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九十五章 不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 不服?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修鍊之中,時間過得非常快,林皓雪一直緊閉雙目,直到八系玄力都堪堪突破到玄宗境界,而兩大堆精石也被她消耗殆盡,這才停止了修鍊。

睜開雙眼,首先看到的是地上一大堆的爛石塊,高高堆起,將房子的空間都給佔據了一大半,林皓雪自己也被嚇了一大跳。立即想到將這些東西堆積起來的做法很不禮貌,便心念一動,將所有這所有的石塊都重新收進了自己的儲物靈器,打算出去以後找機會再丟掉。

處理好這些石塊,房間頓時整潔了不少,略做整理,林皓雪這才拉開門。

剛出門,就看到沈墨蓮正坐在她房間門口那個供休憩的石凳上,長發披肩,露出一張美麗的側臉,不知道在想著什麼,臉上並沒有以前那常見的冰冷之色,倒是顯得有幾分柔美。林皓雪心裡忽然難過了起來,也許,這才是她原本的樣子,只不過,家庭里的變故將她逼成這幅不近人情的冷淡模樣。

聽到林皓雪開門的聲音,沈墨蓮便轉過頭來看她:「終於修鍊結束了?」

「你就在這兒等著?」林皓雪有點抱歉的問道。

「能不在這兒等著么?」沈墨蓮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我們跟何長老說好的,期限是十天,可今天已經是第十一天了,你不知道么?還好意思提?」

「啊,已經第十一天了嗎?」林皓雪先是一驚,而後不好意思的撓撓頭,道,「我都給忘了,謝謝你啊1

「別說這些沒用的,」對於林皓雪的感謝,沈墨蓮也有點不好意思,故意冷聲道。

「那我們趕快走吧1林皓雪說著,抬腳就要走。

忽然,被沈墨蓮給叫住了:「等一下。」

「還有什麼事嗎?」

「喏,給你1沈墨蓮說著,將一個暗紅色的金屬片遞給林皓雪,道,「這是莫軒讓我轉交給你的,他這幾天接了一個紅色任務,出去了。」

「這是,」林皓雪接過那個暗紅色的金屬片,打量了一下,立刻面露驚喜之色,「利等上品火系玄技,莫軒哥真是有心了。」

「我看啊,他對你可不是一般的有心。」沈墨蓮撇撇嘴,高深莫測地道,「不過,你想要感謝他,那也得等到仙境之爭回來后再說吧。」

說完這句話,沈墨蓮也不再理會林皓雪,而是自己邁開步子,率先走了。

「對哦,是得趕緊走了。」心念一動,將那玄技收入自己的儲物靈器,林皓雪毫不猶豫地跟上了沈墨蓮的步伐,兩人一前一後,奔向傭兵工會。

這次她們兩個剛剛踏進那座高高矗立的傭兵工會的大樓,就被一個專門等在這裡的服務生給帶到大樓的後方。

林皓雪和沈墨蓮來到這座大樓的後方,才發現原來這裡是一個很大的院落,佔地極廣,但是很多一個很大的院子又被分割成很多的小院落,這裡,應該就是傭兵工會的大本營。

她們兩個被帶到其中的一個小院落中,見到何長老並沒有在這裡,而是三張年輕的生面孔已經等在這裡了,想來應該是一同去參加仙境之爭大賽的吧。考慮到沈墨蓮不喜與陌生人多交往,林皓雪便也懶得去跟他們打招呼,和沈墨蓮在距離他們不遠的一處空地站定,耐心等待著。

忽然,一個頗有些尖酸的聲音傳進她的耳中:「有些人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副小白臉的德行,什麼本事也沒有,居然還敢給傭兵工會的人擺架子1

林皓雪循聲看過去,見說話的人是一個身材較高,膚色偏黑,十七八歲的青年,正斜著眼睛看著她與沈墨蓮,眼底涌動著的光芒讓人很不舒服,這是顯而易見的挑釁。

在他的身邊,有一個年紀比他略大的青年,同樣身材頎長,膚色黝黑,五官與先前那個說話的人長得有幾分肖似,不過明顯要更沉穩一些,此刻也在看著她們,表面看似平靜,但是眼底還是透露出潛藏的不屑。

在他們兩人的身側,有一個看起來很瘦弱的青年,這個青年看起來很文靜,很俊秀,這時候臉上浮現一抹苦笑,抱歉地看著林皓雪兩人,顯然是對於他同伴的舉動感到很無奈。

林皓雪的目光從他們三人身上緩緩劃過,最後重新落再最先出聲的那個青年身上,神情未變,但是聲音卻冷了幾分:「你是在說我嗎?」

林皓雪的聲音清清冷冷,其實很好聽,但是,落在對方的耳中,不知為何,卻產生一股莫名的壓力,尤其是最先說話的那個青年,他忽然忽然心裡一怵,但轉眼間,又覺得自己居然會對這個明顯比自己小很多的人心生畏懼,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便梗著脖子,毫不示弱道:「誰是小白臉了,誰給傭兵工會擺架子了,我就說的是誰,怎麼,你這麼急著對號入座幹嘛?」

