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六十六章 血魔谷深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 血魔谷深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在血魔谷的最深處,那裡的土地顏色同樣是褐色,有很多碧綠的植被生長於此,與外圍的驚悚的暗褐色形成鮮明的對比。在這裡,有一個巨大的石洞,石洞高達三丈,寬約兩丈,在石洞的前方有一道天然形成的凸出來的石壁屏障,將石洞漸漸隱藏在其後面。而在石洞的旁邊,樹木異常茂密,更是加深了石洞的神秘感。

此刻,在那個凸起的石壁之前,站著兩個人;

一個身著灰袍,寬大的灰袍將其面容甚至身形都隱藏的嚴嚴實實的。

另外一個,則是有著棕色短髮的中年男人,眼中帶著猩紅之色,眉間有很深的川字印記,還有一個深深的刺傷痕。

如果莫軒看到這個人,恐怕立刻回拔刀相向,因為這個人,正是林皓雪最痛恨的,也是虐待岩河之死的罪魁禍首,趙天野。

「她真的會來嗎?」那個灰袍人聲音沙啞,雌雄難辨,隱隱透著一股陰戾。

「大人放心,據我對她的了解,她一定會來的。」在這個神秘的灰衣人的面前,趙天野是一副低頭哈腰的模樣,態度出奇地謙卑,跟一般人所認識的那個跋扈殘忍的趙天野判若兩人。

「你這麼肯定?嗯?」最後一個嗯字微微上揚。

「那是自然的,大人,」趙天野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抬手擦了一下額頭沁出的冷汗,回到道,「自從知道大人對她很感興趣之後,我花了不少的時間對她進行調查,這個林皓雪別的沒有,就是正義感很強,當初從她對吳士博的態度就可見一斑。現在岩河如此凄慘地死在她的面前,她一定會來找我報仇的。」

「你是說,吳士博是死於她的手中?」

「是的,大人,這個泰興城的人都知道。」

「如此越來越有意思了,」那個灰衣人點點頭,好似追憶什麼,「正義感嗎?果然是她的性子。」

「只不過大人,」趙天野忍了又忍,終於忍不住好奇心,還是開口詢問,「這個林皓雪曾經是一個玄脈都無法覺醒的廢物,現在玄脈雖然也覺醒了,但是並不怎麼出奇,大人為什麼對她這麼感興趣?」

「上次,感受到那股氣息,我就知道,這是她,她終於回來了。」

「她?她是誰?」

「不該問的就不要多問。記住,我要她身上出現的變化不會傳揚出去半個字。」灰衣人在說這話的時候,語氣隱隱帶著戾氣。

「是,是。」趙天野立刻連聲應是,不敢再多說什麼了。

灰衣人抬頭看向遠方,血魔谷入口的地方,用地到任何人都聽不到的聲音自語道,「一萬年了,你終於回來了。你到底能不能如當初所言,救出他呢?無論如何,我都等著。」

回過頭的時候看到趙天野還在那裡站著,灰衣人有些許不悅,吩咐道,「你先下去,等他們走過那片破碎空間,就將他們帶來吧。」

「是。」趙天野恭恭敬敬地應了聲是,低著頭後退了好遠,這才回身,雖然灰衣人沒有回頭,但是趙天野半點不敢放鬆。這個灰衣人的對人要求嚴苛,他是深有體會的,萬萬不敢惹起不悅。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沈墨蓮手中的那塊玉牌微微亮了,沈墨蓮站直了身體,打算要做什麼,而後想了想,忽然轉過頭,看向背後的暴雪傭兵團的人,指了指還在僵直站立的孫志文,道:「你先站過來,跟我一起進去吧。」

「真的!謝謝。」孫志文顯然沒有想到沈墨蓮會這麼做,抬起的眼眸中有幾分隱隱的意外,而後很快走過去,在沈墨蓮的身邊站定,什麼也不多說了。

就見沈墨蓮微微低頭,掌心一用力,一道光亮從她的掌心那塊玉牌上逸散而出,很快形成一個巨大的光罩,將她自己和孫志文都籠罩在其中,電光一閃,那光罩彷彿流星一般,很快從眾人的面前消失了。

留在原地的暴雪傭兵團的人一個個瞪大眼睛,覺得這個沈墨蓮很不一般。

在另一頭,剛剛穿過那些空間碎片的林皓雪微微定神,發現前邊的路明顯有了生機,甚至有幾個零零落落的樹木。她開始探查周圍的空間,絲毫不理會坐下休息的莫軒,發現再也沒有什麼空間碎片的威脅,便將沈墨蓮交給自己的東西握在掌心,意念集中,傳遞出準確的信息。

