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九十一章 帝都之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帝都之客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陰陽雙闕,自從聽到這四個字從琳琅的口中說出之後,林皓雪的心底便掀起了驚濤駭浪,她低著頭,極力掩飾著自己內心的巨大波動。現在,陰陽靈珠出現在這個拍賣會上,會不會是有人想要藉此做什麼?難道已經有人知道自己擁有陰陽雙闕了嗎?

不,不可能,林皓雪立即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如果真的有人知道這一點,她不可能到現在還好好活著,恐怕早已經被那些勢力強大的人撕碎丹田將陰陽雙闕給搶走了吧?

既然不是如此,那又是什麼呢?莫非背後之人是在試探她?這也不可能啊,她一個小小的玄宗,有什麼值得這般布局試探的?直接找上來不就是了?

雖然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可以確定的是,對方這般投石問路,真正的目的應該就是陰陽雙闕,只是那人不知道陰陽雙闕到底在誰的身上而已。

林皓雪越想越覺得心驚,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身邊的沈墨蓮,心裡慶幸的是,幸好當初她得到陰陽雙闕的時候,再沒有其他人知道。沈墨蓮也在看她,似乎明白她的擔憂,向她微微一笑。雖然沒有語言交流,但是那個微笑林皓雪讀懂了,那是「別怕,我們一起面對」的意思。

望著那個笑容,林皓雪忽然心裡感覺到踏實了,無論如何,自己不是獨自一人的。

「十萬下品精石。」這時候,莫清河已經開始出價了,這個近在咫尺的喊價聲將林皓雪的心思帶回到拍賣場,她向下方看去。

「十一萬。」旁邊地字三號包廂的人在加價。

「十二萬。」天字五號包廂的人也不再沉默。

「十三萬……」

……

價碼越來越高,現在的競價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但喊價之人也只限定於五個天字型大小包廂和十二個地字型大小包廂中的人參與,因為財力的緣故,大廳中的人幾乎沒有開口的資格。

「十八萬。」莫清河再次開口出價。

「二十萬。」莫清河的喊價很快就再次被超越了,莫清河搖搖頭,便放棄了,畢竟這次拍賣的陰陽靈珠共有七枚,倒也不急在這一時。

莫清河放棄后,競價聲還在繼續,最後,那枚陰陽靈珠以二十八萬的高價被天字三號包廂的人拍走了。

只是一枚陰陽靈珠而已,蘊含的陰陽之氣極其有限,卻已經如此令人瘋狂搶奪了,要是自己擁有陰陽雙闕的消息被泄露出去,恐怕立刻會血濺當場吧,所以,林皓雪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將這個秘密守得死死的。

第二枚陰陽靈珠,競價之聲更加激烈而緊張,短短的時間內,就已經超過了三十萬下品精石,這時候莫清河才知道自己方才的想法是錯誤的,狠了狠心,最終是以三十四萬的高價拍下了第二枚陰陽靈珠。

第三枚。

第四枚……

接下來的五枚陰陽靈珠,每個競價都超出了三十五萬,最後一枚甚至達到了五十七萬下品精石的高價。陰陽靈珠使得寄玉拍賣場賺得盆滿缽滿的。七月也以三十八萬的價格拍到了一枚,雖然價格貴了點,但總算此行有所收穫。

陰陽靈珠拍賣完畢之後,琳琅便立即宣布拍賣會的結束。很多人都失望而歸,只剩下拍到物品的人到後台舉行交割手續。

林皓雪隨著七月和莫清河一同到後台,她很快交完精石,辦完手續,終於拿到了這光系玄技聖光術。至於那驚雷功,因為是莫軒拍到的,便由得莫軒去辦手續。

她比莫軒他們都要辦完的早一些,見到還要好一會兒,便在通道口等待著莫軒等人,沈墨蓮似乎有什麼急事,跟她打了聲招呼,就已經離開了。

沈墨蓮這次什麼也沒有拍,林皓雪猜測也許是這裡的東西都入不了她的眼吧,畢竟她的身世很驚人,雖然如今已經家破人亡了,但是家族的一些重要寶貴的東西都還在她的手裡。

林皓雪一邊等著,一邊無意識地四下張望,看著周圍來來往往,形形*的人,也覺得頗有趣味。忽然,她看到兩個女子正向自己這邊走了過來,那兩個女子一個身著紅裙,一個身著綠裙,兩張漂亮的臉蛋居然長得一模一樣,赫然是一對雙胞胎。

她們兩人的出現,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林皓雪不由得多看了幾眼,在那兩個女子走近的時候,她還禮貌地向邊上讓了讓。

然而,那兩個女子並沒有繼續往裡面走,而是在自己的面前站定,微微笑著看她:「這位小公子。」

「是在叫我嗎?」林皓雪環顧四周,發現周圍並沒有其他的人,有點不解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問道,她年齡較小,長得有非常漂亮,在做這個微微有點迷糊的動作的時候,顯得有點萌,分外可愛。

