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六十八章 危急時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 危急時分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怎麼?你不願意?」灰衣人輕聲道。

「怎麼會?」林皓雪忽然一笑,原本低垂的頭驀然抬起,剎那間雙目直視對方,絲毫沒有閃避,那人的容貌雖然都被嚴嚴實實的灰袍之後,只露出一雙眼睛,那雙眼睛亮得出奇,宛若一朵火花在幽黑的夜空中晃啊晃,忽然如煙花一般炸開,碎屑四散。

意念攻擊?

林皓雪心裡冷笑,看著對方的眼睛,識海中的黑色意念之力銳利如針,與對方的意念攻擊直接碰撞而上。

砰。

原本無形的對峙在一瞬間碰撞而上,無聲,無形,卻也危急萬分。

剎那間,林皓雪覺得自己的識海微微一痛,很快定了定神,看見對方也抬手扶額,也不是很輕鬆。

這一次意念對撞,誰也沒有佔到便宜。

「咦。」那個灰衣人雖然抬手扶額,但眼底卻沒有任何不快,反而笑了,笑的很開懷,「不錯,以你現在的修為,居然能夠與我意念相當,你的意念果然驚人,也不枉我做這麼多引你前來。」

「讓你費心了,」林皓雪看著對面的灰衣人,唇角揚起一抹譏誚的弧度,「真抱歉,讓你失望了,即便你做了這麼多,我還是不能將意念借給你。」

「是嗎?先別這麼早就下定論。」那人也不生氣,又是一笑,抬起手,做了一個古怪的姿勢,然後,屈指一彈。林皓雪全副精神都在那人身上,看的真切,那指尖空無一物,分明什麼都沒有。

然而,隨著這個動作,指尖正前方的那片空間忽然暗了幾分,原來古怪的光線也消失了去,那個方向的空間,忽然泛起了水波般的漣漪,隨著波動,最中心出現了一個漩渦般的小洞,並且那個小洞好像被什麼腐蝕了一般,小小的洞口越拓越寬,越來越廣,到最後,原本綠樹紅花,潺潺流水消失殆盡,呈現出與原來全然不同景象。

那裡全是石塊一般的青灰色,陰冷昏暗,令人感覺到絲絲寒意,四周好像都是冰冷的石塊,而最醒目的,是中間的一個數十丈的巨大圓形石台,上面有紅色黃色等不同顏色的古怪紋絡,而在石台的周圍不同方位,有八根巨大的青石柱子,將石台團團圍祝

林皓雪目光閃了閃,她可以肯定,那是一處祭壇。

而在祭壇之上有數百人,個個昏迷不醒,這些人,有林皓雪認識的莫軒,孫志文,甚至還有趙天野,趙家明。更多人的,林皓雪不認識,但這並不難猜,一定都是暴雪傭兵團和野狼傭兵團中的其他團員了,想必暴雪傭兵團的莫團長應該也在其中。

然而,仔細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還是沒有找到和她失散了的沈墨蓮,林皓雪微微低眸,心裡一動。

「他們,可是你要找的人?」不等林皓雪細想,灰衣人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林皓雪沒有看灰衣人,而是看著前方的祭壇,沒有點頭,卻也沒有搖頭。

這些人,就是她要找的人,是她來此的目標。有她要救的人,譬如莫團長,也有她想殺的人,比如趙天野。但是她什麼也沒有說,即便心裡清楚對方知道一切。

「你看,他們都在那裡呢,是救,還是殺,都在你的一念之間。」灰衣人聲音輕柔,那雌雄難辨的聲音中居然帶著隱隱的蠱惑。

「你把他們怎麼樣了?」林皓雪忽然聲音冷冽,她的意念驚人,自然不會輕易被對方的蠱惑,但是對方的此刻的行為,卻也惹她惱怒。

「沒怎麼樣,只不過覺得他們這段時間奔波太累,讓他們休息一下而已。」灰衣人依舊溫和,好像沒有察覺林皓雪的怒意一般,也將目光投向祭壇之上,眼底閃爍著不明意味的亮光。

「你想把他們怎麼樣?」好久,林皓雪終於將目光轉向對面的這人身上,雖然看不清楚對方的面孔,但是她卻很清楚地看著對方的那雙亮得出奇的眼睛。

「不是我想把他們怎麼樣?是你想把他們怎麼樣,」那人笑意未變,輕輕說道,「你看,他們就在這裡,他們都沒有反抗之力,你想救呢,還是想殺呢,不管怎麼樣都可以的。」

林皓雪微微垂眸,不再看對方那雙亮的驚人的眼睛,也不去看祭壇之上的數百位昏迷的人。她這一垂眸,長長的睫毛掩住了她眼中一閃即逝的厲光,對面的灰衣人雖然一直看著她,卻也只當她在思考。

「當真是救是殺都隨我意?」林皓雪驀然抬頭問道。

「當然,你隨意。」那人坦然一指,雙手籠進袖子中,施施然後退了幾步,做出一個請君自便的姿態。

「如何才能救他們?」

「他們只是昏迷而已,你去喚醒就是?」

「就這麼簡單。」

「如果我說這麼簡單,你相信嗎?」灰衣人笑意依舊。

當然不信!誰不知道喚醒昏迷中的人需要意念之力?說不知道眼前的這個祭壇被做了手腳?誰不知道意念之力傾注在祭壇上的時候會被盡數吸收甚至連根拔起?

