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九十七章 賭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賭注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是的,我當然知道1林皓雪似乎並沒有看到到高起臉上的驚駭之色,而是繼續道,「我還知道你為何要用那個鐵棍來施展這一擊了,因為,是你玄脈不夠多,必須用著東西來代替缺失的那一系玄力。」

玄脈不夠多?需要用其他的東西來代替?聽到林皓雪這樣的話,在場的幾人,除了沈墨蓮之外,其餘的幾人包括言文柏在內,都是面露不可置信之色,雙系玄脈,這是多少人求而不得,多少人羨艷不已的,怎麼在她的口中反而還事太少了?那麼,什麼叫做多?三系,還是全系?

其他人臉上的驚駭與不可置信之色,林皓雪根本就沒有看,而是認真的看著對面的高起,道,「不過,我給你一個建議,如果你選用的是竹棍,剛才那一擊的效果應該遠比鐵棍好一些。」

「為什麼?」高起這時候猛然抬起頭,看著林皓雪,神色很認真,臉上原來的驚駭、沮喪、垂頭喪氣和不甘全都統統消失了,反而是極其謙卑的虛心求教道。

「因為,想要練會這部玄技,需要三系玄力,」林皓雪微微沉吟了片刻,道,「如果我沒有猜錯,這部玄技應該分為上下兩部,上部就是你剛才所使用的過江千尺浪,下部應該與木系玄力有關,至於叫什麼名字,我不是很清楚。所以說,你所用的鐵棍雖然形態上與木有點相似,但是畢竟本質是金系,比不上木系的柔韌性與生長力,自然無法發揮出最好的效果。」

「你的確說的沒錯,」高起的兩眼露出欽佩之色,道,「我能夠得到修鍊這幅殘卷,是因為我對傭兵工會的貢獻值較高,得到特批的,至於下卷到底是什麼,其實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琢磨了三年,才能夠勉強將這上部使成剛才的樣子。」

「哦,」林皓雪忽然眼睛一亮,她強按住內心的激動,「那你的意思是,這玄技是從何而來的?是傭兵工會的嗎?」

「是的,」高起回答道,「這是傭兵工會內部收藏的一部玄技,級別比較高,似乎頗有來歷,也許等會兒何長老來了,你可以問問他。」

「不用等會兒,我這就來了。」只聽得一聲爽朗的笑聲,那個院子高高的牆頭忽然躍下來兩個人,前面的一人是白衣,後面一人是青衫青年。

「見過何長老!見過皇甫兄1看到這兩個人,言文柏等三人立刻拱手行禮,態度異常恭敬。這兩人不是別人,白衣的是何長老,而青衣的是皇甫浚

「行了行了,哪有那麼多的繁文縟節,」何長老擺擺手,滿不在乎地說,而後轉身看向身後的皇甫俊,「算你小子賭贏了,這薛浩的確能夠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將高氏兄弟給擺平。」

「那,何長老可別忘了答應我的事哦?」皇甫俊也是洒脫一笑,回了一句,看的出,他與何長老相處很融洽,並不像言文柏他們那樣拘謹。

而後他又將目光轉向林皓雪,眼底露出一抹慧黠的笑意,「薛小兄弟,我就說了,我們還會再見的。」

「是啊,我們又見面了,皇甫兄。」林皓雪也是淺笑著看向皇甫俊,自從聽言文柏告訴她皇甫俊是玄靈陣營中的人,她就料到,他會在這裡出現。

「等等等等,你們先別忙著敘舊,薛浩,你說吧,你想要的是什麼東西?精石還是武器?」這時候,何長老突兀地插話進來,他看著林皓雪,想起她剛才教訓高氏兄弟的雷厲風行,越看越覺得滿意。

「我?」林皓雪一時間愣住了,「贏你的不是皇甫兄嗎?怎麼會扯到我的身上來呢?」

「是這樣的,我和何長老的賭注就是,假如我贏了,何長老便會答應你一件事,你有什麼需要儘管提,不用跟他客氣。」皇甫俊笑著說道,言辭中儘是慫恿之意,根本看都不看何長老翻過來的白眼。

「這樣的話,那薛浩先行謝過皇甫兄了,」林皓雪呵呵一笑,回頭再次看向何長老,還真沒客氣,道,「何長老。我對於高起兄剛才使出的這門玄技很有興趣,不知何長老能不能滿足我這個願望呢?」

