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六十四章 墨蓮之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墨蓮之悲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你……」看到己方的人被這樣簡單粗暴的鄙視了,那個叫做阿浩的青年不甚憤慨地想要出言反駁,但,只說了一個你字,就忽然停頓了,狠狠地瞪了沈墨蓮一眼,口中卻說不出一個字來。他心裡也明白,沈墨蓮說的沒錯,就眼下的情況而言,他們的能力的確不足以進入血魔谷的最深處,難道要就此放棄嗎?那怎麼可以?

「我們不怕死,只要能為岩大哥報仇,只要能救回團長,就算是死了又有什麼大不了的。」阿浩吃癟,跟阿浩關係較好的小津站出來,鄭重地說,他的眉宇間有幾分固執,他的言辭中是罕有的沉穩,微微抬起的眼眸彰顯他的決心,簡單的幾句話,瞬間就挑起了其他傭兵的熱血。

「對,我們不怕死。」

「我們不當縮頭烏龜,更不會臨陣脫逃。」

「就是,我們一定要救出團長1

林皓雪默默地看著這些血氣方剛的青年們一瞬間倍點燃的熱血,看他們一個接一個地表示自己的忠勇。似乎,人人都忘記了剛才面對死亡,面對未知時,他們的那些恐懼。不,沒有忘記,他們的眼底還有殘留的恐懼,但是,他們一個個神情卻是奇異的虔誠,這那種決心,那種視死如歸的行為,並不是表演,而是真正的發自內心的。

這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呢?分明很害怕,但還是要去救自己的團長,林皓雪明白這些人如此的舉動是極度不明智的,但心裡卻也多了幾分實實在在的欽佩。

「哼,一群自以為是的蠢貨。」沈墨蓮冷笑,言語中竟然一點也不留情,也是啊,她是沈墨蓮,又何須對他人留情?

「你憑什麼這麼說我們?你憑什麼罵我們蠢?」一個瘦瘦高高,在一群比較健碩的傭兵中顯得有些文弱的青年忽然紅了眼,他看向沈墨蓮,目光中似有一點點星火暈染開,一字一句道,「你難道沒有見到岩河死的時候那痛苦的樣子?那個趙天野就是惡魔,他罪該萬死,百死難贖其咎,我們為什麼不能殺了他,我們為什麼不能為岩河報仇?我們為什麼不能去救我們團長?為什麼,難道如你所說放棄報仇,原路返回,那就是聰明嗎?難道苟且偷生,就此打住就是聰明嗎?這樣的聰明,我們不稀罕1

「他是誰?」林皓雪看了一眼那個神情激動,字字帶血控訴的青年,低聲問莫軒。

「他叫孫志文,是岩河最好的朋友,當初他和岩河是一起加入暴雪的。」莫軒同樣小聲解釋,但這個小聲還是刻意大了那麼一點點,剛好讓距離林皓雪較近的沈墨蓮能夠聽到。

林皓雪瞭然,任是誰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此慘死,都會心中不忿吧?即便是她,也那麼追悔,那麼憤怒,她很理解孫志文此刻的心情。但她和沈墨蓮雖然是戰友夥伴,卻都默契地不會幹涉對方,眼下她也不好勸阻,只希望沈墨蓮能夠看在孫志文喪友的份上,留一點情。

莫軒的話,沈墨蓮也聽到了,她轉過身,向孫志文看去,並緩緩與他的目光對接。看到沈墨蓮這個動作,林皓雪輕輕地鬆了一口氣,她知道,沈墨蓮只有對自己真正看重的人,才會去直視他的眼睛,所以,應該不會說太過分的話吧。

沈墨蓮開口了,她的話讓林皓雪那鬆了半口氣一下子卡住了,輕輕地咽了回去。這哪裡是留情了?

「你以為,明知道是送死,依然撲上去那叫勇?你以為,不顧性命要為朋友報仇那叫義?你以為,拚死要救出自己的團長那叫忠?錯,這叫自私!你要是死了,你可曾想過,你的好友泉下有知會怎麼想?被你救出的團長難道就心裡不會有虧欠?你讓他們情何以堪?你以為他們會感激你,錯,他們會一直背負著愧疚的十字架,永生不得解脫。」沈墨蓮的眼神逐漸凌冽,字字誅心,「即便沒有人阻攔你,但要成就你的忠義勇之名,至少也得能夠殺得了趙天野,救得回你們的團長吧?那個時候你才是真正死得其所,死得有價值。」

