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五十五章 迷霧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迷霧谷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你似乎對那個仙境之匙很感興趣?」在趕往迷霧谷的路上,林皓雪一直在沉默,忽然聽到沈墨蓮問道。

「嗯?被你看出來啦?」林皓雪微微訝異。

「自從你聽說這個仙境之匙后,就一直是一副魂不守舍、若有所思地樣子,我要是還看不出來,豈不是枉費我們相識的情分了?」

「是的。」林皓雪並沒有否認,沉聲應道,「我爺爺已經是玄聖巔峰了,但是對於如何踏進玄仙還是沒有半點頭緒,如果這仙境之匙真的有用的話,對他來說一定很重要,我的確想要得到仙境之匙。」

「哦,果然是這樣,這種想要為家人做事情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有家人的牽絆,就是好礙…」沈墨蓮淡淡說道,只是不知為何,聲音莫名地沉了下去,有一種讓人心酸的悲涼。

林皓雪見她的眼睛很專註的看著前方,腳下的速度一點也沒有變,知道她不願意多說,決定不再多問。

「那麼,我提議,我們也參加這次的傭兵公會的團賽吧1沈墨蓮這句話很突兀。

「你是認真的?」林皓雪雖然沒有看沈墨蓮,但她的腳下卻微微一頓,顯示了他不平靜的內心。

雖然她們在同齡人中是佼佼者,雖然她們都有著越級挑戰的實力,雖然她們團隊的在短短的三個月的時間就名聲大振,雖然她們配合異常默契……

但是,別忘了,那排名前十的傭兵團團長的實力可都是玄聖埃她們雪蓮傭兵團雖然短期內名聲大噪,但和那些玄聖帶隊的團隊相比,畢竟底蘊太淺了。

如果要去爭,她們面臨的將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拼殺,這與完成傭兵任務時的借力取巧不同,那可是實打實的戰鬥。林皓雪太清楚這次真要去參加這次的團賽,會有多大的危險。不但她清楚,而且她知道沈墨蓮必然也很清楚,所以才會如此發問。

「當然是認真的,」沈墨蓮停下了腳步,看向林皓雪,「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

林皓雪終於也停下了腳步,向沈墨蓮看去,這一看,心頭忽然一震:她看到了對方再認真不過的神情,那是一種明明知道前路艱險、九死一生,卻依然義無反顧、永不退卻的決心,這種決心,是為她而來的,她從來不知道沈墨蓮會將她們之間這份友情看的如此之重。

雖然當初在森林裡,她們以命相託過,雖然自己也曾捨命救過沈墨蓮。但,想要得到仙境之匙前去拚命的也只應該是她,畢竟,這是她自己的事,沈墨蓮根本沒有義務為了她而做什麼啊?

可是……

此刻,林皓雪心裡很明白,要是自己回絕,就會顯得太矯情。而要是答應了,就意味著,不再是一次的以命相托,而是一生以命相托,此生,絕不背叛。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可以放棄對方。

林皓雪看著沈墨蓮的眼睛,很認真很認真地點了點頭,道了一聲,「好1

這一點頭,是承受了對方的這份厚重的情誼,同時也是對對方的一份承諾,從此以後,沈墨蓮不管有什麼事,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赴湯蹈火,她也不會說半個不字。

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沈墨蓮笑了,笑容異常美麗,是從內心直達眼底的最真誠的釋然的笑,她笑著對林皓雪道:

「別那麼看著我,我們是戰友,共同進退是應該的,你需要的東西,我自然要出力為你爭取了。再說了,強者之途,本就兇險,如果眼下的一點危險,就讓我們畏畏縮縮,那我們以後還有什麼出路呢?」

「對啊,前路漫漫,異常兇險,怎麼可以退卻呢?」林皓雪也淺淺一笑,深以為然地點頭,她想起了未曾謀面的父母,想起了那個神秘的夢境,想起了被束縛的虛影何以安,想起了那天夢中自己深深的心痛的感覺。這一瞬間,她忽然明悟:他和她之間一定有過深深的牽絆,現在他一定很痛苦,他需要自己前去救助,所以,她必須變強!

「對不起,我的敵人,是你所想象不到的強悍。」這時候,沈墨蓮說話了。她的聲音有點低沉。

「沒關係,無論有多難,我都會陪著你去面對,你還有我這個朋友。」林皓雪回過神來,很專註地,清澈的明眸中透著倔強和一份覺察不到的戰意,像是對沈墨蓮說,又像是對自己說,「只要我們足夠努力,總有一天,會將他們一個個擊敗的,不論他們是什麼人。」

「說的是,畢竟我們年輕,我們有天賦,我們有潛力,我們有決心,」沈墨蓮看向林皓雪,眼底的暗沉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神采飛揚,伸出纖細的右手,「那麼,就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嗯,一起努力1

兩隻纖小的女孩子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兩人相視一笑,笑容中陰霾盡去,取而代之的是自信的神采。

然後,兩人以最快的速度向迷霧谷的方向而去。

迷霧谷,是魔獸森林中層的一個山谷,這個山谷終年有著那神秘而又危險的迷霧。在迷霧谷的外圍,則是密密麻麻的樹木。樹木枝幹不是很粗,但是出奇的挺直高大。將這個迷霧谷的谷口圍的嚴嚴實實。

