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三章 玄脈比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 玄脈比拼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通常情況下,玄者只能使用自己平時修鍊而得來的玄力進行攻擊,無法引動自然界中的各系玄力。

但是也有例外,那就是,有的人擁有品質極好的玄脈,便能夠以自己的玄脈為引,召喚自然界的力量為自己所用。雖然這種力量的使用,有很大的限制性,因為那畢竟是外力,不能像自己本身的玄力那樣輕鬆自如的運用。但這種借來的力量往往是很強大的,就憑這一點,足以讓大多數羨艷不已了。

木澤就是這種玄脈品質極好的人,他此刻便是以自己的玄脈為引,召喚來大自然界中的木系玄力的具體形態藤蔓為自己所用,不但聲勢浩大、氣勢磅,而且攻擊力也異常驚人。

在眾人唏噓聲中,言文柏的臉色凝重,他抬頭看著四面襲擊而來的藤蔓攻擊,不斷閃避著。同時大腦也在迅速運轉中,判斷這些藤蔓的品質與他們的攻擊力。

嗯,雖然看起來其實聲勢浩大了一些,但是畢竟品質太低了。發現這一點,他唇角輕揚,唇角噙著一抹成竹在胸的笑意,不慌不忙地雙掌拍出,依然是一擊龍柏繞。

堅韌的木系玄力自他的雙掌中噴涌而出,隱隱帶著淺淡的龍影,雖然那龍影淡薄到幾乎看不見,但有隱隱的威壓出現在其上,與那無數條攻擊而來的藤蔓相撞而去。

這一幕,任是誰都能夠看得出來,言文柏這的這一擊,是純粹的木系玄力,看起來,很淡薄,很纖弱,與木澤召喚到純粹的木系玄力的具體形態根本就無法相提並論。

眾人都睜大眼睛,盯著場中的情景,雖然看起來形式懸殊,但沒有人敢太早下定論,金克木這一萬古定律,在言文柏的手中都被推翻了,現在,他那純粹的木系玄力與木澤的具體木系形態相對撞,未必就毫無勝算。

果然,在言文柏木系玄力之上那淺淡的龍影出現之時,那些原本還在抽打纏繞言文柏的藤蔓枝條忽然好像是遇到什麼可怕的東西一般,不敢再攻擊言文柏,反而呼啦一聲四散而開,那番樣子,就好像在逃命一般。

言文柏玄力中的虛幻龍影雖然只是一個淡淡的影子,但依然帶著睥睨天下的龍威,和他的主人一樣氣定神閑。

木澤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儘管他也想過言文柏的玄力威壓不弱,但卻沒想到居然會這麼強,那些普通的木系形態居然連進攻的勇氣都沒有。忽然右拳緊握,砰一聲重重砸在地面上,這一擊的力道非同小可,頓時方圓數丈內的大地都好像震動起來了。

「木尊為引,聚1

木澤的話音剛落,那些原本還因為畏懼而四散逃亡的藤蔓好像忽然之間打了雞血一般,非但不再逃竄,反而回頭向言文柏的玄力迎去,幾乎是在回頭的同時,所有的藤蔓聚集在一處,相互扭曲融合,最後形成一條巨大的藤蔓,那條巨大的藤蔓瘋狂地扭動著,奮力言文柏玄力中的淺淡龍影抽打而去。

這一擊,不但蘊含著所有藤蔓匯聚起來的力量,而且還有木澤的玄力融入,這次的攻擊力可謂驚人,剛剛那些散亂的藤蔓枝條完全無法相比。言文柏的淺淡龍威已經無法繼續壓制了,他是知難而退呢,還是另有高招?眾人不由得將目光轉向言文柏的身上,等待著他的反應。

言文柏盯著那包含攻擊力的一擊,忽然眼中厲光一閃,身形驟然暴退,幾乎是在暴退的同時雙掌相合,這一合掌,那自他的掌心湧出的玄力脫離了他的掌心,緩緩飄了起來。

「他瘋了?」

「他居然隔斷了對玄力的控制,這跟交出主動權有什麼區別?」

「那也未必,說不定他想要置之死地而後生呢?」

「都這樣了,還怎麼可能置之死地而後生?」

……

眾人瞠目結舌地看著言文柏,議論紛紛,他的舉動,落在眾人的眼中,跟一個瘋子幾乎沒有什麼兩樣。任何人都知道,交出對玄力的控制,相當於交出戰鬥的主動權,而且,他會永久失去這些玄力,更有甚者,可能會損及玄脈,此舉可以說是壯士斷腕。

然而,那脫離了言文柏控制的玄力,突然之力靈性大勝,原本雜亂的木系玄力,在那同一時間散開,綠色變得更淺更淡了。但這些玄力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龍影,出現在半空中,龍首,龍尾都能夠看得很清楚,好似其間的龍影在這一瞬間忽然活了過來一般。

那個龍影在形成的那一剎那,緩緩張開了龍嘴,對著瘋狂而來的藤蔓噴出了一口氣息。

「居然是龍息?」眾人有人忍不住驚呼道。

「不,那不是龍息,」他身邊有人解釋道,「真正的龍息要是出現,現在這個廣場上所有的人都無法倖免,那只是擁有一點點龍息的影子而已。」

這話之後,再沒有人接話,雖然不是真正的龍息,但有一點龍息的氣息,這也足以讓人驚駭了,這個言文柏的玄脈該有多極品啊?

