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五十章 吳家,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吳家,滅!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人們恍然,這就是音攻,以聲音帶動天地玄力,從而形成各種狀態的攻擊力,這是玄聖才能擁有的能力。

毫無疑問,是在場唯的一的玄聖,林家家主林庚出手了,他的一聲冷哼,輕而易舉地阻攔了吳海平全力地一擊,將吳洪宣從生死一線之間救了出來。

人們都驚詫的看著這一突然的變故,有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就是玄聖,他甚至不需要動手,只是一個聲音,就能夠形成強有力的攻擊或者防守,能夠擁有這樣的力量,以後還有誰敢與之為敵?

「你這是做什麼?想要殺人滅口?」林庚的臉色鐵青,看向吳海平,言語之間有幾分怒意,如果真的在這個時候,吳海平在他的眼皮底下將吳洪宣給殺了,那麼,這對於林家的名聲將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這種損失不光是在泰興城,甚至在整個烏桓帝國都會不小,即便他的實力恢復了,也無法彌補這樣的損失。

「沒關係的,爺爺,他這不是沒有得逞嗎?」林皓雪向林庚走過來,看到爺爺的怒氣,輕聲勸慰了一句,然後轉向還有幾分怔怔的吳海平,狡黠的一笑,道,「吳家主一直在否認嗎,我以為還要耗一段時間呢,現在怎麼不否認了?」

的確,吳海平一直在否認,雖然林皓雪之前一直言之鑿鑿,似乎說的都很在理,也引來了大部分人的認同,但是吳家卻一直沒有承認,也就不算證據確鑿。但吳海平的此舉卻比他承認還要直接很多,他要殺人滅口,就是心虛,就是心裡有鬼。到了這個時候,再也沒有一個人懷疑林皓雪說的話了。

「是的,你們贏了。」吳海平已經從剛才的怔忡中回過神來,說道,這句話,是對林庚說的,也是對林皓雪說的。林皓雪今天所能夠做到的事已經遠遠超越了她的年紀。僅僅十二歲,就能如此厲害,這種厲害不光體現在她的天賦,她的境界上,更在她的頭腦,她的心智上。

這一刻,他忽然有點羨慕林庚,雖然林家的人丁如此單薄,但是林家卻有如此優秀的女子,一下子打破了林家的女子只是花瓶這樣的定論。更何況,還有一個玄聖的林庚在一邊掠陣,今天輸的其實一點也不冤。

吳海平其實明白,剛才他的舉動會讓吳家再也無法逃脫迫害林家的罪名了,但他卻必須這麼做,一方面,是不想讓吳洪宣洩露太多,尤其是泄露吳家背後的人。另一方面,這也是在向他背後支持的人表態,如果他成功的話,那麼,吳家背後的勢力會因此收容吳家的直系弟子,並且加以培養。即便是失敗了,也希望他們能夠看在自己忠心的份上對吳家的弟子照顧一二。只要吳家的弟子還在,那麼,吳家就還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只是現在他失敗了,已經坐實了吳家殺害林家很多人的罪名,林庚必然不會再放過他了,面對這樣的決定,吳海平卻並沒有驚慌,反而分外的冷靜,「就算你們贏了,那又怎麼樣呢?」

「怎樣?」林庚聞言冷笑,「你害我林家數十條性命,讓我落得如此地步,現在卻說怎麼樣?你說我會怎麼樣?」

盛怒之中的林庚刻意釋放出自己的實力的威壓,一股磅的壓力鋪散開來,很有針對性地壓在每個吳家人的身上,所有的吳家人都感受到了這股壓力,這是一股從骨子裡滲出來的敬畏,他們不由得有一種想要跪下膜拜的感覺,即便這股力量是要殺了他們,也沒有一個人敢於生出反抗的心思。

原來這就是玄聖的威壓,所有人都敬畏地看著林庚,甚至包括鄭王兩家的家主,這兩人在這一刻才明白自己的選擇是有多麼的明智,在玄聖面前,玄宗巔峰果然什麼也不是。

而受到壓制的吳家人,此刻卻絕望地看著林庚。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吳海平也感受到了壓力,但他畢竟做了這麼多年的家主,有著上位者的驕傲,頂著壓力,強自開口問道,但是畢竟承受的壓力太大,他的語調有些顫抖。

「不怎麼樣,只是討回你們欠林家的?」林庚沉聲說道,語音中攜著怒氣,沒有人能夠明白林庚此刻的心情。那些曾經死在吳家的玄宗,無一不是對林家忠心耿耿,這些人當初的隕落,都是為了保護他的兩個孫女。而那個玄靈林長天,也是在那次受了很重的傷,後來才被那些暗地裡的咒師成功偷襲的。因而林庚一直覺得對於這些人有愧疚,有虧欠,現在,面對當日的仇人,他怎能不憤怒?

