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五十三章 莫軒被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三章 莫軒被困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砰,砰,砰……」

數聲鈍響急促如擂鼓,十幾個蓄勢待發的壯漢們,忽然都被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量給打倒在地上,一個個鼻青臉腫地躺著*不止,一時間,酒樓寬敞的大廳里都是橫七豎八躺著的人。而且他們感受到自己的玄力被封,失去戰鬥力,更為詭異的是,即便自己已經受傷了,他們也沒有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頓時,一種無形的恐懼襲上這些人的心頭。

趙家明的實力最強,反應也最快,他在第一時間意識到不妙,下意識的低頭閃避,險而又險地躲過了第一次的攻擊,待他剛要回身看是怎麼回事時,一個拳頭向他的門面迅速直擊而來。

「砰。」

又是一聲鈍響,這一拳打在了趙家明的臉上,將他的鼻樑骨給打斷了,赤剎那間,趙家明俊美的臉上鮮血直流,他毫無倖免地摔倒在了地上,和他的那些手下們如出一轍。他不明白那一拳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力道,還似乎還帶著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相觸的那一瞬間,將他的玄力都封了,無法調動分毫玄力,失去了還手之力。

一直到這個時候,受傷之人終於看到了眼前的情況:

一個身著黑衣服的少年出現在酒樓的大廳中,與先前進來的那個白衣少年背靠背站立,氣質颯然。這個黑衣少年很好看,並不比那個白衣少年遜色多少,更奇特的是,冷峻的臉上有幾分冷艷的氣質。

顯而易見,剛才那一刻,就是這兩個少年動手,造成眼前的局面。

他們到底是誰,大廳中所有人都這樣想著。

這個黑衣少年,自然就是沈墨蓮。

剛才在門外的時候,雖然沒說話,但是在那對視的一瞬間,兩人就已經分配好了任務,這是這段時間林皓雪和沈墨蓮之間形成了默契,林皓雪在明,沈墨蓮在暗,時機成熟便同時動手,以便能夠花費最少的時間取得最好的效果,至少到目前為止,並沒有失手過。

酒樓大廳中,林皓雪很美麗,沈墨蓮也很漂亮,即便是置換了性別,也無法掩飾他們的驚人氣質,此刻她們背對背站立的姿勢嫻熟而優雅,如同一幅絕美的畫卷。讓那個最先被打斷雙腿的青年看的目瞪口呆,兩個少年簡單的站在一起,能夠形成如此賞心悅目的畫面,聽起來,似乎有些匪夷所思,但必須承認,這一幕,真的很好看。

但趙家明等人可沒有心思欣賞這幅畫面,他們被沈墨蓮和林皓雪的能耐給嚇懵了了,沉寂了好一會兒后,趙家明才壯著膽子,但是因為剛沈林兩人的震撼,他聲音有一點顫抖:

「你,你們想要做什麼?」

沈墨蓮沒有看他,而是很自然地低首垂眸,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將場面交給林皓雪。

林皓雪也沒有看他,而是走到了最先被趙家明打斷腿的青年面前,很溫和地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岩河。」青年訥訥地小聲回答道,神情有些局促,不敢看眼前這個俊美的少年。他也想不明白明明對方和自己一樣也是一個男子,但自己為什麼會如此緊張呢?

「我記得你,」林皓雪戲謔地道,「我們在魔獸森林裡面見過的,那時候,莫軒大哥烤的肉,你搶的可不少埃」

「啊,原來是你們埃」岩河一下子就想起了在魔獸森林中的情景,臉上都是驚喜,「原來你們都還活著,莫軒少主要是知道你們還活著,不知道該有多麼開心呢,你們可不知道,那次離開魔獸森林以後,少主就一直自責,認為是自己無能,才沒能救出你們。」

「沒錯,就是我們。」林皓雪微笑道,「莫軒大哥現在還好嗎?剛才聽你說莫軒大哥有危險,這是怎麼回事?」

「少主?」聽到林皓雪問起,岩河剛才的一絲喜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愁苦和焦急之色,「少主就是被他們野狼傭兵團設計了,困在了迷霧谷,要不是少主的警示,我也無法逃出來,可是即便我已經出來了,但能力有限,無法救出少主。所以我就想先回總部找團長大人,讓團長大人出面救他。沒有想到卻在這裡被野狼傭兵團的人攔截了。耽擱了這麼久,也不知道少主到底怎麼樣了。」

「迷霧谷?」林皓雪聞言也是心底一沉,眉頭輕蹙。

迷霧谷,是魔獸森林中層最危險的地方之一,那裡常年都是瀰漫著重重的迷霧,看起來只是薄薄的一層迷霧,但是威力跟颶風一般,尋常玄者一靠近那裡,就會被堪比颶風的迷霧給撕裂,真正的粉身碎骨。而且,這裡的迷霧能夠隔絕人的意念探查。