現在,迷霧谷外圍的小樹林里有很多的人守衛者,這些人的衣襟上都著一個狼頭,而他們的胸前都佩戴著一枚小小的傭兵的徽章。彰顯著他們的身份,他們是野狼傭兵團的成員。這些人有的坐著,有的斜躺著,也有些是靠著樹木站立著。

「唉,不知道隊長為什麼還要我們守著呢,這麼大半天的時間都過去了,恐怕暴雪傭兵團的人都已經被撕碎成渣了吧,守在這兒,豈不是白白浪費我們的時間?」一個高個男子抱怨道。

「噓,你小聲點,可別讓隊長聽見了。」另一個身材瘦小的人立刻噓聲道,「小心駛得萬年船,你還不明白?白長那麼高個兒了!不懂就乖乖閉上嘴,隊長這樣做也是為了保證萬無一失,別忘了,那莫軒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哼,你就是膽小而已,我看啊,隊長這分明是小心過頭了。他莫軒再厲害,還能超越了玄仙,只要不是玄仙,哪有不害怕這迷霧的。就算他是咒師又怎麼樣了?這迷霧谷的迷霧會隔絕人的意念之力,可是咒師的剋星呢。」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爭,只是隊長的話,你總不能不聽吧。你想想看,要是這次的任務失敗了,回去后團長會怎麼收拾咱們?」

「團長大人?得得得,我不說了……」最先說話的那個高個兒立刻閉嘴,顯然對於他們團長的懲罰手段很懼怕。

「哎,朴永,你怎麼了?怎麼都不說話?」他們這是三人組成的小隊,原先爭論的兩個人都看向他們一個隊伍中第三個人,一個膚色黝黑,臉圓圓的,顯得有幾分木訥的青年,那個高個子男子問道。

「沒什麼,」那個黝黑青年搔搔頭,嘿嘿一笑,憨厚地回答,「我嘴笨,向來不會說話,我覺得你們說的都在理,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埃」

「你啊,說是嘴笨,我看伶俐的很,你這話可是誰都不得罪埃」小個子男子笑道,高個子男子也深以為然。他們都知道,這個朴永的性格就如此,問多了也不會說什麼,也就沒再多問。

這個小隊的三人一同緩慢地離開了原地,去別的地方巡邏了。

只是,那個高矮兩個人並沒有發現朴永很隱晦向迷霧谷口望了一眼,眼底暗沉,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些野狼傭兵團的小隊人馬都在小聲交談,他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林皓雪和沈墨蓮來到這裡已經有一陣子了,她們隱在一棵粗壯的大樹後面。

「撕碎?聽這些人的口氣,似乎莫軒等人已經被逼入了絕境,難道真的被逼進了迷霧谷中?」沈墨蓮皺皺眉,和林皓雪將莫軒稱為莫軒哥不同的是,沈墨蓮對任何人都只是叫名字,並不曾有親密的稱呼,隱隱透出與這些人不想有牽扯的冷漠之意。當然,對她而言,只有林皓雪是個例外。

「不見得,我總是覺得,莫軒哥並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人。」林皓雪道,咒師的直覺告訴她,莫軒也許危機重重,但是一定還活著,敵人並沒有得手。

「那你感知到莫軒的氣息了嗎?」

「沒有,這兒共有八十七個人,但都是陌生的氣息,其中並沒有莫軒哥的氣息。」

「如果真的如你所說,他沒有步入絕境,那麼他會如何做呢?」沈墨蓮左臂抱在胸前,右肘擱在左臂上,手食指蜷起,撫住下顎,做出了一副沉思狀,這個動作,令她平白多了幾分瀟洒。

林皓雪並沒有注意沈墨蓮的動作,而是順著她的話去思考,「他與別人不同之處就是,他是咒師。雖然他的實戰能力我們並不知曉,但是潛行能力絕對很強,有可能是藏起來了。但是要是一個人藏起來簡單,想要將整個隊伍的行蹤都潛藏的起來,那可一點都不容易,即便是咒師,也無法做到這麼不露痕吧。」

「同樣是咒師,如果你是莫軒,你會怎麼做?」沈墨蓮看向林皓雪,問道。

「我會選擇將這些人行跡隱藏起來,悄然離開。」

「如果做不到呢?」

「這不用懷疑,我的意念之力足以將上百人的行跡隱藏的不露痕。」

「可是,莫軒不是你,他雖然是咒師,但是他的意念之力比不上你,他做不到這一點。」

「那就要看眼前的這些人中間有沒有我特別想要保護的人了,如果有的話……」林皓雪說道這裡的時候,停頓了下來,心道,我會選擇和敵人同歸於盡,讓他活下來,而且,前世的林皓雪也的確這樣做了。

「保護的人嗎?」沈墨蓮沉吟,「像莫軒這種爛好人的性格,恐怕他想要保護的人就太多了,至少,他隊友都是他想要保護的對象。」

他想保護所有的人?

他想保護所有的人!

林皓雪心裡喃喃重複著這句話,莫軒不是她,應該不會選擇像她那麼決絕的方式,那麼,會怎麼樣呢?怎麼樣,才能最大限度地保全更多的人?想到這時候,林皓雪忽然心裡一動,目光晶亮:「那麼,只有一種可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