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七章 霸氣的林家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霸氣的林家主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庚,難道他的實力恢復了?」

鄭獅嶺和王荀源對視一眼,心裡不約而同的閃過這樣一個念頭,兩人都是心裡一沉。

現在的泰興城,林家雖然只能算是一個三流的家族,無法與鄭王吳三大家族相提並論。但是,作為泰興城的大家族的家主,他們都曾調查過,因此心裡很清楚林庚當初在帝都的實力,那可是是貨真價值的八級玄聖。而現在的泰興三大家族的家主,鄭獅嶺、王荀源還有吳海平都僅僅是玄宗巔峰,近十年來遲遲無法突破玄靈,進入下一個境界。

如今,林庚的實力恢復到玄聖八級,那可超越了他們幾人兩個大境界啊,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林家以前忍氣吞聲的日子結束了,意味著從此以後,林家的人即便在泰興城橫著走,也沒有人敢說什麼,意味著泰興城三大家族的地位岌岌可危。

「林庚,你們林家人別欺人太甚了1眼睜睜的看著林皓雪走近了毫無還手之力的咒師,自己卻被攔截了,吳海平又焦急又憤怒,還有一些驚怕,大聲嘶吼著。堂堂的吳家家主,此刻卻如潑婦一般毫無形象,可見他此刻的驚怕。別人不知道,可他心裡最清楚,這位袁姓咒師要是真的受制於林皓雪,那麼吳家不僅僅是在泰興城的好日子走到了盡頭,恐怕在整個烏桓帝國也無立足之地了。

「就是欺負你怎麼了?」林庚只是封住他的路,沒有再做什麼,聽到吳海平憤怒的吼叫,看也沒有看他,就霸道地扔了這句話。這句話說得如此蠻不講理,卻又如此理所當然。

台上台下數萬人,包括鄭獅嶺和王荀源在內,沒有人會覺得這樣說有什麼錯,尤其是,鄭王兩人心知肚明林庚恢復了實力。這,就是絕對實力之下的強勢,別人,根本就沒有話語權。

在場的所有人,看熱鬧的玄者,各位小家族的家主,甚至是一些普通人,心裡有了同樣的一個想法:這林家,怕是要崛起了。

台上的林皓雪忽然停下了腳步,看著意氣風發卻又如此霸道地爺爺,心裡有些欣慰,心道,她的爺爺本該就是這樣的,而不是為自己擔驚受怕,忍氣吞聲。同時她也真正意識到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實力有多麼重要,在絕對實力的壓制下,他的話,有誰敢否定,有誰能否定?

原本是她提議要在這個格鬥台上挑戰的,她想要將吳家的一切不光明都暴露在陽光之下,讓林家佔據一個絕對的理字,不要落下一個恃強凌弱的罵名。但是此刻林皓雪忽然覺得自己的此舉是多餘的,完全應該按照爺爺的方法來,這樣簡單直接,效果也足夠好。只要足夠強,恃強又怎麼了?難道有人敢罵?

「你,」吳海平被林庚的這句話給噎得說不出話來,瞪了林庚近十秒,見林庚鳥也不鳥他,終於將視線轉向身邊一直默不作聲的鄭獅嶺和王荀源,「鄭兄,王兄,你們也看到了,今天林家既然這樣對付我家,難保明天不會這樣對你們。你們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全身嗎?」

鄭宇城和王荀源對視一眼,兩人都不由得心頭一動,都扭頭看了一眼林庚,顯然,吳海平的話戳到了他們心頭最擔憂的事情。

但是林庚除了封住吳海平的退路之外,沒有其他的動作,對他們投來的目光視而不見,連多餘的表情也沒有。意思很簡單,你們可以選擇站隊,無論你們是選擇站在吳家那邊,還是林家這邊,他不予干預。

從林庚的那裡得不到想要的信息,鄭王兩人都很失望,再次對視了一眼。用眼神做了一個極短的交流,最後還是鄭獅嶺咳了一聲,開口說道:「你們兩家的恩怨,我們並不想摻和。再說了,當初帝都的林家是出了名的俠義,我們相信林家主的為人。」

鄭獅嶺這句話的意思很明顯,雖然口中說著不摻和,但是他卻選擇站在林家這邊。吳海平失望極了,但還不死心,又將詢問的眼神投向王家家主王荀源,雖然他的心裡也知道希望極其渺茫,鄭家和王家一向關係緊密,共同進退的,但此刻不得不存有這樣的一份希望。

吳家之所以能夠穩穩佔據一個泰興城三大家族之一的名額,完全依仗著先組留下來的仙器玄天斗,因為玄天斗的存在,吳家才能在鄭王兩家聯手的情況下,不會處於劣勢的地位,如今吳家最大的依仗玄天斗卻被林皓雪給毀了,他們吳家的沒落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只有與鄭王兩家聯合,吳家才有希望。

