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七十四章 炫的蘇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炫的蘇醒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咦,你醒了?」那個童音再次響起。

然後,林皓雪只覺得有一股暖風柔柔地吹過自己的眼睛,好像是有人在眼睛之上輕輕一抹,終於能夠睜開眼睛了。

睜開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紅色短髮的男孩子,沒錯,真的是個孩子,看起來似乎比自己還要小那麼兩三歲,那個孩子一頭金紅色的短髮,似紅似金,很罕見的顏色,林皓雪覺得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顏色。

那孩子衣服也是紅色的,很短小幹練,白皙的雙臂和小腿都裸露在外,他的眼睛很大,亮亮的,瞳仁是同頭髮一樣的金紅色,是一個模樣很精緻的小正太。他抱著一個比自己高兩倍紅色長槍,槍上有著不同尋常的玄力波動。

雖然眼前的這個小孩很漂亮,雖然眼前他也是一團紅,但是林皓雪卻可以確定,他,不是自己的昏迷之際看到的那個紅衣少年,她記得很清楚,那個少年有驚人的美,和眼前的漂亮的小男孩完全是不同的。

紅髮小男孩坐在林皓雪的對面,正在仔細地端詳著她,眉眼彎彎,睫毛彎彎,然後,唇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這小屁孩在笑什麼,莫非自己現在的樣子很狼狽?林皓雪心裡暗暗道,覺得自己應該問一下,於是她問了:

「你是誰?」

「炫。」小男孩原本揚起的唇角忽然耷拉了下來,皺了皺秀氣的眉毛,惜言如金,那副樣子好像讓林皓雪覺得自己不知道他是誰,是天大的罪過一般。

「炫是誰?」林皓雪顯然沒有意識到對方的心思,於是又問道。

「你的本命契約者,」小男孩頭微微揚起,神情很嚴肅地說道,「也是就是,你要是死了,我就活不成,同樣,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我們的生命是連在一起的,所以,我就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1

「本命契約者。」林皓雪只注意了前面這幾個字,後面的根本就沒有聽,她是知道這個世界是有一個比較強大的咒師能夠收服一些靈獸成為自己的戰鬥夥伴,那種收服方式好像就是契約,只是那種契約不是只能咒師和靈獸之間發生嗎?什麼時候人和人也能夠契約了?況且,她怎麼一點都不記得自己曾經收服過靈獸了?

再次打量眼前的這個小孩,紅髮紅眸,很漂亮,漂亮的都不像是一個人了,對,不像一個人!林皓雪忽然心裡一動,想起了上次魔獸森林中那次意外后,一直在自己的丹田中的黑龍。

「莫非,你就是那個黑龍?」

「你要這麼說,也算是了,」那個叫做炫的小孩秀眉一皺,顯得很不樂意地解釋道,「那只是我最原始的軀體而已,沒有一點點力量,以後再也不會是黑的了。」

「你不喜歡黑色?」

「當然,誰會喜歡那黑乎乎的樣子,」炫的神情傲嬌,「想我堂堂九紋炫靈龍被你叫做黑龍,那多難聽啊,多沒有氣勢埃所以呢,你記住了,以後不要再叫我黑龍,任何一個和黑沾邊的字都不可以。」

「好,好,我的炫少爺。」林皓雪失笑道,旋即又想起了一件事,「你能告訴我在我昏迷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那個紅衣少年呢?」

「這個,」炫俊美的小臉意外地紅了紅,游移不定地這了半天,然後仰頭反問道,「你問這個幹嘛?」

「拜託,這個很重要的好不好,」雖然林皓雪想著自己不應該和一個小孩子計較什麼,但是對於炫的反應還是有些無言的,而後忽然想到該不會是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又覺得說出失了面子吧?於是笑道,「不會吧,你不要告訴我,你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哎呀,你要這麼說也沒錯啦1炫終於不再強辯,聲音也漸漸大了起來,「我也是剛醒過來沒多久好不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有什麼稀奇?」

「這樣埃」還真是驕傲自大好面子的小屁孩,林皓雪暗自腹誹,卻也不再多少什麼,然後又問另一個問題,「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為什麼會蘇醒?」

「這個啊,」炫的臉色明顯好看了很多,聲音也恢復了正常的高度,「我原本一直在昏迷中,忽然感覺到一股屬於我的力量回到我的身體,所以就蘇醒了。」

「那麼,那次在魔獸森林中你怎麼會進到我的丹田裡的,我們又是如何形成本命契約的?」

「上次在魔獸森林中我是幾乎一點力量都沒有,意識也比較模糊,」炫一邊思索,一邊回答,「所以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模模糊糊中感受的熟悉的,對我有好處的存在,下意識去靠近而已。」

