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九十六章 過江千尺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六章 過江千尺浪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皓雪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而且還做出這樣的姿態,站在他身邊的沈墨蓮先是微微錯愕,而後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可從未見過林皓雪這麼囂張霸道的樣子,還別說,挺有惡霸范兒的,言文柏也忍不住微微一笑,被林皓雪的樣子給逗笑了。

他們兩樂了,但有人卻怒了。高起高義這兩兄弟臉色都是一變,布滿了怒意,尤其是那個弟弟高義,脾氣更加火爆些,臉色已經漲紅,右手指向林皓雪,怒道:「你簡直狂妄至極!我今天就來教訓教訓你。」

「你?分量還是太輕了些。」林皓雪看了看他,搖搖頭,不再理會,而是將目光放在那個叫做高起的青年之上,似乎一點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說出的話有多過分,「既然你們兩個都不服氣,那就一起出手吧!雖然分量還是不足,但我也只好勉為其難一戰了。」

「狂妄1這次就連比較沉穩的高起也忍不住一聲怒喝。不光是他認為林皓雪太狂妄,就連本來看好林皓雪的言文柏也忍不住皺了皺眉,覺得林皓雪有些太託大了。在場的人中,也只有沈墨蓮神色未變。

「是不是狂妄,只有試過才知道。」林皓雪絲毫不為所動,沉聲道,還是將目光看向高起。

「這是你自己找死,接招。」被忽視的高義已經沉不住氣了,忍不住暴喝了一聲,雙掌拍出,無數道火紅色的光芒從他的掌心噴涌而出,向林皓雪那嬌小的身體籠罩而來,那火紅的光芒攜帶著驚人的殺傷力,而且分佈很密集,無論林皓雪從哪個角度閃避,都無法逃開光芒的攻擊,就連倒退也做不到。

「火網祭1

這是高義最厲害的殺招,見到這招被如此順利地使出來,高義也是微微喘著粗氣,這一招極其耗費玄力,而又足夠霸道,以前很少成功用出來,今天被林皓雪給激的怒火攻心,一瞬間就使將出來,但也將他的玄力幾乎消耗殆盡了。他自己很清楚這一招的殺傷力,這下這個薛浩不死也得受重傷,哼,叫你張狂!

高起看到弟弟用如此凌厲的攻勢攻擊林皓雪,並沒有半分留手,他神情冷漠,紋絲不動,既沒有趁機出手攻擊林皓雪,也沒有阻攔弟弟這拚命一擊,只是冷冷地看著林皓雪,看她會如何化解,他也非常看不慣林皓雪的張狂,讓她吃虧,是他樂見的局面。

言文柏看到高義一開始就是這一招,心裡一驚,高義這一招他見過,就在前不久的選拔賽中用過,不過那時候還不及現在威力大,當時幸好有何長老在,給控制住了,不然必會死傷無數。可是,現在何長老不在此處,想要控制的話,只有玄力相剋一途,於是他將目光投向高起,見他冷清的神情,便明白了他的心思,無奈地搖搖頭,心裡的焦急更勝,不由為林皓雪而捏把汗。

旁觀者各懷心思,而身為當時人的林皓雪卻是毫不擔心,她細細打量著那無數道火紅色的光芒,眼裡是感興趣之色,原來火系玄力還可以這樣用啊?

火芒越來越近,而她卻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任憑那無數道光芒將自己的身體給包裹祝

「居然得手了?」

一時間,在場的幾人神情各不相同,高義大喜,高起也是微微一喜,言文柏忍不住擔憂之情,只有沈墨蓮淡定依舊,神色如水般沉靜。

「嗤嗤」

「嗤嗤」

就在他們各懷心思的時候,一絲絲很微小的聲響,卻是驚雷般傳進了這幾人的耳中。

「這是?」言文柏先是一愣,當他看到林皓雪身體四周的火紅色的光芒被一絲絲白汽給取代之後,臉上立刻浮現出驚喜之色,「火與水的相觸之聲,原來薛浩是水系玄力啊?」

水克火,也只有水系玄力的玄宗,才能夠接下高義這一擊,言文柏剛開始看向高起,也是因為高起是水系玄宗。見到這一幕,高起高義兩兄弟的臉色都漸漸難看了起來。

幾乎是瞬間,林皓雪身體周圍的火光全被白汽代替,很快,白汽散盡,顯出中間那個俊俏絕美的少年,他神情沒有絲毫變化,不過言語中有一絲微微的驚嘆:「能夠將火系玄力這般使用出來,也算是有些本事,不過,你的玄力質量太差了,一點都不精純,浪費了這等玄技。」

