩,她現在的氣韻和深度,就連我也看不透,她的身上……」

鄭宇城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下去,但他的眼底有發現瑰寶時的欣賞和喜悅,更有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心疼。

「是啊,她真的長大了。」作為鄭宇城的好哥們了,王沐風知道鄭宇城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林皓雪的秘密,點點頭,也應道,同時,也被鄭宇城的話帶回了幾年前:

那時候,他只有十二三歲,他,鄭宇城以及吳士躍是泰興城風頭正勁的三大少年天才。但那時候,吳士躍太傲氣,總是一副眼睛張在頭頂上的樣子,為他所不喜。而鄭宇城恰恰相反,雖然只是鄭家的養子,但是小小年紀就很沉穩,深的鄭家主的愛重。因為脾性相投,他和鄭宇城兩個成為好朋友。

有一次,他見到吳家的幾個旁系弟子欺負落單的林皓雪,他一直都知道林家和吳家關係不是很好,但是看不慣好幾個人欺負一個小女孩,正義感爆棚的他立刻行俠仗義,出面幫助林皓雪打跑了那幾個人。

而在幾天後,他和鄭宇城上街尋找合適的武器,再次見到林皓雪,這次沒有被人欺負,林皓雪一個人很沉默地坐在林家的門前,望著很遠很遠的地方,雙眼空洞,一言不發,眼底都是絕望的死寂。他想不明白,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小女孩,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悲愴和絕望。

後來才知道,那一天正是林皓雪六歲的生日,剛剛經過宗祠的測試,得知自己沒有玄脈,是一個無法修鍊的人。

那次,他見到一向很冷清的鄭宇城居然就這樣陪著林皓雪默默地坐了一個下午,雖然一句話也沒有說,但是卻贏得了林皓雪的認可。也是從那時候起,林皓雪對鄭宇城很親近,喜歡跟在他們屁股後面叫哥哥,而他們兩個也挺喜歡這個很懂禮貌的小妹妹,也是在他們兩的護持下,那些吳家的弟子再沒有人敢欺負林皓雪。

一年後,覺得一個泰興城太小,他和鄭宇城隨著師傅離開了泰興城外出遊歷,而這一走就是五年。

沒想到五年不見,他們的那個小妹妹已經長大了,而且實力這麼強悍,強悍到令人嫉妒,強悍到讓人心疼。到底發生了什麼,讓她成為現在這個樣子?如此強勢,卻又如此冷漠。

「下一位。」林皓雪淡漠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回憶,他立刻回神向台上看去,原來,林皓雪已經將第八個對手給轟下了格鬥場,取得了第八場勝利。

王沐風再看了看周圍,王沐風發現周圍的人各種神情的都有,大部分人都很驚訝,也有很大一部分年輕人都是崇拜,還有一部分人因為和朋友打賭賭輸的懊惱,而吳家的人,眼底都是清一色的痛恨,因為如果不出意外,吳家今天就會敗在林皓雪的手裡。

在場的所有人中,臉色最難看也恐怕就是吳士躍了,王沐風距離吳士躍比較近,此刻能夠清晰地看到吳士躍的臉色的變化,像一個調色板一樣,白了又紅,紅了又白,最後還在慢慢變綠。

坐在最中央的吳家家主的吳海平,此刻看起來卻還是那麼平靜,好像那些被林皓雪一個個擊敗的人,並不是他們吳家的人。

「這是第八個了,吳家主。」鄭獅嶺忽然開口道。

「這我知道,不勞費心。」吳海平很平靜地回答。

這兩人的對話如此簡單,簡單到讓人莫名其妙。

但這裡圍觀的大部分玄者都心裡明白,看這個樣子,鄭獅嶺是真的在幫助林皓雪。

雖然當初林皓雪揚言要以一己之力挑戰吳家的所有弟子,但是有一個隱形的規定,這就是,吳家也只能挑出最為厲害的十個人來對戰林皓雪,只要這十個人敗了,那麼吳家就算是敗了。

