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四章 木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木嫣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就在言文柏頂著重重壓力向前邁進了一步一剎那間,他的玄力中虛幻龍影忽然凝實了好幾分,龍威也增強了好幾分,這種變故,使得言文柏所承受的壓力減少了好幾分。

雖然還是無法與那個巨大的蛟影威壓相提並論,但是,再次面對蛟影的時候,他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吃力了。

言文柏從小就知道自己的玄力與別人的不同,是有靈性的,但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感覺。然而,剛才那一刻,他的感受是如此清晰,他無比確定,那龍影的凝實,是對自己不屈不撓,不避不讓的鼓勵和獎賞。

既然有如此的夥伴與他為伍,那麼,即便是強敵如山,又有何懼?

「來吧1言文柏目光中帶著灼灼的戰意,望著那巨大蛟影,沒有絲毫退縮之意。

頂著蛟影帶給自己的巨大壓力,言文柏雖然已經滿臉漲紅了,但他還是繼續向前走了一步。果然那玄力中龍影又凝實了一絲,這一絲雖然遠遠比不上剛開始那一步明顯,但他還是能夠感受到。

壓抑著心底的喜悅,言文柏繼續前進。

一步,一步,又一步……

眾人靜默地看著他的腳下,而後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說話。那裡,大理石面板上有一個個深陷到足足有半寸的腳櫻正是言文柏頂著壓力前行留下的。在大理石面板上留下腳印,對於玄者而言,並不足為奇,但是別忘了,這是哪裡?這是仙境廣場!敢稱作仙境,那是因為這裡有著那位仙境創造者蕭真人的力量,在這裡留下腳印,可見言文柏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此刻,雖然言文柏看似狼狽,但是沒有一個人去嘲笑他,相反,眾人對這個青年升起了一種由衷的敬意,如此一個堅強而有毅力的人,無論最後是輸是贏,都值得被尊重。

眾目睽睽之下,言文柏依然在前行。

剛開始的時候,他的額頭上汗水淋漓,氣喘如牛,沉重的步伐好像背負著山嶽前行一般,腳下那一個個深陷的腳印足以說明這巨大壓力。但,每前進一步,那龍影便會更加凝實一絲,他的力量也就增加一點,他的步伐也就輕鬆一些。

最後,當他站立的位置與兇惡的蛟影相距不足三米之時,他的力量已經逐步恢復了,那玄力中的龍影虛影已經能夠與木澤召喚出來的蛟影對峙抗衡,不在居於下風。

反觀木澤,卻因為運用秘術召喚出蛟影,他的玄力已經耗盡,而且身體也遭受到很大的損耗,他左手捂胸口,面色慘白到毫無血色,不可置信地看到言文柏傲然挺立的身姿,召喚出蛟影,已經耗費了他所有的心力,這時候根本無法在增強蛟影的實力。

在他望向言文柏的同時,言文柏也回望著他,與他的吃力相比,言文柏的神色可以稱得上輕鬆寫意,淡然道:「如果你就這些手段的話,那麼,你輸了,認輸吧1

「你,你,這怎麼可能……」木澤用手指著言文柏,狠狠瞪著對方,目光中露出怨毒的神色,聲音嘶啞地道,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忽然一口強忍的鮮血噴涌而出,身體也歪了歪,終於倒在地上了。

雖然倒在地上,但他並沒昏迷,而是勉強支持著,他不甘心,沒有人知道他的心裡有多嫉妒眼前這青年,他是嫉妒言文柏的玄脈,他怎麼可以擁有品質如此上佳的玄脈,他就是想要將其據為己有,他不想輸,更何況,他也輸不起。

眾人看看站立的言文柏,又看看倒地的木澤,卻沒有人敢下結論,因為,在他們看來,木澤的背後,還有兩個沒有出手的人,而言文柏,後面卻只有幾個需要他保護的拖油瓶。他用什麼抗衡?

通天鶴背上的林皓雪和沈墨蓮被他們自動歸類為拖油瓶,因為她們的年齡是在太小了。

這時候,那個最先說話的嬌俏少女走到木澤的身邊,微微蹲下身,輕聲道:「哥,你不用強撐了,剩下的交給我。」少女的聲音依然很好聽,但不在如剛開始那般嬌俏,而是異常沉靜

這個少女不簡單,這是這一刻所有人共同的心思,他的哥哥已經受傷這麼嚴重了,她居然還能夠如此冷靜,怎麼可能是簡單之輩?