雖然莫軒是咒師,意念力驚人,但要是真被困在迷霧谷,恐怕也是難以逃脫,這次野狼傭兵團的人之所以選擇在迷霧谷圍困莫軒,恐怕就因為莫軒是咒師,意念力驚人。

「是啊,少主就是被困在迷霧谷,要不然我也不會如此心急。迷霧谷是什麼地方,魔獸森林裡面其他的險地少主都不至於如此沒有辦法。」

「我知道。」林皓雪聽完,不動聲色地看向他,見岩河的眼圈都紅了,眼底的焦急不似作偽,想起了當初莫軒對並不熟識的自己捨命相救,心下感動,便從儲物袋裡拿出來一株草藥,遞給岩河,道,「你的四肢受傷不輕,若不及時救助,恐怕會男卸產生很大的影響,這株草藥能夠讓你的身體在一個時辰內復原。」

「這,這是梨落草?」岩河驚訝的看向林皓雪遞過來的草藥,不可置信地問道。

林皓雪點點頭。這的確是一株梨落草,是治癒斷骨的良藥,真如她所言,即便是四肢盡斷,也能夠在一個時辰里恢復如初。林皓雪這樣做一來看著莫軒的面子,二來也是被這個人的忠心所打動,他的身體已經傷成這個樣子了,心心念念的還是自家少主的安危,這樣的人,值得被尊重。

「可是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岩河見到林皓雪點頭,趕緊推辭道,「這是七品靈藥,我一個普通的傭兵而已,還是不要浪費了。」

「沒關係,你還是服下吧,接下來你不是還有重要的事情嗎?現在這個樣子恐怕不行。當初雖說出現了意外,但我還是欠莫軒哥的一條命,你的身體,莫軒哥一定也很看重的。再說了,性命無貴賤一說。」

「好,那,大恩不言謝,以後只要您有所差遣,我一定萬死不辭。」岩河見林皓雪態度堅決,說的也很在理,就收下了梨落草,手下梨落草的時候,向林皓雪鄭重的說道。

「嗯。」林皓雪毫不在意地應了一聲,道,「趕緊服用吧,我幫你看著。」

岩河點點頭,將梨落草嚼碎咽下,忍住那股澀意,努力盤起雙膝,催動藥性。很快,岩河的身體中傳出一陣卡卡的聲響,這是骨骼相合的聲音,林皓雪心裡暗嘆,這梨落草的效果果然立竿見影。

見岩河這邊沒什麼事了,林皓雪才看向已經失去了戰鬥力的趙家明等人,道:「現在我就告訴你,我們要幹什麼,真不巧,我們這次就是來壞你們事兒的。」

「為什麼?」趙家明有些絕望,不由得問了這麼一句,問完之後就後悔了,剛才林皓雪和岩河的對話,傻子都能夠看出來了,眼前這兩位少年和暴雪傭兵團有著極大的淵源。

林皓雪看著他,聲音清脆:「第一,你們的手段太過殘忍了,我看不慣;第二,我欠暴雪傭兵團的少主莫軒的一條性命;第三,看在同樣一個雪字的份上,我們雪蓮傭兵團,今天也不能不管暴雪傭兵團的事。」

「什麼?你們居然是雪蓮傭兵團?」趙家明臉色大變,失聲叫道。

不光是趙家明本人,就連他的那些手下的人,都臉色大變。雪蓮傭兵團,雖然只出現短短的三個月,雖然隊員只有兩個人,但是就這兩個人,能夠在短短的三個月的時間升又一個剛剛註冊的E級傭兵團上升為A級傭兵團,進入頂尖的傭兵團的行列,而且實力已經超過了很多的老牌頂尖傭兵團。由此可見,雪蓮傭兵團的兩個成員並不遜色與那些老牌傭兵團的團長,現在自己居然將這樣的人給當成了一般的毛頭小子給得罪死了,怎麼能夠不驚恐呢?

酒樓里一下子陷入了極度的沉寂。

林皓雪不再說話,沈墨蓮依舊在神遊,岩河努力化解藥性沒有力氣管這邊的事情,而趙家明等人,則是因為恐慌而不敢說話。

但是,這種死一般地寂靜,還有沈林兩人帶來的驚人壓迫感,趙家明雖然能夠勉強承受,但是手下那些大玄師卻越來越難以承受。終於,有人實在受不倆這種境界上的壓力和心理上的煎熬,奔潰地跪下向林皓雪砰砰磕頭道:

「兩位公子,是我眼瞎,有眼不識泰山,開罪了公子您和您的朋友,請公子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計小人過,就高抬貴手放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