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二章 四星拱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四星拱月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對於那名青年刻意挑釁的言語,言文柏並沒有接話,而是抬著頭,目光中有寒光涌動。

言文柏從一上台就搶先到了最前面,這根本就與言文柏平素的個性不相符。然而,對於言文柏的舉動,林皓雪幾人卻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先前在台下,言文柏就曾提到何宏放,從他的語氣中,誰都能夠聽得出,小時候的言文柏與何宏放的感情很深。那時候何宏放消失了,年幼的言文柏一定難過了很久。

現在,他知道了何宏放已經死了,而殺害何宏放之人的弟弟就站在他的面前,他怎麼可能無動於衷。只是,面對自己的仇人,他怎麼會如此平靜呢?

「我看言文柏倒挺能忍的?」站在言文柏身後的林皓雪用只有沈墨蓮才能聽到的聲音小聲說道。

「我看也不盡然,你看——」沈墨蓮不以為然地搖搖頭,示意林皓雪去看言文柏垂下的左手。林皓雪看過去,看到言文柏的那隻手攥得緊緊的,甚至能看到掌心的一點細微的紅色,是將指甲刺入掌心而流出的一點點血,可見他此刻的心情有多麼的不平靜。

「所以,我覺得忍氣吞聲這並不是他的本性,」沈墨蓮也用極小的聲音跟林皓雪耳語道,「要是這樣下去,對他可不是一件好事情。長此以往,壓抑的心情持續久了,他一定會爆發。要是到了那一步,那可就危險了1

「你說的很有道理,只是,我覺得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永遠會沉寂下去?」

「不,他不會1沈墨蓮無比肯定地說道,

「因為我曾經親眼見到過這樣一個人,實力強,潛力大,心性好強,但因為長期寄人籬下,一直是忍氣吞聲。時間久了,他終於爆發了。」

「如何爆發呢?」

「他瘋了,殺意大增,不光殺光了他曾寄住的那位家人,而且波及了左鄰右舍。只是因為長期的隱忍,他的對周遭的人都產生一種仇恨的心理。瘋狂后的他實力非常強,最後,被眾多強者所聯合斬殺。」沈墨蓮的聲音依然很低,但是林皓雪還是聽出了她語氣中的沉重。

「那是他心態有問題。」林皓雪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這句話給說出來了。

「或許吧。」沈墨蓮不置可否,語調中帶著一些遺憾,「只是我想,要是那時候有人多給他一點關心,或者他心底的鬱結能夠得到有效的釋放,也許就不會這樣了。」

「那等會兒我們應該怎麼做?」擔憂的看著站在前方的言文柏,林皓雪心裡有點難受,低聲問沈墨蓮道。

「等會兒比賽開始后,將主戰場交給他,我們從旁協助就好,他需要發泄的渠道。」沈墨蓮似乎很肯定地說道。

「好。」林皓雪贊同地點點頭,她也認為現在的言文柏需要發泄。林皓雪目光肅然地看向和亞帝國的參展人員,最後,將視線落在最後方的一名一直低頭青年男子身上,瞳孔微縮。

那個青年身著黑衣,相貌很普通,是那種丟進人群中就找不出來的主兒,但是,林皓雪還是憑藉著過人的意念之力察覺出了,和亞帝國的五位參戰人員,要數那個人的實力是最強。

當然,這點強橫程度對於她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威脅,但是對於現在的言文柏而言,卻會是一個很大的威脅。

「你們退下吧。」林皓雪看向那黑衣青年的時候,那位黑衣青年似乎也發現了被人打量,淡淡瞥了一眼正看向他的林皓雪,向前走了幾步,語氣淡淡地說道。他的話一說出口,不管是最開始問話的矮子,還是後來那陰陽怪氣的青年,都乖乖的退到黑衣青年的身後,看那個樣子,對這個青年很信服。

黑衣青年也看了看林皓雪幾人,但也不甚重視,他的目光很快劃過高氏兄弟並未停留,眼底流露出淡淡的不屑,目光落在林皓雪和沈墨蓮身上的時候,眼底的不屑之色更加濃郁了,甚至還有些淺淺的嘲弄,最後,當他將目光落在言文柏身上的時候,神色才凝重了幾分。

顯然,在他看來,烏桓帝國的參賽選手應該是以言文柏為中心。對此,林皓雪和沈墨蓮自然不會說什麼,這正是她們所想要的結果,今天的比賽,本來就應該讓言文柏做主力。

「呃1高氏兄弟顯然也發現了對面這個黑衣青年錯誤的判斷,先是驚訝了一下,而後撇了撇嘴,對視了一眼,努力剋制了自己想要大笑的衝動,什麼話也沒有說,他們才不會傻到為對方出賣自己這邊的底牌呢。

