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六十二章 岩河之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 岩河之死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傷你的人到底是誰?是趙天野嗎?如果是,你就點一下頭,就算是拼了這條命,我也要為你報這個仇1猛然聽到這個聲音,原來是莫軒上前一步,幾乎是吼出這句話,可見在看到自己往日的同僚受到這樣殘酷的對待,莫軒此刻有多麼憤怒。

岩河看到自己的少主安全回來,心裡有幾分欣慰。但是此刻對於莫軒的問話,沉思了片刻,並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神情中有幾分茫然。

見到岩河的神情,站在後面的冉叔頓時明白了,他微微上前了一步,低聲向莫軒說道,「少主,岩河並沒有見過趙天野,根本就不認識他啊,所以他並不知道真正傷害到自己的到底是不是趙天野。」

聽到冉叔的提醒,莫軒這才反應過來,轉而問道:「那個人,是不是一個棕色短髮的中年人?眼睛中有很重的紅血絲,皮膚偏白,眉心有一道很深的刺傷?」

聽到莫軒的問話,岩河的眼神一閃,似乎要點頭,但似乎想到了什麼,沒有點頭,反而很緩慢很緩慢地搖頭了。

「莫非不是他?除了趙天野,還有誰會這麼喪心病狂對待一個人。」岩河的否認,讓莫軒一時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不,你是擔心你們的少主要去給你報仇,惹上了趙天野,從而送命對不對?」林皓雪此刻的氣息已經平靜下來了,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出自己對眼前這個人的由衷的敬意,她把聲音壓得低低的,說道,「剛才我感受你的氣息波動,那是分明是恍然大悟,所以,我知道,動手之人就是趙天野。」

顯然,林皓雪的這句話讓岩河的心急了,於是他搖頭的動作更快了,岩河的更努力地搖頭,將頭搖的更快。

「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的,而且,只要有我在,就絕不會讓那個趙天野傷到你的少主。」林皓雪在用低的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繼續說,「所以,你的仇,就由我來報。」

聽到林皓雪這話的前半句,岩河明顯鬆了一口氣,用眼神向林皓雪表示感激,但是在聽到後半句的時候,卻又明顯擔心起來。看著林皓雪,繼續搖頭。眼底居然是懇求,懇求對方不要為自己報仇。

「等等,這是什麼?」早已經站在林皓雪身邊的沈墨蓮忽然道。

眾人循聲看去,就見岩河的身邊有一行很小的字,是用獻血寫成的,剛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岩河的身上,加之大廳中本來就有很多鮮血,幾乎沒有人注意到這樣的一行小字。

「想要報仇,到血魔谷。」最後的落款就是趙天野的名字。

「趙天野,果然是他?」莫軒怒道,「這個該死的老傢伙。」

「欺人太甚,這個趙天野太過分了。」

「就是,難道我們還怕他們不成了嗎?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

「嗯,哪怕是拚命,也要為岩河報仇。」

終於看到趙天野的名字,暴雪的傭兵們一個個義憤填膺,一個個都摩拳擦掌,嚷嚷著要為岩河報仇。

見到這些人的樣子,自己又無法勸阻,想起那個人血腥的手段和背後那恐怖的人,岩河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又是恐懼又是擔心又是無奈,一急之下,原本吊著的一口氣忽然上不來了。

林皓雪趕緊替他順氣,在他的耳邊說了一句話。也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但是岩河看起來神情輕鬆了很多,最後終於放下心來,頭一歪,就這樣徹底地死去了。

隨著岩河最後一口氣的咽下,一道亮光從他的身體中逸出,進入了林皓雪脖子上掛著的吊墜戒指中。

這一幕特別迅速特別隱晦,除了林皓雪,沒有人看到這一點。

然而心情異常憤怒的林皓雪壓根就沒有細想這是怎麼回事,看著岩河就這樣死在自己的面前,她的雙手顫抖,一句話也說不出。

趙天野,她牢牢記住了這個名字,此刻,她是如此痛恨這個人。

岩河是多麼好的一個人,卻被他們這麼折辱致死。

即便相處他們之間不是很熟悉,但是這是一個讓她看重的人,她還記得自己見過岩河的一幕幕,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在魔獸森林,他是除了莫軒之外首先向自己表達善意的人。第二次見面,明明自己處境堪憂,卻心心念念自己的少主,看到林皓雪出現,分明這兩人是自己的救星,可是他卻勸自己離開。如此有情有義,心存善意的人,為什麼要受盡這麼而死?

