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六十章 意念引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意念引導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找到了,在那邊。」林皓雪抬手指向左前方。

「好,我們過去。」

隨著林皓雪的指引,兩人靠近了那個時隱時現的咒陣。

就在剛剛走到咒陣旁邊時,咒陣上的意念氣息突然消失了,這一變故很突兀,沒有了主人意念之力的支持的咒陣,立刻搖搖欲墜,即將潰散。

「糟糕,出事了。」林皓雪臉色一變,她太清楚這種變故意味著什麼了,一般的咒師即便是回收咒陣力量,也使循序漸進的,斷然不會這般突兀。出現這種情況,除非是咒師意念耗盡,無法支撐所導致。對於咒師而言,意念耗盡,就相當於普通人的死亡。

「出什麼事了?」沈墨蓮也意識到情況不妙。

林皓雪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聽見咒陣內部傳出來的驚呼聲。

「糟糕,少主昏倒了。」

「少主,你怎麼了?」

「少主,醒醒埃」

「天哪,這下怎麼辦埃」

聽得出,這些慌亂的聲音大部分都是年輕人。

正在這時,一個中年男子的厲喝聲阻止了場面的繼續混亂:「好了,安靜下來,都別吵。」

林皓雪的能夠聽得出,這個聲音的主人正是在魔獸森林中面對的第一個暴雪傭兵團的成員。正是初次見面就對林皓雪自己拔刀相向的虯髯男子。

抬頭看了看一下子搖搖欲墜咒陣,林皓雪意念進入,暫時穩住了搖搖欲墜的咒陣,護住了裡面的暴雪傭兵團的成員。

這才緩步出現在這些傭兵的面前。出面后,她沒有理會別人,而是將注意力集中在躺在地上的青年男子,那個青年男子無疑是英俊的,但是此刻他那英俊的臉龐略帶青色,雙目緊閉,雙眉輕蹙,看起來昏迷之前極不舒服,他雙手擱在胸前,是守護的姿勢。那個青年正是林皓雪這次要來救助的對象,暴雪傭兵團的少主——莫軒。

莫軒的周圍圍著很多的人,他們全都神情緊張,臉色緊繃,最靠近莫軒的,就是那個虯髯男子,只是他的左手臂被砍掉了半截,傷口簡單地包紮著,還有鮮血滲出來,看樣子的是受傷不久。

林皓雪沒有細看,感受到周圍緊張的氣氛,林皓雪出聲安撫道:

「先別緊張,莫軒哥這是意念之力耗盡昏迷了過去。」

「是你們?你們還活著?」那個虯髯男子從林皓雪剛一出現就一直盯著她們,這時候開口了,他的神情複雜,好像有點幸喜,又好像有些戒備。在第一眼,他就認出了林皓雪和沈墨蓮是曾經在魔獸森林中見過的,當是他們向己方那兩位求助之人。只不過,那時候他們還只是玄師,沒想到短短几個月過去了,她們卻已經成了大玄師。

「對,正是我們,冉叔,好久不見了。」

林皓雪將視線轉向對方,心裡暗暗佩服,他雖然擔憂莫軒,但是沒有表露出半分驚慌,反而是鎮定地指揮著其他人。

「你們怎麼到這裡來了,這迷霧可不是鬧著玩的。」冉叔疑惑的問。

「是這樣的,我們在誅魔城見到了被野狼傭兵團抓住的岩河,救下了他,得知莫軒哥被圍困在這裡。想到當初在魔獸森林中,莫軒哥曾經幫過我們的恩情,所以,就來救你們了。」林皓雪看著對方,不慌不忙地解釋道。

「既然如此,那好,我相信你們。」冉叔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莫軒,再看了看林皓雪和沈墨蓮,沒有猶豫,立刻就做了決定,「麻煩你們了,現在少主昏迷了,你們說該怎麼辦?」

「眼下最要緊的是先出谷,」林皓雪的神情嚴肅,「你們還是如同進來的時候那樣維持隊形,不要亂,我來維持咒陣護你們周全的。」

「好。」冉叔立刻答應了。

但是,冉叔雖然答應了,可有其他人不服氣了。

「冉叔,你怎麼能聽他的?」一個青年看著林皓雪兩人,眼底都是深深的戒備,「你知道維持隊形意味著什麼嗎?這可是我們將生死都交給他了埃」

「就是啊,冉叔,」又有一個青年介面道,「外面分明有野狼傭兵團的人在虎視眈眈,他們是怎麼進來的?誰知道他們安的是什麼心。」

邊說邊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林皓雪和沈墨蓮,顯然是懷疑她們的用心。

聽到這話,沈墨蓮一聲冷笑:「我們千里迢迢趕來這裡,不畏艱險進入這迷霧谷,就是為了圖謀不軌?不嫌多餘么?既然人家不領情,我們又何必多事呢。皓雪,不用消耗自己的意念之力維持咒陣了,我們走!隨他們去。」

