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一章 言文柏的實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言文柏的實力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高起兩兄弟見到言文柏開始發飆,不打算隱忍,而是要與對方一戰時,都是心裡一喜,終於不用再受這種窩囊之氣了。但是,這種喜悅在他們見到言文柏要自己出手,並沒有打算讓自己兄弟二人的先出手探探敵方底細的時候,便轉化為了幾抹焦急。

高起趕緊走到言文柏的身側,低聲提議道:「言兄,還是讓我先來吧,後面還有好幾個呢。」

「不用,你不是他的對手1言文柏同樣低聲回答道,之後便神色肅然盯著對面的這個人,沖他擺擺手,示意他不要再多說話。

高起後退了幾步,臉色不是很好看,倒不是被言文柏駁了面子而感到難堪,而是他為言文柏擔憂。他和弟弟高義一樣,對於言文柏是無條件的相信的,既然眼已經這樣說了,那不會出錯,自己的確不是那高個子的對手。

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對方有五個人,而且個個都不弱。自己這邊呢,他們兄弟二人實力不濟,無法參與,薛浩還在深度修鍊狀態中,而那個連墨……,唉,不提也罷,現在能動手的似乎只有言文柏一人,以一敵五,這怎麼可能贏啊?

心裡這樣想著,高起下意識地回頭看向通天鶴背上端坐的沈墨蓮:沈墨蓮依舊雙目微閉,神色一片平和,好像什麼也沒有看見,什麼也沒有聽見,一副什麼也不放在心上的淡然模樣。

哼,你就裝吧!沈墨蓮的這個樣子,高起心裡不由對她生了幾分埋怨,幾分惱意,既然大家已經一路走到這裡了,那不就已經是同路人了?可是他怎麼根本就不把團體的榮譽放在眼中?甚至連隊友的死活也不管不顧了嗎?這傢伙根本就是沒心沒肺,自私無情!

「金耀體。」

這時候,忽然聽到一聲暴喝之聲,高起急忙收回心神,向聲音的來源看去:

隨著那聲暴喝,那高個子青年的身體已經緩緩懸浮在半空之中,與此同時,他的身體表面漸漸浮現出一股金色的光芒,那金色的光芒包裹著他的全身的每一寸,使得他整個人的身體都是金光閃閃,就像突然降落而下的天將一般威風凜凜。

「金耀體?這不是一部鍛體功法嗎?那東西,可要被高級玄技都要罕見許多。居然連這種功法都有,看來這位姓高可不簡單埃」圍觀的人群中有人認識這金耀體,小聲跟身邊的人道。

「嗯,這金耀體,我也聽說過,據說是高涵帝國的皇室才有的功法,莫非……」這個人說道此處,忽然停了下來,不願意再多說。

他們兩人的對話雖然聲音比較小,但圍觀者中也不乏耳聰目明之人,很多人都聽到了這句話,雖沒有人言語,但是都暗自贊同的點頭,能夠擁有這等鍛體功法的人,身份怎麼可能是簡單呢?說他是高涵帝國的皇室,也不是不可能。

他們居然是高涵帝國的人?聽到旁人的議論之聲,言文柏的臉色愈加陰沉,他的身份和地位遠非高氏兄弟可以相比,見識也比他們廣很多。

高涵帝國,也許其他幾人不知道,但是言文柏卻很清楚,這高涵帝國,在187個三等國家中實力都是排在前三的,這等底蘊和實力,遠非烏桓帝國這樣排名下游的國家可以相比的。

更有甚者,據說這個國家與某個超級大國有一些關聯。那等勢力,更是烏桓帝國想都不敢想的存在。心裡這樣一想,言文柏看著對面那個高個子青年,眼底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高個子青年也聽到了別人的議論之聲,神情中有幾分得意,在看到言文柏凝重的神情之時,臉上的得意更是增加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哈哈狂笑道:「怎麼,怕了么?不過我告訴你,怕也晚了!即便我不用玄技,單憑這個身體的力量,就足以將你轟成碎渣。接我一拳1

他說到最後一句,便突然暴喝出聲,一隻攜帶著凌厲勁風的金色拳頭向言文柏的前胸直擊而來。

他是金系玄力,金系的特點就是堅硬,鋒利,他的這一拳固然是與鋒利無關,但是不可否認,這一擊,卻是將金系玄力的堅硬這一特徵發揮到一個極致,這一拳要是真的轟在言文柏的前胸,恐怕真的會如他所說,將言文柏也重傷吧。