「可不就是公子你嗎?」其中紅裙女子掩嘴輕笑道,似乎被林皓雪可愛的舉動逗得很開心。

「哦,」林皓雪微微後退了一步,心裡不由自主的警惕了起來,「兩位姐姐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師父有請公子,想和公子聊聊。」那個綠裙女子出聲道,她的聲音冷冷清清,似乎透著一些不近人情的意味。

「你師父是誰?」林皓雪不動神色,心底的警惕越升越高,並非她膽小如鼠,草木皆兵,而是今天這陰陽靈珠的出現,讓她心裡一直有個無法開解的謎團,這個謎團,讓她感到不安。

「抱歉了,我師父的名諱不能隨便透露,但是請小公子放心,我師父是絕對不會對小公子不利的。」那個輕笑的紅裙女子似乎覺察到林皓雪的警惕,便開口寬慰道。

「我憑什麼要相信你呢?」

林皓雪抬眼看向她,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惹得那紅裙女子心裡愈加憐愛,便脫口道:

「你放心吧,我師父是從帝都來的,她在帝都身份非同一般人可比,絕不會做出有損自己原則的事情……」

「紅葉1那個綠裙女子語氣略帶怒意,打斷了紅裙女子的話。

林皓雪見狀,知道再也問不出什麼了,略微有些失望,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去,忽然看到不遠處有暴雪傭兵團的傭兵正在向自己招手,忽然有了主意,便對那兩個女子道:「等我一下,我要去給我的朋友說一下,然後就跟你們走。」

林皓雪如此說,那兩個女子相視一眼,都沒有反對。走到那位傭兵面前,將紅衣女子的原話告知他,讓他轉告給七月和莫清河,這才再次回身到兩位女子的面前。

「沒想到小公子的警惕性還挺高的嘛?」紅裙女子取笑道。

「有朋友告訴過我,防人之心不可無,是在是實力有限,不得不小心一些,讓姐姐見笑了。」

「小公子,請跟我來。」綠裙女子雖然冷淡,但語言中對林皓雪還挺客氣的,應該只是她的性格冷淡些吧。

「好的,請兩位姐姐帶路。」

跟著那兩名女子走出拍賣場,林皓雪就看到有一輛馬車正在這裡等著,看來那位京都來的貴客並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上的戒指吊墜,林皓雪的心漸漸安了下來,跟著兩位女子上了馬車,都說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何況林皓雪現在就是一個聚寶盆,還真的不能不小心。

似乎路很長,走了很久,馬車的周圍有著隔絕意念的咒陣,林皓雪沒法探查什麼。一路上,那個紅裙女子一直在和林皓雪說著話,聊玄力,聊意念之力,聊人情世故,什麼話題都聊,就是絲毫不提自己的師父,林皓雪有些沮喪的放棄了,有些昏昏欲睡。

「到了,」這時候,那個綠裙女子忽然說道,並且率先跳下了馬車。

林皓雪發現這裡已經不在誅魔城裡面,看起來應該是在城郊,面前矗立的是一個高大恢宏的建築物,通體是乳白色的,仔細看來似乎是一個殿堂。

大門口有一個黃裙子的女子正在翹首以盼,她的年紀來起來只有十六七歲,比先前紅綠裙兩女要小一些,看到林皓雪三人下馬車時,臉上立刻浮現出一抹喜色:「兩位師姐,你們回來了,師父正在偏殿等你們呢,還特意讓我專門來告訴你們一聲的。」

「知道了,*師妹,我們這就進去。」

一路進去,林皓雪被這種氣勢雄渾的建築所震撼,正殿幾乎可以比得上誅魔城的城樓了,而且,這裡有一股神秘而又溫暖的氣息在吸引著林皓雪,或者說,更像是一種誘惑。

隨著兩女到了那個黃裙女子口中的偏殿,林皓雪終於看到了那位從帝都而來的神秘師父。

偏殿中的陳設都是石器,一位風華絕代的女人坐在一把石椅上,身著白色袍服,看不出她的年紀到底有多大,給林皓雪的第一感覺是,她好美!即便和七月這個曾經的烏桓第一美人相比,也是毫不遜色。

「是你拍到了聖光術?」那美麗女子放下手中的茶杯,漫不經心的問道,她的聲音柔柔的,很動聽,林皓雪立刻就認出了那個聲音,那正是拍賣場天字一號包廂那個女聲。

「是。」林皓雪回答,這個女子很神秘,也很奇怪,似乎給它一種自己絕對不能撒謊的感覺。

聽到林皓雪肯定的回答,那個女人這才抬起頭看向林皓雪,但她在看清楚林皓雪相貌的時候,忽然神情微微變了變,那依舊好聽的聲音中帶著明顯的驚喜與激動,「你,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