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六章 林家的反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六章 林家的反擊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對,就是我。」站在台上的吳士博忽然咧嘴一笑,露出野獸一般的白森森的牙齒,猩紅色的眼珠子似乎要從眼眶凸出來,恐怖而血腥,給人視覺上很大的衝擊。

這副樣子是林皓雪從來不曾見到過的,吳士博這幅樣子,簡直無法將他跟人類這個名詞聯繫在一起,魔鬼?吸血鬼?似乎都不足形容眼前這個形象,那像那是一個異常邪惡物種,幻化成人的樣子招搖撞騙。

如果落在他的手裡,林皓雪毫不懷疑自己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下場會很慘,因為他根本就不是人。

「嘖嘖,我以為吳家遇到多麼強大的對手,卻原來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啊,不過,」吳士博說到這裡,忽然伸出猩紅的舌頭圍繞著嘴唇的一周舔了一圈,道,「如此漂亮的一個小姑娘,不知道你的鮮血會是什麼味道。」

「哼1林皓雪冷哼了一聲,心底對這個吳士博的舉動和言辭異常厭惡,兩世以來,她首次見到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從他邪惡的眼神就可以判斷出,絕對有為數不少的無辜者被他所屠殺,傷天害理的事,這個吳士博絕對沒有少做。

這樣的人,留在這個世界上,絕對是禍害。林皓雪心底忽然泛起了一股殺意,她並非一個心狠手辣的人,即便是面對三次想要害自己的吳士躍,她都放過了,但是眼前這個人,卻勾起她血液中的暴虐因子,為了避免以後再有人被傷害,這個吳士博,今天一定要死!

「怎麼,你想殺我?」吳士博看出了林皓雪的心思,嘖嘖笑道,「想殺我的人可太多了,那些所謂的正義之士圍追堵截了我多少年,可是結果呢?卻是他們的鮮血成就了現在的我。你,也想殺我?」

「多行不義必自斃,我不管你殺了多少人,我不管你贏了多少次,但是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林皓雪俏臉寒霜,無法掩飾自己的厭惡之情。

「是嗎,想的倒美,我可不會因為你長著一張漂亮的臉蛋兒就放過了,不浪費時間也好,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這血魔功的厲害吧1

吳士博說話的時候,身體突然一扭,骨骼爆發出卡卡的聲響,全身的血肉忽然化為一團紅霧,在他的身體周遭懸浮著。而他的身體好像只剩下一個骷髏架子在支撐著,顯得詭異而又邪惡。

「以血為引,萬魔歸宗,執此魔力,化骨滅魂1變身後的吳士博口中喃喃念叨著,聲音也嘶啞而陰冷。

林皓雪盯著吳士博的一舉一動,也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風系玄力悄然加身,這個惡魔,雖然罪惡滔天,但是實力卻很強大,她半分也不敢大意。

「嘩。」

那些紅霧驟然液化,化為鮮血,向林皓雪的迎面潑來,攻擊的範圍很大,出乎了林皓雪意料。

幸好,林皓雪意念之力驚人,再加上早有準備,提前預料到對方的攻擊路線,險而又險地躲避在了右側的一個死角出。

而吳士博的那股血液收之不及,有一部分已經潑落在了格鬥台上,滋滋聲響起,格鬥台上的石板立刻被腐蝕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看到落在地上的鮮血,吳士博心疼不已,立刻收起來血液,身體也恢復成正常人的樣子,但是恢復厚的吳士博臉色慘白。畢竟這是由他的血液化成的,如此損失,已經讓他的元氣大傷了。

如果剛才的攻擊沒有落空的話,自己就會得到新的力量,但是這次是林皓雪的速度出乎了他的預料。

不光吳士博如此,林皓雪的臉色也不好看,到不是那些血液的腐蝕性太強而嚇到他,而是因為她的體內發生了一些變故。

兩人對峙著,誰也沒有先動。

半晌,吳士博忽然抬頭,看了一眼天空。

此時,正值中午,驕陽當空,陽光之下人的影子很短,短到幾乎看不到。

就在這一刻,吳士博動了,所有人都沒有預料道,他會忽然竄向林皓雪,雙手狠狠的襲向林皓雪的丹田之處,這是打算廢了林皓雪的丹田。

而林皓雪因為自己的身體出了狀況,根本就沒有辦法閃避,更何況,別人都不知道,此刻有一道強悍的意念之力直接向林皓雪的識海襲擊,想要撕裂她的識海。林皓雪根本來不及做出更多的反應,只是本能地將意念之力噴薄而出,將識海包裹的嚴嚴實實,加固防護。

