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八十五章 赤焰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赤焰之威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你的劍,終於出鞘了么?」林皓雪一邊輕聲說,一邊好奇地打量著皇甫俊那拔出半寸的劍身,忽然臉上揚起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充斥的激動和期待之色。

笑著,林皓雪低垂的手緩緩的半握成一個拳頭,那樣子,好像要抓住什麼東西一般,就在她的那個手勢剛剛做好,忽然,驚人的一幕便出現了,一個紅色的刀柄赫然出現在她半握的掌心中,那刀柄的大小與她半握的掌大小一致,尺寸剛剛好,就好像原本就應該這樣一般。

刀柄一出現,緊接著,刀柄的正下方那一塊原是虛幻的空間忽然間凝實了起來,漸漸地,幻化成刀身刀刃,一把火紅色的大砍刀驀然出現,砍刀無鞘,似乎還沒有開鋒,但卻驚人的炫目,像是由萬千火系玄力凝聚而成的一般,濃烈異常,但除了林皓雪與皇甫俊之外,沒有人能夠感覺到那驚人的高溫。

低頭看著手中的刀,林皓雪想起當初炫在閉關之際告訴過她,說是給她留了一件防身之物,到了關鍵之時,只要她心念一動,那東西就會出現在她的手中。直到這一刻,她終於明白了炫留給自己的是什麼,同樣也是在這一刻,她明白了自己最適合的武器是什麼,不是劍,不是槍,也不是自己常用的匕首,而是刀,大砍刀。看來,炫比她自己更要了解她自己。

「咦,狂風竟然消失了?」

「不,那好像是被壓制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城樓下那些還沒有被風吹走的人,此刻終於安靜下來,一個個都揚起腦袋看向城頭,他們看到那個個頭嬌小的白衣少年,右手握著一柄火紅色的大砍刀,砍刀很長,少年人個頭很小,兩者在一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但是,沒有人會覺得詭異,反而是特別的和諧,特別好看。

「好濃郁的火系玄力,難道他的這把刀,也有刀靈?」皇甫俊皺眉看著林皓雪的那把大刀,心裡正在不斷犯著嘀咕。

誅魔城人人都知道他有一把很厲害的劍,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的這把劍的厲害之處在於它有劍靈。而且還是一個境界驚人的劍靈,他與這靈劍心意相通,從而能夠輕鬆的使用這把劍。但是在此刻,他卻驚訝地感受到那劍靈所傳遞出來的懼意,那是對林皓雪的大砍刀的恐懼,怎會如此,這可是以前從未出現過的啊!

「你的刀不錯?它叫什麼名字?」壓制住心底的疑惑,皇甫俊問道。

「赤焰。」看了看火紅色的刀,林皓雪隨口道,如此色澤,叫做赤焰也不算錯。

「好,我的青麟已出鞘,你的武器也出手,那麼,我們便一招定勝負,看是我的劍利,還是你的刀硬,如此,可好?」

「好。」林皓雪痛快應道,逼皇甫俊出劍,試試自己的刀鋒,這正是她所願,至於一招還是兩招,其實都沒有多大的差別,她不在意。

聽到林皓雪的回答,皇甫俊立刻動作了,他右手握住劍柄,左手握劍鞘。

倉啷一聲。

這次,不再是半寸,而是青麟完全出鞘。

林皓雪急忙站穩腳跟,身如青松,隨時準備著迎面而來的狂風,然而,這次卻什麼也沒有發生。青麟劍身青光盈盈,光影內斂到極致,不再如之前那般外泄以至於引起狂風大作,這才是青麟之威,這內斂,與林皓雪的赤焰如出一轍。

心念一動,劍鞘消失,皇甫俊雙手執劍,平平端起,劍尖正對著林皓雪直刺而去。

林皓雪雙目銳利,盯著直刺而來的青麟劍的軌跡,近了,更近了……

忽然,她的手臂掄了起來,帶動著那把刀也掄了一個圈,剎那間,火紅色的大刀攜著呼呼的風聲,帶著濃厚的破壞力,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向皇甫俊的青麟劍砍去,這一砍,可真夠簡單粗暴。

是劍與刀相撞,金石相撞的刺耳聲響,傳到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有不少人都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下一刻,就見整個城頭被青紅兩色所籠罩,即便是目力驚人,但誰也看不到被那兩色所籠罩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青麟劍和赤焰刀,其威力都很驚人,更何況這兩者相撞呢。

半晌,那青紅之色終於消失了,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繼而出現的不是兩道人影,而是漫漫黃塵,原來,剛才那一撞,使得林皓雪與皇甫俊所站的城牆忽然間塌陷了一大截。

破壞力如此驚人,城樓之下眾人都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看著城樓上。

終於看到了在被轟塌下落的城頭殘址上,一個少年持刀而立,白衣飄飄,長發飛揚,周身雖然塵土圍繞,但絲毫沒有減少他出眾的氣質,這人正是林皓雪。

又過了半晌,在林皓雪對面的殘址上,一個青衣青年正在掙扎著站起來,那人自然是皇甫俊,他的神色萎靡,看樣子剛才那一招,他是吃了一個不小的虧,可即便如此,但他並沒有絲毫沮喪,只見他的態度磊落而坦然,笑道:

「這一戰,你贏了1

這話一出口,城樓下的人就驚呆了,似乎一時間無法消化這個事實。

「居然是他贏了,這怎麼可能?」

愣了半晌,終是有人忍不住哀嘆道,那皇甫俊可是誅魔城的神話啊,怎麼會這樣呢?但他的反應立刻引來身邊人的白眼,顯而易見的事,還要你來說嗎?而後,所有人都靜默了,他們都受到了巨大的打擊,神話本來就是用來被打破,他們不是不能接受皇甫俊的時候,但是這個神話被這般年輕的少年所打破,卻是他們無法接受的,如此年齡,如此成就,這讓他們這些誅魔城的老傭兵們情何以堪啊?

