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八十二章 找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 找麻煩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如果說,何凌雲在烏桓帝國的帝都中,是一個無可逾越的神話的話,那麼,皇甫俊則是誅魔城中人人傳唱的神話,無人能出其右。更是誅魔城所有孩子心目中的偶像。問誅魔城的任何一個孩子,皇甫俊是誰,答案都是一致的——誅魔城中最厲害的人。

皇甫俊更是教育孩子的典範,在誅魔城常常會聽到這樣的對話:

「誅魔城十年前最厲害的人是誰?」

「皇甫浚」

「誅魔城五年前最厲害的人是誰?」

「皇甫浚」

「誅魔城三年前最厲害的人是誰?」

「皇甫浚」

「誅魔城兩年前最厲害的是誰?」

「不知道。」

「為什麼?」

「因為皇甫俊歸隱了。」

「你想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

「像皇甫俊這樣的。」

「好,有志氣1

由此可見,在誅魔城人們的心中,皇甫俊的身份有多高,分量有多重了。

這倒不是說皇甫俊的本身的實力有多厲害,當然,他本身的實力也是厲害的,但是人們對他敬服還有一個很大的原因,在於他的勇氣,他的魄力,還在於,他有一個神秘而又強悍的玄仙師傅!

說起他這個神秘的師父,誅魔城的中青年都會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一場幾乎滅城的危機。

雖然魔獸森林和誅魔城毗鄰而居,但因為人類和靈獸實力相當,互為制約,倒也相安無事,雖然人類會進入魔獸森林狩獵,魔獸森林中的靈獸偶有反擊,但很少出現近乎滅城的危局。

但是在十年前,魔獸森林中來了以為實力很了不起的仙獸,打破了誅魔城和魔獸森林中的平衡,在那位仙獸的帶領下,魔獸森林中的靈獸魔獸都向誅魔城發動了攻城,那是近三百年來首次出現的大規模的魔獸攻城。

剛開始,誅魔城的傭兵們都奮力反擊,無所畏懼,畢竟,他們也是刀林劍雨中闖過來的人了,戰局僵持了下來。但是,這種情況持續時間並不長,當有人看到靈獸們擁簇在中間的那個碧衣青年之後,暫時僵持的戰局一下子被打破了,成為一面倒的局勢。

那個碧衣青年模樣很英俊,被諸多的靈獸擁簇著,姿態洒脫,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個青年赫然是碧發碧眼,一眼都能夠看出來這並不是人類,那是什麼?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獸破仙之後可以化為人形,而眼前這個碧衣青年,顯然,就是仙獸化形。

仙獸,誰能打得過?除非是玄仙出面。但是那時候的誅魔城,玄聖倒是有幾個,但是玄仙,卻一個都沒有,當時四個玄聖聯手使用出自己最大的殺招,想要阻擋仙獸的攻擊,可惜,就算四人聯手,卻還是連對方一擊都擋不下來,只一瞬間,四位玄聖是重傷瀕死。一剎那,所有人都絕望了,就連誅魔城城主皇甫同都是臉色煞白,束手無策.

這時候,一個只有十歲左右小男孩緩緩地登上了城頭,小男孩的臉很白,很好看,但卻帶著一絲絲的怒意,他嫩白的小手中拿著一把劍,那把劍比常用的劍略長一分,對成人來說這點長度沒什麼,但是對於一個只有十歲的小孩來說,還是太長了,太沉了些。

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中,小男孩緩緩地,穩穩地舉起那把劍,用劍指著那個碧衣青年,稚嫩的聲音清晰而有力:

「你出現在這裡,壞了人獸兩族萬年來立下的規則,你會為此付出代價的1

聲音雖然很稚嫩,但這話一說出口,頓時一石激起千層浪,在人群中也好,在靈獸中也好,都引發了陣陣唏噓。碧衣青年的出現在這裡,本就是壞了規矩,這誰都知道,但是,對方既然敢如此,必然是有所準備的,很可能是打算屠光誅魔城的所有人,不留一個活口,自然這件事就不會傳出去了。一時間,人類都不由得驚慌起來,而獸類則更多的是興奮,為將會出現的而感到興奮。

「哦,何出此言?」碧發青年看著這個小小的少年,忽然有了想逗逗他興味,遂開口道,倒也不再指揮攻城了。

「不知閣下可否記得,一萬年前,為了共同對付邪魔,人類和獸類達成協議,雙方和平相處,不會再出現人類強者屠殺低階獸類的情況,同樣,也不會高階獸類屠殺低境界人類的現象。當然,同階層之間人和獸,可互相搏殺。但是,你卻出現在根本就沒有玄仙的誅魔城,這就是破壞了規則。」

「那又如何?」碧衣青年的臉色變了變,「如果,我現在將你們殺光,就不會有人知道我今天的作為。」

「你做不到的1那個男孩肯定的說,然後侃侃道來,細數這一萬年來,所有違反規則的人類,或者靈獸的下常

所有人都聽呆了,驚訝於,一個這麼小的孩子居然能夠知道這麼多東西,就連那個碧衣青年也是臉色變了又變,但最終沒有吩咐動手,想必也是有所顧慮。

就這樣,一直到白衣玄仙出現,打敗了碧發青年,讓他灰溜溜的離開了誅魔城,甚至離開了烏桓帝國的範圍。

誅魔城的人頓時歡呼起來。

這時候才想起那個為大家爭取了時間的小男孩。得知他的身份,是誅魔城城主的長子皇甫浚

後來,有人問他,「你當時是怎麼想的,你難道不害怕嗎?」

他說,「我當然害怕,但我相信,任何時候都不要絕望,堅持一會兒,也許下一刻,就有轉機了。」這句話,讓很多成人都自愧不如,嘆為觀止。皇甫俊回答的時候,那位玄仙正好在場,聽到他的回答,大喜,當時就將皇甫俊收為徒弟,帶離了誅魔城。從此,皇甫俊名聲大振。

