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章 歷屆冠軍之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歷屆冠軍之國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看到林皓雪和沈墨蓮也對自己的話很認真的地點頭,何長老才微微鬆了一口氣,但是,神色依然凝重,畢竟那個傢伙,在十年前已經那般厲害了,現在,更是不知道會成為什麼樣子,但願在最初的幾場比試中,烏桓帝國的人不會碰到他,不然,恐怕烏桓帝國會一敗塗地吧?

不過,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林皓雪和沈墨蓮,何長老又有點不確定了,說真的,即便到現在,他對眼前這兩個小傢伙,還是怎麼也看不透。他們兩就是本次仙境之爭中烏桓帝國的最大變數吧。

「那他呢?」並沒有注意到何長老複雜的心思,林皓雪將目光投向了天澤君旁邊的另外一個人,隨口問道。

那個人同樣很年輕,也不足二十歲,身著白衣,五官英俊,一直是面帶微笑,看起來很好相處的樣子。但是,在看到這個人的第一眼,林皓雪就莫名的想起了一個熟人——王沐風。

她不但認識王沐風,而且很了解他的行事風格,看起來溫文爾雅,如沐春風,但是行事卻很果決狠辣。所以,直覺告訴她,眼前那個看起來很好相處的人,應該也是一個狠角色。

「你是說他么?」何長老也將目光投向那個身著白衣的英俊青年,目光微微沉了沉,道,「他應該就是那個羅雲。」

羅雲,那又是什麼人呢?林皓雪心裡頗為不解,但是她沒有問,身邊人的小聲議論已經為他解惑了。

「這次可是參加仙境之爭啊,羅雲怎麼來了?」這個人很疑惑。

「世兄,聽你的意思,難道羅雲不可以來參加仙境之爭嗎?」

「當然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意外,羅雲可是天澤帝國赫赫有名的貴族子弟中的精英,人人都稱他一聲小公子。憑他的家世,修鍊到玄聖的時候,想要得到仙境之匙並不是什麼難事,怎麼會來仙境之爭趟這趟洪水?」

「唉,老兄,你的消息過時了,你難道沒有聽說嗎,就在去年,他就被天澤帝國的皇帝特意選中了,作為天澤君的搭檔,專門為他處理一些事情的。這天澤君雖然實力很強悍,但是他卻有一個很致命的弱點,因為從小就是孤兒的緣故,養成了孤僻的性格,很不善於與人交際。」

「原來如此,所以皇帝就為他選擇了一個長袖善舞的貴族子弟,為他處理一些人際關係方面的事情。想不到,天澤君如此被看重。」

「是呀,畢竟有如此天賦、如此潛力的人太罕見了。他要是能夠成長起來,說不定天澤帝國也能夠水漲船高,躋扇國家的行列呢,那時候,得到的資源可不是一個下等國家能夠想象的。」

對於那些中等國家下等國家,林皓雪略知一些,並沒有放在心上,只是對天澤帝國將一國的希望寄託於一個人的身上,感到有些不認同,那樣的話,這個天澤君,豈不是很辛苦。

看了一眼垂眸不語的天澤君,林皓雪再次望向了那個叫羅雲的英俊青年,不由失笑了:此刻,羅雲的身邊被眾多的人擁簇著,而擁簇他的可都是一些妙齡女子,可見他多受女子的歡迎。

而對於這麼多的女子包圍著自己,羅雲絲毫不顯得局促不安,反而很自如地應對著,似乎也樂在其中,看到這裡,林皓雪頓時覺得這個無趣,便轉開了視線。

就在這時候,東面擁擠的人群再次出現了一陣騷動,很多人向兩邊分開,讓出一條道來。

「咦,難道又有什麼大人物要出現了?」林皓雪饒有興緻地看向東面,果然不出她所料。就在那個方向的人讓開一個通道后,再次有數十人擁簇著一個青年,走向了最中央的位置。

那個青年身著藍衫,相貌也很英俊,即便與很受女子歡迎的羅雲的相比,也絲毫不遜色,但是,他的身側卻乾乾淨淨,沒有任何人敢太過於接近他。因為,他的臉上有一股冷然之意。這種冷然,與天澤君的本身所攜帶的寒意不同,而是一種不屑於與周遭的人交往過密的一種傲氣。

「這是什麼人呀?這麼傲氣?」林皓雪不由得撇撇嘴,用壓得極低的聲音向身邊的何長老問道。

「他?」何長老的聲音同樣也壓得底底的,他看向那個驕傲的青年,解釋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他應該就是景耀帝國本次的天才人物,姓霍,單名一個然字。」

「霍然?這個名字聽起來還挺有意思的,只是不知道實力會如何。」林皓雪喃喃低語道,眼睛流露出一絲興味,天澤帝國的天澤君也好,景耀帝國的霍然也好,她都升起了一種想要挑戰之心。這種好戰,跟當初遇到皇甫俊是一樣的,也是一種好奇,好奇對方的危險之處到底是什麼。