在噴出那口之後息的時候,那個龍影更加黯淡了,彷彿隨時會潰散一般。

巨大藤條毫無意外地抽打在那口氣息之上。然而,與龍息接觸的那些藤蔓,好像遇到火炭的積雪一般,緩緩化開了,整隻藤條的根部沒入土地中,消失無蹤。與此同時,那自玄力幻化而出的龍影也在此刻潰散而去。

兩人誰也沒有佔到便宜,眾人看看木澤,再看看言文柏,目光中的驚詫之色忽然變成火熱之色。

這兩個人都是木系玄脈中的佼佼者,先是木澤能夠引動自然界的具體形態,這就已經夠大家警察萬分的了,但是緊接著,言文柏在玄力居然能夠幻龍,而且還能噴出類似龍息的氣息,唉,那玄脈得有多霸道啊?

這一次戰鬥,可有的看了。

木澤的臉色更加難看,這一次,言文柏的玄力霸道程度,比自己預想的還要厲害幾分,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看來,不得不使用那一招了,那原本是他打算用來爭奪冠軍的底牌,如此提前使用,他很不甘心,但是,此刻,殺了言文柏,對他而言是最終要的。

嘴角抽了抽,木澤狠狠瞪了言文柏一眼,突然雙手舉於身前,雙掌緊緊相握,在手掌緊握的那一剎那間,雙掌掌心濃郁的木系玄力都噴涌而出,但是,卻被他生生壓制住了。頓時,暴虐的玄力在他的掌心不斷掙扎著,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掌心的那團綠色也是越來越濃郁,到最後,幾乎成了墨綠色,同時,他的臉也漲的通紅。

看他的這個模樣,誰都能猜到知道,他這是在使用一部威力驚人的攻擊。言文柏也目光緊緊盯著他的動作,手中也暗暗緊扣,隨時做著要反擊的準備,對於木氏家族的人,他可一點都不敢掉以輕心。

突然,就在那股濃郁的木系玄力再也無法壓制的時候,木澤的雙眼猛然睜開,雙手瞬間變換,由先前的緊握,變成舉托的姿勢,口中一聲暴喝,「木靈蛟影,現1

忽然,在他托舉的雙手之上,濃郁的木系玄力不斷流動著,形成一個丈許的影子,在上空盤旋,隨著那個影子的不斷成型,一股驚人的威壓自其上散發而出。有不少人都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

「蛟影?居然真的是蛟影?」已經有一些實力較弱的人忍不住驚呼道,被這道蛟影可嚇得不輕,幾乎是下意識的向後退去了。

「看來木氏家族果然非同凡響啊,這木澤使用的不是玄技,而是家族的秘法1有人斷言道。

「秘法,居然還有那東西,這個言文柏這下可死定了1

這一句話,沒人介面,更沒人否定,是啊,木氏家族能夠用自己的秘法召喚出蛟影,這蛟影姿態威猛,可比言文柏那隱隱綽綽的龍影要清晰多了,這蛟影要是與龍影對峙,就好像一個身形魁梧的普通大漢與身懷絕世武功的嬰兒相比一般,明顯會佔了上風。

言文柏微微抬頭,看向那被木澤用秘法而召喚而出的蛟影。並沒有硬接下來,而是身形暴退,在暴退的同時,一股股玄力也自他的雙掌湧出,蔓延不斷,與呼嘯而來的蛟影相撞。

那堅韌而綿長的木系玄力,在遇到蛟影的時候,如同那些人猜想的那般,以冰雪消融之勢潰散而開,這蛟影的攻擊,非同凡響,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抵擋的。

漸漸的,因為玄力輸出太多,言文柏面色一片慘白,但已經不能再退了,因為在他的背後,有高氏兄弟,還有通天鶴上的薛浩和連墨,要是繼續後退,會將他們都置於險地。

言文柏猛然站住,他的唇角已經有隱隱鮮血逸出,雙手再次抬起,掌心的玄力拚命般的噴涌而出,阻攔那個蛟影的攻擊。

他感覺到丹田中的玄力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減少,他的臉色也越來越差,這樣下去,恐怕他會和那位高個子青年一樣,會因為玄力枯竭而昏倒吧,到時候,後面的那些人怎麼辦?尤其是薛浩,還處於修鍊的關鍵處,躲都無法躲。

所以,他不能退!他也不能倒下,這一刻,他必須要撐住!

抬頭看著眼前那個巨大的蛟影,言文柏的眼眸中透著一股倔強,雖然他的玄力快要耗盡了,雖然他的內息已經受傷了,但他非但沒有後退,反而迎著重重壓力,向前跨了一步!

就這麼一小步,他忽然覺得自己的玄力有了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