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八章 後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 後患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據說,蕭真人共有十大弟子,這十人個個都是超越了玄仙強者,他們是蕭真人在不同領域的代言人,各有所長。論起戰力,大弟子端木修是頂尖強者;論起速度,三弟子司徒鶴是個中翹楚;論到潛力,八弟子聞人軒當屬第一;說到交際,自然要數眼前這個四弟子上官瑜最為厲害……

上官瑜,八面玲瓏,擅長交際,尤其擅長調和各種矛盾。據說,在他的調節下,南嶼諸多生死仇敵最後都握手言和了。當然,他能夠做到這些,必然離不開蕭真人那絕對實力的震懾,但是,他的辯才與能力也由此可見一斑。

不過,在眼下的這個場合中,他是主持者,這裡的人並不值得花費什麼心思,因為他的話說完之後,根本就沒有人敢於違逆他。

「既然雙方都沒有異議,那就各自散去休息,準備三日後的初賽吧。」上官瑜的目光環視了四周一眼,淡淡地說道。在他的目光環視的時候,很奇異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如沐春風般的親切之感,由衷地願意聽他的話。即便還有個別人心裡有些好奇、有些遺憾,但也不得不聽他的話,紛紛作鳥獸散去狀。

幾乎是頃刻之間,除了林皓雪和木嫣這兩對人馬之外,其他的人都走的乾乾淨淨。何長老和木陵看著何長老,何長老也看著木陵,兩人都是面帶微笑,但是笑容中是雙方都能夠懂得的意味:這件事還不算完。

但是,在上官瑜的面前,這兩人都不會再做什麼。只能在三天後的仙境之爭上再來一較高下了。

「三天後,我們在賽場上見吧。」終於,木陵看著何長老,緩慢地說道,言語中刻意帶著些許的壓力,不過這壓力是對林皓雪等小輩施展的,這就是玄聖特有的音攻之力,與意念之力的攻擊有幾分相似,除了林皓雪和沈墨蓮,其他三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響,其中當屬高義的受到的影響最大,他的膝蓋彎了彎,幾欲雙膝跪地。

這時候,何長老也緩緩踏出一步,輕易的化解了高義的窘迫處境,笑眯眯地道:「那我們就等著了。」

聞言,木陵的嘴角勾起一抹狠厲的弧度,不再理會何長老,而是轉身,微微向上官瑜一拱手,態度很客氣很禮貌:

「那上官先生,我們便先離開了。」

「既然木長老已經知道你們的住所,那我就不多說什麼了,木長老輕便吧。」上官瑜微微點頭,神情淡淡的,既讓人感受到他威嚴,又讓人覺得他很有禮貌。剛才他一直冷眼旁觀者,看著何長老和木陵之間那言語中的交鋒,一副事不關己的冷淡模樣。只是在林皓雪和沈墨蓮能夠抵禦住兩人木陵的音攻威壓時,目光微微閃動了一下。

「好。」木陵再次向上官瑜行禮,然後帶著木嫣等五人轉身離去。受傷的木澤和高志昂,是被高志林和高志文兩人給背著離開的。他們兩人雖然受傷不輕,但木氏家族是一個在所有下等國家中都算頂尖的實力,想來是有辦法治療的。

隨著木陵的離開,場中除了上官瑜之外,就只剩下林皓雪一的隊六人了,,何長老也呵呵笑,同樣舉手為禮,向上官瑜道:

「上官先生,那如果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們也離開了?」

「嗯?」上官瑜輕輕嗯了一聲,尾音上揚,並沒有回答何長老,而是將目光再次落在林皓雪和沈墨蓮身上,這一次,他眼底的探究和興味之色中毫不掩飾。不光是何長老,其他幾人都發現了。

沈墨蓮依然眼觀鼻鼻觀口,看也不看上官瑜,似乎什麼也沒有感覺到。但是林皓雪就沒有這樣的定力了,她感到渾身不自在,有一種自己被完全看透的感覺,但她學著沈墨蓮的樣子,當做自己什麼也不知道,漸漸地,也平靜下來了。

她們兩個冷靜下來了,反倒是旁人言文柏和高氏兄弟面面相覷,心底漸漸惴惴不安了起來。

「呵呵,有意思,」上官瑜微微笑了一下,然後對何長老微微點點頭,「沒有其他事了,何長老也請自便。」

「告辭。」同剛才的木陵一樣,何長老也是再次一禮,這才招呼林皓雪等人一起離開,何長老離開的時候,看似平靜,但腳步卻比平常略微快了那麼一份。

畢竟,上官瑜可是蕭真人的十大弟子之一,那等身份和地位可都不同凡響,即便是烏桓帝國的皇室眾人,對於這等人物,恐怕也難以望其項背。如果不是因為這仙境之爭,恐怕就連何長老都難以見到這等人物,面對這樣的人,就連何長老,也是有壓力的。

