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五章 最後一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最後一個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呸。」

當吳士躍將一口精血噴在漸漸虛幻的蛇影之上時,金色蛇影忽然之間金光大勝,身體迅速增長了一倍,長度由原來的五丈增長到十丈,身體也增粗了一圈多。

這一變故出現,即便是普通沒有玄脈的人,也能夠明顯地發現巨蛇的威壓增大了,它不光是攻擊力,而且速度都成為原來的雙倍多一些。如果說剛開始吳士躍只能激發出仙獸力量的三成,那麼現在,至少也是六成了。面對六成的實力的仙獸,林皓雪能應對嗎?所有人都持懷疑的態度。

不光如此,金色巨蛇虛影因為精血的加入,忽然興奮起來,身體扭動著,巨大的蛇尾擺動,再次狠狠地向林皓雪劈來。吳士躍獻祭精血,他這是耗費壽命,從此以後,他的修為將會難以寸進,但這是他的選擇,即便是毀了自己,也要在此刻殺了林皓雪,以絕後患,不得不說吳士躍是吳家的好子孫。

面對這一變故,林皓雪臉色更為凝重,金蛇虛影的這一變故,讓原本就勉強躲避的她,在這一瞬間險象環生,剛才因為迴避金蛇的攻擊而身體旋於半空,此刻沒有著力點,無法閃避,眼看就要被金色巨蛇的蛇尾給抽中了,一旦這個蛇尾落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是她的身體經過改造,也無法存活下來。

「這次林皓雪在沒有辦法化解了,死定了。」一個視力較好的吳家人地跟旁邊的人說道,難言得意之色。

「那金蛇真可怕1他旁邊的人也感慨不已,心底暗自慶幸自己沒有和吳家對立。

「林二小姐不是不厲害,而是吳家這仙器太驚人了,唉1也有人為林皓雪感到惋惜。

這個聲音立刻引起來一片唏噓,一片贊同。

台下的如此的談論此起彼伏,似乎所有人都認為林皓雪的輸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畢竟,吳家這次可是拿出了祖傳的寶貝,林皓雪怎麼可能贏得了呢?即便是玄聖沒有多大的勝算。林庚驚慌不已,眼看著林皓雪陷入險境,可是,即便是破壞了規矩,也來不及救林皓雪。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她絕無倖免的時候,林皓雪的唇角卻揚起了一縷笑意,那縷笑意淺淺的,沒有人發覺,帶著那笑意,林皓雪忽然不再迴避,反而回身接近金色巨蛇的蛇頭,甚至雙臂張開,做出一個擁抱的姿勢。

在此刻,她的這個舉動,跟尋死沒有任何區別。

所有人都以為林皓雪這是自我放棄,反正是躲不過,不如給個痛快,有些女孩子已經忍不住雙手捂住眼睛,不敢在看台上了。

然而,接下的一幕,讓說有人都出乎意料:

當那條氣勢洶洶的金蛇在距離林皓雪的身體只有一尺的時候,動作忽然停下來,就在那一瞬間被定了下來,身上的威壓也在瞬間消失了。前一刻還威風凜凜的金蛇虛影,在這一刻,就彷彿是一個雕像的影子,沒有任何攻擊力。

不僅如此,停頓下來的金蛇虛影影子卻漸漸變淡,變淺,到最後,忽然為一股金色的光芒,嗖地一聲衝進了林皓雪的身體,那股力道很大,帶動林皓雪登登登後退了十幾米。

就這樣,消失了。

雖然後退了好多步,但是這力道不再是金蛇原本充滿攻擊力的力量,因為非但對林皓雪沒有傷害,反而有不小的好處。

在金色的能量進入身體的時候,林皓雪並沒有感到不適,而是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就連剛剛受傷的右腳也恢復如初。

與此同時,那個在吳士躍身前懸浮著的玄天斗突然啪的一聲掉在地上,碎了。

「怎麼會這樣?」吳士躍的額頭上都是汗珠,臉色慘白,面目滄桑,好像一下子滄桑了十歲,這是他獻祭精血,透支生命換取金蛇雙倍力量的代價。

看著林皓雪就這樣毀滅的自己最後的底牌,他感覺到了恐懼,他拼上了所有,甚至是自己的壽命和未來,居然還是無法戰勝林皓雪,這個林家的二小姐到底是一個什麼怪物啊,為什麼,她偏偏是林家的人,偏偏是吳家的敵人呢?