林皓雪恨,她恨自己的錯誤決定,她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她更狠趙天野的陰狠毒辣。

不殺此人,誓不為人,林皓雪在心底暗自起誓。

沈墨蓮在她的身邊也蹲下來,慢慢握住了林皓雪努力攙扶著岩河,都是鮮血的手,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陪著她。她們兩個似乎與世隔絕了,都沒有理會暴雪傭兵團的成員們衝天的怨氣和憤怒。

好像過了很久,林皓雪終於從岩河之死的悲痛中回過神來,她回握住沈墨蓮的手,低低的念了一個名字:

「血魔谷?」

她記得沈墨蓮說過這個名字,那是一個邪惡的宗門,難道?

見到林皓雪投向自己的目光,沈墨蓮立刻明白她的意思。向他輕輕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冉叔,你知道血魔谷是什麼嗎?」林皓雪回頭向在場的年齡最大的人問道。

「血魔谷,知道的人並不多,但也不是算少,幾乎所有探險的傭兵們都知道這個名字。那是一處被神化了的神秘禁地,距離誅魔城不遠的山谷,那個山谷里的泥土都呈現出被鮮血滲透的暗褐色,在那個山谷里一個神秘的洞府,叫做魔雲洞,但很隱蔽,一般人是無法找到的。」

「血魔谷既然是禁地,那麼,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呢?」

「血魔谷中有很銳利的罡風,和迷霧谷中的迷霧有點相似,能夠將人撕裂,偶爾還會冒出一些魔物,對出現的生靈進行攻擊。但最恐怖的卻不是這些,而是魔雲洞中裡面有一個實力異常驚人的的魔頭,專門以人的血肉為食。」

「那魔頭是近些年出現的嗎?」

「不是,至少也有上萬年的存在了,據說九千多年前,就有玄仙誤入其中,再也沒有回來過,後來,也一直有玄仙強者結伴而進,但是,從來都是有去無回。所以,漸漸地就沒有人敢去那裡了。近一千年來,已經沒有人再去那裡了。所以我不明白的是,這個趙天野把我們引到血魔谷,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呢?」

「不管他們是什麼目的,這一趟我們一定要去。」林皓雪目光堅定,斬釘截鐵地道。

話音剛一落,就感到唰唰唰數道目光都看向自己。但是這裡的目光似乎並不是什麼敵意,更多的是震驚。

大概是這些人誰也沒有想到,如此態度堅決要去血魔谷的第一人,並不是他們的少主,也不是任何一個暴雪傭兵團內部的人,反而是一直以來被他們敵視的林皓雪。

酒樓的大廳里鴉雀無聲,一個個看向林皓雪的眼神很複雜,在林皓雪說出那句話的一瞬間,除了似乎早就預料到的莫軒之外,暴雪傭兵團的所有人對林皓雪的態度在這一瞬間都發生很大的轉變。

「你不知道那個魔雲洞有的多麼危險?你不知道玄仙無一人回來是什麼概念?」想到林皓雪可能不知道血魔谷的危險才會這麼衝動,冉叔斟酌再三說道。

「我自然知道著意味著什麼,我當然也明白我們現在的實力跟玄仙之間還要很大的差距,但是,我們不去的話,豈不是說明我們怕了,我們還怎麼找到趙天野,怎麼為岩河報仇?所以,即便明知道這是陷阱,我們也必須要去。」林皓雪目光晶亮,態度出奇的堅決,「所以冉叔,你一定知道血魔谷怎麼走對吧?」

「這個,我當然知道。」見到林皓雪態度如此堅決,而沈墨蓮一直站在她的身側,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用自己的行動做出無聲的支持,冉叔很爽快地道,「其實,即便沒有發生這件事情,我們原本也要去血魔谷的。」

冉叔看了一眼莫軒,再看看其他人,見沒有人表示反對,接著說道:「我們在迷霧谷的時候,聽到了我們的團長大人因為擔心少主,已經被野狼的人騙到血魔谷去了。」

「哦。」林皓雪輕聲哦了一聲,忽然又一個奇怪的念頭,莫非,趙天野的最終目的還是把他們引入血魔谷?

既然在迷霧谷中已經向莫軒等人傳遞出了消息。那麼,為莫軒報仇一說,莫非是針對自己和沈墨蓮的?到底是什麼人,知道自己的底細,還是沈墨蓮仇人。只不過這些眼下都是無法知曉。

想到這裡,林皓雪心裡心底冷笑:無論對方的目的為何?這一趟血魔谷,她都是要去的,而且去定了!

於是,林皓雪和沈墨蓮跟著暴雪傭兵團的人一起前去血魔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