林皓雪五人一直跟著何長老離開了那個偌大的廣場,來到他們的住所之處。那是一個獨立的小院子,雖然不大,但防守功能都很不錯,而且有著很強的隔絕探查的功能。

一直進到院子之後,何長老這才回過頭來看著他們無人,臉色有幾分不豫之色,語言中也有輕斥的意味:「我不過離開才一會兒,你們怎麼就跟木氏家族的人給對上了呢?木氏家族,那可不是一般的勢力埃」

「長老,他們今天就是故意來找我們的麻煩的,故意再三挑釁我們,我們實在受不了,所以才會跟他們產生衝突。」聽到何長老語言中的怒意,高義忍不住漲紅著臉辯解道。

「衝突,你們看看今天的那副場景,那像是一般的衝突嗎?根本就是在要人命呢,不知情的還以為你們什麼深仇大恨呢。」何長老沒好氣地訓斥著,但是眼角卻不時地瞄瞄林皓雪和沈墨蓮的反應,只不過這個舉動很隱秘。

「不能怪高義,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當時太義氣用事了,沒有選擇忍讓,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局面。」言文柏微微向前一步,站在高義的身前,替他攔截住了何長老的怒意,他心裡也有些不安,何長老從來沒有這般發過火埃

「是我的錯……」高起也毫不落後,站到言文柏的前面。

一時間,三個人都爭先恐後地強者要承擔責任,反倒是動手傷人的沈墨蓮和勒索別人的林皓雪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什麼表示也沒有。靜靜地看著腳下的土地,彷彿哪裡有著數不勝數的精石一樣。

呵斥了一會兒,何長老終於有些泄氣地轉過身去,語氣很軟了下來,「算了算了,好在事情到此為止也算完結,不然,被木家的人給盯上了,那可是一個不小的麻煩埃」

「何長老,」一直沉默不語的林皓雪忽然插嘴道,「何長老其實心知肚明,現在的言兄已經被木氏兄妹給盯上了,不知道您可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唉1聽到林皓雪的問話,何長老長長嘆了一口氣,面色也頗為凝重,「木氏家族的木系玄力堪稱霸道,他們也是因此而成為一方大族。但是,他們沒有想到,文柏的木系玄力遠遠超過他們。我想,木氏兄妹故意找茬,可能就是隱隱約約覺察到文柏玄力的壓迫感了。好在現在有上官先生出面,這件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了。料想他們在這期間是不敢在做什麼手腳的。」

「他們做什麼手腳,我們也不用怕,反正他們也是手下敗將。」高義不由地撇撇嘴,很自然地看向林皓雪和沈墨蓮,眼中居然是詭異的崇拜之色。

「你以為,參加仙境之爭的只有玄宗陣營的嗎?」聽出了高義言語中的驕傲,何長老的語氣再次嚴厲了起來,「再說了,即便是玄宗陣營,木氏家族的真正強者也沒有出面,他們能夠選拔出來的人才,可比我們烏桓帝國多了不止一點點。小視對手,小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聽到何長老的語氣很重,幾人都不敢再多說什麼,很快,他們便意識到一個新的問題。想了想,高義終究還是多問了一句:

「那要是仙境之爭結束了,他們匯合起來對付我們呢?」

這一句,不光是他,也是其他幾人共同的疑問。

「他們能夠會合起來,我們的人也會合起來了,倒也不必懼怕他們,只是到時候,文柏你可千萬要小心了。」何長老臉色凝重,但言辭中要也沒有什麼懼意。

聽到何長老這句話,高氏兄弟下意識的先看看言文柏,然後又扭頭看向林皓雪和沈墨蓮,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好了,兵來將擋就是,何必現在就想那麼多呢?今天這次衝突倒也不是沒有收穫,不是得到而來一筆橫財?我們現在就來分。」

林皓雪一邊說,一邊將儲物靈器中的五十萬下品精石盡數拿了出來,比木嫣在眾目睽睽下給林皓雪的還要多上一倍,亮白色的精石那麼一大堆,立刻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一時間幾人的眼睛都是賊亮賊亮的,比地上的一大堆精石還要亮幾分。

「這,這也有我們的份嗎?」高邑喜形於色,但又不可置信地問。

「當然是了,見著有份,何長老是我們的領隊,還是您來分配吧1林皓雪一本正經地對何長老說道,但是掩飾不住眼底的調皮笑意。

「我來分?你這小傢伙」何長老立刻皺起眉頭,搖頭晃腦,一臉的不情願的模樣,「明知道我對這些東西愛不釋手,還偏偏要我分出去,真是要命了我的命了。」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如此,還是本性暴露,總之,他的樣子惹得五人都不由自主地哈哈大笑起來,剛才那沉重的氣氛一掃而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