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六章 賠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六章 賠償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木嫣看了一眼已經被重創的高志昂那萎靡的樣子,眉頭不著痕地皺了皺,眼底閃過一絲厭惡,微微張開的櫻唇間吐出兩個字,「廢物。」

她的這兩個字並沒有刻意壓低聲音,所以,很多人都聽見了,包括受傷的高志昂。高志昂在聽到這話的時候,身體微微顫了顫,眼底閃過一抹幾乎是絕望的死灰色,頭垂的更低了,那凄愴的神色比他右手斷掉時更勝幾分。

這一點,只有距離他最近的言文柏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言文柏為他感到不值,也不忍心再看他的模樣,便轉開了視線。那一瞬間,心裡對自私惡毒的木嫣愈加厭惡。

但是,木嫣似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包括言文柏在內的很多人眼中的不滿之意,而是將目光轉向沈墨蓮。她知道,眼前這個黑衣少年,才是今天場中最重要的角色。

不過,在面對沈墨蓮的時候,她的眸光是還不自覺的閃了閃,有點不敢正視。也難怪她會如此畏懼,在木嫣看來,高志昂的實力,在玄宗之中是頂尖的,她能夠作威作福,就是因為高志昂那驚人的實力,她哥哥對她看重,也是因為高志昂對她的言聽計從。

但是,沈墨蓮剛才那一瞬間就折斷了高志昂的手腕,這等實力,讓木嫣不能不驚懼,然而,在想起自己的身份,還有背後的家族,她努力讓自己再次鎮定下來了,「你想怎麼樣?」

聽到這句話,圍觀的眾人面面相覷,表情有說不出的滑稽,甚至還有人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句話,與言文柏被逼至絕境的時候的無奈一問,是何其相似,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果然是風水輪流轉,只不過,這風水轉的也太快了吧?

聽到眾人中有低笑之聲傳出,木嫣的臉色黑了黑,這要是在平時,有人膽敢嘲笑她,她早已叫人出手,將那些笑自己的人給毀屍滅跡了。

但是現在,卻不行,她最為倚重的高志昂已經受了重傷,什麼也做不了。而高志林和高志文這兩個人,更指望不上了,他倆自從沈墨蓮出現之後,就一直靜悄悄地待在白頭兀鷲的身邊,一句話也不敢說,動也沒敢動,更何況為她出力了。

自己這邊沒有人可用,而對方卻如此深不可測,因而木嫣不得不再次暗暗忍了下來,她不看別人,只是看著沈墨蓮,重複了剛才那一句,語氣有點加重,「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沈墨蓮微微低頭,做思忖狀,片刻后,再次抬頭道,「這個還挺傷腦筋的,算了,還是不費腦細胞了,你剛才想怎麼樣,我現在就像怎麼樣?你覺得這個提議如何?」

「你,你是想殺了我們?」木嫣驚駭地臉都白了,下意柿思覆劍叫到,「你不能殺我,我可是木氏家族的人?你要是殺了我,木家會整個大陸追殺你,不死不休。」

「哦,木氏家族,那是什麼東西?還真沒聽過。」沈墨蓮挑挑眉,道,「我管你是什麼氏,我想殺,便也殺得了,你們家族能奈我何?我還就不相信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木家,能夠整個大陸追殺與我?」

話一出口,周圍忽然寂靜了起來。什麼叫做囂張?這就是!什麼叫做霸道,這就是。木氏家族,這個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龐然大物,但是被他如此譏誚,彷彿在他看來,木氏家族根本不值一提。

與之相比,木嫣剛才的仗勢欺人可就有些不夠看了,因為她只有依仗自己的家族才能夠囂張,但是這個黑衣少年的依仗,就是自己的實力,就是他的本身。誰更霸道,兩相比較之下,可以說高下立現。

木嫣也被鎮住了,站在那裡有點發愣,話也不敢多說,只怕自己一說錯什麼話,將眼前這個煞星給惹惱了,出手將自己給殺了?她知道對方說的沒錯,木氏家族,還真的不能夠整個大陸去追殺一個人。