也在這一刻,他們可以預見,這個少年,不僅會享譽整個誅魔城,以後,必然會成為整個烏桓帝國的神話,這般想著,便也釋懷了,見證一個真正妖孽的出世,也是一種幸運不是嗎?

「承讓了,皇甫兄,」林皓雪手裡的大刀已然消失,她抱拳道,「我不過是佔了武器的便宜,勝之不武。」

「不,輸了就是輸了。何況,我也曾憑藉著武器取勝過。」皇甫俊搖頭,態度卻很固執,「況且你要知道,即便是武器,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還可如此,多謝賜教。」林皓雪先是微愣,而後微微後退一步,再次揖手道謝,態度誠懇,這一謝,既是感謝這場戰鬥,更是感謝這句話。

「不用客氣,你有這個實力,」皇甫俊笑著揮手,姿態洒脫,絲毫不見剛才的狼狽,「只是,剛才的對決中,我能夠感覺到,你的玄力異常強橫,而且身體也很強悍,是有什麼奇遇嗎?」

「強橫嗎?皇甫兄謬讚了。」林皓雪不置可否,關於神秘戒指,關於白色漩渦,關於炫的存在,她不想太多人知曉,以她現在的實力,這些要是被別人知道,對她而言只是禍端。

見她不欲多說,皇甫俊也不多問,只是看著對面這個俊俏地不像話的少年,心裡有幾分莫名的情緒,他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是個女孩子,知道她是憑藉置換靈器才能偽裝成男兒身,但是看她的氣度,她的風采,如此大方瀟洒,如此勇往直前,哪裡有一點女孩子的忸怩?

「不知小兄弟如何稱呼?」

「薛浩。」林皓雪回答,想了想,又指了指城頭之下正在仰頭向上看的沈墨蓮,又加了一句,「他叫連墨,是我最好的朋友。」

「朋友?」

「嗯,既然一戰已經結束了,那我便下去了。」林皓雪說著,便躍下了城樓,不偏不倚,正落在沈墨蓮所在的地方。與此同時皇甫俊也收了劍,深深看了林皓雪的背影一眼,緊隨其後,也躍下城樓。

「你今天可是出了大風頭。」看著好友站在自己的面前,沈墨蓮笑著打趣。

「我是對那把劍實在好奇啊,沒辦法。」林皓雪笑著聳聳肩,漫不經心道。

「你啊,……」沈墨蓮無奈搖頭,剛打算說什麼,忽然停下來,臉色沉靜,看著走到自己身前的皇甫俊,有幾分警惕。

「薛公子,連公子,我想請兩位公子前去城主府做客,不知可否賞臉。」皇甫俊在他們面前站定,客氣的邀請道。

「這,」林皓雪正打算推辭,但她還沒有來得及回答,便見一個人已經過來,站在她們的身前,正是暴雪傭兵團的少團長莫軒,沖皇甫俊抱拳道:「真的很抱歉,皇甫兄,兩位公子已經答應去我暴雪傭兵團,恐怕不能前往城主府了。」

「哦,這樣啊?」皇甫俊看看莫軒,又看看緊隨其後的莫清河,便放棄了邀請,但是想了想,他又看向林皓雪,認真道:「這一戰輸了,是我技不如人,我輸的心服口服。我皇甫俊很少服人,今日,我服你了,以後,薛公子和連公子就是我皇甫俊的朋友,你們但凡有所需,我皇甫俊必然萬死不辭。」

這是邀請,更是承諾,這是一個強者對另一個強者真正認可才會願意做出的承諾,聽到這番話,林皓雪心裡微動,她從莫軒的身後走出來,同樣很認真地道:「皇甫兄的話我記住了,而且,今日起,皇甫俊亦是我薛浩的朋友,當然作為朋友,我隨時歡迎你來找我打架。」

說道最後一句話,林皓雪打趣地笑了,聽得她這話,人們都笑了,皇甫俊也笑了,不過笑意中同樣帶著一絲打趣,「如此最好。我也正有此意。不過,」他神秘地眨眨眼,「相信我,我們很快就會再見的。」

「嗯?」林皓雪有點不明所以,剛要繼續問,但皇甫俊卻不給她繼續問的機會,嗖地一聲,已經離開了原地,速度那叫一個快,估計是要回去負責休整城頭了吧。

林皓雪失笑著搖搖頭,心情很好。說實話,今天這一戰,如果不是因為武器的壓制,自己想要贏,一定很難,但這一戰,也讓她覺得很痛快,酣暢淋漓。對戰中,她對皇甫俊,也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

「好了,既然他已經走了,那我們便一起回吧。」見皇甫俊已經走遠,莫軒對林皓雪和沈墨蓮道,而後又對林皓雪道,「他的話,總會有揭曉的時候,就讓他故作神秘吧。」

「好,我們一起走,莫軒哥。」林皓雪笑道。對於,已經答應下來的事,她自然不會推辭,於是,她們隨著暴雪傭兵團的成員一起前往暴雪大本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