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二章 木氏家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木氏家族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怎麼會如此?怎麼會……」剛才和高個子青年一唱一和的矮個子青年被言文柏驚人的實力給驚的目瞪口呆。這時候,當他看到言文柏將視線轉向自己的時候,頓時有些恐懼,不斷地擦拭著腦門上的沁出的冷汗,戰戰兢兢的低聲自語。

他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可以說,他和剛才那個玄力耗盡而昏倒的高個子青年,是不分伯仲的。既然眼前這個人能夠輕而易舉地將高個子打得這麼慘,那他也一定不是這個人的對手。這次,似乎是踢到了一個鐵板了,這可是一個危險人物啊,該怎麼辦呢?

「高志林,你不是他的對手,退下吧。」就在那矮個子青年正處於極度困窘為難的時候,忽然有人開口,那個聲音不大,但是足以打破僵持的雙方,將困窘之中的矮個子青年給解救出來。

言文柏看過去,見到這個說話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先前那對議論林皓雪等人的兄妹之中的哥哥。他在說話的時候,並沒有看那個矮個子青年,而是在看言文柏,神情有些微妙,目光落在言文柏已經收回的手掌時,雙眼不由得眯了眯,沒有人能夠發現,那微眯的眼底潛藏著隱晦的驚喜與火熱之色。

「木兄,我還沒出手!不一定就會輸1那個叫做高志林的矮個子青年漲紅著臉,小聲反駁道,他雖然很不想與言文柏真的對上,但又覺得要是就這樣不戰而逃,可就太丟人了,從此以後,恐怕再也抬不起頭來,會被這些人參加仙境之爭的人給恥笑到死的。

「不,你一定會輸1那個被他稱為木兄的青年神情淡漠,用一種不容置喙的口氣道,「他的玄力是萬中無一的變異性木系玄力,帶著一絲龍氣,不論是剛才的志文,還是現在的你,你們的金系玄力,都無法剋制於他,反而會被他壓制。」

高志林聞言愣了愣,終於還是緩慢地挪動腳步,向後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幾步之後,變已經站在那木姓青年的身後,將正前方讓給了他,但是他那雙眼,依舊不可置信的看著對面的言文柏。龍氣,這東西怎麼可能在他的身上?他到底是什麼來歷?

高志林後退的同時,那個被稱為嫣兒的少女也退了幾步,頓時,場地空開,最中央只留下木姓青年與言文柏對峙。言文柏看著對方,瞳孔也是微微縮了縮,他能夠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一種熟悉的氣息,那也是龍氣?不,不對,那氣息的品質明顯要比自己的次一些,那是與龍氣出自同源的,蛟氣!

很顯然,這一點差別,對面的那個木姓青年也覺察到了,他神色微微一變,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將臉上的倨傲之色盡數收斂,微微拱手一禮,很客氣的問道,「在下木澤,敢問兄台貴姓?」

木澤?聽到這個名字,言文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思索了片刻,再次直視木澤,鄭重地問道,「木兄可是高涵帝國的木氏家族之人?」

「正是1

聽到這個預料之中的答案時,言文柏的心裡微微顫了顫,他幾乎要下意剩但被他生生克制住了。

木氏家族,那在高涵帝國是比皇族還要尊貴的大家族,高涵帝國之所以能夠成為187個三等帝國中的前三名,和這個木氏家族有著莫大的關係。這個家族,據說很強大,但也很神秘,傳說,他們的族人全是木系玄力,傳說,他們的木系玄力被尊為萬木之尊。

言文柏忽然想起了自己玄力的特殊性被發現后,族中的長老不止一次地提醒過他,要是遇到木氏家族的人,千萬不要動手,能走多遠就走多遠。

原本他就想過,這次仙境之爭可能會遇到木氏家族的人,但他一直存有僥倖心理,一位不會那麼巧,木氏家族的人就讓他給遇上。只是萬萬沒想到,事實比他以為的還要巧。居然在仙境之爭還沒有開始,就碰上了木氏家族的人,眼下已經這樣對峙了,還能不打嗎?不能,既然如此,那便硬著頭皮上吧。這樣一想,言文柏忽然平靜了下來。

「你知道我們家族?」言文柏的神色變換盡數落在木澤的眼中,他微微有些意外地問道。

「嗯。」言文柏點點頭,木氏家族,萬木之尊,他怎麼會不知道呢?

