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六十五章 兩種辦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 兩種辦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皓雪的眼睛無意中經過那些暴雪傭兵團的傭兵們,入目的是一個個呆若木雞的樣子,半張著嘴,神色迷離,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的呆愣狀,她忽然收了笑容,眼神一凜。

這些人是被林皓雪和沈墨蓮微笑的樣子給驚艷到了,雖然剛開始見到林皓雪和沈墨蓮的時候,就知道他們長得比一般人要漂亮。但從沒有想到他們相視而笑的樣子會美得如此驚心動魄,比陽光更耀眼,比明月更皎潔。此刻看到林皓雪冷下來的眸子,都忽然打了一個寒顫,低下頭,鄙視自己居然在這樣的時候失態。

林皓雪收了笑容,重新面對沈墨蓮,輕輕巧巧地移開話題,「那,你一定知道怎麼破解空間裂縫,對嗎?」

「對,我知道,而且還不止一種。」幾乎是和林皓雪同時,沈墨蓮就發現了其他的人的呆愣的神情,立時收了笑容,神情肅然。

那些原本因為林皓雪兩人的失神的傭兵們正羞慚地低著頭,不敢看她們兩。現在一聽到沈墨蓮的這句話,立刻忘記了剛才的慚愧,齊刷刷地抬起頭,都看向說話的沈墨蓮,眼睛都亮晶晶的,充溢著希望的火焰。

「都是些什麼法子?」

「辦法有兩種,」沈墨蓮說的比較慢,頓了頓,目光緩緩地從這些滿懷希望的人臉上輕輕劃過,眼底似有幾分譏誚,接著道,「第一種,是藉助傳送玉牌傳送進內部,全然避開這一處的空間碎片,但是這種東西么……」

沈墨蓮故意停了下來,言語中有著無限的未盡之意,見沈墨蓮的目光掃過,那些原本滿懷希望的人紛紛低下頭去,無人言語。傳送玉牌,那是什麼東西?他們就是連聽都沒聽過,又怎麼可能擁有這種東西?

「那麼,第二種辦法又是什麼?」林皓雪很好心地再問道,讓那些傭兵們不至於將低垂的腦袋給直接鑽進泥土中去。

「第二種,我也只是聽說而已,至於能不能起作用,這就要看你們了。」沈墨蓮說,將從那些人身上的視線收回來,漫不經心地瞥了莫軒一眼,然後,又看向眼前的林皓雪。

「我們?」看到沈墨蓮的眼神,林皓雪立刻明白,「你所說的這第二種辦法,莫非是跟咒師有關?」

「也可以這麼說,」沈墨蓮沒有否認,接著說,「空間碎片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它的無影無形,我們看不到,聽不出,不知道它在哪裡,往往感覺到它的時候,就是我們殞命之時。而第二種辦法就是提前預知它的所在,破解了它的無影無形這一致命點。」

「用意念感知?」

「對,就是意念感知,意念之力和空間碎片有同樣的特點,也是無影無形卻又無處不在。你們用意念去感知,去探測哪裡有空間碎片,從而從容避開這些空間碎片,這樣就可輕易通過。而一般人是不可能有如此強的意念之力,除非咒師,眼下,在場的咒師就只有你們兩個。所以說與咒師有關並沒有錯。只不過,你們也只是有可能而已。至於能否真正感知到,就要看你們的意念之力夠不夠強大,夠不夠霸道了。」

「意念之力嗎?」林皓雪喃喃低語,忽然閉上雙眼,進入短暫的冥想過後,忽而將自己的意念之力向四周散開,感知這四面八方是否真的有障礙物的存在。

然而,開始卻什麼也沒有感知到,想到可能是意念之力太過於分散了,林皓雪微微停頓,收起其他三面的意念之力,而後全力向正前方的地方排山倒海而去。這次卻很快感覺到正前方的那一片空間中,有一道道透明物體碎片,那看起來像是一片片碎掉的玻璃,看著透明而又鋒利。在她的感知中,雖然不甚密集,但卻像有生命一般,正在不斷遊走著。

等待林皓雪終於睜開眼睛,在一旁旁邊緊緊盯著她一舉一動的人立刻問道:

「如何,能感知到嗎?」

「嗯,可以,」林皓雪點點頭,給在旁邊的人解釋,「那是薄薄的一層透明物體,像是破碎的琉璃碎片,並不密集,想要避開,本來應是不難的,但現在的問題是,這些空間碎片,它們在不斷地游移,而且沒有規律可循。要是我自己一個人走過去還是很容易的,但要是帶人的話,恐怕做不到。」

「居然是這樣。」旁邊那些焦急等待的傭兵們原本是滿懷希望的看著林皓雪,現在都是一臉的失望和沮喪。

「我早就料到了,不管是哪一種辦法,能夠進去的人都是極少的,你們大部分的人還是要留下。」沈墨蓮一點也不意外這個結果,不咸不淡地說道,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話已經引來了一片白眼,或者說,即便知道,那又如何呢?她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

