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一章 昔日恩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昔日恩怨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參賽者已到齊,本次比賽開始1同樣的聲音,一直說了兩遍方才停下來,不過餘音依然迴響在廣場的上空。

這個聲音出現得很突兀,但又很清晰,就好像是在每個人的耳邊說的一樣,在場的所有人,甚至包括對峙中的林皓雪和木氏家族那個冷麵女子,都是吃了一驚,茫然四顧。

人們很快就發現,發出這個聲音的,並不是什麼大人物,而是那個蕭真人的雕塑,驚訝過後人們都開始感慨,這仙境廣場果然大手筆,就連一件雕塑,居然也是一件品階不低的靈器。

「所有參賽成員,前往指定擂台!所有參賽成員,前往指定擂台1在所有的人都開始鎮定下來之後,那個塑像中的聲音繼續響起,同樣是說了兩遍。

在這話結束的同時,人們就驚訝地發現,那矗立在廣場中近百個白色石台之上,居然緩緩浮現出黑色的字跡,那些黑色的字跡,赫然是一些數字。

「那該不會是我們本次參賽的擂台吧?」

「當然是了,你們看那數字,不正好到93號嗎?」

「對對對。」

頓時,有很多人再次涌動起來,向那些標有不同數字的擂台走去。隨著這一部分的人離開,原本擁擠的棕色石牌之下的人減少了不少,頓時顯得空落下來,但依然有不少人還留在原地,饒有興趣的看著烏桓帝國和木氏家族的人相對峙的局面。

這些人的來源大致分為兩類,其中一類是各個國家所備選的參賽選手;另外一類,則是因為背景不凡,特意跟來長見識的。不管是哪一類,現在都是純粹的看客。在他們看來,木氏家族的人與烏桓帝國的爭端,尤其是木氏家族的人動手,要比那些比賽有意思多了。

然而,令眾人失望的是,木氏家族的那位冰山美人有幾分焦急的看了看中央的三個石台,瞪了林皓雪一眼,微微停頓了一瞬,而後冷哼一聲,拂袖而去,向那標有三這個數字的石台走去。

看到木氏家族的人離開了,這些圍觀的人頓時覺得無趣,紛紛離開了原地,向最中央的三個石台涌去,同樣是比賽,中間這三個擂台也要好看多了,因為三個石台上,分別是一號的天澤帝國,二號的景耀帝國,已經三號的高涵帝國,這可都是歷屆的冠軍國家埃

「我們去哪個擂台?」林皓雪正要問何長老,高義已經搶先開口了。

「喏,就在那邊,我們過去吧。」何長老指了指比較遠離中心位置的一個石台,幾人望過去,就見那個石台之上浮現著是四十六這個數字。便應了一聲好,一起走向那個四十六號的擂台。

與中間的那三個擂台周圍人頭攢動相比,這個擂台可就清靜多了,台下只有四個人。其中三個都是年輕人,兩女一男,男子的面貌一般,但兩名女子的容貌都屬上乘。只不過,這三人都是面帶傲然之氣。至於第四個人,則是一個面色陰鷙的灰衣老者。

「何長老,這次還是你帶隊啊?」,那名陰鷙老者看到何長老的時候,居然出人意料的笑著打了個招呼,但是這個笑容,明顯帶著皮笑肉不笑的意味,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嗯。」何長老微微點點頭,算作招呼,便不再理會,看他的神情,似乎很不喜歡與這個陰鷙老者說話。

「呵呵,何長老,我們已經算是老相識了,何必這麼拒人於千里之外呢?」那位陰鷙老者絲毫不以為意,依舊笑著,「只是我很好奇,這次你帶著這幾人是誰啊,不會還有你的孫子或是孫女吧?」

「你1聽到陰鷙老者這樣的話,何長老面色驀然一面,「和正奇,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陰鷙老者這時候也不笑了,而是毫不掩飾眼底的惡毒之意,道,「我這也是好意,是為何長老您著想。希望您不要再帶什麼孫子孫女來這樣危險的擂台上了,要知道,刀劍可不長眼埃要不然又會像上次那樣,讓你的親孫子橫屍擂台上,這不是在此讓您難過嗎?」

聽到這個陰鷙老者的話,何長老面色陰沉,卻什麼也沒有說。

「何長老的孫子?這是怎麼回事?」聽到這句話,林皓雪微微後退了一點,低聲問最有可能知道真相的言文柏。

「我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但是我還小的時候,知道何長老有個孫子叫何宏放,他一直帶我們這些小孩玩。我們也很喜歡他。上次仙境之爭,何長老的確曾帶他來這裡了,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宏放大哥再。對於那次的仙境之爭,何長老什麼也不肯說,所以,我們什麼也不知道。」言文柏也無奈的搖搖頭,臉色白得可怕。