這傢伙,還真夠狠的!圍觀之人不由的瞳孔縮了縮,心裡暗道千萬別得罪這樣的人。

「這個傢伙,真不要臉,他這是在坑言兄埃先前故意說話,就是為了吸引言兄的注意力,好趁其不備進攻的。」高義見到高個子青年忽然出手,憤憤不平的道。

高起也是臉色鐵青,但是他也沒辦法,兵不厭詐,對方的行為,並沒有哪條規定是不允許的。然而,當他的目光落在言文柏平靜的臉上時,提起的心忽然放了下來,安撫高義:「別擔心,你看,言兄一點不都著急向來是自有對策。」

事實的確如此,情況看似很危機,但言文柏的神情卻是出奇的平靜,他靜靜盯著那隻越來越近的金色大拳頭,而後緩緩地伸出自己的手掌,迎向那暴擊而來的金色拳頭,口中輕輕吐出三個字:「龍柏繞。」

那緩緩伸出的掌心中,忽然有一股濃郁到化不開的綠色的玄力噴涌而出,帶著一股驚人的生命力氣息。那股玄力,有著如同松柏一般的堅韌之感,但同時又好像飛龍在俯視人間一般姿態繚繞。這一擊玄技固然驚人,但是誰都能夠看清楚,言文柏是木系玄力。

他這是要用自己的木系玄技來接下那飽含金耀體功法的一拳嗎?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感覺很震驚,這傢伙怎麼會如此自大,難道他不知道金系玄力本就是克制木系玄力的嗎?這樣做,非但不能接下這一拳,恐怕立刻便會真的被揍成重傷吧?

也有人這樣認為,即便他知道玄力相剋又能怎麼樣呢?這是他的玄脈,是天註定的,他自己也沒有辦法,這時候,恐怕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吧?真悲哀!

所有人都一直認為硬接這一拳,言文柏是必輸無疑。

然而,接下來的那一幕,讓這眾多的圍觀者都一個個張著的嘴巴足以塞進一個囫圇雞蛋來,他們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金克木,這不是眾所周知的公理嗎,數萬年來都是如此。可是,怎會出現眼前的這一幕呢?應該是看錯了吧?有人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再次向場中看去:

沒錯,高個子青年那金光閃閃,飽含金系玄力的剛猛一拳,被一股柔和的,充滿生命力的木系玄力給牢牢困住,再也不能前進一分。

眾人預料中金拳摧枯拉朽般的攻勢並沒有出現,反而被堅韌的木系玄力給牢牢纏住,不僅如此,那木系玄力還在一寸寸的腐化著那看似堅固的金拳,那包裹著金色的拳頭越來越校

這一幕,可以說與貓怕老鼠,羊吃掉狼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這一現象,簡直是顛覆了人們慣有的認知。

眼前對峙的兩人中,言文柏倒是神色如常,平靜地看著對方的金拳被自己的木系玄力給慢慢消磨掉,沒有絲毫的意外,彷彿本來就該如此。

但是,那個高個子青年卻臉色很難看,他拚命地輸出著玄力,與言文柏的木系玄力相抗衡。漸漸地,他身體表面的金耀體光芒也越來越黯淡,他的臉色是一片慘白,看著言文柏的眼神像是在看鬼魅一般,再也沒有剛開始的半分囂張,而是驚恐地顫聲道:

「不是金克木嗎?怎麼會這樣?這、這不合常理啊1

看著高個子青年那恐懼的樣子,高起和高義兩兄弟心裡別提有多開心了,言文柏一出手,就能夠將對方給收拾成這個樣子,可算是將剛才忍氣吞聲丟點的顏面給盡數挽回來了。

與他們相比,身為當事人的言文柏依舊是神色淡淡的,語氣沉穩:「你不是我的對手,認輸,道歉吧。」

「想要我認輸?想要我道歉?做你的春秋大夢吧你!你大爺我今天就是不認輸,就是不道歉,你能如何?」那個高個子青年因為身份的緣故,一向跋扈慣了,聽到言文柏的話,臉色巨變,惱羞成怒地喝道。但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他此刻的色厲內荏。

「我能如何?」言文柏的語調上揚,「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說這話的時候,言文柏的掌心微微一動,又有一股濃郁的綠色自掌心湧出,與那個金色的拳頭相觸,但是這股玄力不再是磨損高個子的金耀體,而是吸收,金色越淡薄,綠色就越濃郁。幾乎是片刻間,高個子青年體表的金色已經被消耗的乾乾淨淨了。

「哇。」他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跪倒在地上,耷拉著腦袋,昏了過去,看樣子,玄力已經被消耗的乾乾淨淨了。這時候,要是不及時治療,恐怕會傷及玄脈的。

「到你了。」言文柏沒有理會昏倒了高個子,而是將目光轉向那個矮個子青年的身上,淡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