「還要繼續嗎?」林皓雪黝黑如夜空般的雙眼看著有些驚懼的吳士躍,淡淡地問,語氣平靜,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察覺剛剛吳士躍要殺了自己一般。

「不用,我輸了。」吳士躍臉色暗淡,這是第三次他輸給了林皓雪,也是最後一次,既然殺不了她,那麼,就只能認輸,從此之後,而林皓雪會成為他此生無法解脫的一個心魔。吳士躍慢慢地地離開了格鬥場,曾幾何時,一個意氣奮發的天才少年,現在渾身都透著死一般的絕望。

「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都有一個同樣的疑惑。剛才那一瞬間,誰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林皓雪為什麼會轉危為安?

吳海平驚怒之下拍碎了自己的座椅。鄭獅嶺下意識地看向林庚,但是看到的是林庚輕輕鬆了一口氣,緊握的手也漸漸放鬆了下來,神情也有幾分茫然,看樣子,他也不知林皓雪為什麼會贏。

王沐風忽然看向鄭宇城,他想起鄭宇城那句沒有說完的話「她的身上……」,原來鄭宇城早就看出來了,林皓雪的身上有秘密,心裡對這位好友又多了幾分欽佩。

但鄭宇城同樣也有幾分疑惑,他能夠感受到林皓雪的身體有一股隱形的巨大力量,但到底是什麼,他卻無法判斷。

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但所有人都不得不認可這樣一個事實:林皓雪贏了,雖然有點狼狽,但是的的確確是贏了,不但贏了,而且還毀了吳家的祖傳寶貝玄天斗,毀了吳家在泰興城立足的底牌。

所有人,包括林庚都迷惑不解,為什麼一個小小的林皓雪能夠對付吳家的玄天斗?只有林皓雪自己知道,剛才在吳士躍消耗自己的精血,激發出金色巨蛇六成能量的時候,她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機,她知道自己是萬萬躲不過的,但是這時候,卻驚醒了她體內的小黑龍,那一瞬間,小黑龍的意念向她傳來,溫柔卻有清晰的:

「別怕,靠近它。」

這是第一次與小黑龍意念閃的交流,而當時處在絕境,別無選擇,只能聽小黑龍的話,反身撲向蛇頭。結果,她賭對了,她沒有受到傷害,而那個金色的巨蛇魂魄被小黑龍給解決了。

吳士躍已離開了格鬥台。這一戰,他消耗的太多了,不光是體力,玄力。還有精力,信念。可以預想,吳士躍的此生成就也就這樣了。

「啪。」

忽然,台上的林皓雪忽然低聲輕叫了一聲,捂著自己的額頭,後退了好幾步,向人群中的一個方向看去。

就見一個黑影從林皓雪看去的方位跳了出來,落在格鬥場上,充滿血絲的雙眼看向林皓雪,眼中有著野獸般的殘忍的光芒。

「原來是他?」人群中有人忽然叫了出來。

「是誰?」有人問。

「吳士博。」

「十五年前風靡泰興城的惡魔吳士博?」

「對。」

「就是那個周歲殺母,五歲弒父的天才凶童?」

「就是他。」

「那林二小姐可慘了。」

吳士躍是吳家的頭號天才,但要論起天賦,他比起吳士博可差遠了,吳士博的天賦驚人,在周歲的時候就能夠修鍊了,只不過,吳士博的修鍊,需要大量的鮮血,這種方式太過殘忍,為人所不能容忍,不是吳家的主家弟子,而是旁系弟子,就被吳家秘密處置了,沒想到現在還是活著的。

關於吳士博的傳言有很多,據說,吳士博剛剛出生,就能張開眼睛,開口說話,周歲的時候,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被人發現的時候,他的母親倒在血泊中,而他好像被激活了什麼血脈,在母親的血泊中修鍊。他父親嚇壞了,認為他不祥,就將他扔到魔獸森林中。他也不知道是怎麼活下來,在五歲的時候,回到吳家,將自己的父親給殺了。後來不知所蹤。

所以很多人都說他是要妖魔附體,沒有人性。

「沒想到,現在,吳家居然讓他來對付林皓雪。」

「要對付這樣一個非人非獸的東西,那林皓雪豈不是很危險。」

「是夠嗆,反正到目前為止沒有人能夠從他的手下活過來。」

「這吳家也真夠不要臉的呢,用這樣一個怪物來對付一個小女孩。」

「小聲點,吳家怎麼也是大家族,不是我們這樣的普通人能夠招惹得起的。不過,就單從這一點看來,吳家是有些壞了規矩。」

這些人的聲音雖然小,但是現在林皓雪的意念之力籠罩著周圍方圓數十里的範圍,所以很清楚的聽到這些話。

台上出現的這個人相貌平平,衣著普通,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但是眼神看起來要遠比他的實際年齡大了好多的,眼神中的散發出的是野獸般的殘忍。看林皓雪好像在看自己的獵物。這種眼神讓林皓雪很不喜,皺了皺眉,林皓雪毫不退縮的看向對方:

「你,就是這最後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