「聽這個老頭的意思,何宏放就是死在擂台上了?」沈墨蓮緩緩道。

聞言,幾人都沉默了,都知道這就是事情的真相,不願多說,徒惹和張老傷心。

但是,對面那個陰鷙老者似乎並不欲就此打住,再次呵呵笑道:「嘖嘖,那個場面想起來就覺得慘,血可將白色的石台都給染成紅色的了,他掙扎了好久,最後是血流盡而死的吧?」

聽到這句話,何長老依舊沒有回答,只是身體微微顫了顫,顯然也是想起了當初那一幕。

「喂,我說死老頭,你誰啊,這麼說話這麼惡毒?」聽到對方故意刺激何長老,高義怒不可遏,喝罵道。

「你算是什麼東西,膽敢對和長老不敬?」高義的話音一落,和亞帝國的一名女子也杏目圓睜,向高起怒斥道。

「你又算什麼東西,一個女子,如此顛倒黑白不分善惡,簡直就是一個蠢到家的惡婆娘1高義毫不客氣的反唇相譏。

「你,你,」對方那個女子柳眉倒豎,被高義給氣了個夠嗆,想要罵回來,但是連說兩個你,終究還是做不到像高義這麼毫無顧忌,面色漲紅,直跺腳。

「何必跟這種人一般見識呢,等會兒他們被你哥哥他們打下台來,就再也說不了這樣張狂的話了,且讓他們蹦躂一會兒吧。」那個青年男子狠狠瞪了高義一眼,對那名女子道。

「對,還有我哥哥呢。」一提到自己的哥哥,那個女子立刻鎮定下來,神情變的很驕傲,顯然對自己的哥哥很有信心。瞪了高義兄弟一眼,卻不再說話,那般眼神,竟似是不屑與之相爭的模樣。

看到高義為自己出頭,何長老的神情的陰霾也淡了幾分,回頭向林皓雪幾人道:「你們幾個上去吧,記得將和亞帝國給我打下來!一個都不要留。」

「大言不慚。」還是最先開口的女子忍不出再次開口譏諷。

「是,何長老。」林皓雪幾人也不理會對方,而是面向何長老,異口同聲地回答,這是回答,更是一個鄭重的承諾。

話音一落,林皓雪便縱身而起,身姿翩然,宛若飛燕一般,盈盈落在石台之上。幾乎是同一時間,沈墨蓮也姿態異常優美地落於石台之上。還別說,她們兩的姿態颯然,風姿翩翩,倒也引得了附近不少人的側目。

四十六號擂台下那名與高義爭吵的女子,忍不住眼含妒意地撇撇嘴,「哼,光姿勢好看有什麼用處?等會兒還不是被打趴。」

對於滿喊妒意的話語,言文柏三人並不理會,也是先後縱身躍上石台,與沈林二人站於同一側。

此時,白色的石台之上已經站了五個人,這五個人的年紀都不算大,隱隱帶著些年輕人才有的氣盛。當他們幾個看到林皓雪等人,唇角都不約而同地勾了起來,眼底閃現的是志在必得的意味。

毫無疑問,這幾個人,就是和亞帝國的選手,也是烏桓帝國本次參賽所遇到的第一個對手國家。

「你們幾個就是烏桓帝國本次的選手?」看到林皓雪五人先後躍上擂台,其中個頭比較矮的青年忽然斜眼看了他們幾個,神色有不屑地問道。

「是的。」言文柏向前走了一步,站在最前面,態度不卑不亢地回答道。說起來,他們幾人中,似乎只有言文柏一直是這麼有禮的。

「這麼來這麼慢,莫不是再次遇到我們和亞帝國,給嚇怕了吧?哈哈哈哈」這時候,站在那個矮子一側的,另外一個高一點的青年陰陽怪氣地笑道。

「閣下多慮了,嚇怕倒不至於,你們看,這不是來了么?」言文柏依舊不驚不怒,淡然回答道。

「哼,等會兒你恐怕就不會這麼說吧,你還不知道吧,上一次仙境之爭的時候,你們當時最強選手何宏放不還是像一隻死狗一樣的躺在我大哥的腳下。我告訴你,這一次,你們依然會是如此下常你們中間誰最厲害?給我站出來受死吧。」

「等會兒的情況,那就等會兒再說,現在下結論,未免太早了一些?況且,你連我們中間誰強誰弱都看不出來,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大言不慚。」攔住了蠢蠢欲動的高義,言文柏抬起頭來,盯著對方的那個陰陽怪氣的青年,言辭毫不客氣,但是神態依舊平和。

「敗軍之將而已,這一次,你們的運氣可不怎麼好,第一場遇到了我們和亞帝國,我們一定不會留手,讓你們徹底落敗。」眼見自己並沒有激怒對方,那陰陽怪氣的青年點悻悻然,但也不忘繼續放狠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