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七十一章 舊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舊識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是啊,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人呢?

即便是一直見過此人的灰衣人也忍不住第N次如此感嘆了。

少年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灰衣人,並沒有說什麼,而是轉身輕輕蹲在林皓雪的身側,美麗的眉毛微微皺起,看向已經昏迷過去的林皓雪,眼神分外柔和。半晌,他輕嘆一聲,抬手去輕撫那張有點雪白的少女的臉,眼底居然是難於言說的疼痛與傷感,喃喃道:

「我很高興,這一世,我們終於重逢了,可是,你怎麼會這麼弱了呢,就一個如此微不足道的人,都能夠傷害到你?」

他想起了初見的時候,她一襲紅衣,如仙子下凡,彈指之間,就讓那成千成萬追殺他的人失去了戰鬥力,就下了奄奄一息的他,那些人的能力他很清楚,其中任何一個人出現,都是他拼盡全力也難以抵擋的存在。卻都敗在她的揮手之間。他最絕望的時候,她救了他,給他溫暖,他怎麼能夠不敬慕她,不對她動心?也是從那一刻起,他愛上了紅衣。

所以,從她離開的那一刻,她就拋下所有牽絆,在她最後待過的地方苦苦等待,等待有朝一日,她的歸來。漫長的等待是最磨人的,有時候,他的思緒混亂,都快要忘記自己是誰,但卻一直記著她,記著她的名字,她的樣子,她的笑顏,她的話語。如今,近萬年過去了,幸好,她回來了。

只是為了在這一生,他要成為最先遇到她的那個人,如果先遇到她,那她會不會將自己放在心上呢?

少年臉上有欣喜和心酸複雜地交融著的情感,撫上少女臉龐的手輕柔而溫暖,又帶著幾許無法言說的虔誠,好像她是自己最心愛的珍寶,又好像那是自己最虔誠相待卻又可望不可即的神。

就在少年的手和林皓雪的臉相觸片刻,少年腕間有一個紅色的東西忽然竄出來,居然是一條紅色的小蛇,小蛇身上有很多的繁複的紋路,一看就知道它不凡,它原本是兇狠地正在吐著芯子,但是在感受到林皓雪的氣息的時候,一下子溫順下來,雙目同那少年一樣亮的出奇,居然帶著人性化的迷茫和眷戀。

輕輕嗅著林皓雪的氣息,嗅著嗅著,忽然掙脫少年的手腕,向林皓雪手掌竄去,轉瞬間,從林皓雪的掌心沒入體內,消失不見了。

紅衣少年看著這一幕,並未阻止,也不覺得遺憾,反而輕輕一笑,有幾分釋然,只是那笑容怎麼看怎麼清涼傷感。

「你果然來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1原本站著一直看著紅衣少年的灰衣人靜靜看著少年的動作,現在突然開口。

「哦,」紅衣少年輕輕哦了一聲,無限眷戀的離開了在林皓雪身上停留的視線,回過頭,第一次正視對面的灰衣人,「你知道我會來?」

「我當然知道,」灰衣人的聲音居然多出而來幾分苦澀,「她回來了,就連我都知道,你還能不知道?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要陪她玩這麼久?」

「哼,」紅衣少年一甩衣袖,臉色多了幾分寒意,聲音也是說不出的冷冽,「上次魔獸森林中,我就知道那人是你,你想要做什麼我不管,但是,不曾想你膽大妄為,居然想要傷害她1

「哈哈哈……」灰衣人忽然放聲大笑,笑著笑著,那一層被她刻意遮掩的面孔暴露了出來,是一個與少年年紀相當的年輕女子,論起容色比紅衣少年稍遜幾分,但也足夠美麗,灰衣少女狂笑之下的聲音有幾分尖厲,「傷害她?傷害她?有你在,我傷的了她么?」

「無論如何,有傷他之心,其心當誅1

少年的臉色沒有半分溫度,簡單的幾句話卻讓對面的灰衣少女身形晃了幾晃,站直了身體,不可置信的看著紅衣少年:「其心當誅?其心當誅!這麼說,你今日要殺我?」

紅衣少年的神色變了變,依舊臉色冷凝,出言如刀:「任何想要傷害她的人都該死1

「哈哈哈……」又是一陣大笑,灰衣女子這次大笑中多了幾分悲愴,她將眼淚都笑出來了,「果然如此,你為了她,要殺我!可笑我一再期待。可她呢,她現在不認識你,她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誰1

