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九十二章 聖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聖殿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皓雪很驚訝,她為什麼會顯得如此激動,這才是第一次見面啊,忽然,她想起了今早見到七月時的情景,心裡一動,莫非這個女子和七月一樣,因為自己長得像某個人才會如此反應?心裡這樣想著,林皓雪還是毫不猶豫地報上了自己的假名,「薛浩。」

「哦,原來你姓薛啊?」聽到林皓雪回答之後,那白袍女子顯得很失望,聲音也低沉了一些,自嘲道,「也是,明明知道他是沒有兒子的,我怎麼還會如此以為……」

以為什麼?她沒有繼續說下去,林皓雪自然也就不知道了,看到那美麗女子的臉色變了又變,林皓雪狐疑的同時並沒有放鬆心裡的警惕,她揚聲問道:「不知道前輩找我來是?」

「哦,你別誤會,我沒有什麼惡意的。」那白袍女人覺察到林皓雪的警惕,立刻回過神來,對林皓雪回以一個微笑,那美麗的眸子涌動著顯而易見的善意,她一邊說著,一邊不由自主的再次打量了一番林皓雪,顯然一時間有點心緒難平。

「是這樣的,」終於整理好自己的情緒,那白袍女子道,「今天在拍賣場的時候,我見你既然執意要拍走聖光術這等光系玄技,那你一定是光系玄脈了吧?」

「是的。」林皓雪點點頭,回答道,這一點她沒必要隱瞞,何況也隱瞞不了。

「既然你是光系玄脈,而且境界已經是玄宗了,那就有資格進入我們聖殿,」白袍女子聽到林皓雪肯定的回答后,微微露出一絲喜色,不過這情緒變化比起之前明顯的喜悅和失望就太小了,幾乎可以算作沒有什麼變化了,頓了頓,她自我介紹道,「我是聖殿的三大主教之一的綺煙,找你來的目的就是想要問問你,有沒有興趣加入聖殿?」

「聖殿?那是什麼?」林皓雪之前從沒有聽說過聖殿這個名字,更加對其絲毫不了解,便脫口問道。

「常人不知道聖殿是很正常的,你先坐下來,聽我慢慢給你說。」那位白袍女子綺煙將目光投向林皓雪,示意她坐下,這才繼續說道,「這樣說吧,聖殿是整個烏桓帝國最神秘的存在,不過與其說它是一個組織,不如說它是一個宗教,聖殿的教眾不多,因為吸收教眾的條件是很苛刻的,那就是必須要是擁有光系玄脈,使用光系玄力的治癒功能治療所有的傷患者,病痛者。」

只有光系玄者才能夠進入聖殿?那條件的確很苛刻,只是迄今為止,林皓雪沒有看到第二個擁有光系玄脈的人,由此可見這樣的人有多罕見。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林皓雪立即開口問道:「既然聖殿是以救治眾人為主,那麼聖殿的戰鬥力如何?綜合實力恐怕比不上其他的組織吧?」

「至於戰鬥力,因為我們有秘法,自然也是很強的,怎麼形容呢?」白袍女子思忖片刻,反問道,「那你知道烏桓帝國最強的勢力有哪些?」

「當然是聖帝學院啊1林皓雪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聖帝學院的實力,不要說四大家族,就連皇室也是不敢得罪的存在,是烏桓帝國的中流砥柱。」

「你這樣認為,也可以理解,聖帝學院面向全國範圍招生,知名度比較廣,被人如此傳說也是情理之中的,」綺煙想了想,說道,「我這樣跟你說吧,如果說聖帝學院是烏桓帝國的中流砥柱,那麼聖殿則是烏桓帝國的守護神。你剛才說烏桓帝國的皇室不敢得罪聖帝學院,但我要告訴你的是,烏桓帝國的皇室是聖殿最忠實的供奉者,我這樣說,你可聽得明白?」

林皓雪點點頭,聽起來,聖殿憑藉自己的秘法,戰鬥力要比聖帝學院還厲害,只是這秘法是什麼,來自何處?卻讓她添了新的疑惑。

看到林皓雪平靜的小臉,綺煙也是微微訝異的一瞬,要是一般的年輕人,在聽到聖殿在烏桓帝國的影響力和地位之後,不是應該震驚萬分而心生崇拜嗎?他怎麼會如此平靜呢?莫非是自己表達的不夠清楚,不夠震撼?