對方似乎依然很強勢,但是林皓雪還是明顯感覺到對方的色厲內荏,知道自己方才的那一絲意念威壓起了效果,也不生氣,反而笑了:

「我知道,你這是在刻意激怒我,只是我想知道,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你……」那個最先說話的,比較年輕一點的黝黑青年,似乎沒有想到自己的心事一下子就被人看透,一時間語塞了。就連站在他身邊的那個年長一點的黝黑青年也是臉色一變,怔了怔,為林皓雪敏銳的覺察力感到驚訝,但也沒有說話。

倒是那個站在他們兩個身側的俊秀青年卻突然笑了起來:「呵呵,你就是薛浩吧?果然心思敏捷,洞察力驚人,難怪皇甫兄對你讚不絕口呢?」

「皇甫俊?」林皓雪聞言一愣,眼下的情況和皇甫俊又有什麼關係?

「莫非,你還不知道皇甫兄的身份吧?」看到林皓雪的神情,那位俊秀男子立刻便明白過來了,解釋道,「皇甫兄在兩年前,就被選作玄仙之爭的種子選手,進入了仙境之爭儲備營了。」

「種子選手?儲備營?」林皓雪喃喃低語,看來這傭兵工會為了參加這十年一度的仙境之爭大賽頗是下了一番功夫呢,居然還成立了這儲備營。一明媚的眸子從這三人的身上掃過,露出瞭然的神情,「這麼說,你們也是種子選手了?」

「是的,」那位俊秀青年介紹道,「我叫言文柏,他們是兩兄弟,分別是高起,高義。不過我們只是玄宗陣營的,與皇甫兄所在的玄靈陣營的可沒法比。」

看著言文柏與林皓雪說話,那對兄弟中的弟弟高義重重地哼了一聲,但是並沒有出聲打斷言文柏的言語,看得出,他對於言文柏還是頗為敬重的,由此可以推斷出,言文柏的實力其實是在他們兄弟兩之上。

「那他們這是?」林皓雪目光向那兩人的方向示意的了一下,道,「敵意是從何而來?」

「是這樣的,」俊秀青年無奈地看了那兩兄弟一眼,再次苦笑了一下,解釋道,「我們三個僥倖,在玄宗陣營中經過多年苦修,通過重重考驗,終於能夠去參加仙境之爭大賽了。更是因為取得前三名,得到了那三個單人賽的名額,他們兄弟兩因心意相通,被定為參加雙人賽的人眩但是,就在十天前,負責玄宗陣營的何長老忽然改變了原定的部署,將第四名和第五名給刷了下去,不僅如此,我們原本可以參加的單人賽,雙人賽資格也被取消。所以……」

「所以他們就很不服氣?」林皓雪接過言文柏的話,「多謝言兄告知。」

見她如此,言文柏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於是什麼也沒有說,無奈一笑,看著林皓雪將視線轉向那個向她挑釁的弟弟高義,道,「這麼說,你是對我們這樣的空降部隊不服氣了?」

「哼。」那個叫做高義的青年繼續冷哼道,「我就是看到了你是小白臉,我就是看到了你給傭兵工會擺架子了,怎麼我說錯了嗎?」

「你當然說錯了。」林皓雪看著他,很認真的回答,「第一,我們遲到,只是有事耽擱了,並沒有給傭兵工會擺架子,即便是何長老在此,也一定會給我解釋的機會,而不是枉定罪名。第二,我膚色的確比你白,長得也比你好看,這並不是我的錯,而你卻因為嫉妒而出言攻擊,這就是你的錯。」

「你,你……」被林皓雪說道痛腳,一時怒不可遏,一連說了好幾個你字,卻無言辯駁。

這時候,那個高起將他弟弟拉到身後,站了出來,目光有些冷意地看著林皓雪,道:「長得好看沒什麼,口齒伶俐也沒有什麼,想要參加仙境之爭,想要在比賽中取得好成績,靠的是真本事!想要讓我們服氣,可以,那就拿出真本事來,別在這裡耍嘴皮子1

「真本事么?你說的很對,想要人服氣,的確需要真本事。」林皓雪忽然一笑,明媚動人,笑意未盡,她便雙手抱在胸前,向高起和高義抬了抬下巴,繼續道,「你們不服是吧?那今天,我就揍到你們服氣為止1

語言,是說不完的張狂,姿態,是道不盡的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