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八十七章 七月團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七月團長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如果說,這黑色漩渦就是自己的本命咒印的話,那麼,這個漩渦又會有什麼樣的特性呢?

心裡想著,林皓雪驀然掌心一翻,二十一道咒印瞬發,轉念間就組成一個最簡單的咒陣,這個咒陣因為是臨時起意而成,是她自創的,以前沒有用過,也沒有加持任何的屬性,就連林皓雪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咒陣有怎樣的作用,但是,只有這樣一個毫無屬性的咒陣,才能夠準確地判斷出本命咒印的特性,她想試試看,自己的本命咒印特性到底是什麼。

在咒陣出現的瞬間,林皓雪的瞳孔微微一縮,她能夠敏銳地發現組成咒陣的每一片咒印上,似乎都有一個微不可見的小漩渦,正在瘋狂地吸收著周圍空氣中的玄力,幾乎是頃刻間,周圍環境中的玄力波動便已經少了很多。

「吸納玄力?這又是什麼特性呢?」林皓雪一時想不明白,心裡疑惑著,掌心微微一動,操控著那個臨時凝聚而成的咒陣,向正對面的一個案幾籠罩而去。

嚓一聲,只聽見是木頭斷裂的聲音,果不其然,那案幾碎裂了。就只是這樣嗎?破壞力也不怎麼樣啊,林皓雪微微有些失望,真打算收起咒陣,然而就在下一刻,卻出現了驚人的一幕,嚓嚓嚓,木頭碎裂的聲音不斷響起,那個案幾一遍又一遍地斷裂這,最後化為拇指大小的碎塊,終於停下來了。

這還沒完,接下來,林皓雪便聽到,東西被吞噬的聲音,那些拇指大小的案幾碎塊,已經被那咒陣吸入內部。什麼也看不到了。咒陣在吸收進案幾碎塊之後,力量似乎被用盡了,逐漸鬆散直至消散。

咒陣消后,沒入空氣中,什麼也沒有留下,林皓雪沒有看到那個被吸進去的案幾碎塊一絲蹤跡,就連粉末都沒有,就這樣憑空消失了,彷彿從來沒有過一般,所謂吃人不吐骨頭,怕也不及眼下的這一幕恐怖吧?

林皓雪驚駭的身體歪了歪,幾乎要倒在床上,這時候,她忽然想起了初初見到自己的黑色意念之際,廖師傅那奇特的表情,那時候她還不明白,現在她知道了,那不僅僅是震驚,似乎還有畏懼。

是的,廖師傅害怕她的意念之力,難道那時候他就預料到自己的意念之力形成的本命咒印會有吞噬的功效嗎?或者說,他是知道,只有黑色的意念,才能夠形成吞噬這樣的本命咒印吧?

居然是吞噬?自己的本命咒印居然會是吞噬這種特性。林皓雪的心底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她是咒師,雖然只是一元咒師,但她也明白本命咒印是吞噬意味著什麼?她的本命咒印會吞噬任何咒師的意念之力,然後化為自己的力量。

也就是說,她對任何咒師而言,都會是一個噩夢,如果自己的本命咒印被其他的咒師知道了,那些人要麼會覬覦她的本命咒印,想要強行剝奪,佔為己有。要麼就會想方設法將她除之而後快,以免在未來威脅到自己。不管哪一點,對她而言,都是有害無益的。

所以,這一點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震驚過後的林皓雪無比確定。這一刻,她忽然很感激廖師傅,他當初不但教了自己,而且再三叮囑在足夠強大之前,不要告訴任何人。而且,她也相信廖師傅會為自己保密的。

既然如此,那麼,仙境之爭的意念比拼還是不要參加的好,林皓雪正在這樣想著心事,忽然,門口有人扣門:

「薛公子,你起來了嗎?」

「哦,起來了。」林皓雪應了一聲,這時候她才發現原來天色已經大亮了,自己居然修鍊到了天明,屋內的一切還是不要被人知道的好,於是打開門走了出去。

「薛公子,你沒事吧?」門口有一個年輕的傭兵有些擔憂的看著自己,可能是因為自己昨天舉動的後遺症吧。

「謝謝關心,我沒事,你是有什麼事嗎?」

聽到林皓雪開口詢問,那位傭兵這才想起來意,立刻躬身行禮:「是這樣的,我們團長今日要去寄玉拍賣場拍一件東西,少團長便讓我來問問您,看要不要同去?」

「寄予拍賣行?」林皓雪想起寄予拍賣行不光是收購魔核,還定期舉行拍賣會,想到自己的雖然是多系玄脈,但玄技還是寥寥無幾,便心裡一動,「也好,我去,你們少團長人在何處?帶我過去吧1

「少團長他們就在客廳里,請薛公子隨我來。」那位傭兵也是一個乾脆利落的人,聽得林皓雪願意去,立刻掉頭在前面帶路。

暴雪傭兵團的待客大廳中,已經聚集了很多人,莫軒,莫軒的父親莫清河,還有沈墨蓮也在,也有不少暴雪傭兵團的高層成員們,然而,最醒目的,卻是那個坐在客座上的中年美婦,看樣子,她似乎是莫清河的貴客。