「這個,」何長老立刻面露難色,沉吟道,「這過江千尺浪的確是工會中珍藏的玄技不假,但是只有上半部,沒有下半部,所以恐怕會讓你失望了。」

「這樣啊,」林皓雪聽聞此言,些微有些失望,但她還是立刻追問道,「那麼傭兵工會這部玄技是從何而來的?何長老總知道的吧?」

「這個啊,我想想,」何長老漸漸地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意,看皇甫俊,道,「我想起來了,這玄技正是當初你師傅的從竹悅的手中得來地,上半部留在了傭兵工會,下半部卻被他帶走了。想要得到完整的玄技,恐怕還得問問你師父。看來,這個條件還是欠著吧。」

「竹悅?我記得是那頭仙獸的名字來著。」

「是啊,就是十年前那場魔獸攻城之時,你師父打敗竹悅,從他手中搶來的。」

「這樣的話,的確是要再找找師父,」皇甫俊沉吟了片刻,忽然道,「那這樣吧,將上半部讓薛小兄弟參閱幾日,何長老總有這個許可權吧?至於那下半部,就由我自己去找師父。這賭注便算兌現了,可好?」

「自然沒問題。」聽到皇甫俊的提議,何長老心情舒暢。停頓了片刻,再次將視線轉向高起兄弟兩,臉色比較嚴肅,「這次參加仙境之爭的人員,現在就定下來了,你們兩還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高起和高義異口同聲道,態度很謙和,雖然沈墨蓮沒有出手,但是林皓雪一人足以證明她們兩人的實力了。

「沒意見就好,那你們回去后好好準備準備,明天我們就啟程。」何長老叮囑了一句,然後又看向言文柏,「至於文柏,你先帶他們兩個熟悉熟悉一下周圍的環境吧,再帶他們休息去吧。」

「是。」三人齊聲應道。恭敬的態度讓何長老的心情很愉悅,但是這份愉悅的心情在看到一邊似笑非笑的皇甫俊的時候,忽然減小了許多,不耐煩的揮揮手道,「你呢,趕快回到玄靈陣營中去,看蕭長老還有什麼事情要安排的,別站在這兒礙眼了。」

然而,皇甫俊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他的趕人的話,還是看著他,神情似笑非笑的,何長老的臉皮抽了抽,道,「你放心吧,我不會賴了你的賬的。我保證,明天,就會將這玄技給他帶來,這下可以了吧?」

「當然!,」皇甫俊笑眯眯的道,「何長老的為人,我可是很信任的,必然不會食言,更不會將有些寶貝據為己有的,是吧?」

慢吞吞地說完這番話,皇甫俊這才不急不慢地離開了他們的視線。聽到皇甫俊最後的一句話,何長老的老臉皮微微紅了紅,低聲嘟囔道,「不就那麼一次嗎,居然讓這臭小子給記住了,老是接我老底,真不可愛。」

低聲嘟囔的何老抬起頭,就看到眼前的這五人都還沒有走開,眼睛充滿怪異地看著自己,他的老臉不由得再次紅了,甩了甩袖子,扭頭走人了。

「何長老真的很吝嗇么?」林皓雪不由得問道,但是沒有聽到回到,回頭看去,見言文柏等三個人齊刷刷地點頭的動作。

「你們說,何長老不會真的食言吧?」林皓雪不由有些擔心,她現在對於這個玄技實在是很感興趣,可不想真的就這樣沒有指望了。

「不會,何長老這個人最好面子,」言文柏不由失笑搖頭,對她道,「皇甫兄就是深知這一點,所以才會說剛才那一番話,現在我們幾人可都是證人呢,他才不會做讓他丟面子的事,所以你放心吧,明天,那玄技必然送到你的手裡。」

「那就好,」林皓雪終於放心下來,想起皇甫俊與何長老奇怪的關係,不由得笑了起來,「這幾天在外面一直聽說皇甫俊是個很厲害的人物,是泰興城的神話,沒想到,他還挺狡猾的啊?」

「呵呵,相處久了,你就會知道,皇甫兄還真是個有趣的人,」言文柏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事,笑道,「他很大方,和何長老恰恰相反,但也只有他能夠製得住何長老這個吝嗇的毛玻」

言文柏的這話,立刻引起了高氏兄弟的認同,幾人相視一眼,都覺得有趣,不約而同地哈哈笑了起來。

「走吧,我帶你們去看看這個傭兵工會的院落吧,」笑罷,言文柏這才解釋道,「這裡雖然也在誅魔城中佇立,但是根本就不對外開放,院外的人可無法體會這個院子的神妙,單憑你們自己,恐怕找不到住所呢?」

「這麼神奇?那就有勞言兄帶路了,」林皓雪客氣地舉手,讓言文柏先行,自己與沈墨蓮隨後跟著。

不得不說,這個院落真的很寬廣,處處有機關,處處有陷阱,單憑林皓雪和沈墨蓮,還真的很難找到自己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