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五十一章 離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離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這一天,泰興城格鬥場的這一個又一個的變故給在場的人心裡都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很久之後,當林皓雪的盛名遍布整個大陸的時候,這個時候在格鬥場的人都很自豪地向周圍的人訴說自己的曾經,他們見證了林皓雪成長的第一步。

林庚說完那最後一句話之後,林家的人就立刻離開了,一直過了許久,格鬥場的人才漸漸散去。

吳家,吳士躍早已悄然離開,偌大的吳家,此時也樹倒猢猻散,但是大多數人都還沒有離開走人,他們都還在收拾著自己的行李,準備走人。

正在這時,林海躍帶人突然進入吳家,將年紀略大的護院中的數十個腦袋割下來帶走,他們不是不反抗,而是林海躍帶的人中間有兩個實力超強的人,讓這十幾個人根本就沒有反抗的幾乎。

隨著林海躍的離開,整個吳家上上下下,再也找不到一個人了。

一個時辰以後,比廬山的山腳下,十幾個墳頭前,林庚,林皓雪,林若雪,林木,林禾,還有帶著十幾個頭顱的林海躍,以及受到控制的吳洪宣和吳管家,都站在這裡。眼前的十幾個墳頭,最早的是十年前的,也有一個最新的是兩年前的,這些,都是那些受害亡故的林家人。

呼啦,林海躍將那些頭顱一股腦倒出來,整整齊齊地擺放在墳墓的正前方。與此同時,林木與林禾手起刀落,吳洪宣和吳管家的腦袋也瞬間落地,被放置在最上面。

一時間,舊墳之前沾染了新血。

林家的人都在墳墓前站著,神色肅穆,為亡者哀悼。

林庚上前對這十幾個墳墓行了一禮,說道:「林家的各位英雄,你們安息吧,你們當初的仇,現在已經報了一部分,剩下的,我會在以後的日子裡一一找回來,用他們的鮮血為你們祭奠,將他們的腦袋一一擱在你們的墳頭。」

林皓雪和林若雪默默跟著爺爺行禮,她們雖然沒有什麼記憶,但是她們知道,這些林家的人是為了守護她們才會喪命的。

心裡也很難過,十年前的事情雖然不記得了,但她感恩這些人。而長天叔,她們卻有著深刻的印象,記得小時候爺爺嚴肅,海躍叔一直在外奔波,就是這個林長天,就像一個父親那樣疼愛著自己和姐姐,雖然長天叔的身體一直不好,但是卻一直喜歡抱她們,帶著她們玩。她童年裡少有的快樂記憶,很大一部分是長天叔帶給的。

看著這些墓碑,林皓雪心裡默默地道:

「長天叔,爺爺說的沒錯,雖然現在還有些人逍遙法外,但是,只要我活著,就一定會拿著他們的頭顱在你的墓前祭奠,還有,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兒子,讓他入我林家族譜。」

一陣清風吹過,和風柔軟,拂動她的頭髮,似乎是長天叔再次慈愛地摸著她的頭,誇她懂事。

許久,林家祭奠完畢,一行人回家。

路上,林庚忽然說:「林木,林禾,以後你們兩個就不用繼續偽裝你們的真實實力了,林家,也應該為回帝都而做準備了。」

「是,家主。」

林木與林禾異口同聲地應道,態度極其恭敬。

聽到這樣的對話,林皓雪和林若雪都有點懵,莫非這兩個人的實力很強?姐妹兩很默契地看向最為熟悉的林海躍。

「是這樣的,」見到這兩姐妹詢問的眼神,林海躍微微一笑,答道,「當初在比廬山下遭到伏擊,林家的十幾名玄宗被殺害殆盡,單單一個吳家,還沒有這麼大的能耐。所以,在來到泰興城后,家主就選擇韜光養晦,低調做事,讓林木和林禾扮作普通人,就這樣才能不招人注意。」

「那他們的實力到底是怎麼樣啊?」林皓雪問。

「他們啊,」林海躍故意停頓了一下,見兩人都有些心急了,才說道,「也就比你們的長天叔略強一點罷了。」

「啊,長天叔是玄靈初期,那麼他們也是玄靈?」

「是的。」

「既然林家有這麼厲害的人物,那林家在泰興城橫著走,也沒有人敢說什麼的,那泰興三巨頭,也不過是玄宗巔峰而已埃」

「你們不知道,你爺爺忌諱的是吳家身後的家族,他們中間必然有玄聖,只要你爺爺的實力沒有恢復,玄聖以下的強者,有多少也不夠人家殺的。你爺爺這樣做,也只是為林家保存實力。果然,在林家示弱之後,只有吳家搗亂,倒也再沒有實力強悍的人出面。」

「哼,我就知道是帝都陳家搞的鬼。」

「未必只有陳家,陳家當初的底蘊如何,我是再清楚不過。光是他們未必就能夠讓林家損失如此慘重。」林庚忽然開口道。

林皓雪心裡一酸,不再說話了,爺爺的性子本來好強,當初做這樣的選擇,心裡一定很憋屈吧,想到這裡,林皓雪俏臉一冷,恨聲說道:

「不管有多少人,以後,必然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一時間人人看向林皓雪,沒有人接話,臉上都是看重,雖然都說林皓雪真實的實力只是大玄師,連玄宗也不是,但她的戰鬥力驚人,而且心性強大,他這樣說,必然會做到。