「薛浩見過莫伯父。」林皓雪同莫清河見過禮之後,便站在莫軒和沈墨蓮的身邊,好奇地打量著這位中年美婦。

她面容美麗,身姿妖嬈,氣質溫婉,一身紫色長裙,腰間纏著一條黑色的腰帶,細看之下方才發現,那赫然是一條黑色的長鞭。從林皓雪進來的時候,便一直打量著林皓雪,目光很和善,讓人感覺很親切。

「來來來,薛公子,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便是七月傭兵團的團長七月大人。」莫清河笑呵呵地跟林皓雪熱情的介紹道,他原本就對林皓雪和沈墨蓮很欣賞,更何況,還曾受過林皓雪兩人的救命之恩呢,態度不是一般的熱絡。

「薛浩見過七月團長。」林皓雪躬身施了一個晚輩禮,然後垂手而立,態度很恭敬。

「你就是薛浩啊,我這幾天一直聽到莫團長誇你呢,」七月團長笑著說道,語氣很溫柔,「今日一見,方才知道莫團長沒有說錯,你果然很好,雖然只是初次見面,但我就已經喜歡你了,我可以叫你浩兒嗎?」

「當然可以,七月阿姨。」聽到這個溫柔的聲音,林皓雪忽然鼻子一酸,她兩世為人,都沒有見過母親,但是見到七月團長的時候,她感受到了母親的味道,這濃濃的關切是她兩世都渴望得到的。

「那好,浩兒,你過來這邊,讓阿姨好好看看你。」七月沖她招手道,笑得愈加溫和。

林皓雪微微有些羞怯,但還是走到了七月團長的身邊,七月團長給她的就是母親的感覺,她很貪戀這種感覺,不捨得錯失這份溫暖。

「像,真像。」七月團長看著林皓雪的臉,逐漸手也不自覺的摸到林皓雪的臉上,也不知何故,忽然語氣顫抖地說道,那雙美眸亮晶晶的,居然蘊滿了盈盈熱淚。

「七月阿姨,你怎麼了?」林皓雪略微有些驚訝,她是覺得七月阿姨像媽媽,但她知道,終究不是她真正的媽媽,不明白她為什麼會這麼失態。

「沒事,阿姨只是看到你的模樣太像我的一個故人了,尤其是眼睛和眉毛,簡直一模一樣,」七月團長察覺到周圍很多人都在看她,有點不好意思,擦拭著自己眼角的眼淚,解釋道,「一想到他失蹤至今,生死未卜,心裡就很難過,就不自覺失態了。」

「阿姨,您別擔心,我相信您的這位故人一定會吉人天相,有朝一日,一定會和您相見的。」林皓雪很認真的說道。

「你這孩子,嘴真甜,真會安慰人。」聽到林皓雪這麼認真的說這句話,七月團長也破涕為笑的,「不過,阿姨也的確是這麼想的。」

「七月,你別太擔心。他不是一般人,一定不會有什麼意外的。」見到七月的模樣,一邊的莫清河連忙出聲勸慰,看樣子,他知道七月的這位故人是誰,而且也認識。而且,林皓雪忽然發現他似乎對七月很在意。

「也是,今天倒是讓你見笑了。」七月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緒,看向莫清河,「我們說正事,這次的消息可靠嗎,寄玉拍賣場真的有那東西拍賣?」

她雖然與莫清河說著話,但左手還是拉著林皓雪的手,並沒有放開,不得已,林皓雪就在她身邊站著。

「是的,這是寄予拍賣行特意放出來的消息,還能有假?」莫清河神色熱切,但眼底還是有幾分遺憾,「雖說這東西神妙無比,對於突破玄仙有大好處,只可惜,只能是玄靈以下的吸收才有用。不過我想,將其拍下來,給軒兒和玲瓏用是最好不過,正好這幾天傭兵團大賽開始了,讓他們多一點手段,也好多幾分勝算。」

「嗯,這次傭兵工會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居然限定參賽者的年齡只能在二十歲以內,這樣我們這些老牌傭兵團就沒有什麼優勢可言,那一枚玄仙之匙還是要交給小輩們去爭了。」七月說這話的時候,眼底有著幾分熱切,那是對仙境之匙的渴望。

「我們還是相信孩子們吧,」莫清河頓了頓,接著徵求七月的意見,「既然人已經都到了,那我們現在走,如何?」

「好的,宜早不宜遲,我想玲瓏那丫頭應該已經訂好了天字型大小包廂了。」七月團長說著便站起身來,在起身的瞬間,放開了拉著林皓雪的手。

林皓雪趁機抽回自己的手,回到沈墨蓮的身邊,對她俏皮的吐吐舌頭,與她並排而行。

於是,大廳中的一行人一起向寄予拍賣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