不該爭一時之強,木嫣強忍心底的怒火,在心底不斷跟自己說道。

見到木嫣已經面色煞白,不再說話,沈墨蓮頓時覺得有些意興闌珊,側頭看向言文柏,「如此膽量,還學什麼猖狂?太無趣了。算了,我也懶得理會,你來處理吧1

聽到沈墨蓮的話,言文柏立刻上前,與沈墨蓮並肩而立,很自然地順著沈墨蓮的話:「這個很簡單,你先賠償我的兩個夥伴的損傷,那麼接下來的,我們再談。」

他隻字未提同樣受傷的木澤和高志昂,只提自己的同伴,這明顯是不平等條約,但是即便如此,木嫣也不得不咬牙答應了下來,「好,你想要我怎麼賠償?」

「這就要看他們的傷勢如何了。」言文柏很擅長處理這樣的事,有條有理地說道,「現在,請你將他們抬過來,我們一起驗看傷勢再做定奪。」

「好,高志文,高志林,你們兩個給我滾過來,將人抬過來。」

木嫣也是驕縱慣了的人,面對沈墨蓮等人,她不敢發火,但是對於他們兩個,卻沒有這麼多的忌諱。

「是的,小姐。」聽到木嫣點到自己的名字了,那一瘦一胖兩位頓時一臉的苦澀,但卻不得不立刻跑了出來,屁顛屁顛地跑去將受傷的高起和高義抬過來,然後垂手站在木嫣的後面。

站定之後,兩人的眼梢都下意識的瞄了瞄同樣受傷的高志昂,但是木嫣沒有發話,他們也就不敢多做什麼。

言文柏立刻蹲下身去查看高氏兄弟的傷勢。查看的過程中,臉色越來越陰沉,高氏兄弟受傷均不輕,哥哥高起倒還好一些,修養一段時間應該還能夠調理過來,但是弟弟高義境況卻很慘,非但五臟六腑都被震地移位了,而且,玄脈也受損不輕,很可能,會影響到以後的修鍊之途。另外,他們兩個因為受傷的緣故,恐怕無法參加本次的仙境之爭大賽了。

「你來看1言文柏站起身來,狠狠瞪著木嫣,半晌,語氣帶著隱隱的冷意道,「你說,傷成這樣,你該如何賠償他們的損失?」

「我看看。」木嫣心裡也是咯一下,低頭查看起來,一般查看,一邊臉色也難看起來,她雖然知道當時高志昂在自己的示意之下並沒有絲毫留情,高氏兄弟應該受傷不輕,只是高義的受傷之重還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閉了閉眼,木嫣站起來,有點自然的道,「我提議對於他們的傷勢,我們賠償精石,如何?」

在說這話的時候,木嫣有點猶豫,她很不確定對方會不會答應下來,畢竟,對於一個玄者,玄脈受損,可以說是前途盡毀,可不是精石能夠補償的。

正如木嫣所預料,言文柏惱怒之下,正要拒絕,但他還沒有說話,就有人捷足先登了。

「賠償精石,也不是不可以,這個,就要看你出多少了。」

一個輕輕淺淺的聲音,從言文柏幾人的身後傳來,於此同時,一個人影來到的眾人面前,眾人忽然眼前一亮,發現那是一個比眼前這個黑衣少年還要年輕幾分的白衣少年,他的容姿也很驚人,更重要的,是小小年紀他那非凡的氣度人人不得不暗自服氣。

跟那個漂亮的黑衣少年站在一起,絲毫不遜色,兩人就像一個是白天,一個是黑夜一般相輔相成,二者缺一不可。

原來,剛才他們的注意力被沈墨蓮吸引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通天鶴背上的林皓雪已經修鍊成功,站在他們身後聽了很久。高氏兄弟的傷勢她也看過,不過她並不想言文柏那麼擔心,倒不是說她不顧他們的死活,而是,她有把握憑藉聖光術治好他們。

所以,當她聽到精石二字的時候,眸光瞬間亮了,怕言文柏拒絕,她幾乎是立刻出口接過話,她現在可是將自己的精石已經消耗殆盡,最需要的,便是修鍊所用的精石,如果能在今天得到一些修鍊所用的精石,那就太好了。

「可以賠償精石?那就好。」原本木嫣還是忐忑不安的,但是聽到出現的這個白衣少年答應了自己的提議,便微微鬆了一口氣,而後又有幾分狐疑地看向林皓雪,「你說話能算數嗎?」

「當然,如果你出的精石能夠讓我滿意的話,那麼,我說的話就可以作數的。不然的話……」林皓雪說道這裡故意停頓了下來,只是笑而不語。

沈墨蓮瞟了她一眼,不知道她又想做什麼,但也沒有阻止,微微搖搖頭,頗有些縱容的味道,至於言文柏,自然更是不會說什麼了。他只是憂慮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高氏兄弟,心裡有些難過,如果他們的玄脈受損,那是多少精石也補償不了的。

看到沈墨蓮和言文柏的反應,木嫣明白過來了,在這幾人的眼中,林皓雪說話的確有分量,便再次鬆了一口氣,開始正視林皓雪,「說吧,你想要多少精石?」

「你覺得,賠償多少的精石比較合適呢?」林皓雪漂亮的眸子看著木嫣,笑嘻嘻的道,沒有人感受到她潛藏在眼底的興奮之色。

「每人十萬下品精石,如何?」木嫣有些不是很肯定的提議。

「十萬下品精石?」林皓雪語氣微微提起,看向木嫣的神情有幾分奇特的笑意,除了沈墨蓮,沒有人讀懂,這個笑意代表著什麼?

果然,木嫣也有些心慌,生怕自己的出價無法讓對方滿意,到時候,恐怕自己這邊誰也走不開了,忙不迭地再次開口,「不夠?那,每人二十萬下品精石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