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五章 墨蓮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墨蓮出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言文柏望著高起和高義被摔出的慘狀,臉色驟變,嘴唇張了張,似乎想要喊高氏兄弟的名字,但終究沒有喊出聲來,他猛然回頭,臉色鐵青地盯著木嫣,那神情,好似一隻失孤的野狼,悲愴極了,聲音幾乎是吼著的,「你到底想怎麼樣?」

「哦,你這是在問我嗎?」木嫣的唇角勾出一抹嘲諷的譏笑,而後語氣突然變得狠厲,「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我要你自-刎-謝-罪1

木嫣那拖長的語調帶著顯而易見的狠辣味道。

「如果,我真的自刎了,你就會放過他們?」言文柏愴然一笑,盯著木嫣,忽然很認真地問。的確,他的玄脈威壓的確能夠壓制住木氏家族的玄脈,但是對於那個叫志昂的青年,他是真的沒有辦法阻攔,即便他想拚命,也根本就沒有機會。

「對,你自刎了,我就放過他們。」木嫣的神色很奇怪,似笑非笑,用帶著點毫不在乎的語氣說了這樣一句話。

聽到這句肯定的答覆,言文柏閉了閉雙目,一股絕望湧上心頭,難道今日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么?是的,他知道,木嫣也許說話不算話,但是,他不得不去賭一賭。

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那個聲音,那個提醒自己不要繼續隱忍的聲音,但是很快,他就苦笑了起來,這一刻,還在想什麼呢?該是痴心妄想吧?那個連墨,也許真的只是薛浩的影子,雖然見解不凡,但實力恐怕並不足為自己解圍,不然怎麼到現在還沒有反應呢?算了,何必連累他呢?

即便已經到了這一刻,但是很奇怪,他並不怪連墨,不怪他的那番話讓自己貿然出手,反而很感激,感激他的那番話讓自己對修鍊之途有了新的理解,即便自此殞命,那也,是命數!

也罷,既然只有一死,才能夠保護自己的隊友,那便死吧,至少,他知道有人會為自己報仇的。緩緩閉起雙目,他漸漸提起右掌,就要向自己的天靈蓋拍去。

「慢著1忽然,木嫣的聲音再次傳來,阻止了言文柏自刎的行為。

「怎麼,你又要改變主意了?」言文柏停下動作,盯著對面那個看起來很漂亮的少女,目光深沉,道。

「哎呀,這都被你猜道了,」木嫣嫣然一笑,而後皺皺眉頭,好像真有些苦惱地說道,「可是怎麼辦呢?我剛才差點忘了,我哥哥說了,要將你的玄脈抽出來呢。雖然你很聽話,但是玄脈這東西啊,還是活著的時候抽出來比較好,你說是吧?」

說這種話的時候,她依然笑意盈盈,聞言,周圍眾人都是心底微微發冷,怎麼也沒有想到,這麼漂亮可愛的一個女子,居然有著這麼狠的心腸?她怎麼會用如此嬌俏的神情,說著如此惡毒的話語。

活著的時候抽出玄脈,那種痛楚,可不是人能承受了的,玄脈被抽出之後,那個人會被生生痛死。在星浩大陸,只有對那些罪大惡極,實力極強的暴徒,才會實行如此極刑。這木家,是和言文柏有什麼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嗎?居然如此恨他!

圍觀者一個個為言文柏而惋惜,但是作為當事人的言文柏卻異常的平靜,他看向木嫣,忽然笑了,笑意中帶著一絲瞭然,道:「原來,你和你哥哥一樣,是在嫉妒我。」

「我嫉妒你,怎麼可能?」木嫣忽然好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幾乎跳起來,聲音有些尖利,「我堂堂木氏家族的天之驕女,嫉妒你一個無名小子,怎麼可能?」

雖然她在極力否定,但是明眼人都能夠看出來,木嫣是被踩到痛楚了,也就是說,言文柏沒有說錯,她的確地嫉妒言文柏。

「你當然是嫉妒我的玄脈比你木氏家族的要高。難道你不知道嫉妒的女人,樣子最醜陋了,你看看你現在的這個樣子!還否認什麼呢?」言文柏搖搖頭,道。

「我的樣子,我的樣子怎麼了?」木嫣低聲喃喃,女人都是看重自己的容貌的。

「你的樣子很醜1言文柏不緊不慢地說道。

木嫣不再理會言文柏,而是忽然回頭看向站在他身後的男子,她的話語中帶著陰森森的寒意,「高志昂,我要你現在就將他的玄脈給我抽出來,立刻,馬上1

「是,嫣兒小姐。」那個面容普通的男子沉聲應了一聲,停頓了一下,又加了一句,聲調有點低沉,「嫣兒小姐的樣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美麗。」說完這句話,高志昂似乎略微有點不好意思,不敢再看木嫣,而是快步上前,站在言文柏的面前。