「那麼為什麼會有契約呢?」

「這個,好像我們之間本來就有這樣的契約,所以在我進入到你的丹田之時,那個本命契約自然復甦了。」

「那你剛才說的力量回歸是怎麼回事?你還記得以前的事情嗎?」林皓雪一個接一個地問。

「不記得。」炫搖了搖頭,有點不甘心,努力回憶道,「只是隱隱約約覺得本少爺的力量不應該這麼弱才對。似乎在很久以前,不知道是什麼緣故,我的力量散去了,散在這個大陸的不同地方,只留下我的身體本源在魔獸森林的最中心,一直以來都會處於混混沌沌的狀態,直到今天那股屬於我的力量回到身體的時候,我的意識才得以清醒,我才能夠蘇醒過來。」

「炫,你很厲害嗎?」林皓雪想起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當然了1回答的毫不猶豫。

「那有多厲害呢?」

「雖然我的力量只回來了一點點,但是也是玄仙之下無敵手,只不過,」炫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同時眼底也有幾分黯然,「這力量不是很穩定而已。」

不知何故,總覺得炫現在的樣子讓她心裡無端生出愧疚:「炫,如果你的力量都找回來了,你就會恢復對嗎?」

「那是?」

「那麼,你的力量你能夠感知到嗎?」

「能啊,屬於我的東西,除非我願意,不然,誰也無法使之如臂,我一定會找回來的。」說這話的時候炫的眼睛亮晶晶的,一種狂熱,一股自傲盡現眼底。

「好,我們已經會找回來的。」許是被炫所感染,林皓雪也忽然升起了一股豪情,一定要找回來,總覺得炫力量的缺失應該和自己有關聯。

炫也笑了,回看她,這是一種無聲的應答。

片刻后,林皓雪這才想起打量著周圍的環境,一開始就被炫給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沒有發現身邊那個巨大的湖,湖水清澈,微波蕩漾,岸上沒有高大的樹木,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叢,這地方有點眼熟,是了,這是是魔獸森林的最中心啊,但是她明明是在血魔谷中的啊!

「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這個還用問嗎?」炫立刻露出嫌惡的神情,「你難道一點都不覺那個地方太臟太亂,人也太多了嗎?你看現在這個地方乾淨多了不是嗎?」

「你是說,是你將我帶來這個地方的?」林皓雪瞪著炫,這傢伙傲嬌自大,好面子不說,敢情還有潔癖啊?

炫對於林皓雪瞪著眼睛的反問,露出一個不屑於解釋的表情,這還用問嗎?但是很好心的給出了她還沒有來得及問出來的問題:

「放心吧,那些人都活著呢,我也不知道誰是朋友,誰是敵人,就沒有理會。」

「天啊,」林皓雪一拍腦袋,「你就這樣讓我不打招呼地將我帶走?」

「有問題?」

「其他人還好,」林皓雪垂頭喪氣,「但是丟下墨蓮,她會擔心的,一定也會生氣。」

「她敢1炫道「她要是敢罵你,我就揍她。」

「你啊,算了不說了,」林皓雪雖然想起墨蓮的生氣和擔憂,有點愧疚,但心底更多的還是高興,眼下多了炫這樣一個超級無敵打手不是嗎?那麼,在沒有進入玄仙之前,炫是無底的,她下意識地將炫的力量不穩定給忽略了。

「起來,我們走吧1站起身來,拍拍衣服上的土,林皓雪終於做了這個決定。

「去哪?」炫也站起身來,抱起長槍,歪著頭看她。

「還能幹什麼?自然是去找墨蓮了。」

「找她幹嘛,以後不是有我保護你的嗎?」炫不甘心的小聲嘀咕。

「拜託,我和她是很好的朋友,」林皓雪安撫地默默炫低垂的腦袋,「朋友之間要膽肝相照,赤誠相待的,不能如此不講信譽,所以我們一定要去找她,知道嗎?」

「那你知道去哪裡找她嗎?」炫問道。

「我自然知道能夠在哪裡找她1林皓雪邊走邊自信滿滿地說道。

「哦,」炫皺著小眉頭想了一會兒,壯士斷腕地道,「雖然不喜歡偽裝,但是我才不要人人都看見我呢1

於是身形一變,成為一個小小紅龍,然後嗖的一聲躍上林皓雪的手腕,在那一剎那間和林皓雪腕間的那個置換靈器融為一體。

看起來,林皓雪的手腕上只是多了一個漂亮精緻的手鐲而已,只不過手鐲的顏色是極為好看的金紅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