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六十九章 龍鳳雙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 龍鳳雙鳴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哼。」灰衣人一聲冷哼,長袖一甩,衣袖飄飄,立刻就將撲將上來的沈墨蓮給遠遠甩開。

砰,咚。

只聽到兩聲響。沈墨蓮已經被甩出去了。

畢竟實力相差太大,躲閃不及的沈墨蓮,就這麼被重重一甩,甩到數十丈開外,俯的姿勢來不及做什麼護持的動作,肋骨已經被摔斷了兩根,一口鮮血噴出,劇痛難忍,一時再也站不起來了。

俯著的沈墨蓮看著依舊雙目緊閉的林皓雪,和眼前輕描淡寫就將自己的全力一擊給化解了的灰衣人,有些絕望。怎麼辦?要怎麼樣才能救他?剛才那一擊,飽含著她的暗系玄力,暗系有很強的腐蝕性,卻連對方的衣角都沒有碰到。自己還是太弱了么?

「不自量力。」灰衣人冷哼一聲,一甩寬大的衣袖,「沈家傾全族之力就保下了一個你,你不乖乖在暗中躲著,何苦現在跑出來送死。」

沈墨蓮低頭不語,她現在受傷不輕,不想耗費太多的精力,只有保存力量,才有可能尋得轉機。

「原本不想要你的命的,但是你如此不識抬舉,也罷,我現在就解決了你,就讓他們欠我這個情好了啦。」灰衣人道說著,右掌伸出,就要將沈墨蓮斃於掌下。

沈墨蓮雖然傷痛難忍,雖然心神沮喪,但想讓她束手就擒,卻也休想。

嗯?

灰衣人將掌心緩緩對準沈墨蓮的頭顱,就要發力,對於現在的她而言你,遙遙之間取一人性命,是一件極其容易的事。然而,在動手一剎那間,忽然感到一股從背而來的襲擊,那一擊,分明是要禁錮自己靈力,這怎麼可以?

身體下意識的向一旁偏了一偏,這樣一做,手下的動作卻也停滯了那麼一剎那,這一剎那的正好給了沈墨蓮躲避的機會,沈墨蓮忍著劇痛,身體一滾,滾向了斜右方,堪堪避開了對方的致命一擊。

「什麼人?」灰衣人厲喝,一時想不明白還有什麼人能夠在這個時候偷襲自己,立刻回頭看向林皓雪。

林皓雪依舊雙目緊閉,面對著祭壇閉目,額頭沁出了細密的汗珠,看樣子,似乎在和什麼無形的東西抗爭。她的意念應該已經被纏住了,那麼剛才那一擊應該不是她,那會是誰呢?自己感覺很清楚,那分明是咒師才能有的攻擊之力。

咒師?莫非還有人?

灰衣人轉頭向台上看去,果然,祭壇之上那個已經站起身來的青年此刻正看著自己,目光炯炯有神,沒錯,那就意念力超過常人的咒師才有的目光,那青年,正是剛剛被喚醒的莫軒。

「這可越來越有意思了啊?」望著台上的青年,灰衣人那被遮住的嘴角揚起一個無人看見的弧度,沒想到這個小小的南嶼,這個小小的烏桓帝國,除了她之外,還會出現這樣的人。

也罷,先滅了你再說吧。任你再如何勇敢,畢竟只是一個小小的咒師,雖然讓人意外,但是,對我而言,想要殺你卻也如碾死螞蟻一般輕而易舉。

在看見站立的青年的剎那間,灰衣人揚起手來,一股並非意念,卻也根本看不見的力道,在空中凝成一隻大手,徐徐靠近祭壇之上的莫軒咽喉,只要輕輕一用力,就可以將對方喉嚨捏碎,令其死的徹徹底底。

驀然,灰衣人的臉色一變,來不及控制那隻無形大手,而是啪一聲,一掌重重向後甩去,將偷襲者給拍飛出去。

就在剛才的一瞬間,一陣風聲從背後急速而至,隱隱帶著輕吟聲,從背後襲擊而來。也是偷襲,可是這次居然是致命的威脅,是他今天第一次感受到的致命的威脅。

回過頭,果然看到林皓雪,正在對她揚唇一笑,眼神中有幾分狡黠,幾分得意,忽然呆了一呆。

此刻林皓雪雖然依舊是男子的裝扮,雖然甩出去落地的那個姿勢很不雅,但是,不知何故,眉心之間卻忽然多出了一顆殷紅的圖案,襯托的她本就漂亮精緻的小臉更加嬌艷絕美,那雙眼如海水般清亮透徹,長長的睫毛翹起,如扇子一般忽閃忽閃,瓊鼻小巧秀美,紅唇微微翹起,初初發育的身材已經有了幾分曲線,任何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女子。