說話間,感知中的莫軒哥睜開了緊閉的眼睛。

那些原本沮喪的傭兵們終於看到莫軒也睜開眼睛,立刻滿懷希望地上前詢問:

「少主,怎麼樣?怎麼樣?空間碎片真的在移動嗎?速度很快嗎?」

「我不知道。」莫軒苦笑著搖搖頭,有幾分沮喪,側頭看了看林皓雪恬淡的表情,不知想起了什麼,神情有些許黯然。

「不知道?怎麼可能?少主你可是咒師啊,是我們傭兵中的天才,難道還比不上……?」那名傭兵不忿的看了林皓雪一眼,怎麼也無法接受自己的少主居然就這樣被別人給比下去這個事實。他是暴雪中最年輕的傭兵,入傭兵這個行業比較晚,一直頗得莫軒的照顧,因而是莫軒的鐵杆粉絲。

「嗯,我確實什麼也感覺不到。」莫軒皺眉重複了一句,似乎不願意再多說什麼。

「沒關係,應該是少主的意念還沒有恢復吧?」身旁另有一個人安慰道,也不知道在安慰那個青年傭兵,還是莫軒,抑或是他自己。

「也對,一定是少主沒有恢復。」那位年輕的傭兵煞有介事的點點頭,心情終於好了一些。

莫軒沒有說話,沒有解釋,更沒有告訴被人,自己的意念不但恢復到巔峰,而且還在不斷的增長之中,即便如此,卻也只是……,那麼,她呢,意念該有多強?

「那怎麼辦?難道只有薛公子一個人能夠進入血魔谷深處?」冉叔明顯有些焦躁,從沈墨蓮提出空間碎片的時候,他就再也不是隊伍中最見多識廣之人了。

「那倒也不是,」沈墨蓮緩緩說道,「我可以和她一起進入。」

「你也是咒師?」冉叔看向沈墨蓮,眼底充滿了疑問,但很快淡然,要是沈墨蓮告訴他她是咒師,他會相信的。到了這個時候,他早就明白眼前這兩個少年很不簡單,來歷非凡。

「我雖然不是咒師,但我卻有傳送玉牌。」沈墨蓮的話讓這些人想起了她所說的第一個辦法,都默然了,是啊,傳送玉牌,他們沒有,不代表她也沒有。

「你有?」林皓雪看向沈墨蓮,用眼神無聲地詢問,你的傳送玉牌不是無法定位嗎?她可是沒有忘記當初落進血魔谷中的時候,自己被摔得有多狼狽,想起那一幕,還覺得屁股還生疼呢。

「我的傳送玉牌的確無法定位,但傳送玉牌中卻有一種靈犀牌,兩人各持一塊,只要距離不是太遠,都可以根據主人的心意傳送到對方的那裡去。

「你的意思是,我先進去,然後,再傳消息給你,你就可以進來?」

「正是此意。」

「也好,那我先進了。」林皓雪點點頭,起身就要離開。

「等等,」這時候,莫軒忽然開口阻攔了就要出發的林皓雪。

「怎麼?」林皓雪回頭,不說話,只是定定看向他,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莫軒上前幾步,在林皓雪對面的兩米處站定,這才再次道,「我和你一起進。」

「少主,你不是感覺空間碎片嗎?」冉叔下意識地勸導他,「這樣可是很危險的,要是躲不過空間碎片,你就會粉身碎骨的。」

「雖然我是無法感知空間碎片,但是我是咒師,咒師的意念是可以互通的,我和薛公子拉著手,就能夠意念互通,也能夠從薛公子的意念中感知到這些空間碎片,自然也能夠避開,所以不會有危險。」莫軒說的坦然無比,神情在自然不過,但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心在砰砰跳的厲害。別人不知道,但他一直都知道,眼前這個薛公子是女孩子,即便她現在用了置換靈器。

「是這樣嗎?」我怎麼不知道拉著手,咒師的意念就可以互通了?林皓雪眉頭挑了挑,看著眼前特別認真特別真誠特別坦然的莫軒,隱隱嗅到了詭計的味道,忽然覺得這個莫軒似乎不是那麼純善了。

「當然。」莫軒無比肯定。

「好1林皓雪忽然抿唇一笑,爽快無比地答應了,接過沈墨蓮遞過來的淺白的小小的玉牌,任由莫軒拉住自己纖細的小手,大步向血魔谷的深處走去。

林皓雪古怪身形刁鑽,但幸好眾人擔心的身體碎裂的情況並沒有出現,這些人都放下了提起的心。莫軒亦步亦趨地跟著林皓雪的步伐,兩人很快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之中了,不知道為什麼,暴雪的人怎麼看林皓雪都是洒脫自然,風度自然,而自家的少主怎麼看都是東倒西歪、狼狽不堪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