「嗤。」

毫無意外的,吳士博的雙掌已經貼向了林皓雪的丹田。

「啊1

令人意外的是,這聲慘叫並非來自林皓雪,而是已經得手的吳士博。原來,他的雙手,竟然被被林皓雪的丹田吸住了,而他的功法,也在這股吸力之下迅速的被化解,這樣下去,他會成為一個廢人。

情急之下,他倒也果決,自斷雙腕,奮力擺脫了林皓雪的牽制,但是擺脫牽制的他也渾身脫力,直挺挺地躺在了格鬥場的正中央,一動也不能動。

而就在此刻,只聽見啪的一聲,另外一個人的影子也從天空跌落,落在格鬥場上,同樣一動不動。

「這是怎麼回事?」圍觀的人看著台上的吳士博和林皓雪,還有那個憑空出現的中年人,都有些摸不清狀況。

在場的所有人,也只有林皓雪明白是怎麼回事,原來在吳士博使出血魔功的時候,她體內那個黑色的珠子忽然蠢蠢欲動,白色的能量漩渦無法壓制,從而導致那一瞬間她行動的不便,但是吳士博卻在那時候要撕裂自己的丹田,手掌一靠近,就被體內的黑色珠子給吸住了,而吳士博的功法,也被吸了個七七八八。

但也幸好在吸了吳士博的功法之後,那個黑色的珠子安分下來了,被白色漩渦輕易地壓制住了,林皓雪重新獲得了行動的自由。

至於台上多出來的那是一個人,這還是一個熟面孔,正是當時伏擊林皓雪姐妹的那個二元咒師,他想要再次出其不備攻擊林皓雪的識海,可惜,林皓雪的意念之力太強了,所以,識海受損的反倒成了他。

這也不能怪這個二元咒師太弱,而是林皓雪早有準備,其實在剛剛到這個格鬥場的附近的時候,林皓雪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意念之力鎖定了整個格鬥常那時候林皓雪就知道,在這附近隱藏著一位咒師,這位咒師應該是二元咒師。

挑戰開始的時候,林皓雪原本不應該遲到的,她只是去探尋了一下那位咒師的藏身之處,早作部署,這才來晚了一步。

林皓雪走到吳士博的面前,看見失去雙腕的吳士博臉色煞白,眼底的猩紅也淡了許多。但看向林皓雪的眼底都是惡毒的恨意,如果能起來,他會恨不得立刻將林皓雪給撕碎。

林皓雪從他的懷裡掏出儲物靈器,順手放進了自己的裡面。縴手點向吳士博的腦袋……

「你敢,」吳士博有些憤怒,有些絕望,嘶啞的聲音喊道,「你要是殺了我,我老師不會放過你的,他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嗎,那到時候就讓他來找我好了,我自有辦法。」林皓雪紅唇輕揚,眸光幽冷,笑得嫵媚,卻冷的徹骨。縴手一用力,噗的一聲,力量穿透了吳士博的腦袋。瞬間,已然氣息全無。

這是第一個,林皓雪在這個世界殺了的第一個人。

她是見過很多人,但是,從沒有一個人讓她的如此厭惡。即便是那些欺凌自己的吳家弟子,她也沒有如此痛恨過,因為那個黑色的珠子,這個吳士博的一部分記憶被林皓雪知曉,這份記憶中全是罪惡和血腥,這樣一個人活著,天理不容,所以,林皓雪一點都沒有手軟。

「她把吳士博殺了。」台底下沉寂了很久,終於有人小聲說了一句,這句話,宛如一滴水掉進了沸騰的油鍋里,一下子引起了一片嘩然。

面對台下的一片嘩然,林皓雪沒有理會,而是走向台上的另外一個人。

「你敢?」吳海平霍地站了起來,看向林皓雪的眼光充滿的怨毒。居然絲毫不顧及自己是一家之主的身份,抬起手來,就向場中的林皓雪就是一掌。他是心急,吳士博的死帶給吳家的麻煩就已經夠大的了,要是這個咒師也死在這裡,吳家以後的日子,說是生活在地獄中也不為過。

「退下1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聲如鐘鼓,震的很多人的耳朵嗡嗡響,這是玄聖級別的人才會有的能力,音功。吳海平的攻擊被生生這個聲音震斷了。

「是他1鄭獅嶺和王荀源看向輕而易舉就攔住了吳海平的老者,赫然便是林皓雪的爺爺林庚。

「想要我林家人的性命,也要看我答應不答應呢。」那一聲喝斷攔住了吳海平的舉動,林庚雙手負在身後,聲如洪鐘。

「你1現在他被林庚攔住,眼睜睜的看著林皓雪在格鬥場上毫無阻礙地接近了那位咒師,吳海平怒火攻心,哇一聲,竟然將一口血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