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五十七章 陷入絕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 陷入絕境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既然你是野狼傭兵團的人,那為什麼要幫我們?」林皓雪正打算詢問,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卻被沈墨蓮拉住胳膊阻止了,並首先開口詢問了。雖然沈墨蓮的聲音清脆而悅耳,聽起來似乎沒有什麼異樣,但只有距離她最近的林皓雪,才敏銳地發現了她的氣息有點不穩,顯然心情很緊張。

「想幫就幫了唄。」朴永聳聳肩,無所謂地說道,看向沈林兩人的時候有幾分微不可見地探究。片刻后,他驀然笑了,眼底多了幾分興味,他發現了沈墨蓮和林皓雪分別是光系和暗系,這種最為罕見的玄脈,「有意思。」

「不,想要幫助我們的是真正的朴永,而不是你這種竊取他人身體的外來者。」沈墨蓮聲音出奇的冷,一字一頓地說道,林皓雪感到那隻緊抓著自己的手上又加了幾分力道。

「哦,怎麼說?」聞言,朴永神色訝異了那麼一瞬,而後充滿興趣地問,「你說我是外來者?有什麼依據?」

「難道不是嗎?分明是同樣的一具身體,為什麼前後氣息全然不同,那隻能解釋為兩個靈魂同居一體。」沈墨蓮氣息逐漸平靜了,人也鎮定下來,看著對面的朴永,無視他的訝異,繼續說,「你的氣息與這具身體已經有了一定的契合度,可見你寄居在這具身體上的時日也不算短了。但是,為什麼到現在為止,你還沒有完全掌控這具身體呢?」

「那你以為呢?」朴永眼睛微眯,神情不再是漫不經心,反而多了幾分警惕。

「很有可能是你小看了這具身體原主人靈魂的堅韌性,他的境界雖然和你相差很遠,是卻出奇的倔強和堅強,對你而言,是出乎意料的難對付,對吧?」

「還有呢?」

「你既然選擇這具身體,必然是因為這副身體的潛力不弱,但卻沒有想到靈魂同樣不弱,才會讓你難以應付。想必搶奪身體主導權的時日你一定不好過。」

「你猜的沒錯。」朴永點頭道,「的確如你所言,我暫時無法完全控制這具身體,偶爾還會被他佔據上風,掌控主導權。」

「以你的年歲,按理當稱一聲前輩,請恕我冒昧直說,觀前輩的氣息,並非重傷失去軀體,為什麼還要隨意去奪舍別人的身體呢?隨意奪舍,這可是眾多正道強者所不容的,難道前輩忘了獵魂宗的滅頂之災嗎?」沈墨蓮看著對方,最初的恐懼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倔強和勇氣,她一字一句說道,到最後,近乎是質問。

「奪舍,獵魂宗?沒想到,你知道的還不少嘛。」聞言,朴永眼底的興趣消失了,看向沈墨蓮的時候,眼神冷冽,居然攜帶著一股濃濃的殺機,這種氣勢,哪裡還像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簡直是一個活了千萬年的老傢伙,陰冷而滄桑。

鎖定沈墨蓮,將一股壓力向沈墨蓮施加上去,在這樣厚重的壓力之下,沈墨蓮頓時覺得自己都喘不過氣來,彷彿對方只要一個念頭,自己就會粉身碎骨。

「既然你是外來者,那麼他呢?你到底把他怎麼樣了?」林皓雪向前踏上一步,與沈墨蓮並排而站,與朴永相對而立,這一舉動無形中減輕了沈墨蓮的承受的壓力。在靠近沈墨蓮的時候,她感到一股驚人的壓力,在這樣的壓力之下,她再也無法前進半步,但面對朴永恐懼的氣勢,林皓雪一點退讓的意思也沒有,執著等待對方的回答。

聽了沈墨蓮與朴永的對話,林皓雪才明白,為什麼之前她見到的那個少年讓她覺得心痛,眼下的這個人卻讓她隱隱感到反感和厭惡。原來是同一個身體,裡面卻有兩個不同的靈魂。那麼他呢,那個讓他熟悉而心痛的靈魂去哪裡了呢?

「他沒怎麼樣,只不過是沉睡了過去而已。」發現自己的氣勢並沒有取得應有的效果,朴永將視線轉向膽敢迎難而上的林皓雪。這一看之下,不由地暗暗心驚,這個白衣少年,居然連他都看不清深淺,「他猜的沒有錯,的確不是我要幫助你,真正要幫助你們的,是他。」

「是他?」

「對,這個身體原本的主人,之前你救的那個人,也就是這具身體的另外一個靈魂,」朴永看著林皓雪的神情,緩慢地說道,「禁靈咒是他的手筆,他是看見了你們之後才決定這樣做的,不知道為什麼,他似乎對你很有好感。」