然而……

林皓雪沉默了半晌,她看了看眼前的灰衣人,再回頭看了看祭壇上的數百人,終於,還是緩緩閉上了眼睛。

看到林皓雪閉上了眼睛的那一瞬間,灰衣人垂在身側的手,不由自主的攥緊了,但那人立刻發現自己的舉動不合時宜,馬上就鬆開了,鬆開手的時候,卻不由得自嘲起來,自己居然在緊張?是的,自己居然很緊張!

現在,單憑實力,一萬個林皓雪也不會是自己的對手,可是,為什麼還會不安呢?

抬眸看那個已經閉上雙眼運用意念之力的少年,哦,不,少女。自己很清楚這個少女的身份,很清楚她曾經的經歷,如果沒有意外,自己也能夠看得見這個少女的未來。

雖然那個少女現在還是這麼弱,但卻依然讓自己感到驚懼。

那是威壓,那種高高在上的威壓壓了自己近萬年,讓自己驚恐,讓自己不安,也讓自己不甘心,為什麼是她?為什麼不能是自己?近萬年來,自己做夢都想要成為她那樣的人,從知道那一次的變故起,自己自毀修為,在這裡等,一等就是上萬年,終於有了現在這個機會。這個小小的國度中,沒有人知道這個少女的曾經和未來,沒有人知道她的潛力,這就是自己的機會。

一想自己能夠得到這份意念之力,一想到自己未來會成為那高高在上的絕對掌控者,一想到再也不會有人壓制自己,一想到有朝一日那些鄙視的眼光全都化成崇拜,一想到曾經的棄之如敝履全變成仰慕。灰衣人的心顫了顫,覺得未來一片光光明。

忽然,祭壇之上有人動了動,那是一個青年男子,在眾多昏迷不醒的人中間慢慢起身,坐直,逐漸站立,在躺倒一片的祭壇上異常醒目。

成了!見到這一幕,灰衣人心裡一陣狂喜,她居然真的去救那些人了,真蠢,不過,也幸虧她夠蠢,不然,怎麼能夠成全自己呢?灰衣人如此想著,將原本低垂的手輕輕抬起,就要做一些什麼……

忽然,

「慢著。」一聲厲喝,一個黑衣少年在這一瞬間出現,滿臉焦急地看著祭壇之上站立的青年,和祭壇之下雙目緊閉的林皓雪,他微微喘著粗氣,額頭都是沁出的汗珠,雖然不知道他剛才做了什麼,但顯然不輕鬆。這少年,正是男裝的沈墨蓮。

「你終於還是趕來了?」灰衣人看到黑衣少年出現,絲毫不覺得意外,只是將要抬起的手再次低垂了下來。

「你處心積慮,步步為營,就是為了毀了皓雪?」沈墨蓮看著灰衣人,眼底毫無懼色。

「當然,莫非你覺得還有誰值得我這麼做?你么?」灰衣人語氣輕嘲,「雖然對於這個小小凡塵國家來說,你的確來歷不凡,但對於我來說,你的身份還是差了一些。我說的對么?西川沈家的女。」

聞言,沈墨蓮的臉色白了白,對方對自己的身份和來歷很清楚,但是自己卻對對方一無所知,限於絕對的劣勢。雖然如此,但是沈墨蓮看向對方的眼睛沒有絲毫的退讓之意。

「不錯,勇氣可嘉。實力也還湊合,居然能夠從我的空間封鎖之中逃出去,不過很可惜,你還是來晚了。」灰衣人瞥了一眼依舊雙目緊閉的林皓雪,語氣輕快,「她的意念,很快就是我的了。」

「你如此行徑,與邪魔外道何異,居然想要掠奪皓雪的意念,今日,我便殺了你1沈墨蓮沒有看林皓雪,只是緊緊盯著對方,雙目似乎要噴出火,言辭灼灼。

「是嗎?」灰衣人冷笑,輕蔑異常,「想殺我,就憑你?」

沈墨蓮不再說話,而是忽然向前一竄,那個樣子,好像一支剛剛被射出的箭,身形如電如霧,迅捷而又朦朧,剎那間,手中的短刀已然向灰衣人的小腹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