「比賽正式開始1

就在這時候,一個粗獷而有力的聲音在整個廣場中響起,依然是蕭真人的塑像處傳出的,但是,很明顯,這不再是高等靈器本身的聲音,而是由人藉助這件靈器傳出來的。

這時候,林皓雪驚訝的發現自己所在的白色的石台上居然又出現字跡了,只不過不再是黑色,而是紅色和綠色。紅色的是一個烏字,後面是一個數字五。綠色的則是一個和字,後面同樣有一個數字五。

放眼看去,整個廣場上所有的石台上都出現了紅色和綠色的字樣,所有人都知道比賽的規則是什麼,一個個都警惕地看著敵人,防止被別人偷襲而落下石台,從而輸了比賽。

「動手1在四十六號擂台上,那位黑衣青年忽然一聲暴喝。隨著他的這聲暴喝,其他原本都在他身後站成一排的人在這一瞬間猛然動了起來,迅速形成一個半圓,將那名黑衣青年拱衛在中間。

在對方陣型形成的同時,烏桓帝國的陣型也形成了,只是要簡單多了,言文柏站在前,高氏兄弟站在其後,三人形成了品字形狀。而林皓雪和沈墨蓮,則站在隊伍的最後面,似乎是受到保護的角色。

在看清楚林皓雪和沈墨蓮所在的位置之後,和亞帝國中那個黑衣青年唇角那抹嘲諷的笑愈加濃烈了。他已然斷定,在這場對戰中,林皓雪和沈墨蓮果然只是打醬油的,他向來最瞧不起的就是這樣依仗自己的身份卻什麼也做不了的人。

「四星拱月1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黑衣青年驀然一聲暴喝。同時,雙手舉起,左手在上,右手在下,掌心相對,平置於自己的胸前,目光中帶著一些凜冽之氣,看著他眼中唯一的對手——言文柏。

「呼啦」,隨著黑衣青年的那聲暴喝,那原本站他身後的那四名青年男子,也在這同一時間,右手舉起,掌心對準了黑衣青年,並將左手搭在幽州之上,雙目微閉,這個動作整齊劃一。

瞬間,四道玄力從那四人的掌心暴涌而出,同時向黑衣青年暴射而去,那四道玄力居然都是風系玄力。那四道風系玄力落在黑衣青年的身上,並沒有什麼攻擊力,反而很柔和,最後被黑衣青年盡數吸收而去。

片刻后,那名黑衣青年雙手的掌心,出現了一抹亮青色的玄力,那抹亮青色形成一個光團。比尋常的風系玄力要更加透亮,更加精純,更加濃郁。台上的任何一個人都能夠感受到,那抹亮青色光團中間有著驚人的殺傷力。

這時候,站在林皓雪身邊的沈墨蓮忽然一聲冷笑:「原來是用這樣的方式,難怪當初會打敗何宏放呢,卑鄙1

「想要以五打一,秒殺言文柏,恐怕他們的計劃要落空了!言文柏可不是這樣容易就能夠被打敗的。」林皓雪低聲寬慰沈墨蓮。

「那是你不知道這種功法的厲害之處,」沈墨蓮看了林皓雪一眼,跟她解釋道,「以星拱月,這是一門邪門的功法。承擔星星的人有幾個,站在月這個位置上的人出招的威力就是他本身的幾倍。不光有四星拱月,還有五星拱月,六星拱月之類的叫法呢。在我們那裡,這種功法在比賽的時候禁用的。」

「你的意思是,這個黑衣青年這一招的威力會是他本身的四倍對嗎?」林皓雪急忙問道。

「是的。」沈墨蓮肯定地點點頭。

「難怪呢,我是覺得有點隱隱的危機感,原來是這個緣故,只是這下可糟了,不知道言文柏能不能應付得了。」

「他能不能應付得了還是兩說,但是我知道他們兩個肯定應付不了。」沈墨蓮微微將目光向高氏兄弟投去。林皓雪贊同的點點頭,也認真的看向正前方。

此時,居與首位的言文柏臉色異常嚴肅,雙目凝重地盯著黑衣青年雙手掌心的的亮青色玄力。顯然,他也是知道對方的厲害之處。同時,高氏兄弟,也在一同時刻,一左一右地站在了他的身側,同樣凝重的看著對方。這三人誰也沒有發現,高氏兄弟的身表面似乎多了一點微不可見的黑色光芒。

隨著黑衣青年的不斷催動玄力,那亮青色像個雪球一樣越來越大,直到有足球那麼大,方才停止了增長。

「去」黑衣青年猛然雙目一睜,雙手將那亮青色的玄力球舉起,居然像是實體一般。隨著這喝聲一落,黑衣青年雙手向前一推,玄力化球為刃,數道亮青色的風刃向為首的言文柏籠罩而去,速度極其迅速,完全不給對方閃避的時間和空間,赫然是一記殺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