「那你又是誰?為什麼要佔據他的身體?」林皓雪死死地盯著對方,問道。

「我不回答你,」朴永看著她,半晌,忽然笑了,「怎麼,你很討厭我?很想殺了我?」

殺氣。

林皓雪緊緊抿住嘴唇,沒有說話,但是意念之力沒有片刻的放鬆,眼前的這個人深不可測,即便她和沈墨蓮聯起手來對付,也絕對沒有半分的勝算,這就是境界帶來的差距,可是,她恨,她不願意退縮。

幾乎在同一時間,沈墨蓮也緊緊盯著朴永,眼底的戒備一點也沒有減少,右手拉著林皓雪的手臂,林皓雪知道這個動作的意思,是隨時做好了傳送逃離的準備。

「哈哈哈哈哈……,就算你們今天沒有異想天開想殺我,我也不能放你們離開。老夫好不容易在這個地方安居了下來,要是再被你們傳揚出去,我還有安生的日子嗎?你們說,我怎麼能夠放你們離開呢?」

一陣放肆的狂笑,朴永的聲音變了,不同於之前那個少年的聲音,而是一個老人的聲音,帶著點滄桑,帶著點陰狠,還有點得意。

「逃1

林皓雪和沈墨蓮交流了一下眼神,不約而同地後退,沈墨蓮也在那一剎那間拿出了傳送符。

「哼。想走,沒那麼容易1

朴永陰狠地一笑,少年的面孔,老人的聲音,顯得他的這個人,異常詭異。他看也不看林皓雪兩人,雙手就這樣凌空一抓。

更為詭異的是,在他雙手一抓的時候,沈墨蓮手中還沒有啟動的傳送符被捏爆了。危急之下,兩人不約而同地選擇向截然相反的兩個方向逃去。

但……

林皓雪感覺到了自己的意念之力被禁錮了,丹田也好像成為一塊石頭,紋絲不動,她所有的力量都無法動用,一步都跨不出去。

怎麼辦?一種前所未有的絕望從她的心底湧起,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上,從沒有這麼憋屈過,今天,無論如何都是逃不了嗎?難道就這樣束手就擒嗎?這是一種從來沒有體會過這樣的絕望。

相反的方向,數十丈開外的沈墨蓮,雖然身體還是逃跑的姿勢,卻再也動不了了,頭向這邊轉過來,看著她,眼底是同樣絕望的凄楚。

「跑啊,怎麼不跑了。」

那個朴永蒼老的聲音裡面帶著一股戲謔,說出這句話是如此的熟悉。

就在不久前,誅魔城的酒樓里,她們聽到趙家明這樣的話,她們選擇出手,救出了絕望中的岩河。可是,現在,他們同樣陷入絕望中,誰能夠來解救她們?

恐怕,整個烏桓帝國也沒有一個人敢於在這樣一個實力驚人的人手下來解救自己吧?

搖搖頭,甩開自己不切實際的想法,林皓雪苦笑了一聲,落到現在這樣的地步,說到底,還是自己太弱了,寄希望於其他的人,本就是一種愚蠢。

看眼下的情景,敵人虎視眈眈,自己毫無反抗之力,死亡反而是最輕鬆的一種解脫。但她想起了爺爺,想起了姐姐,想起了未曾謀面的父母,還有那個存在在神秘空間的何以安,那個悲愴地被束縛的生命,她怎麼可以這樣的無聲無息地死在這裡呢?

不甘心,很不甘心,好不容易重新活一回,好不容易有這麼多的朋友,就這樣默默地死去,她怎麼能甘心?

「怎麼,這樣的眼神嗎」無意中的一瞥,朴永好像看到了什麼很有趣的東西,在林皓雪的面前站定,仔細打量著她,「不甘心,是嗎?很不甘心嗎?真有意思,我最喜歡看到這樣的神情了。」

林皓雪盯著他,不開口。

朴永看著林皓雪,篤定了她是逃不了,語言更加放肆了:「我見多太多這樣的眼神了,不甘心,屈辱,痛恨,痛苦。可惜,這有什麼用呢?最後還不是逃不了。這樣的靈魂戾氣最重,能夠給我增加不少的能量呢,我就喜歡這樣的靈魂。」

原來佔據朴永身體的是吸收別人靈魂的邪惡之人,林皓雪憤怒地看著眼前的這個人,眼睛幾乎要碰出火來,想要揮出拳,打掉他臉上肆意的笑容,將他的志得意滿,他的狂妄自大盡數摧毀,將他邪惡的靈魂全然滅掉。可惜,丹田中的玄力好像石頭一樣紋絲不動,一點也運轉不了,她依然什麼也做不了。

「你以為,就憑那個大玄師的小子,就能夠將這麼多人的玄力都禁錮了嗎?要不是我,他什麼也做不了,還整天和我敵對,不乖乖被我同化掉,要是他知道你,這個他一心想要幫助的人就死在我的手裡,不知道會怎樣傷心欲絕呢……嘖嘖,想想就覺得有趣。」

「你是,咒師?」林皓雪忽然冷靜下來,問道。

「呃,對啊,你猜對了。」朴永見林皓雪的神情已經恢復了過來,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