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零九章 天澤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天澤君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何長老雖然這樣說話,但還是一絲不苟的分配了精石。在他的分配下,林皓雪和沈墨蓮各得到十萬精石,其他的四人包括何長老在內,都是七萬五千精石。對於這個數目,任何人都沒有意見,每個人都得到了為數不少的下品精石,一個個心情很不錯地找了一間房子去休整了。

這裡是為參賽選手準備的住所,條件都很不錯,不但有著防禦和隔絕探查的作用,而且每個房間都有一個蒲團,在蒲團上修鍊,速度要比平時提升了三分。這一發現,讓幾人都是大喜過望。

這幾天,林皓雪幾人都沒有出門,各自在自己的房間修鍊。一來因為剛來就和木氏家族的人出現了衝突,自然感覺有些晦氣;二來,因為居所的確條件好,難得有這麼好的修鍊條件,大家都不願意浪費這樣的機會。就這樣,時間一晃,三日已經過去了,終於到了初賽開始的時候。

這一日,林皓雪等五人的修鍊狀態都很好,險些忘記了時間,如果不是何長老挨個叫他們,恐怕他們會誤了這次的初賽。

幾人經過幾日的休整,都已經達到了最佳的狀態,一個個精神煥發地隨著何長老前往來到了仙境之爭初賽的地方。

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幾人都微微有些錯愕,這個地點不是別的地方,恰好是當初通天鶴所降落的那個巨大的廣場,原來,這就是仙境之爭的比賽場地埃

只不過,此時這個廣場明顯發生了一些變化,原本空無一物的空曠廣場上,赫然出現了近百個高達一丈,邊長五丈的正方形石台,那些石台都呈現乳白色,矗立在廣闊的廣場中,給人一種異常*肅穆的感覺。

「何長老,這些石台莫非就是仙境之爭的擂台?」仰頭看著那些高高的石台,這次高義還沒有開口,言文柏就已經忍不住先開口問道。

「對,這些石台就是擂台,又是十年了埃」何長老以前也曾經帶隊參加過仙境之爭,此刻也是仰頭看眼前的這些石頭,頗為感懷地道。

然後,他將目光投向廣場最中央的雕塑處,也就是蕭真人的塑像處,對林皓雪幾人解釋道,「你們看到了嗎,那裡多出現的棕色牌子,就是公布參賽規則的地方,比賽規則幾乎每年都有變化,我們過去看看吧。」

林皓雪等人順著何長老的目光看過去,果然,在那個高大的石像旁邊有一個與石像高度相仿的牌子矗立著,那個牌子的高度幾乎是那白色石台的兩倍,呈現出,深棕色。遠遠看去,上面有一些白色的文字在不斷流動著,距離太遠,那些文字又在快速流動,無法看清楚。那石牌的周圍,已經有很多人都已經圍在了那裡,全神貫注地看著石牌上的內容。

在這樣的場合,必然有不少高手,林皓雪也不方便使用意念之力探知,以免暴露了自己意念之力的特殊性。於是也隨著何長老幾人走到那棕色的牌子旁邊。因為人頭攢動,太過擁擠,他們花費了一番功夫,才靠近那棕色石牌,仰頭細看上面流動的文字,也就是本次比賽的參賽規則。

本次的參賽規則其實很簡單,就是國與國之間進行抽籤參與比賽,不論團體賽,雙人賽還是單人賽,都是在這兩個國家之間進行的。本次參加比賽的國家共有187個,其中有一個運氣好的國家會抽到空簽,第一個回合輪空,剩下的其他186個國家,兩兩相對進行比賽,比賽順序,先是團戰,接著是雙人站,最後是個人戰。當天結果就能夠出來。

「何長老,這上面並沒有寫清楚我們在哪裡去抽籤,那接下來我們應該去哪裡呢?」看完公示牌上的內容,高起皺皺眉,忍不住問道。

「你終於想起來嗎?」何長老有點沒好氣的說道,「要是等你們想起去抽籤,恐怕我們早已經被視為棄權給趕出天澤帝國了。就在你們修鍊的這幾天,我就收到消息參與抽籤了。」

「好了,」言文柏早已聽出何長老雖然如此說,但並沒有真正的怒意,便笑著打住他的繼續牢騷,「我們也都知道您辛苦了,這次仙境之爭結束后,我們會孝敬您精石的,可好。您先告訴我,今天我們的對手是那個國家?」

「當真1聽得言文柏的話,何長老的面色立刻多雲轉晴,喜形於色。但似乎覺察到林皓雪似笑非笑的表情,立刻覺得自己這樣的舉動會有失身份,便低咳了幾聲,面色恢復了肅然,道,「今天,你們所要面對的敵手是和亞帝國,實力一般,你們正常發揮就好。」