「林家向來是正義,我自然相信林家主的為人。」看到吳海平投過來探尋的目光,王荀源微微一笑,也很自然地表態道,他可不傻,現在局勢如此明顯,林庚的實力即便他們三家聯手也沒有半點希望。再說了,當初屹立在帝都的林家也的確是出了名的恩怨分明,聲譽也足夠好。

「哈哈,哈哈哈1吳海平有些絕望,悲極反笑,心裡明白自己將這兩家給拉在一起的願望落空了,反而是自己的此舉將鄭王兩家推到了林家的陣營裡面,努狂笑著的吳海平看著鄭獅嶺和王荀源,道:

「你們真的以為自己的這樣是明智的選擇嗎?殊不知,只有我們勢力均衡,才能夠保持長久的矗立,只有我們三家聯手,才會博取那一線生機。今日,你們以林家馬首是瞻,只會讓林家一家獨大,到那時候,林家今日如何對待吳家,必然也會如何對你們兩家,你們一定會和我一樣,成為林家崛起的墊腳石的。」

不得不說,吳海平的話說的很巧妙,在兩家家主的態度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誰都知道,只有維持一個微妙的平衡,各個家族才能長久。之前,泰興城三大家族能夠相安無事,就是因為這份平衡,吳家依仗祖傳的仙器,但是也不敢對於隱隱聯合的鄭王兩家出手,如果不是鄭王兩家的聯手,恐怕泰興城早就是吳家掌控了。

如今,林家的實力明顯要超過當初的吳家,如果林家真的如吳海平所說的話,那麼,結果會怎麼樣?兩人都不敢去想。

忽然,幾人都不說話了,氣氛一下子沉寂了下來,形成一種微妙的僵持。

「哼。」林庚忽然冷哼了一聲,道:「區區一個吳家而已,滅就滅了,需要這麼多的彎彎繞繞嗎?吳海平,別用你的那套見不得人的處事方式來揣度我林庚,你忘了我是從哪裡來的嗎?一個小小的泰興城,也值得我花心思去算計,你太小看我了。」

林庚的聲音並不是很大,但所有人都聽見了,這就是玄聖的能力,不但能夠攻擊,同時也極具穿透力。林庚的此舉,就是在顯威。他說話的口氣很霸道,也很狂傲,但是沒有人認為他這樣有什麼不對,這就是實力之下底氣。

聽完林庚的話,鄭獅嶺和王荀源都暗自搖頭,認為自己那一刻的猶豫是多餘的。是啊,林庚是從帝都來的,見多識廣,一個小小的泰興城,確實不會被他放在眼裡,當初林家被迫離開帝都,只不過是因為林庚的實力大損,由玄聖降低到了玄宗,在帝都無法立足,不得不遷離。如今林庚恢復了實力,想要回帝都,這是分分鐘的事情。如果搭上林家這條線,離開泰興城,入住帝都,可能性最增大很多。

不光是鄭王兩家這樣認為,就連吳海平也深以為然,但因為立場對立的緣故,知道林家就是沖自己家來的。但這時候,吳海平的話音也軟了下來,「林家主,我們兩家雖說有一些小矛盾,但是都是孩子之間的胡鬧,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林二小姐殺了吳士博也就算了,我不去計較,但是又何必對我們吳家的供奉長老趕盡殺絕呢?」

「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還沒有等到林庚回答,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生生忽然插了進來了,聲音不大,帶著濃濃的憤怒,在場的很多人都聽見了。

所有人都循聲望去,只見台上那個白衣烏髮的絕美女孩正冷冷地看著吳海平,憤怒的眼中好像要冒出火來,也不知道她做了什麼,那個突然跌落的玄師此時也站起身來,是一個年過四十身穿灰衣的中年人,正耷拉著腦袋,看起來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掙扎的能力。

「吳家主,你說我們兩家並無深仇大恨,我不該趕盡殺絕?」林皓雪的聲音很冷清,帶著絲絲透骨的涼意,很清晰的在格鬥場的周圍盤旋,她也是剛剛才知道,原來林家的一切遭遇,竟然都和吳家有關。

「是,我就是這麼說的。」吳海平將視線轉向林皓雪,道,「你們林家即便實力強大了,也不能如此不講理吧?」

這一刻,吳海平是慶幸的,慶幸林皓雪的插話,因為她的插話自己不用面對壓迫感如此之強的林庚,他認為林皓雪畢竟是個小姑娘,經歷淺薄,應該會很容易對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