而在她的身後,有一個巨大的黑龍虛影,很大,幾乎將嬌小的林皓雪給遮擋的嚴嚴實實,那虛影的五爪和鬍鬚有淺淺的金色,使得這個虛影多了幾分真實感。剛才感受到的那股危險,並不是來自林皓雪,而是來自她身後的黑龍虛影。

「你果然是假裝受制。」灰衣人冷笑道。

「你以為,我會在明知道有詐的情況下還會如此不設防嗎?」林皓雪學著灰衣人的冷笑,身形一滑,站在另一角,與沈墨蓮莫軒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勢,將灰衣人圍困在中間。

「很好1灰衣人言語中帶著淡淡的怒意,並不理會圍困他的沈墨蓮和莫軒,而是死死看向林皓雪,「這才是你!如果你讓我不費任何功夫就成功,我反倒會很失望。」

「那麼就如你所願吧,相信我,接下來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林皓雪言辭之間毫不退讓。

說話期間,林皓雪輕輕看向莫軒,莫軒立刻會意,自從林皓雪將他從迷霧谷中救回之後,他很奇異的,能夠感知到林皓雪的意思。他不動聲色,雙手在別人看不見的角度中微微翻動,做著一般人看不懂的手櫻

林皓雪收起自己剛剛偷襲用的白柄短劍,反而拿出一把長約四尺的闊劍,高高舉起,最強的光系玄力盡數都附著於其上,雙手舉劍,一個助跑,居然就這麼簡單粗暴直接向灰衣人迎面砍來,不避不讓不躲不閃,全然不顧一切。

面對這樣的林皓雪,灰衣人原來的漫不經心也收了回去,多了幾分認真,從召喚出黑色巨龍時,林皓雪的速度和攻擊力提升了何止百倍,他不能不認真面對。

「啷,砰。」

兩聲巨響。

第一聲好似鋼鐵相撞,是林皓雪的闊劍和灰衣人的手相撞的聲音,灰衣人的身體居然堅硬如鐵。

第二聲是林皓雪被震飛出去落地的聲音。

林皓雪只覺得雙臂發麻,奇異地沒有受到什麼內傷,想來應該是黑龍巨影護持的結果,驚喜的是,光系玄力在這一撞之下,突破了大玄師,成為玄宗。

抬手一看,手中的闊劍已經被震成一段廢鐵,沒有劍的樣子,便順手一扔。揉揉酸痛的手臂,一骨碌爬起身來,林皓雪又拿出另一件武器,這次是一把斧子,加持了火系玄力,她高高舉起斧子,再次向灰衣人迎頭痛擊,毫不留情,既不給對方留情,也不給自己留情。

灰衣人抬抬眼,然後繼續抬手。

「啷,砰」

又是兩聲巨響。

毫不意外地,林皓雪再一次被整了出去,這次武器斧子也廢了,她依然沒有受傷。想都沒有想,林皓雪一咕嚕爬起身來,很隨意地摸出一把武器,這次是一柄大砍刀,向灰衣人迎面砍去。

「啷,砰」

……

如此,周而復始,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次,林皓雪空間靈器中的武器已經幾乎耗盡了。林皓雪的雙臂都快要廢了,但除了金木雙系之外,其他的玄力都突破了,這一點收穫,讓林皓雪的精神出奇的好,這次她拿出一柄短棍,正要再次爬起來砸向灰衣人的時候,停了下來。

她看到,對面的灰衣人忽然被一道道光束給團團罩住,那一道道光束團團飛舞,不斷旋轉,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咒陣。

是莫軒出手了。他的咒陣已在此刻凝結成功。

林皓雪心裡一松,手中的鐵棍也漸漸送了下來,她知道莫軒的咒師比自己級別要高不少,禁錮應該也比自己強一些,應該能夠爭取一點喘息的時間。

嘩啦,無數的咒印片片飛散開來,莫軒準備了好久的一擊就這麼被分解的零零碎碎。咒印中間,灰衣人袖手而立:

「就憑這點能耐,想要困住我?不自量力1

莫軒的咒陣被打散,臉色慘白,身體晃了幾晃,終於倒在祭壇上,這次昏迷了個徹徹底底。

「不自量力嗎?你倒是再試試看。」灰衣人的話音剛落,卻聽見身後傳來了一聲譏諷。

回身,灰衣人的瞳孔不由地縮了縮,眼底意味難明。

原來是沈墨蓮已經站起身來,她的傷勢全然好了,她秀美的臉上是嘲諷和倔強,雙眸晶亮。真正讓黑衣人感慨的是,在沈墨蓮身後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居然多出來一個巨鳥的虛影,巨鳥身形優美,雙目銳利,模樣很高傲,身上散發出來的驚人氣勢,居然和林皓雪身後的黑龍虛影一模一樣。這個巨鳥,灰衣人很熟悉,就是他苦苦尋找的卻與他失之交臂的九天滅靈鳳。

巨鳳虛影之上,隱隱有著鳥鳴之聲,和林皓雪身後的龍吟遙相呼應,居然使得雙方的力量和威壓都在緩緩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