話雖如此,但是幾人都察覺到了,在說道和亞帝國這幾個字的時候,何長老的聲音微微冷了幾分。但見到何長老不欲多說什麼,便也沒有再問。只是問了幾個其他的問題,何長老一一回答了,順便說了一些參賽時需要注意的事項。

就在林皓雪幾人在這邊小聲談論的時候,忽然,北面的人群中出現了一陣騷動,原本擁擠不堪的人群忽然向兩邊散去,專門留出了一米多寬的通道。

之後,就看到有數十人從那個通道之中緩緩走出,那數十人都很年輕,但幾乎是瞬間,林皓雪就將目光鎖定了為首的那個年輕人。

那個年輕人一身黑衣,相貌普通,身材也並不高大,放在人群中可以說是毫不起眼的一個人。只是他神情卻是異常的冷漠,身體之上似乎散發出凜冽的寒意,雖然很多人擁簇著他,但都是下意識地與他保持一點距離,似乎對他生有一些懼意。

那個人很危險!這是林皓雪的第一感覺,至於哪裡危險,她一時還真說不上來。不過那人身上所散發出的寒意,應該與他的玄力特質有關係,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的玄脈應該是水系玄力的變異——冰系玄力。只是,他是什麼人呢?

「何長老,他們是什麼人啊?」正當林皓雪心存疑惑的時候,旁邊已經有人開口問了,那個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一向裝不住話的高義,高義看到那幾個引起人群騷動的年輕人,心頭的好奇達到了一個頂峰,便側頭向何長老問道。

「你是說他么?」何長老似乎沒有聽清高義說的是他們,而是神色微微有些恍惚,語氣也微微頓了頓,這才再次開口道,「他,就是這次的東道主,天澤帝國的參賽選手。」

「哦,原來和我們一樣,都是參賽選手啊,那還那麼大的排常」高義不由地撇撇嘴道,他的聲音沒有刻意去壓制,周遭有不少人都聽到了他的這句話。聽到這話的時候,很多人都將驚訝的目光投向高義,有人目露同情之色,有人則是幸災樂禍。心裡都閃過同一句話,哪來的愣頭青,連這個殺星也敢招惹,豈不是獲得不耐煩了?

那個黑衣青年也聽到高義的這句話,目光倏忽之間睜開,一股凜冽的寒意向林高義暴射而來。

精神攻擊?林皓雪立刻發現了對面的這個青年似乎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卻已經施展了一次精神攻擊,不動神色地上前,右手搭在高義的肩膀,識海中的本命咒印微微旋轉,吸收了對方這攜帶著冰寒之意的意念攻擊。

林皓雪不驚不懼,面帶笑意地看著對方,那黑衣青年望向林皓雪,目光中微微露出詫異之色,片刻后,轉過頭去,不再看林皓雪幾人。

這番交手,幾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除了極少數意念之力強橫的人之外,幾乎沒有人察覺到這一點,因此,在外人看來,是這個黑衣青年今天很意外地沒有和高義計較,並沒有發現林皓雪的出手。

眼見高義脫離了危險,何長老這才放下心來,低聲跟高義道,「不要輕易小看人,雖然他們也是參賽者。但是,上一次仙境之爭,天澤國家能夠取得冠軍,與他有著很大的關係。」

「上一次仙境之爭,他才多大?居然這麼厲害?」高義被這個消息給震驚得不輕,咋舌道。

「他那時候,只有九歲!所以說,你不知道的還多著呢。」

「那他叫什麼名字?」

「天澤君。」

「天澤君?這麼霸道?那他是天澤帝國的皇子嗎?」

「不,他並不是。他的出身並不顯赫,相反,他是一個孤兒。卻被賜為天澤帝國的國姓,還單名一個君字,可見,現在的他在天澤帝國的地位有多高?」

「上一次他到底是如何力挽狂瀾的?也參賽了嗎?」

「並沒有,只不過年僅九歲的他攔住了數十個被自己大十歲的對手,為天澤帝國那位已經受傷的頂尖強者贏了恢復的時間。所以說,上次他雖然沒有參加仙境之爭,但他的名頭已經傳遍了很多國家。這次他要參加,肯定就是為冠軍而來的。天澤帝國應該是對本次的仙境之爭冠軍志在必得,所以才讓他傢伙出面了吧?所以說,在面對這個人的時候,你們最好小心一點。」

「是的。」這次不光是言文柏三人,就連林皓雪也鄭重地點點頭,剛才天澤君並沒有繼續動手,所以,她根本就無法摸清對方的底細,但是那種危險的感覺不減反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