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四十九章 聲名之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聲名之爭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吳海平也有些責怪自己的衝動,不該提吳士博的死。原本他想要藉此佔據主動地位,讓林皓雪背上一個心狠手辣惡名,從而在輿論上壓制林家,讓他們有所顧忌,不敢做得太絕。可現在倒好,林皓雪成了為民除害的英雄,而吳家的人呢,則人人喊打,情況很不妙。

這也就意味著,在名譽之爭的第一個回合中,吳家完敗。

但作為吳家的家主,這時候他必須來做點什麼來挽回此刻的敗局,想到這裡,他咳了一聲,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大一些,能夠傳播全場:

「林家主,吳士博即便罪該萬死,但他已經死了,此事就應該揭過,你們林家又何苦咬住不放呢?你們就如此……」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停頓了下來,但是聽到的人都能想到接下來會是什麼話,無非就是斤斤計較,錙銖必較之類的詞,他要是說出來,就是直接地攻擊,但是沒有說出來,被猜測出來的反而更容易在人的心裡形成這樣一個印象。

不得不說吳海平很高明,他沒有理會那些廝打的普通人,沒有理會林皓雪這個小姑娘,反而將矛頭指向了林庚——林家的代表。林庚看重家族的聲譽,會顧全大局,只要林家不想落下一個斤斤計較的名頭,他林庚就不敢對於吳家趕盡殺絕,吳家就有繼續存在下去的可能,只要吳家還在,以後就有機會東山再起。

這時候,林庚要是反駁,就會顯得心虛,但是他已經指名道姓地說道林庚,即便是林皓雪,也不能開口為林家辯駁。

這時候,那些廝打的人也停了下來,都看向林庚,好奇林庚的回答,一時間倒也解除了吳家人狼狽的狀況。

林庚沉默片刻,正準備開口的時候,忽然被一個聲音搶先了:

「什麼叫做就該揭過,你們吳家的人殘殺了我們那麼多的無辜的親人,你說揭過就揭過?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你們吳家,今天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1

這個人聲音洪亮,中氣十足,聽起來,倒一點兒也不像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但這個人的話語立刻提醒了其他普通人,引起了那些失去過親友的人的響應:

「對,不能就這麼算了,你們吳家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就是,你們還我孩兒命來1

「吳家殺了那麼多人,不知道還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吳家的人害人成性,林小姐說的一定是真的,就是吳家害了林家。」

「對,林家主,您今天一定要滅了吳家,為林家報仇,也為我們報仇。」

……

憤怒的聲音此起彼伏,只不過,第一個人開口的人卻再也沒有發聲,就好像從人群中消失了一般。林皓雪卻從人群中看到一個十七八歲,搖著扇子的俊俏公子笑著看她,而他身邊那個面色冷峻的黑衣青年她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心裡微暖,什麼都明白了。

離開了五年的鄭王兩家的哥哥,現在回來了,他們回來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幫自己。那第一個出聲的人一定就是他們的安排的,他們這樣做只是為了再次破壞了吳海平抹黑林家的圖謀,他們這是在幫助她,保護她。

可是,兩位哥哥並不知道,自己已經不再是五年前那個什麼都做不了,遇到問題只知道哭的小女孩了,現在的事情自己也可以解決。

這一刻,林皓雪忽然開始厭煩吳家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詭計,決定快刀斬亂麻,一舉解決了吳家,讓他們再也無法折騰,冷笑了聲,她提高了聲音:

「吳海平,你又何必弄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小動作來黑我們林家的名聲呢?我們迅速了結吧。」

「憑什麼,你們這是在冤枉,不,這是在污衊,」這時候,林家的管家開口了,他知道吳海平在面對林皓雪質問的時候,就已經掉了身份,現在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讓他來出頭,「你們林家的人剛來泰興城的時候,聲勢何等浩大,光玄宗就是十幾個?吳家玄宗才有幾個,哪裡能夠傷害你們林家。而你卻說是吳家滅殺了林家的那麼多人,這不是污衊是什麼?這是你們想要謀取吳家的家業的借口。」

聽到吳管家這樣說話,林皓雪怒極反笑,見過不要臉的,但沒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如此倒打一耙的行為還真不是誰都能夠做出來的,道:

「你似乎刻意忽略了我剛才說的話,是吳傢伙同其他迫害林家的,且不說還與其他的人聯手,就單憑吳家的仙器,就足以殺了林家的十幾名玄宗,你們還不承認?」

說道這裡的時候,林皓雪拍了拍身邊的吳洪宣,她的個子嬌小,只能拍到吳洪宣的胳膊上:

「這位吳洪宣,是一名二級咒師,雖說只是一個供奉長老,但因為身份的特殊性,他在吳家的地位並不比家主低,而吳家對於林家所有的行動,他都有參與。我剛才說的這些話是否正確,可以讓他來說。吳長老,你來告訴大家,我說的對嗎?」

最後這一句是對吳洪宣說的。

「我,」那個吳洪宣抬頭看了吳海平,又看了看別人仇恨的眼神,而後再次垂下了頭,過了半晌,終於低聲說了兩個字:「是的。」

這兩個字雖然聲音很小,但還是被大多數人聽到了,這下作證的可是吳家的身份很高的人,於是所有人都確信,林皓雪的那些話都是真的,並沒有誣陷,吳家的確欠了林家的一筆血債。

「吳海平,你還有什麼話可說?」林庚盯著吳海平,憤怒異常,憤怒情緒隱隱引動這天地之間的玄力波動,他一直在懷疑吳家,可惜一直沒什麼證據,現在吳洪宣的話,就是最有力的證據。終於能夠確定就是吳家一再迫害林家的人,對林家做盡了落井下石的事情,將林家的底蘊耗費殆荊吳家是林家的仇人!

「我?」吳海平在面對林庚這股帶著玄力波動的憤怒,壓力很大,感覺身體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擠壓著,有點喘不過氣來。但他畢竟是做了這麼多年的家主,自然也有非凡的意志,抗拒著這股壓力,吳海平向周圍的人說道:「我有什麼可說的?你們難道沒有看出來嗎?吳洪宣分明是受到林皓雪的控制,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現在他說的話,能算證詞嗎?林家二小姐林皓雪,控制我吳家的供奉長老,脅迫其做違背其本心的事,其心可誅1

「你說我控制了吳洪宣,讓他不利於吳家?」

吳海平沒有回答,只是看著林皓雪,言下之意很明顯,這一問很多餘。其實現在本不應該讓他再次和林皓雪對峙,但是在林庚的實力太強大,誰也頂不住他帶來的壓力啊,除了自己。

「是這樣嗎?」林皓雪再次重複了一句,非但沒有怒氣,反而揚起了莫名的笑顏,道,「好,既然你說這個人是被我控制,那我就索性控制吧,倒也名副其實。吳洪宣,你來說說看你和吳海平是如何密謀算計我們林家的?」

聞言,觀眾興奮了,但是吳海平的臉色忽然變了,要是真的被說出,那……

「是這樣的,」吳洪宣眼睛的焦距漸漸渙散,聲音漸漸平緩,有些機械的說,「就在十二年前,吳家主突然收到了一份神秘的書信,信裡面說道,原本在帝都混的風生水起的林家會因為一些變故,來泰興城避難。憑藉著林家的實力,在泰興城很快就能夠興盛起來,從而取代三大家族的位置。讓吳家到時候配合他們,一舉滅了林家的根。果然,在半年後,林家就出事了,還真的來到了泰興城,家主雖然都不清楚導讀是怎麼回事,但是為了保住吳家在泰興城的地位不被取代,這才讓我們趁著林家人筋疲力盡的時候,暗使偷襲……」

「夠了1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刻吳海平會如此沉不住氣地突然暴怒起來了,只見他雙手齊出,一股深青色的玄力從他的掌心源源噴出,吳洪宣的腦袋攻擊而去。

全場一片騷動,這吳家主是要殺人滅口啊!

「哼~1

只聽見一聲冷哼,這個聲音似乎攜帶者一股颶風,擁有很狂暴的力量,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有一種要被吹到天空的錯覺,嚇得很娜碩急丈狹搜劬Γ不由自主地尖聲叫了起來。但,風似乎只是從他們的耳畔吹過,只有聲音,並沒有攻擊力,人們也就放下心來。

但是,吳海平卻深深感受到這股颶風能量的可怕之處。吳海平是泰興城的巔峰玄宗之一,已經隱隱觸碰到了玄靈的門檻,他要殺一個毫無準備的咒師,按說應該是很輕鬆的。但是,這時候。他卻沒有得手,只是抬頭看著天空,臉上布滿了陰霾,因為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他原本已經形成的攻擊力,突然被一股龍捲風卷上了天空,讓他的蓄力一擊就如此煙消雲散了,怎能讓他不奔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