很快,空間一陣蕩漾,沈墨蓮連同孫志文一同出現在她的面前,。

出現在空間裂縫內部,處於謹慎,沈墨蓮立刻向眼前的林皓雪和莫軒看不,這一看,突然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與沈墨蓮同時進來的聽見沈墨蓮的笑聲,也下意識地向前砍去,這一看,頓時風中凌亂了。

眼前,自家的少主正斜坐在一塊凸起的石面上,發冠歪斜,頭髮有些凌亂,雪白的衣服上還有一些細小的口子,正在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那模樣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反觀林皓雪,卻是一副神情自若,揮灑自如的模樣。

顯而易見,自家的少主被人惡整了。那個始作俑者一派坦然,一點點慚愧之色也沒有。孫志文有點不悅,哼,整了自家的少主,居然還能有如此沒有悔改之意,可惡。

觀少主的神情,非但沒有不悅,反而好似樂在其中,孫志文一下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感情自己的少主喜歡找虐啊,自己的關心不平似乎不是那麼必要,但這話他也只敢在心底偷偷想想,死活不敢說出來的。

莫軒看到沈墨蓮的恥笑,也不以為意,只是見到孫志文出現在這裡時,有一瞬間的驚訝,但什麼也沒有問。也沒有掩飾自己的狼狽相,很大方地任自己的下屬打量。

「看見了嗎?」沈墨蓮笑夠了,終於語重心長的跟身邊一頭霧水的孫志文道,「你可要記住了,這個世界上課不是不是誰的豆腐都能夠吃得起的。」

「吃吃吃,吃豆腐?可薛公子不是男的嗎?」孫志文被嚇得倒退了好幾步,不帶這樣嚇人的好吧?半晌后,想到自家英明神武的團長就只有這一個獨子,即便知道後果嚴重,但想了想,還是懷著英勇就義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勸導,「少主你不能這樣的。」

聞言,原本還是一副大方自若,任君打量的莫軒一張英俊的臉忽然就黑了下來,好像牙齒還在咯咯作響:

「要你管1

「少主,團長大人要是知道了,會很傷心的。」雖然被莫軒的這聲怒吼給下了一條,但為暴雪的未來著想,為了暴雪團不至於後繼無人,孫志文還是苦口婆心地勸自己的少主。

「你給我閉嘴。」

莫軒忽然暴怒到幾乎要跳起來。

「哈哈,哈哈哈……」沈墨蓮見狀,笑的那叫一個開懷啊,越發覺得自己將孫志文帶進來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光是看一向溫文爾雅風度翩翩的的莫軒這個惱羞成怒的樣子,就覺得有趣。

看見沈墨蓮在放肆地大笑,林皓雪也笑,但是唇角的笑意並沒有達到眼底。

忽然林皓雪眼神一眼,身形忽然躍起,如乳燕出巢輕捷無聲又迅疾如風,電光火石間,一柄短刀已經被向前方的一棵樹砍去,毫不留情。

呼啦

衣服擦過樹木的聲音,一道灰影忽然從大樹後面閃出,不進反退,輕而易舉的避開了林皓雪那致命的一刀

與此同時,正大笑著的沈墨蓮瞬間收了笑容,倏忽之間落在了大樹的另一側,掌中亮晶晶的短刀剛剛出鞘,利刃微微前伸,起到好處地在後退灰影的后心處。

然而,此刻灰影拔地而起,避開前後夾擊,而後穩穩地落在另一個方向,正好和林皓雪,沈墨蓮成三角對峙狀。

「嗯。配合不錯,身手不錯1那落定的灰影站定之後,贊了一句。幾人看過去,那是一個棕色短髮的中年男子,眉心有一個刺傷留下的疤痕。眼中不知何故似乎充斥著血絲,他應該很兇厲,此刻是饒有興趣地看著林皓雪和沈墨蓮。

「不錯,你們還真的來到這裡了。」

「你們做了這麼多,不就是想要我們來嗎?」林皓雪一聲冷哼。

「總算不是太笨,知道我們是沖你們來的,」那個灰衣人上前一步,看向林皓雪眼底有著細細的打量,「不然我都懷疑這麼做的必要性。真看不出你們有什麼了不起。」

「既然現在我們已經來了,把莫團長他們放了吧1林皓雪擲地有聲,直覺告訴她,今天會和危險,但她知道這個危險不是眼前的這個人能夠帶給她的。

「很遺憾,我不能這麼做。」一向兇橫霸道的灰衣人此時罕有地彬彬有禮,「如果你們隨我來,自然可以看到他們。」

林皓雪和沈墨蓮對視一眼,正要答應對方。忽然,被一個很慢,很冷的聲音給打斷了,那聲音,像是一柄淬了毒的刀,出了鞘的劍,冰冷而又鋒利,充滿濃濃的恨意。

「你,就是趙天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