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七十六章 契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契約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他們?那些愚蠢的人類,」一聽到這樣的回答,烈風豹突然暴怒起來,「就憑那些無能之輩,也妄想要我的孩子為他們效命,他們配么?」

烈風豹是靈獸中的頂尖者,對人類了解也很多,自然也就知道捕捉靈獸幼崽的用途。在人類世界中,只有意念強悍的咒師才能夠與靈獸形成契約,在作戰的時候,驅使靈獸為其效命,這也是咒師成為讓一般人敬畏的原因一個原因所在。

只不過,在這樣的契約中,雙方是很不公平的,往往是咒師為主,靈獸為仆。在戰鬥中,主人一死,契約靈獸一定會死,但契約靈獸要是死的話,主人最多受傷,並不會傷及性命。所有意念強大的咒師都會在能力範圍之內更多地契約靈獸,以便在關鍵時候捨車保帥。大概是因為知道這種契約非常不公平,所以富有人性化的成年的烈風豹才會如此憤怒。

「你剛才不是答應的很痛快嗎?現在怎麼出爾反爾了呢?言而無信可是非君子所為,」烈風豹的突然變卦,林皓雪嚇了一跳,不滿意地嘀咕了一句。

「哼,你們人類弱小不說,還卑鄙陰險,我何必讓自己的孩子做人類的擋箭牌。」

「那你的意思跟我兩走就可以,是嗎?」林皓雪忽然有所悟。

「如果是你的話,當然是例外了,你們會請我喝酒,至少是對靈獸是平等相待的,」烈風豹神色肅然,注意力全放在林皓雪的身上,「更何況,在你的身上,我感受到了王者的氣息。」

「王者的氣息?」林皓雪心裡一驚,莫非炫這麼快就暴露了行跡?

烈風豹的並沒有察覺到林皓雪的心理活動軌跡,繼續說道:「我可以預見,我的孩子如果跟著你的話,一定有莫大的好處,可以說是前途無量。」

說道這裡,烈風豹呲著牙,又是一副兇惡的模樣,「至於其他的人類,卻是萬萬不可,他們想要驅使我的孩子,根本痴心妄想1

「那麼?」林皓雪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看向身邊的沈墨蓮,但是沈墨蓮的臉色卻很嚴肅,一副警惕地看著烈風豹。

於是無意識地瞟了烈風豹一眼,忽然發現它剛才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怪異,雖然很快就地下了頭,但是林皓雪確定自己沒有看錯,那烈風豹的眼神中居然有灼熱的東西在閃爍,是貪婪,是渴望!它在覬覦自己身上的東西。

林皓雪心裡暗暗升起的警惕,盡量用自己最平靜的聲音問:

「那麼,你是如何感受到我身上的不同之處的?」

「這個,」一聽到林皓雪這樣問,成年烈風豹立刻有幾分得意,「這也是我的運氣啦!你不知道,我現在正處於破凡入仙的瓶頸期,可以說,感知里是最敏銳的,尤其是對於那些高高在上的,威壓很強的稀奇尤其敏感。更何況,你身上的王者之氣似乎剛剛蘇醒,波動比較大,而且一時間也隱藏不是很好,所以,我才能夠感受到。」

「那要是過段時間呢?」林皓雪試探著問道,她可不希望炫在哪裡都能被發現。

「要是再過段時間,你身上的那位能夠自身的氣息運用自如,到了那時候,即便是神獸,也感覺不到。」

「哦。原來如此。」聽聞烈風豹的言語,林皓雪總算放下心來,只是對面這個大傢伙,該怎麼處理呢?一時間她無法定奪,看向了沈墨蓮。

「如果我答應你,即便是契約形成,你的孩子也不會成為仆的一方,你意下如何?」沈墨蓮明白林皓雪的意思,笑著用商量的口氣道,這次的任務對她們兩這個新的傭兵團很重要,她還是想要爭齲

「這個?」烈風豹明顯猶豫了一下,眼睛轉了好幾轉,「你們一定要帶走它嗎?你們知道,烈風豹數量很有限,有一個出生,就必須有一個死亡,我只有這一個孩子,還是它媽媽的生命換來的。」

「是的,這次的任務對我們來說很重要,」林皓雪臉色也鄭重起來,如果不知道傭兵之爭的話,還沒有那麼重要,但是現在,「我們需要這個任務所帶來的功勛值,這樣我們的傭兵團就能夠進入S級任務,能夠參加傭兵團的大戰,爭取那第一的獎勵,仙境之匙。」