「好,我知道我今天是難逃一死,但是吳家的眾多弟子卻是無辜的,還請恩怨分明的林家主手下留情,網開一面。」吳海平看了看了吳家那些年輕的弟子不甘,屈辱和絕望,再次看向林庚,說道,這句話幾乎和求饒無疑,但是這句話卻也很能夠收買人心,讓這些年輕的弟子對他心生感激。

「想讓林家放過他們,可以。」林皓雪這時候忽然開口,她知道,林庚本來就不打算將吳家全族滅掉,於是插話道,「但是你需要告訴我,當初殺我林家十幾名玄宗的,到底還有誰?」

她的意念之力能夠在不傷害別人的情況之下探知到別人的記憶,但是並沒有從吳洪宣的記憶之中得到什麼有效的信息,吳洪宣的記憶似乎被人篡改了,他只知道自己原本姓袁,是受人指派在吳家效力,至於背後是什麼人,他卻一點也不記得了。現在要說知道真相的,就真的只有可能是吳家家主吳海平了。

林皓雪的話提醒了林庚,他停下了動作,但是鎖定吳海平的姿勢卻依舊沒有改變:「說,是誰指示你的?」

「不,我不會說的,」吳海平冷靜看向林庚,平淡地說道,「就算我告訴了你,你們也沒有任何能力對待他們,除非,你們能夠,破凡成仙,否則,你們除了絕望,什麼也做不了1

林庚和林皓雪對視了一眼,兩人很敏銳地聽出了一個關鍵性的詞語,他們,這意味這什麼,意味著對付林家的並不是一人一家,除非成仙,也就是說,吳家的背後有玄仙?難怪吳家人會這麼有恃無恐。

「即便你不告訴我,我們也會辦法自己去查。現在,你就為林家那些死去的家人償命吧1知道自己不會從吳海平這裡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林庚索性就不浪費時間,立刻動手。右手扼住吳海平的脖子,「嚓」一聲,吳海平的脖子已經斷了,這個過程連一絲玄力都沒有用。

其他的吳家人都膽戰心驚的看著林庚,生怕自己會是下一個目標。但意外的是,林庚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人,沒有再動手,這些人,沒有一個是值得自己再動手的。

此時,在人群中隱藏的吳士躍死死捂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哭出來,狠狠地盯著林家的人,但是想起父親對自己的叮囑,他不能衝動行事。現在,看著自己的父親在自己的面前,就被林庚給殺了,他卻什麼也不能做,心裡無比痛恨林庚,還有林皓雪,這種痛恨甚至超過了林皓雪給自己留下的陰影。這一刻,吳士躍下定決心要為父報仇,哪怕為此不擇手段也在所不惜。

突然,吳家的人臉上的驚懼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欣喜若狂的神色,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林庚在滅殺了吳海平的之後,他對吳家其他人的壓制消失了,這些吳家的人瘋狂滴逃竄。

在四散奔逃的人群中,吳家的管家也在其中,他當初跟著吳海平做了很多傷天害理的事,針對林家的行動中,除了吳洪宣之外,全程參與的還有一個他,他還是吳家的智囊,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有活下來的機會。

正在他暗自竊喜自己能夠逃得性命的時候,忽然一個俊俏的白衣少女攔住了他的道路:「吳管家,別人可以走,但是你不行1

看著攔住自己的少女和林皓雪有幾分相似,正是林皓雪的同胞姐姐林若雪,吳管家的臉色瞬間變成了死灰一般的絕望。

今天的格鬥場,林皓雪和林庚太引人注目了,這讓所有人幾乎都忘了,林家的人,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還有這個若雪,林若雪雖然實力和天賦不及妹妹皓雪,但放在同齡人中間,也絕對是佼佼者。

此時,吳海平死了,林皓雪控制著吳洪宣,林若雪帶著失去抗爭能力的吳管家,兩人一起走向了爺爺林庚。

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兩個孫女,林庚欣慰的笑了,林家的人丁雖然稀少,但是這兩個孫女,都很優秀。

「首惡已誅,吳家的所有人聽到,限你們在今晚之前,離開泰興城。」林庚運用了玄聖對聲音的掌控能力,聲如洪鐘,便布全常「從此以後,泰興再無吳家1

掃視了周圍受到驚嚇的人們,林庚緩緩說出了這十個字,這十個字很清晰的在泰興城的上空盤旋。雖然簡單的十個字,但是在城中卻引起巨大的反響。人們都明白,從這一刻起,吳家,滅,林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