五年前,皇甫俊已經離開了五年,他的父親修鍊也到了瓶頸期,這時候,就有一些人覬覦城主的位置,相約前來到城主府挑戰,逼皇甫同讓位。面對數人的輪番挑戰,雖然不公平,但皇甫同卻不得不面對,到最後,有些難以抵擋。

這時候,剛好皇甫俊第一次回到誅魔城探親,見到的就是自己的父親被逼無奈的場景,一怒之下,將背上的長劍拔出,一人一劍,將那數十個人趕出城主府。那些人都是長輩,自然實力非凡,但是卻都敗在他的那把劍下了。此時,人人都知曉皇甫俊戰鬥力驚人,名聲更振。

三年前,皇甫俊已經正式出師,已經回到了誅魔城,在誅魔城中守衛這座城市,這時候,他名頭已經是如日中天,無人能比。對此,自然有一些不服氣的年輕人不斷抵觸挑戰。剛開始,皇甫俊並不放在心上,後來,人挑戰的人越來越多,一直過了三個月,皇甫俊忽然答應了下來。

就在誅魔城的城頭上,與誅魔城年輕一輩的所有人一戰,車輪戰也好,群攻也好,整整十天十夜,這段時間,沒有一個人能夠在他的手底下過一招,更沒有人逼出他的那把劍。

自此,皇甫俊在誅魔城的威名無人能夠撼動。

但是兩年前,不知何故,他離開了誅魔城,誅魔城再也沒有人能夠見到他。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誅魔城的神話皇甫俊,現在居然出現了,而且出現的目的,居然只是為了找這兩個新一個神話的締造者雪蓮傭兵團。

因此,人們自然感到稀奇,雖然離開了林皓雪兩人的周圍,但是並沒有走遠,而是聚集在周圍,都存了看熱鬧的心。

老牌神話創造者與新的奇締造者對上,這樣的場面可是絕無僅有的,怎可錯過。

但是,在誅魔城更多人的心中,烈風豹固然很厲害,但也只是聖獸巔峰,比起仙獸,那何止是天與地的差別,所有,興味有之,卻沒有任何人看好林皓雪,她的失敗幾乎是一定的。

「皇甫俊?你是來找我的么?」林皓雪的眉頭皺皺眉,道,對面這個人,讓她感到威脅。

「我是來找你的。」皇甫俊笑著回答,語氣溫和。

「你來找我?」林皓雪先是不解,忽然看到站在人群中的一個藍衣服的胖子正得意的看著自己,忽然笑了,語氣肯定道:「不,你是來找麻煩的。」

「哦,何以見得?」皇甫俊依舊笑意盈盈,絲毫不惱也不怒。

「你確定你來找我和他沒有關係嗎?」林皓雪忽然纖指一伸,指向人群中的藍衣胖子。

「你看到了?」皇甫俊絲毫不意外,「我承認,有關係他是我的弟弟。」

「這麼說來,閣下可是為令弟雪恨來了。」林皓雪臉色不郁,俏面寒霜。

「雪恨?倒也不至於,只是請問,可否將舍弟的東西歸還於我?」皇甫俊道。

「不可以。」林皓雪斬釘截鐵。

「為何?」皇甫俊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因為,」林皓雪向前走了一步,神情嚴肅,一字一句道,「這是我應得的1

「放肆,竟敢這麼跟我大哥說話。」藍衣胖子見到大哥已經和林皓雪對上了,膽子也壯了起來,站出來,狐假虎威道,「那分明是你搶了我皇甫家的寶貝,還敢說是你應得的?」

「滾開1

對於皇甫艾的插嘴,林皓雪很反感,心頭微怒,袖口一甩,一股力量爆射而出,撞向了皇甫艾,隨著一聲慘叫聲,皇甫艾就被這個力量給震飛了出去。

皇甫俊見狀,微微不悅,但也沒有說什麼,也是衣袖一甩,一股柔和的力量將皇甫艾穩穩托住,放在地上,避免了被摔個大馬趴。見林皓雪雖然下手,但也只是給個教訓,並沒有下殺手,皇甫俊鬆了一口氣,便也不計較。

「其他的東西都可以送給你,只是那隻手鐲,能否還與我們,它對於我們很重要。」托住了皇甫艾之後,皇甫俊臉色恢復了平常,還是語氣平和地道。

這個人要麼就是涵養很高,要麼就是心機太深,一時之間林皓雪也不能斷定他是屬於前者還是後者。

「抱歉,我不能還給你。」林皓雪說著,左手微微舉起,寬寬的衣袖下垂,露出皓腕火紅的鐲子。

皇甫俊忽然盯著林皓雪的手腕,有些驚疑不定地道:「你,你已經用了?而且……」

「是的。」林皓雪知道他疑惑的是手鐲為什麼變了顏色,但也不欲解釋。

「原來如此。」皇甫俊已經斂去驚詫的目光,對林皓雪解釋道,「此物頗有靈性,得到之後,我無論如何都無法使用,既然現在你能夠使用,便是此物已經認你為主了,如此,倒是我失禮了。」

皇甫俊見此也是洒脫一笑,不再說什麼,而是喚了皇甫艾,便欲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