「嫣兒,」木澤雙目赤紅,他努力指了指言文柏,幾乎是咬牙切齒地道,「這個人,今天一定不能放過!一定不可以1

「我知道了,哥,你放心吧。」少女安撫性地拍了拍他的肩,點點頭說道。

在聽到少女的這肯定的答覆之後,木澤的面上終於露出一副放心的笑意,「有嫣兒在,我當然放心。」

終於不再繼續堅持,木澤頭一歪,昏迷了過去。幾乎在他昏迷的瞬間,那個被他秘法催生而出巨大而瘋狂的蛟影也消失了。原來,這蛟影不但和木澤有玄力上的牽絆,就連意念之力上也有所關係。

在木澤昏迷之後,不等少女說什麼,高志林和高志文兩人就很快跑出來就將木澤抬到了後方白頭兀鷲身邊,木澤這次受傷甚重,需要好好治療,也不知道能不能參加這次的仙境之爭大賽。

看到自己的哥哥被安置好,少女終於轉頭看向言文柏,她臉色冰寒,身上也有一股寒意驀然湧現,瞬間成為一副冰山美人模樣,半點也沒有之前的嬌俏,語氣中也帶著一絲絲霸道的傲氣,「你敢傷了我哥哥,就自刎謝罪吧1

居然如此蠻橫無理!

聽到她的話,言文柏也忍不住氣極反笑,冷聲嗆到:「是你們挑釁在先,賭約也是你們定下的,現在你們敗了,賭約還沒有兌現,卻要我來自刎,我想知道,這是什麼道理?」

「賭約?」少女冷冷一笑,道,「根本就沒有賭約,如何兌現?你傷了我哥哥,還不自刎謝罪,難道要你們五人都命喪當場嗎?」

這簡直是無賴了,她在說著話的時候,目光寒冰般掃視了周圍的人一眼,立時所有人都噤聲了,沒有人敢出聲說什麼,更沒有人為言文柏作證。

言文柏怒極,但是在這一刻他的心冷極了。這麼多人,居然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真話,就因為他們背後有一個木氏家族?難道真的是強權面前無公理嗎?

「怎麼,很疑惑是嗎?不甘心是嗎?」那少女向前跨了一步,眼底潛藏著一抹陰冷的笑意,「就讓我木嫣來告訴你,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現實,就是實力為尊,等什麼時候你的家族實力能夠超過木家,你再來要公理吧1

頓了頓,那個叫做木嫣的少女忽然輕描淡寫的道,「既然沒有你所說的賭約,而你又傷了我的哥哥,那就快點自刎吧,別浪費救治我哥哥的時間。」

「誰說沒有賭約,」忽然,有人說道,這個聲音在寂靜的廣場上異常清晰,「我清清楚楚的聽到,是那個木澤有言在先,誰輸了誰就交出玄脈,現在木澤輸了,應該交出玄脈才是。」

雖然說的是大實話,但是這個聲音在這裡出現,還是異常突兀的,居然有人木氏家族的人面前還敢這樣說話,這是不要命了嗎?但是當人們看清楚說話的人是誰的時候,立刻不感到意外了,因為,那個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和言文柏處於同一陣營的高義。

「哦,你倒是再說一遍。」木嫣的面色更加冰冷,看向高義,聲音非但不凌厲,反而幾乎是有些輕柔地說道,但是言語中的威脅之意任何人都能夠聽出來。

「我再說一遍又如何,本來就是如此,你木氏家族除了仗勢欺人和逃避責任之外,還有什麼本事?」高義絲毫不後退,梗著脖子道。

「我弟弟說的沒錯,」高起這個時候也上前一步看著木嫣,與高義並肩而戰,但他暗中防備著,準備著隨時反擊木嫣的暴起,但是語言中沒有絲毫的退縮之意,「這個賭約本就存在,不是你想抹殺就能抹殺掉的,所以,應該是你哥哥木澤交出玄脈,而不是言兄自刎。」

看到高起和高義這時候出面,言文柏心裡微微一暖,這麼多年一起相處的交情,真不是強權就可以抹殺的呢。但是,很快,他心裡就擔憂起來,這個木嫣明顯不是善茬,現在高氏兄弟如此,怕是要被她殺了吧?

「志昂,我不想再聽到這話。」這時候,木嫣不再看高氏兄弟,而是忽然轉過頭,對她身後的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普通青年嫣然一笑,道。

幾乎在她的話音剛落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眼前似乎一花,然後聽到

「砰砰」兩聲鈍響。

等到眾人回過神來,再次看向戰場中心的時候,才發現高氏兄弟已經躺在數丈開外,昏迷不醒,鮮血將淺色的衣服都染紅了,看起來觸目驚心。而那個普通青年依然站在木嫣的身後,彷彿根本就沒有移動過一般。

居然速度這麼快?攻擊力這麼強?根本就不用蓄力么?與這個人相比,木澤和言文柏雖然看起來聲勢浩大,但實力可就差了不少。、

眾人都驚懼不已看看那個青年,再看看言文柏,暗自慶幸自己方才沒有強自出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