「那不重要,」紅衣少年臉色不斷變換,好像在說服對方也好像在說服自己,「她知不知道我是誰沒有關係,我知道她是誰就好,我發過誓要保護她的。」

「那麼我呢?」灰衣女子的聲音忽然變了,變得輕輕的,柔柔的,還有些許傷感,「你承諾過要保護的我呢?如今,為了她,你居然要殺你曾經承諾過要保護的人,你怎會如此言而無信,出爾反爾呢,我的師兄1

「你?還是我的師妹么?」紅衣少年的神情也出現而來幾分罕見的痛楚,「你嫉妒她,嫉妒到全然忘記自己的救命之恩,嫉妒到願意進入暗夜閣,與魔鬼為伍,與天下所有的修鍊者為敵。如此忘恩負義,不仁不義,你已經不再是我當初的那個小師妹了。」

「那又如何?」灰衣女子美麗的臉上多了幾分戾氣,「是他們該死!你忘了,當初就是他們,這些所謂的正道人士成千上萬地圍堵你,就是他們斷言只有你死了才能讓成千上萬之人免於死難。如果不是因為這樣,你怎麼會對從天而降救出你的她如此死心塌地?我恨他們,他們就是該死1

紅衣少年看著眼前女子,心情複雜。

曾經,自己因為身懷煞氣,被稱為宗派中的掃把星,魔鬼。那時候,是她一直陪著他度過那些難熬的日子,他感激她,也心疼這個一直護著自己的小師妹。可是後來,她變了,因為嫉妒之心,便將靈魂出賣給真正的魔鬼,她自己也成為一個魔鬼,她已經不再是他心中的那個小師妹了。

再看了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林皓雪,這是他發誓要守護的人,雖然她心裡沒有他,但是她卻是他的神,他依然記著在絕望中是那個從天而降,與萬人為敵,救他水火中的絕美女子,至今她的話還響在耳邊:

「憑什麼說他的死能拯救成千上萬的人,他就應該死?在我看來,他一個人的生命,和你們眼中那成千上萬人的生命是等價的,所以,他,我救定了1

是啊,那樣一個風華絕代,洒脫不羈,心底良善卻又強大如斯的女人,他怎麼能夠忘記呢?

於是,他神色恢復了平靜,言語卻異常堅定:

「我可以不殺你,但我也不會放過你,我也不會給你將她回來的消息傳揚出去的機會。」

「呵呵,真不愧是我的師兄,居然這麼了解我,你怎麼就知道我原本就這麼打算的,」灰衣女子笑意中帶著冷意,「既然殺不了她,我就將這個消息傳揚出去,在那麼多強大的敵人的圍住堵截下,你以為她能夠平平安安地強大起來嗎?」

「你敢?」少年聞言忽然急怒,眉宇之間隱隱有了黑氣波動,她現在還沒有成長起來,要是被那些人知道,那後果……,不行,絕對不可以傳揚出去。

「你可以試試看我敢不敢。」少女冷笑,她見到了紅衣少年眉宇間的黑氣,眼底隱隱的不舍被很快斂去。

「那麼,我會拚命阻攔你,萬不得已,只有殺了你來守護她。」少年神色忽然平靜下來,在這一瞬間有了篤定的踏實感。

「你能殺得了我嗎?你的煞氣快要發作了吧?」灰衣少女斂盡眼底的悲傷,神情倔強,她有對少年底細的洞察,但這種洞察非但沒有令她得意,反而更是多了幾分悲哀。

「你到底想要如何?」少年眉宇間的黑氣似乎越來越重了,他感覺自己快要壓抑不住自己體內的暴戾之氣了。

「要想殺了我,那你就來吧。」灰衣少女臉色決絕,忽然飛奔而去,身形出奇的快,留下的的聲音在這個山谷回蕩,「你要是追的太慢了,我就把她回來的消息傳遍整個大陸,她就再也沒有平安成長的機會了。」

紅衣少年看了看飛奔而去的少女,微微蹙眉,有片刻的猶豫,再回頭看了看依舊昏迷不醒的林皓雪,心頭顫了顫,忽然做出了決定,無論如何,我要讓你平安成長到足夠強大,強大到足夠保護自己,我不要讓你遭受最強大人的全力絞殺,那麼,就讓你晚一點認識我吧!

來不及再多做什麼,紅衣少年身形一晃,立刻前去追那個灰衣少女。這一前一後,一灰一紅兩道身影消失在血魔谷的深處,那個神秘莫測的魔雲洞,到現在為止,也算徹底消失無蹤了。

血魔谷深處,魔雲洞廢墟處,林皓雪的身體顫了顫,忽然湧出一股神奇的紅色光芒,這光芒亮了有一刻鐘,這才緩緩消失,而後,林皓雪的身體平靜了下來,依舊一動不動,似乎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