看到沈墨蓮滿臉的譏諷,林皓雪明白她是真的生氣了,雖然她想要幫助這些人,但是如果對方不領情的話,她也不想浪費口舌多做解釋。況且,沈墨蓮是她的戰友,她當然先考慮到自己戰友的情緒。

於是,林皓雪的眼神也冷了下來:「既然如此,莫軒哥我帶走了,各位請自便。」

這時候,有人發現的確是林皓雪維持著咒陣保護他們周全,有些羞慚地低下頭。

但首先說話的那位青年明顯沒有發現這一點,猶自說道:「站住,誰讓你們帶走少團長的……」

「阿浩,小津,你們給我住口,向兩位公子道歉。」這時,虯髯中年怒氣沖沖地斷喝了一聲。

「冉叔,他們來歷不明啊,誰知道……」

那個叫阿浩的還要說什麼,卻被冉叔給攔住了,「你們不識好歹,想要找死,可以,別拖累其他人,再說一句,立刻給我滾出暴雪1

看到冉叔的臉色已經陰沉地快要滴出水來,看到那隻為了救衝動的他們而斷掉的手臂,阿浩當下不再說什麼,只得不情願,卻不得不乖乖道歉。

看到阿浩和小津服軟,那位冉叔再次面對林皓雪和沈墨蓮:

「抱歉了,兩位公子,他們以前沒有見過你,所以不認識。加之現在我們的處境實在不妙,他們太過擔憂,這才會口無遮攔,兩位千萬不要介意。」

「冉叔言重了。」林皓雪客氣的應道。

「難道閣下就沒有懷疑我們嗎?」沈墨蓮卻余怒未消冷諷道。

「公子哪裡話,畢竟相識過的,我要是懷疑兩位,就不會聽你們所言了。」冉叔微笑道,態度出奇的軟和。其實要說懷疑,他也有,只不過,現在莫軒實在情況危險,耽擱不起,他也只得賭上一把了。但是這份心思他的臉上絲毫沒有表露出來。

見對方已經如此,沈墨蓮也不好再說什麼,而是將頭轉向一邊,不再看他們。

「走吧。」見紛爭已停,林皓雪再次提議道,莫軒卻是不宜耽擱。

這時候,已經有人背起了莫軒,一行人在林皓雪支撐的咒陣護持之下走出了迷霧谷。

谷外,野狼傭兵團的人已經消失的乾乾淨淨的,那個朴永,自然也早已沒有了蹤跡。

找到一處比較隱蔽的地方,才將莫軒安放下來。

冉叔看著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莫軒,有些焦急地詢問林皓雪:

「這位公子,少主他真的沒事吧?」

「別老是叫公子,冉叔叫我薛浩就好。」林皓雪微微一笑,道,「莫軒哥這是意念耗盡才會陷入昏迷的。還好剛剛昏迷的時候,我就趕到了,要是被耽擱久了,可能就糟了。」

「會怎麼樣?」

「極有可能,他就一直昏迷,永遠也醒不過來。不過冉叔不用擔心,現在,只要意念力引導,就有極大的可能醒轉過來。」

「這就好,這就好。」冉叔終於緊繃的神情放鬆了,「那就麻煩你了,只要你能夠治好少團長,我們暴雪傭兵團一定會記你的恩德。」

「冉叔客氣了。即便您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的,再說我本就是為救莫軒哥而來的,我曾經欠過他的人情呢。」頓了頓,林皓雪又道,「只是要麻煩您將這一片的空間的周圍都防衛好,意念引導之時斷不敢有任何驚擾。」

「沒問題,這你儘管放心。」冉叔保證道。

「那好,我開始了。」

林皓雪讓人扶起莫軒,與他相對而坐,為他進行意念引導。沈墨蓮就站在她的身側,並未遠離。冉叔知道她是不放心林皓雪,也不多說什麼。自己去安排守護的人手。

「念力為引,喚爾回神。」

林皓雪在心裡默默念了三遍,這才將自己的意念之力釋放出,並緩緩進入莫軒的眉心。這種恢復意念之力的方法一般咒師並不知曉,是她識海中的咒典之中所記載的古老而神秘之法。

眉心之內,即為識海。

進入莫軒的識海,林皓雪微微訝異了一瞬,莫軒的識海很寬闊,很龐大。如果說一般人的識海是一泓清泉,那麼莫軒的識海就是一片湖泊,那種差距不是幾倍那麼簡單。當然,這也是為什麼咒師會這麼稀罕的緣故。

只不過,現在這片湖泊已經乾枯了,裡面乾乾淨淨,一滴水都沒有。

「居然消耗得這麼嚴重?」

林皓雪頓時感到棘手,眼下這個樣子,到底能不能將其恢復,她心裡也沒有了底。但此時別無他法,只能選擇儘力一試了。

心念微動,林皓雪將自己的意念之力緩緩向莫軒的識海注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