「可是,前輩連我是什麼人都不知道,就邀請我進入聖殿,聖殿願意接納我嗎?萬一我是被通緝的兇徒呢?你們就不會有這樣的顧慮嗎?」林皓雪好奇的問。

「這個你完全不用擔心,」白袍女子的臉上浮現出一種傲意,「即便你是通緝犯,但只要進入聖殿,在整個烏桓帝國,有誰敢與你為難?更何況,只要你宣誓效忠於聖主,受到靈光灌頂,自然就不會繼續為非作歹了。」

宣誓?是通過信仰來操控人心嗎?林皓雪心道,相比與信仰,她倒是更願意相信自己,更何況這個靈光灌頂聽起來不像是什麼好東西?應該也是控制人的方法。受制於人,這是她無法接受的,所以,這個聖殿,她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去參加的。想到這裡,林皓雪開口道:

「多謝前輩看重,可是很抱歉,我不能加入聖殿。」

「哦,這卻是為何?」白袍女子綺煙有些意外,神色略微陰沉了些,按照聖殿在烏桓帝國的神聖地位,誰不是擠破頭想要進入,成為其中的一員?只不過是條件達不到而已,怎麼眼前這個少年會拒絕加入聖殿呢?

「我……」林皓雪發現綺煙的神色微微一變,心裡一沉,正打算解釋一下,忽然,外面傳進來一聲嬌喝聲:「綺煙,你給我滾出來!你把人給我還回來1

「她怎麼來了?」聽到這個聲音,綺煙卻是眉頭輕蹙,手指忽然撫著太陽穴,顯得很頭疼,她看了看林皓雪,像是明白了什麼,「看來,她對你挺看重的啊1

林皓雪也只是訕訕而笑,訥訥不語,這個聲音她自然認識,不是別人,正是今天才見到面的七月,也的確是她讓人告訴七月和莫清河的,只不過七月這麼快就找來,這倒是她沒有料到的,心裡也微微有些感動,雖然不知道因為什麼人,但是七月是真的關心自己。

「走吧,我們出去看看。」那白袍女子說著便緩緩站了起來,在站起身那一剎那間,也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忽然從原地離開了,那速度之快,讓林皓雪懷疑那裡原本就沒有人呢。收起驚詫的心情,林皓雪也出去了,只不過,她可沒有什麼神妙的身法,自然是從石門一步一步走出去的。

林皓雪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七月和那位白袍女子綺煙正相對而立,氣氛不太友好,綺煙的身後站著紅綠黃三個女子,那三名女子也很警惕看著對面,在她們的對面,正是七月,七月的身邊那個中年人是莫清河。

在那七月和莫清河的後面,她看到神情有些焦急的沈墨蓮正看著石門這邊,看到自己出現的時候,毫不猶豫的跑了過來,拉住她的手,連聲問道:

「怎麼樣,皓雪,你沒事吧?」

「沒事的,謝謝你,墨蓮。」林皓雪連忙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沈墨蓮的舉動讓她的心裡微暖。

「那麼,你沒有答應她什麼吧?」沈墨蓮將聲音壓得底底的,用只有林皓雪能夠聽到的聲音問道。

「當然沒有,你看我像願意受人控制的人嗎?」林皓雪俏皮地一笑。

聽到林皓雪的回答,沈墨蓮微微鬆了一口氣,也不理會林皓雪的調侃,而是連聲道「那就好,那就好。」

看她的樣子,似乎對於這聖殿是知道一些什麼,但此處不是詳談之處,林皓雪決定離開后要好好問一問,這聖殿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後兩人將目光同時投向對峙的七月與綺煙的身上,此刻這兩人的神情有些奇特,七月滿臉怒意地盯著那個白袍女子,眼底像是在冒火。白袍女子的則表情有些無奈與苦澀,也不知道他們兩個到底有什麼恩怨。

「七月,我們已經十年沒見了吧。」白袍女子幽幽嘆息般的聲音道,「你還在為當初的那件事情怪我嗎?我說過了,他的事與我沒關係,你怎麼就是不相信我呢?」

「綺煙,如果不是你的信函,他們會去帝都?如果不去,又怎麼會出事?你說你和這件事沒有關係,誰信?除非他站在我的面前親口為你證實,否則我是絕對不會相信你的1七月柳眉倒豎,言辭激勵,頓了頓,她又接著道,「那件事我們暫且不提,就說今天吧,你為什麼要找人帶走浩兒?」

「浩兒?」綺煙看著驚訝的看了林皓雪一眼,回頭再次看向七月,「你們已經這麼熟了嗎,可是據我所知,你們在今天之前並不認識啊1

「據你所知?」七月冷笑,「我忘了,你們聖殿就是見不得人的手段多,我在這裡說清楚,薛浩是我的義子,是不會加入你們聖殿的,以後不要再打他的主意,你可聽清楚了?浩兒。我們走。」

「哦,好的。」林皓雪也被突如其來的義子給驚的不輕,但也知道這是七月保護自己的方式,於是偕同沈墨蓮一起到七月的身邊,打算隨著七月一起離開。

「七月,你是因為薛浩有幾分像他才會收其為義子的吧?」忽然,綺煙柔柔的聲音從他們的背後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