但因為這個規定是隱形的,要是鄭獅嶺不提出來,就沒有人會去說什麼,畢竟,當初說要以一己之力挑戰吳家所有的年輕弟子的,是林皓雪自己。但是作為公證人的鄭獅嶺提出來了,吳家就不能裝糊塗。

回答完鄭獅嶺的話,吳海平不動聲色地看了吳士躍一眼。

吳士躍臉色更難看了,原本按照計劃,他是不需要出場的,但是他此刻不出場也不行了,因為吳家的其他人根本就沒有能力讓林皓雪展現出自己的實力,明知道自己會輸,他也要出常

偷眼看了看旁邊的鄭宇城和王沐風,見他們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話,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是心裡還是有幾分被蔑視的不舒服感,緩緩挪動腳步,向格鬥場靠近,心裡暗暗發誓,即便是拼盡一切,也要讓林皓雪多展露一些手段,讓最後的計劃進行地更順利一些。只要林皓雪死了,那麼,就沒有人會記得自己被林皓雪打敗好幾次這件事了。

下定決心,吳士躍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臉上寫滿的堅定,微微一動,掠上了格鬥場,與林皓雪相對而立。

「吳士躍,他終於出場了。」

「是啊,今天最精彩的一幕現在終於出現了。」

「對,本來就該由吳士躍和林皓雪的對決來決定勝負,前面的那些都是鋪墊。」

「也不知道這個這個林家新晉的天才和吳家的老牌天才誰更厲害。」

「誰知道呢,我們看吧。」

見到吳士躍出現在台上,台下圍觀者忽然都興奮起來了,都在小聲交流著。

「不對啊,這才是第九場,吳士躍就出場了。難道,吳家年輕一代還有更厲害的人物?」很快有人發現了這個疑問。

但是並沒有人回答他,因為,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被台上的兩個人給吸引住了。

「我們又見面了。」吳士躍有點尷尬,不得不硬著頭皮說道,面對這個打敗過自己好幾次的人,雖然做好了心裡準備,但是底氣還不是那麼足。

「嗯,你的傷好得很快1林皓雪狀似無意的道。

聞言,吳士躍的臉色更難看,兩次都輸給林皓雪,這對於他向來習慣於為天才的人來說,是很難接受的,現在被林皓雪在人數如此多的場合輕描淡寫的反擊,羞愧難當,立刻岔開話題:「我們還是少說這些有的沒的,直接動手吧。」

「好。」林皓雪瞥了他一眼,抿抿嘴,果然不再多說什麼。

吳士躍微微一愣,沒想到林皓雪會如此的乾脆,但見林皓雪的樣子,頓時明白了,她這是不屑一顧。

吳士躍心裡的惱怒在這一刻化為了苦澀,是啊,自己本來就是人家的手下敗將,還現在還出現在對方面前,這不是自取其辱又是什麼?

他是一個驕傲的人,他的天賦驚人,實力出眾,家世也強於他人,從小在別人的仰慕和誇讚中長大,被周圍人給慣出來強大的優越感,不懂得收斂。即便是在玄者學院中遇到了幾個旗鼓相當的對手,但是相差不遠,他也覺得沒有什麼,這在他能夠承受的範圍之內。再說了,玄者學院的那幾個人並不是泰興城的。

可是,卻在林皓雪的手中,他敗了,而且輸的如此狼狽不堪,他所有的驕傲都被林皓雪,這個小了自己五六歲的女孩給踩在腳底下,怎麼能夠接受?怎麼能夠甘心?

因此,當時他的第一念頭就是殺了林皓雪,讓她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只有這樣,自己受到的屈辱才能夠洗脫。那幾天,他回家了,和父親商議。結果,父親很支持他,動用了吳家的底牌之一,一個咒師,安排了那次的截殺。他明白父親是真的想要絕了林家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