他對言文柏露出一個抱歉的笑,「抱歉,抽出玄脈時會有點痛,但是沒辦法,小姐想要這樣,也只好請你擔待點了。」

高志昂說出這句類似於解釋的話,還有他抱歉的笑意似乎也是真誠的,令言文柏有點意外。這個高志昂倒也不是一個惡毒之人,他不由反問道:「難道她讓你做什麼,你就去作什麼嗎?你就不會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嗎?」

「為了她,我什麼都願意去做。小姐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高志昂說這話的時候,神色很鄭重,那虔誠的模樣,好像在宣誓一般,但接著,他的聲音又低沉了下去,「這種心情,你是不會明白的。」

是的,言文柏的確不明白,但他不是瞎子,他看的如此真切,高志昂喜歡木嫣,而且不是一般的喜歡,喜歡到骨子裡了。

但是木嫣呢,似乎對他根本就沒有任何感情,之所以還會虛與委蛇,只是存了利用的心思而已,但是這話他沒有說出來,因為看高志昂的樣子,他知道自己說了也是白說。

「抱歉了1高志昂再次低語了一聲,忽然身形迅捷躍動……

只是一瞬間,言文柏就感覺到自己已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權,他根本就無法看到對方用了什麼手段,就已經見到高志昂的右手,已經放置在他的丹田之上,下一刻,就要發力抽出他的玄脈來。

應該絕望的,應該後悔的,但是很奇怪,在這一刻,言文柏感到自己的心情出奇地平靜,他緩緩閉上了眼睛,不就是死嗎,那就來吧!

眾人都緊緊盯著廣場中心的兩人,果然,在高志昂的面前,言文柏是沒有任何的反攻的餘地的。人們不由地對言文柏投去同情的一瞥,有一些膽小的甚至閉上了眼睛,不敢看到他玄脈被抽出那慘烈的一幕。

「藹—」

一聲異常凄慘的叫聲傳出,能夠叫的如此慘,可見那人在剛才那一瞬間遭受到多麼大的痛苦。

果然如此。人們都不由嘆息。然而,當他們看清楚場中的情景的時候,一個個都傻眼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廣場的最中心,言文柏安然無恙,但同樣也是一臉發懵的模樣,似乎他也對剛才發生的事情有點意外。

反而是高志昂抱著右手,死死咬著唇,身形微微顫動,他的臉色慘白,額上大汗淋漓,眾人終於看清楚那隻被他抱著的手時,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右手腕間血肉模糊,隱隱間還露出森森白骨,赫然是骨頭已經被折斷了,還是徹底斷裂,只剩下一層表皮連在一處。難怪剛才會叫的那麼慘。

就在他們兩個的身邊,忽然多出來一個人,一個黑衣黑髮,只有十四五歲,漂亮到驚人的少年。怎會有如此好看的人呢,美得如此驚心動魄,與之相比,那個以容貌自傲的木嫣簡直不夠看了。

「你想要用這隻手抽取他的玄脈,那我就廢了你這隻手,你可有意見?」黑衣少年語氣冰冷的看著抱著右手高志昂。

高志昂依舊低著頭,一聲不吭。

這句話,成功地為眾人解了惑,毫無疑問,扭轉這一戰局的就是眼前這個黑衣少年,想到了這一節,眾人都不由得心裡發怵,誰曾想到,這個看起來如此年輕,如此漂亮的少年,居然有如此驚人的實力?

「連墨,是你1已經恢復了對身體控制權的言文柏,這時候,急忙站起身來,看向黑衣少年,幾乎是熱淚盈眶的了。能夠活下去,誰會願意選擇死亡呢?如此近距離地與死亡貼近,那種心情是何其絕望,他沒有想打自己會活下來,還是如此毫髮無傷的活下來,這一刻,他的心裡只有感激。

沒錯,這個少年,不是別人,正是男裝打扮的沈墨蓮。

她面向言文柏,神色淡淡的,似乎在看著似乎在看言文柏,似乎並沒有看他,道,「剛才那一刻,你有沒有怨恨我讓你出手?告訴我,我要聽實話1

最後的一句,隱隱帶著一絲壓力,絲毫沒有給他反應的餘地,言文柏幾乎是憑著第一感覺,下意識地搖搖頭,「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應該自己負責的。」

見到言文柏搖頭,沈墨蓮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似喜似悲之色,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半晌,才再次開口道:「既然是我讓你出手的,那麼,我自然會對你負責。」

「負責1聽到這兩個字被眼前這個比自己矮上一個頭的少年口中說出來的時候,言文柏絲毫沒有感到詭異,反而心裡感覺很暖。連墨剛一出手,就制服了對方最厲害的高志昂,那麼接下來,還有什麼可說的呢?

「剛才,你要殺光我們?」沈墨蓮這時候已經掉轉頭,看向目瞪口呆,面如土色的木嫣,淡然道,「現在,我想知道,你覺得,這筆賬我們應該怎麼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