「這個,我也不知道,」何長老也是乾笑一聲,「不過呢,既然能夠代表著景耀帝國前來參加仙境之爭,實力一定不會太差,遇上他們,你們同樣不可掉以輕心。這個景耀帝國,可是上上次仙境之爭的冠軍獲得者。」

「何長老,除了天澤帝國,景耀帝國需要注意之外,還有沒有其他需要小心的國家,其他需要注意的對手呢?你索性一次性說完可好?」林皓雪不由地翻了翻白眼道。

「當然還是有一個的,只不過,剩下的這個國家,你們可是已經見過了。」

「我們見過?可也未必記得住啊,到底是那個國家?」

「你們當然記得住,剩下的這個國家,正是和你們已經交過手的,木氏家族所在的高涵帝國。」何長老故意慢吞吞地說道。

「如此說來,這高涵帝國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呀,」高義不由得撇撇嘴道,「他們還不是我們烏桓帝國的手下敗將1

聽到高義還是如此口無遮攔的傲氣,何長老的聲音中帶了幾分怒意,「我說過多少次了,萬萬不可小瞧對手,即便你曾經打敗過他,也不可以。再說了,你有什麼資格這麼驕傲,打敗高涵帝國,與你有關係嗎?」

「我也沒有說錯什麼啊,」高義不由得小聲嘀咕,有些不服氣,「他們本來就是我們的手下敗將呀1

「是誰說高涵帝國是烏桓帝國的手下敗將?」何長老剛要繼續說什麼的時候,忽然有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從南面出現,這個聲音很好聽,似乎還帶著一絲淡淡的魅惑之意。

南面,一條道路同樣被讓了出來,從這個同道中走出來的卻是一些人,不過這次還出現了一些熟悉的面孔:木嫣、木澤、高志昂、高志文、還有高志林,還有那個叫做木陵的長老。看來那個高志昂和木澤已經全然恢復了,這木氏家族果然有著些不弱的底蘊。

不過,木嫣五人卻都眾星捧月般擁簇著最中間的其實兩個妙齡女子,這兩位女子都十七八歲的模樣,長得很美,比起能夠魅惑了高志昂的木嫣還要美上幾分,更讓人驚嘆的是,他們兩個的容貌也是一模一樣的,應該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只不過,其中一個面罩寒霜,是一個居然於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而另外一個則是笑意盈盈的,舉手投足之間頗具風情,引得周圍的年輕男子不由得頻頻側目。毫無疑問,剛才那句話一定是她說的。

那風情萬種的女子在最前方站定的時候,就看向林皓雪這幾人,依舊帶著吟吟笑意,只是這笑意在看清楚林皓雪和沈墨蓮容貌的時候,微微降了一分,美麗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淺淺的嫉妒之意,不過很快被她斂去了。

「何長老,你知道她們的身份嗎?」林皓雪問道。然而,這次何長老並沒有立刻回答他,半晌后,方才無奈的搖搖頭,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連何長老都不知道,她們還真夠神秘的。這麼隱秘,這對雙胞胎姐妹,應該就是木氏家族本次的底牌了。這木氏家族還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想要打算在最開始示弱,這才出現了林皓雪等人初見時的陣容。如果不是因為和烏桓帝國有比賽之前就有了衝突,傷了其中的兩個人,恐怕這兩個女子根本就不會現在就出現。

「是誰說,高涵帝國是烏桓帝國的手下敗將。」女子站定后,再次重複了一聲,目光在林皓雪的身上不斷巡視著。

「是我說的,那有如何?」無奈地苦笑一聲,林皓雪抬起頭來,與那名女子目光對視,沒有絲毫的退卻之意。

「好,很好,一個小小的烏桓帝國,也敢如此大放厥詞,」那名冷麵女子冷笑一聲,聲音如臘月寒冰一般,像是能夠將人給凍僵,「我們高涵帝國的尊嚴,可不是你們這些人就可以這般踐踏在腳下。」

「哼,你們蔑視我烏桓帝國就是理所當然,我們說你們高涵帝國就是踐踏尊嚴了,我倒是想知道,這是何道理?」聞言,林皓雪也是忍不住冷笑道,她最討厭這種高高在上的人。

「混賬,你還敢頂嘴?」那名女子柳眉倒豎,她的身份高高在上,從來都是被人稱讚,受人仰慕的,何曾被這樣頂撞過。

「我頂嘴又如何,你又拼什麼高高在上判定別人的罪名?決定別人的人生。」林皓雪絲毫不退讓,這個木氏家族的女子,讓他想起了高高在上的何家帶給自己的屈辱,一時間也動了怒。兩人絲毫不想讓,局面一下子緊張了起來,一觸即發。

眾人看看高涵帝國的人,再看看林皓雪幾人,驚訝於一個小小的烏桓帝國居然這麼不知天高地厚,先是得罪天澤君,后又膽敢和高涵帝國叫板。他哪來這麼大的膽子?

就在這時候,廣場的中央,忽然傳出了一個雄渾的聲音:

「參賽者已到齊,本次比賽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