沈墨蓮轉開臉,看向正前方,所有人都順著她的視線看去的,那霧蒙蒙的一片處,躺著一個傭兵的兩截身體,和另外一個傭兵的半截手臂,沈墨蓮望著那裡,在別人看不見的角度里,眼底黑如暗夜,幽深難測,卻字字如刀:「可是眼下,只要你向前走十丈,不需要別人做什麼,你的身體就會裂開,可能是兩截,可能是三塊,可能是四片,你會死的徹徹底底,到死,你也見不到趙天野,你見不到你們的團長,你什麼都做不了,就是送死,只是白白送死。你的死,沒有任何意義,這樣,你還要去?你不是蠢貨,是什麼?」

沈墨蓮的話音剛落,孫志文忽然雙手捂臉,跪了下來,原本噙在眼底的淚水傾灑而出,一個這麼高大的青年居然就這樣在眾人的面前嚎啕大哭起來,但沒有任何一個笑他,大家都理解他的心情。岩河是他最好的朋友,在這個傭兵團中一直相互扶持,岩河之死,他痛不欲生,但,是一腔仇恨支持著他。而現在,沈墨蓮的話如同一把冰刃,切斷了他沸騰的熱血,也切斷了他報仇的希望。他的心在這一瞬間心灰意冷下來了。

「那要我怎麼辦?我殺不了他,報不了仇,我什麼都做不了?我不但是個蠢貨,還是個廢物1

身邊有傭兵立刻扶住了跪倒在地的他,憤怒地瞪沈墨蓮。

沈墨蓮冷冷瞥了一眼失聲痛哭的孫志文,沒有多說什麼,把視線掉向了遠處,那裡,依然是霧蒙蒙地一片,什麼也看不到,但是她卻似在很認真的看。她的背影看上去,有些孤冷,但更多的是濃郁道化不開,令人窒息的悲傷,她的身上,有太多太多重悲傷,壓得在場的人,都感到心裡難受極了,一種沉重到無法宣洩的悲傷。

半晌,她的聲音低低的,好像在輕聲自語般:

「你只是這不算什麼,只是失去了一個最要好的朋友,你只是暫時報不了仇而已。」

聽到她的話,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著她,就連孫志文也停止了哭泣,看向她。

又聽見沈墨蓮緩緩說,憂傷的氣氛在空氣中緩緩飄散,越來越濃稠:「而我,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我的族人……,所有人,都死光了,他們一個個都是死在我的面前,死之前受的苦比岩河要痛苦百倍,看著他們那麼絕望,我卻連殺了他們,給他們一個痛快就都做不到,我必須在他們的鮮血和痛苦中苦苦躲藏。因為,我必須要活著,因為,是他們拼盡一切才掩護了我。我的仇人……,強大到你們無法想象。我甚至不知道,此生有沒有機會報仇,我失去了所有的親人,還有……朋友,我卻必須活著,你以為,死就是勇敢嗎?活下去,才是真真的勇敢。」

沈墨蓮的話說完了,氣氛是觸目驚心的靜,膽戰心驚的肅然。所有人都呆住了,就連孫志文也停止了哭泣。是啊,和他背負的絕望的血海深仇相比,自己的這點難過又算得上什麼呢?

林皓雪從來不知道,一個人的背影居然可以這麼悲傷,這麼沉重,奇異的也能夠對這樣的難過感同身受。她抬頭看看霧蒙蒙的天,然後,輕輕走過去,站在沈墨蓮的身邊,拉住她的手,只是拉住她的手,什麼話也沒有說。似乎想要將自己的能量傳給她。許是林皓雪的這個動作,沈墨蓮的身上那種濃郁的憂傷漸漸停止了匯聚。

半晌,林皓雪緩緩將握住沈墨蓮的手緩緩放平,讓其一點一點地攤開,然後,很緩慢,很認真地在掌心寫了一個字:

我。

沈墨蓮清晰的感受到這個字的每一筆每一劃,那是溫柔而堅定的守護,是同仇敵愾的決心,林皓雪已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她似乎還能感受到掌心的那股溫柔。

抬眼,看見林皓雪眼神專註的看向她,眼底寫滿的是和她的友情,那是理解,是懂得,是包容,是攜手並肩的決心,是敢與天爭的勇氣。

是啊,我還有你,我並不是孤身一人在這個世界上,我並不是獨自一人去面對那些人難以抵禦的敵人。我還怕什麼?

沈墨蓮忽然笑了,回握住林皓雪的手,這一笑,彷彿是百花齊開在沉鬱的血魔谷,有點意外,但更多的與惡劣環境相抗爭的勇敢和自信,那些悲傷的氣氛一掃而空,「是啊,還有你。」

「當然。」林皓雪也笑,笑容異常明媚,似寒冬吹來的一股春風,是理解,是溫柔,是包容,是陪伴,她是早說過要陪沈墨蓮去面對那令人驚恐的敵人。君子一諾,她必當守諾,況且,沈墨蓮是她在這個世界唯一一個真正的朋友。

朋友,就是守護,是陪伴,是支持,是同舟共濟,是攜手並進,是信任,是永不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