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七章 上官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七章 上官瑜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一個人二十萬下品精石,兩個人就是四十萬下品精石了。這個數目的精石,足以讓一個玄靈強者修鍊數年。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這都是一個很驚人的數字,恐怕任何人都該心滿意足,欣喜若狂地接受了。

然而,林皓雪卻還是淡淡瞥了一眼木嫣,那雙漂亮的眼睛里,依舊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樣,她沒既沒有說足夠,也沒有說不夠。

見林皓雪如此,木嫣臉色也是陰沉了下來,她咬咬牙,狠下心,聲調也有些顫抖,「五十萬,這是我能夠拿出來的最大極限,如果還是不行,那我就沒辦法了,大不了……」

林皓雪看到木嫣陰沉的臉色,聽到她那有些決絕的話語,心裡明白,這應該是木嫣現在能夠拿出來的極限,雖然她是木氏家族的人,但畢竟只是一個晚輩,隨身攜帶這麼多的精石,已經足以令人驚嘆了。眼下還是見好就收好了,於是不再猶豫,很爽快地攤開手,「那就這樣吧,精石拿來。」

說著話的時候,林皓雪心裡不由得有些鬱悶,想當初她和沈墨蓮在傭兵工會拚命接任務,辛辛苦苦三個月,方才有五萬下品精石的收入,這在其他的傭兵眼中,已經算是很天文數字的收入了。現在,人家一個大家族的弟子,隨手一拿就是自己辛苦三個月的十倍,人比人可真是氣死人埃

木嫣自然無暇理會林皓雪的這番心思,聽到林皓雪答應了下來,終於鬆了一口氣,那急促的呼吸也平緩了許多,抬手將左手中指上一個晶亮的戒指拿下來,手指不舍地摸了摸,臉上是一副肉痛的表情,而後,將戒指向林皓雪的時候扔了過來,道,「喏,這是三十萬下品精石,收好了。」

林皓雪笑眯眯接過那件儲物靈器,清點了一下數目之後,也不管木嫣那心疼的臉色,而是再次攤開手,笑意不減地道,「三十萬,還差二十萬。」

木嫣嘴角抽了抽,眼前看起來漂亮的讓人嫉妒的少年,怎麼就是這麼貪財的一個傢伙呢,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於是她扭頭對那個矮胖子道,「高志林,去將我哥的儲物靈器拿過來。」

「小姐,那可是公子的,他要是知道了,恐怕會……」矮胖子有點猶猶豫豫,想起木澤生氣的模樣,還是不由得打了個冷戰。

「我叫你去拿,你就去拿,哪來那麼多的廢話。」木嫣秀眉一挑,眼露出憤怒之色。

「是,小姐,」高志林苦著臉,不得不前去將木澤的儲物戒指也給拿了過來,遞給木嫣。然後後退一步站在木嫣的身後,一聲不吭。但心裡卻在暗暗叫苦,這木家的兩兄妹,可都不好惹啊,要是木澤醒來,自己可就慘了,但要是自己不這樣做,眼前木嫣這關都過不了。

木嫣接過戒指,將戒指里的二十萬下品精石盡數拿出,甩給林皓雪,也沒有刻意掩蓋。二十萬精石可不是小數目,亮晶晶的堆在林皓雪的身邊,就像一個小山丘一般,引得不少圍觀者眼饞不已。

林皓雪面不改色,意念一動,將二十萬精石盡數收進自己的儲物靈器中。看著拿著到手的精石,林皓雪心情很好,笑的很燦爛,於是愉快地擺了擺手:

「好了,現在,高氏兄弟的這筆賬就可以一筆勾銷了。」

說完這話的時候,林皓雪收起了笑容,不再看木嫣,而低下頭,神情肅然地查看重傷昏迷的高氏兄弟。果然,這兩人傷勢都不輕,高義更是連玄脈也有所損傷。但這對於別人來很棘手的問題,對於剛剛修鍊了聖光術的她來說,可就太簡單不過了,她完全要把握讓他們恢復如初。

就在林皓雪低頭查看高氏兄弟傷勢的時候,旁人也好奇地看著她,不知道她要做什麼。難道,她還有什麼辦法將其治好不成?可是這怎麼可能?

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林皓雪緩緩站起身來,伸出纖細白凈的雙手,掌心朝下,分別對著高起和高義兩兄弟,雙目微閉,頃刻間,兩束光芒自她的掌心湧出,緩緩將高氏兄弟兩人包裹在光芒之中。

這光芒居然有很強的治癒能力,人們驚訝地發現,高氏兄弟兩人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著,那裸露在衣衫之外的傷口居然很快恢復如初,不光是傷勢,就連那原本慘敗萎靡的神色也在逐漸恢復正常。

大約有一炷香的功夫,高起高義兩兄弟已經完全恢復了狀態,不過並沒有醒過來,向來應該是意念之力耗盡而導致的。一般的玄者也有意念之力,只不過比不上咒師的意念之力強悍而已,這時候,林皓雪已經收了治癒術,改用意念之力微微刺激高氏兄弟二人。