這些人回到家的時候,見到林家的人都在開門迎接他們的歸來,以前的街坊鄰居也都紛紛祝賀,還有一些泰興城其他地方的人也前來這裡,帶著各種各樣的東西,向林皓雪表示感謝,感謝他們為自己報仇,也感謝林家為泰興城除了一大害。一時間,林家大門外的一條街道人滿為患。

看到這樣的場景,林皓雪等人頭疼不已,不知道怎麼去面對這麼多的熱情,最後,還是長袖善舞的林禾自告奮勇,前去招呼,堂堂一玄靈,居然淪為一個招待。

不過還別說,林禾果然很擅長處理這樣的事情,那些來的人紛紛離開了,離開的時候都是面帶笑容。看的林皓雪咋舌不已,看來處理好人際關係,也是一門學問埃

一連三天,林家上下都洋溢著開心的氛圍。

三天後,林家的住客廳。

林家重要的人物:林庚,林皓雪,林若雪,林海躍,林禾,林木都各自坐在椅子上,臉色嚴肅。

林庚看向林皓雪,淡淡地問道:「皓雪,你真的決定了嗎?」

「是的,爺爺,我決定了。這次的約戰,我發現自己還是太欠缺臨場戰鬥經驗。所以我想出去歷練歷練,只有經歷多了,才更能明白怎麼去對浮!

「按說我不應該阻攔,但是,現在你的名頭那麼大,恐怕吳家身後的實力不會放過你。你在家,憑我玄聖的身份,沒有人敢怎麼樣。你在學院,有艾先生在,我也不擔心。但是你要出到外面,我們都無法保護你了。」

「我自然知道,我不想做一個溫室里的花朵。」林皓雪堅決地道。

「皓雪,」林海躍突然開口,「你還是考慮一下你爺爺的話吧,雖然你的天賦驚人,但是吳家背後的那些人未必就能容忍你成長埃」

「沒事的海躍叔,我有這個,」林皓雪忽然拿出一個精緻的手鐲,放在掌心,就是當初從誅魔城中那個華服胖公子身上得到的東西。

「啊,這是置換靈器?」林木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對,我也是機緣之下得到的,能夠隨意改換人的容貌,所以你們就放心吧。」

「置換靈器,的確有這樣的作用,是難得一見的靈器,如此,我也放心了。」看到林皓雪的這個東西,林庚鬆了一口氣。

「再說了,爺爺你還不相信我的能力嗎?」林皓雪做了一個鬼臉,說道。

聞言,大廳里的人都笑了,心想也是,他們這是關心則亂,林皓雪無論心智還是實力,都不容小覷,凡是小瞧她的人,鐵定都會很慘。

「那你什麼時候走?」林庚又問。

「我已經和我的戰友約好了,明天早晨就在泰興城的東門碰面,一起走。」

「你的戰友,就是那個沈墨蓮嗎?」林若雪忽然問。

「對,就是她。」

「要是她,那還好。不過皓雪,雖然你的實力很強,但是在外面還是要小心為上。」林若雪看向林皓雪,眼底是欣慰,當初的那個妹妹,現在已經這麼強了埃

「我會的,姐姐你也要努力啊,距離還要最後名額之爭還有半年,到時候我就會回來,我們都要爭到名額,一起去帝都。」

「好,姐姐一定會努力的,我們姐妹兩一起去帝都。」林若雪笑道。

「不,不是你們兩個,是我們一起。」林禾忽然笑著插話道。

「爺爺決定要回帝都了?」

「當初也是實力太低,被逼無奈,不得已才離開帝都,現在我不但實力恢復了,而且因禍得福,隱隱觸碰到了玄仙的門檻,當然要回去了。」

林庚的話,一時間讓大廳里陷入了又一輪狂喜。玄仙,這有多難,沒有到那個境界,就無法揣度。但據說有九成九的玄聖,他們窮其一生都無法碰觸到這個門檻。沒想到林庚現在居然做到了,這樣的話,即便是在帝都,也沒有人敢輕易招惹林家。

在驚喜中,林皓雪忽然看到了門口的翠蘭,見她小臉都是黯然,知道自從自己離開之後,翠蘭就失去了價值感。

林皓雪忽然心裡一動,對林庚道:「爺爺,今天我就翠蘭認做妹妹,就讓她入林家的族譜吧,在我走之後,您就幫翠蘭測一下玄脈,以後我們林家的玄技對她也開放。」

「好,我答應你。」林庚看著林皓雪,臉上都是欣慰的笑,道,「從今天起,凡是林家的人,都有資格測試玄脈,舉行覺醒儀式,林家的玄技,可以按照對家族的貢獻而換齲」

「這是真的?」翠蘭忽然抬起頭來,臉上都是驚喜,「二小姐,我也可以修鍊?」

測試玄脈,舉行覺醒儀式,修鍊玄力,這些在這個世界上終究屬於少數人的,只有大家族中弟子才能夠做到,而翠蘭只是一個小丫頭,按說是沒有這個資格,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聽到消息后,翠蘭才會這麼驚喜。

「你當然可以。」林皓雪走到翠蘭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很肯定地說道,「相信我,只要你有一顆強者的心,一定可以變強大的。」

「好,我一定會努力的,二小姐。」翠蘭很認真的舉起小拳頭,全然忘記了自己其實比林皓雪還大一歲呢。

這一天,就在這樣驚喜與淡淡地別愁中度過。

第二天,泰興城的東門,一白一黑兩個影子悄然離開了這裡,奔向未知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