聽林皓雪這樣說,烈風豹躊躇半晌,終於再次開口:「我可以答應你,將我的孩子帶走,但我有條件。」

「什麼條件,你說,」林皓雪心裡一喜,只要可以商量,那就有機會。

「第一,我要你們保證,以後任何咒師契約,都不會是主僕契約。」

「好,我有辦法1沈墨蓮毫不猶豫的答應。

「第二,我要成為你的靈獸。」烈風豹目光灼灼地看著林皓雪,語出驚人。

「什麼?」林皓雪一時間愣住了,這是什麼跟什麼啊,怎麼會有靈獸趕著要成為自己契約靈獸的。

看著烈風豹一臉熱切的期待,林皓雪直白道,「我可以坦白告訴你,你,是不能和我簽訂平等契約的1

「沒關係。這個我知道。」烈風豹絲毫不以為意。

「不過是多一個打手而已,契約下它。」

忽然,林皓雪的心底響起了一個聲音,聽那跋扈的語氣,很明顯是炫的聲音,只不過,炫現在聲音聽起來不是很精神。

「炫,你怎麼了,怎麼聽起來有氣無力的?」

林皓雪大驚,在心底與他交流。

「沒什麼,這股剛剛到來的力量似乎有一股陰煞之氣,我需要花一段時間將其煉化感覺,所有比較費勁,將我的元氣消耗了不少。只不過在煉化期間,我恐怕幫不了你什麼了。」

炫的聲音里明顯有幾分歉意。

「沒關係,我暫時沒有什麼需要你幫助的,還是你自己的安危要緊。你不會出什麼問題吧,大概需要多久?」

「不要急,雖然污濁了,但畢竟是我的本源力量,我沒事的。只不過凈化過程時間有點長,也許三個月,也許三年也說不定呢。」

「正要簽下它嗎?」林皓雪還是有點猶豫,「我感覺這傢伙不懷好意。」

「沒關係,你放心就是,有我呢?」炫的聲音清脆好聽,但怎麼聽怎麼囂張,「我倒是想,一個小小的靈獸而已,想做什麼?」

聽到炫這樣說,林皓雪放下心來,最終做出了決定,再次看向對面的烈風豹:「好,我答應你。」

「真的?」

「真的1林皓雪肯定地點點頭,從大樹之上飄然而下,站在烈風豹的面前,「如果沒有問題的話,現在,我們就可以簽訂契約了。」

「好。」烈風豹低下頭,異常恭順,任憑了林皓雪將手放在它的腦袋上。只不過,那低垂的雙目在誰也看不見的角落裡閃過一絲狡黠。

林皓雪閉上雙眼,將自己的意念之力緩緩進入烈風豹的晶核之上,對靈獸來說,晶核既是力量之源,也是智慧之源。意念之力與晶核達成聯繫,契約就初步完成。

林皓雪牽制著烈風豹的一縷神識返回到自己的識海中時,忽然,發生了變故。只感覺到一股強悍的量撞擊著自己的神識,居然想要反客為主,毀滅了自己的識海,顯然它也發現了林皓雪身上的王者之氣不穩定,想趁機奪取這股力量。

這一變故來的突然,林皓雪一時沒有反應過來。正在這時候,林皓雪忽然聽到啪的一聲,似乎是長鞭抽打的聲音,還帶著一聲不屑一顧的喝罵,「哼!小小凡階靈獸,就敢痴心妄想!滾出去1

也不知道炫做了什麼,只是片刻之間,林皓雪的識海恢復了平靜,她輕而易舉在烈風豹晶核上刻下了自己的意念力量,成功地完成了契約。在簽訂契約成功的那一刻,林皓雪丹田之中一縷極為細微的白色能量進入了烈風豹的身體。

此刻,在場唯一的觀眾沈墨蓮就看到林皓雪和烈風豹都被透明的七彩光罩所籠罩,然後烈風豹身體忽然發生驚人的膨脹,身體長大了一倍多一點,剎那間光華大勝,讓人眼花繚亂,但這個過程很快。也只有剎那間,光罩就消失了,烈風豹也恢復了正常的大校

林皓雪睜開的眼睛,看到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身邊烈風豹,低眉垂眸,沒有一點不甘心,沒有一點的惡意,而是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

「主人。」

「你沒事吧?」

「多謝主人關係,我沒事。」

「那就好。」見林皓雪絲毫不提剛才的變故,反而很關切,烈風豹汗顏之餘,也終於放下心來。只不過心底對林皓雪的感激更勝。

「主人。」

「你有事?」

「是的,因為主人的緣故,我突破了,只是需要一段時間鞏固。」

「沒事,你去鞏固吧,烈風。」

「謝主人賜名,」烈風應了一聲,快速離去,很快,回來了,嘴裡叼著一個幼年的烈風豹。

幼年的烈風豹同樣是青色的,不過看起來迷迷糊糊的模樣,煞是可愛。

沈墨蓮接過幼年烈風豹,對烈風豹道:「你放心吧,我保證它以後簽訂的契約,一定會是平等的。」

烈風終於放下心來,又看了看林皓雪,最終離開鞏固實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