此舉果然有效,很快,兩人相繼醒過來。只不過,在站起身來的時候,他倆的目光中猶自有幾分驚恐之色,但這驚恐在看到受重傷倒地的高志昂之時,就消失了。不過,他們還是茫然地看了看周圍的人,最後什麼也沒有問,而是站在言文柏的身邊。

這下人人都能夠看得清楚了,他們兩雖然淺色的衣衫上血跡斑斑,但看他們的神情沒有絲毫受傷的痛苦,居然是全然恢復。

這一發現,讓圍觀者一個個目瞪口呆,下意識地再次看向林皓雪,這個白衣少年戰鬥力如何,他們並不知曉,但是治療之術卻如此驚人,這樣一個人,南嶼的三等國家中,絕對值得任何勢力去拉攏甚至討好吧,即便是木氏家族,恐怕也不願意得罪這人,這下可好玩了。

木嫣也呆愣地看著高氏兄弟,不可置信地喃喃道,「你們,你們怎麼可能會沒事?剛才明明……」說道這裡,她立刻停止了說話,這樣的話在對方的面前,還是不要繼續說的好,免得再次惹惱了對方。

眼前的一切既然不是幻覺,那麼毫無疑問,這兩人是被那白衣少年給治好的,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白衣少年的治療術居然如此驚人,想起自己之前對言文柏木系玄力的覬覦,想起家族要是知道自己得罪了這樣的一個人,不知道會如何處理自己。頓時覺得有些灰心。暗自決定,以後再也不和林皓雪幾人作對了。

而那邊林皓雪在治好高氏兄弟之後,並沒有和他們說話,而是掉頭向通天鶴的方向走去,在林皓雪邁步的時候,沈墨蓮也與其並肩而行。

木嫣見到林皓雪和沈墨蓮兩人都要走,立刻急了,喊道:「等等,你們這樣走了,那我哥哥怎麼辦?」

「這個我就管不了了,」林皓雪擺擺手,邊走邊道,「我只說過高氏兄弟的恩怨一筆勾銷,至於賭約,我不插手。」

「你。」木嫣被林皓雪的話氣得跳腳,但是什麼也沒有什麼話可說。只得再次將目光看向言文柏,畢竟,那個賭約是言文柏和木澤之間的,只有言文柏點頭,才能算真正的結束。

「言公子,那我哥哥事,能不能就此揭過?」木嫣用這幾乎是祈求的語氣說道。

「我……」

言文柏剛要說話,但還沒有來得及說,就被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給打斷了。

「文柏,得饒人處且饒人,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言文柏立刻轉頭看過去,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何長老已經出現在偌大的廣場上了,吸引言文柏注意力的卻不是他,而是那個與何長老站在一處的白衣人。

這個白衣人看不出年紀,身材高挑,相貌頗為英俊,他打量著場中的情景,看了看恢復如初的高氏兄弟,再看了看傷勢不輕的高志昂,最後將目光轉向已經回到通天鶴身邊的林皓雪和沈墨蓮,眼睛微微眯了眯,眼底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驚愕。

「何長老。」言文柏見到何長老出面了,知道接下來的什麼事情與他也沒有什麼關係了,招呼了一聲,便後退幾步,站在何長老的身後,不再說話。

「上官先生,你看?」當言文柏退後之時,何長老便看向自己身側站立的白衣人,態度很謙和地問道。

聽到何長老這樣說,白衣人終於將視線從林皓雪和沈墨蓮的身上收回來,微作沉吟,說道:「出現這樣的事,也是這些年輕人太過氣盛的緣故。但仙境之爭就要開始了,也不便再做什麼處罰的措施,就如何長老所說,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以後誰也不許再提。你們都到自己的住所休息,準備兩日後的比賽吧。如何,木長老?」

白衣人的話雖然清清淡淡,但自是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他在說最後這句話的時候,忽然抬頭看向木嫣這邊,眾人看過去,這才發現,那裡不知道何時居然多出來了一個綠袍中年男子,顯然是木嫣他們這一隊人的帶隊者。應該是在剛才何長老兩人吸引力眾人注意力的時候,他悄然出現的,能夠在這麼多人的眼下悄然出現,卻無人察覺,這個綠袍中年實在不一般吶。

「既然上官先生都已經這樣說了。木陵怎麼會有異議?」綠衣中年笑的很謙遜,說道,一副完全聽從白衣人安排的模樣。但是他的眼梢在掠過言文柏的時候,不自覺流露出一絲貪婪之色,這不過,這絲貪婪之意很隱晦,幾乎沒有人察覺到。

「上官先生是誰?看來這身份不凡啊1周遭有人切切私語道。

「你笨啊,連上官先生都不知道,能有如此氣度的,除了蕭真人的四弟子上官瑜之外,還能有誰呢?」

「原來如此,果然……」

「原來他是蕭真人的四弟子,上官瑜。」林皓雪憑藉著過人的意念之力,將這些人的竊竊私語之聲盡數收進耳中,瞭然地點點,喃喃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