「那兄台貴姓?」木澤又問了一遍,神情有些固執,似乎,言文柏姓什麼,對他而言,很重要一般。

「言文柏。」言文柏回答道,不明白他何以這般執著自己的姓名。

「姓言?」木澤先是微微皺了皺眉,好像有點失望,又好像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再次看向言文柏,俊秀的臉上帶著幾分可以算是陰森的笑意,「如此,很好!很久沒有見到如此極品的木系玄力了,今天能夠遇上,我的運氣還真不錯呢1

看到木澤的忽然非常明亮起來的目光,言文柏心裡有一些不舒服,那雙眼睛,有著覬覦、貪婪、火熱之色,好像是準備擇人而噬的一頭凶獸,但是,言文柏他神色未動,語氣輕揚:「你打算如何?」

「你在緊張嗎?」木澤看著言文柏,笑的愈加陰森。然而,陰森的笑意在看到言文柏平靜如水的臉色是頓時斂去了,略微有些失望地一甩衣袖,背身而立,道,「就這樣打架,未免太過無趣,今日,我們就賭上一局,可好?」

「哦,難得木兄有如此雅興,」言文柏笑了笑,道,「我今日就陪你一局又如何?只是,不知道木兄想要賭什麼?」

「賭,當然要賭大一點的,」木澤俊秀的臉上加深了笑意,緩緩地吐出這兩個字,「玄脈1

這兩個字一說出口,眾多的圍觀者都感到一股陰戾的氣息緩緩瀰漫在空氣中,讓人不覺得有幾分壓抑。居然是玄脈?誰都知道,對於修鍊者而言,玄脈,是最重要。賭玄脈,比一般人的賭命更加有分量,更加沉重。

「玄脈?」果然如此,言文柏心底的不祥之感應驗了,他明白,這個叫做木澤的木氏家族人,對於自己的特殊的玄脈有著不小的興趣,但他並不畏懼,而是緩緩向前踏出一步,盯著木澤的雙目,「只是,這玄脈要如何賭?」

「很簡單,你我一戰,要是我贏了,你就將自己的玄脈交給我,要是你贏了,我自然會將自己的玄脈交於你,如何?」木澤淡淡的笑容中有著幾分志在必得。

交出玄脈,不就是抽掉玄脈嗎,運氣好的,還能留下一條爛命,但從此以後,再也無法修鍊,身體比普通人還要差些。運氣不好的,當場將命都會丟了。這木澤好狠毒的心腸!這下不光是言文柏,那些圍觀者也都感受到木澤的對言文柏的惡意,他這是要徹底毀了言文柏啊!

事實的確如眾人所猜想的,木澤的確是想要毀了言文柏,這個叫做言文柏的青年,他的玄脈太過特殊,他那木系玄力的尊貴威壓已經超越了身為木氏家族之人的自己,要是任其成長下去,這萬木之尊的稱號,還會是他木氏家族的嗎?所以,這個言文柏一定不能留。

木澤顯然也知道自己的這句話會引起很多人的不滿,但是他並不怕,因為他的身份背景,讓他足以在所有三等國家跋扈。他目光凌厲地環顧了四周眾人一眼,那些人都被他的目光所懾,下意識地低頭,沒有人敢站出來說出半個字來。

「你敢是不敢?」木澤的目光又重新回到言文柏的身上,語氣中帶著淡淡的輕蔑。

這分明是激將法啊,眾人都下意識的看向言文柏,看他會怎麼回答,要是他拒絕這一賭,那個木澤也是沒有什麼辦法,為了自己的性命,他應該會拒絕吧?

然而,眾目睽睽之下,言文柏也輕輕笑了,說出誰都沒有想到的一句話:「如此,我便奉陪到底1

奉陪到底,這四個字擲地有聲,所有人都感覺有一些意外,但又覺得似乎這樣,才是情理之中的。明知道跟木氏家族相比,他沒有勝算,但他還是選擇面對,這份勇氣,卻也不是誰都有的,頓時,有很多人向言文柏投去敬佩的目光。

「很好1木澤笑的更加愉悅,他舔了舔嘴唇,目光凶厲,居然帶著幾分嗜血的味道,「你的龍柏繞,品質太低了,我今天就會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萬木之尊的真正威力!萬木歸宗,起1

一聲暴喝,木澤猛然出手,一掌擊出,但並不是拍向言文柏,而是向下拍向了地面之上,隨著這一掌拍在地上,附近兩丈內的頓時有無數藤蔓拔地而起,一條條都向最中間的言文柏抽打纏繞而去。

距離言文柏稍微近一點的人都遭受了魚池之災,一個個都被抽翻了出去,神態狼狽不堪,更何況最中間遭受到最大的火力猛攻的言文柏。

「這不是一般玄力的使用,這是,召喚1人群中有人驚呼道。

眾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居然能夠召喚自然界中具體的木系形態,這木氏家族果然不簡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