聽的林皓雪此言,高義的臉色幾乎漲紅成了豬肝色,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林皓雪的對手,更何況自己剛才的一擊,已經將丹田中的玄力給揮霍殆盡,沒有更多的力氣與林皓雪相鬥。即便臉色難看,但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將期望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哥哥高起。

看到自己的弟弟一招慘敗,高起看向林皓雪的目光已經凝重了許多:「你的確是有些本事,但是,想讓我就此服你,卻也是休想,接住了我這一招,我便服氣。」

一招定勝負么?林皓雪的眼中流露出幾分興味,既然高起如此提議,想必這一招定是他壓箱的底牌吧,很有可能是玄技,而且以高起能夠成為玄宗陣營中的佼佼者,這玄技的等級一定不會低,她正想試試一般玄宗使用玄技,戰鬥力會提升多少,所以,回答很痛快,「好1

「那麼,請接招1高起臉色嚴肅,看著林皓雪,忽然微微後退了一步,右手一翻,一根巨大的鐵棍已經被他握在了手中,他看著林皓雪道,「我的這一招必須要藉助於武器才能夠使用出來,所以,為了公平起見,也請你亮武器。」

「無妨,」林皓雪無所謂的擺擺手,道,「我的武器太重,不如空手來的靈便,所以,我不用武器好了。」

高起的臉色又是微微一沉,當下也不再多說什麼,而是右手拖著那隻巨大的鐵棍,緩緩向後退了好幾十步。隨著他的後退,那隻巨大的鐵棍在地面上拖曳出一道又長又深的印痕,可見那鐵棍有多重?

數十步后,高起終於站定,忽然將左手也放置在那根鐵棍之上,一聲暴喝,雙手著力,那根鐵棍被他高高舉起,而後,重重地向地面砸去,同時,嘴裡也是一聲大喊:

「過江千尺浪1

隨著那鐵棍的重重砸下,一股令人驚駭的勁氣從鐵棍的頂端噴涌而出,沿著剛才劃過的印痕向林皓雪爆射而去,那情景宛若一股股巨浪傾瀉而下,浪頭攜帶著驚人的攻擊力,會將任何一個人吞噬掉一般。

居然是這一招,高義興奮了起來,他知道哥哥有一門驚人的玄技,但是很難練,琢磨了足足有三年,他從來沒有哥哥用出來過,現在看這等威力,十有八九就是這一招吧。

言文柏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一招,目露驚喜之色看著高起的那一招,他是個武痴,看到這一驚人的玄技,不由自主打量研究了起來,已經來不及擔心林皓雪。

林皓雪也是雙眼微眯,看著向自己噴射而來的滔天巨浪,閃動的眸子中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是幾分興奮,這一招,可是遠非高義那火網祭所能比得上的。

她非但沒有後退,反而迎了上去,就在那股浪頭距離自己只有一米的時候,她才將雙掌一揮,一個淡紫色的近乎透明的屏障佇立在她的身前,將那股驚人的攻擊力給擋在一米之外。

任憑那巨浪氣勢洶洶,也無法前進一步,反而被那紫色的透明能量給漸漸消耗著。

「怎會如此?」看著不斷衰退的浪頭,高起臉色大變,一股股驚人的玄力不要命地向那巨浪中輸入,隨著玄力的輸出,他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與之相反,林皓雪神情自若,站在那屏障之後,就這樣負手而立,什麼也沒有做,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

漸漸地,即便高起的玄力在穩固這,但是那巨浪的勢頭依然在漸漸變弱,但是那紫色的壁障卻沒有任何變化,到最後,巨浪已經被消耗殆盡了,但紫色的透明壁障依然矗立在林皓雪的身前,像一個忠實的侍衛,保護著林皓雪。

「我認輸,」高起臉色灰白,頹然放棄了繼續輸送玄力進入巨浪之中,雙手垂下。

聽到高起的認輸,林皓雪這才慢條斯理地撤掉了自己眼前的紫色屏障,看著眼前的頹然的高起,神情中隱隱有幾分難辨的神情,問道:

「你是風水雙系,對吧?」

「你怎麼知道?」高起猛然抬頭看向林皓雪,驚訝不已的問道,很多人看到自己使用這一招,都會下意識地的認為自己是水系玄力,她到底是怎麼看出自己的底細的?

「我不但知道你是風水雙系,我還知道,你這一招玄技並不完整。」林皓雪沒有理會高起的驚駭,而是繼續說道。

「這,你都知道?」高起的聲音幾乎不能用驚訝來形容了,那簡直是驚恐了,過江千尺浪,這是他最強的底牌,但是在眼前這個薛浩的面前,居然根本就不算什麼秘密,甚至他似乎比自己更要清楚這一玄技的底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