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四章 慘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四章 慘勝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亞林幾人在聽到沈林二人與言文柏的對話時,都是心裡微微一喜,眼下這般情勢,己方的風雪連天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對方的人卻還如此託大,這樣下去,他們和亞帝國可是贏定了呢。

「亞林兄,也不知道他們烏桓帝國有什麼本事,居然敢如此小看我們風雪連天的威力,等下有他們好看的。」和亞帝國的一名參賽選手忍不住道。

「也許對方還有什麼底牌呢,不可掉以輕心。」對於這個人的話,亞林忍不住呵斥了一聲。

「哈,能有什麼底牌,你看1對於亞林的話,那名青年非但沒有向往日一般認同,反而出言道。

亞林也忍不住看向言文柏所使出來的玄力,也是微微一愣,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內心的那一點警惕也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自信:那般枯黃顏色的樹木,能夠有什麼威力?想必是在風雪連天的寒意之下,言文柏的木系玄力根本就不能發揮出原有的威力,所以才這樣枯黃如死寂一般。

然而,就在亞林等人自信滿滿,以為自己勝券在握的時候,場中那枯黃色的樹木忽然發生了變化:那原本呈現出死寂沉沉的枯黃之色微微顫了顫,再顫動期間,其上有極淡極小的龍影閃動,然後,那樹木彷彿瞬間被注入了生命力一般,在那一瞬間變得翠綠而又鮮活。

那生命力極其旺盛的樹木以極快的速度生長起來,生長的過程中,根部深深從石台之上紮根而下,似乎那並不是一塊石頭,而是一片極其肥沃的土地。那樹木的根部具有很強的破壞力,石台之上幾人腳下的那冰層便被樹木的根部給逐漸洞穿,破裂而開,漸漸化為碎片。

與此同時,樹木的頂端也呈現出一個個利劍般的樹枝,衝天而起,與那堅固的冰層相撞而來,那些樹枝像一個個鑽子似得,使勁地向那堅固的冰罩鑽去。樹木與冰層之間,一者堅韌,一者堅固,雙方再次形成了對峙之勢。

這一變故太過驚人,亞林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腳下的冰層已經破碎而開,只剩下頭頂的冰層還在堅持。

「快,快輸出玄力,支持風雪連天。」亞林最先反應過來,立刻向身後的幾人喊道。

話一落,身後的幾人都配合地將自己的玄力再次輸出,穩固這頭頂的冰層,他們很清楚這風雪連天的威力,只要堅持下去,整個擂台上,除了自己這邊施展玄技的五個人之外,其他的人必然會被冰封,到時候,自己這方隨便一個人出手,都能夠輕易擊敗對方五人,取得最終的勝利。但要是真的被言文柏這木系玄力給破了,那可就功虧一簣了。

看著對方五人同時輸出玄力,頭頂的冰層愈加堅實,言文柏臉色微微一變,他一個人和對方五人比拼玄力,怎麼也是落了下風的。忽然,他的眼底閃過一絲決絕之意,突然之間,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至木系玄力之上,這一口精血噴出,言文柏的臉色頓時蒼白了起來,身形也不由得晃了晃。

但是,那樹木之上的小小龍影卻因為這一口精血而迅速活躍了起來,雖然模樣並沒有變大,但是卻似乎微微遊動了起來,隨著龍影的遊動,那些樹木顏色愈加蒼翠,樹木之上的衝擊力也增加好數倍,其威力甚至超過了對方無人的合力輸出的玄力,再次攻向那堅固的冰罩。

雙方的人都緊張的看著對峙中的樹木和冰層,這是關鍵性的一次對峙,他們都知道,冰層破了,烏桓帝國贏,冰層未破,和亞帝國贏。

嚓,嚓

這種對峙並沒有過多久,隨著嚓之聲響起,堅固的冰罩這時候在蒼翠樹木的壓制之下,出現了一個個細小的裂紋,還並沒有馬上碎裂。

看到這一幕,這次不用亞林提醒,和亞帝國的五人都拚命地將自己體內所剩不多的玄力盡數輸出,然而,無論他們怎麼努力,那冰層之上的裂紋始終無法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終於,籠罩著整個擂台的冰層破裂了,在冰層破裂的瞬間,那漫天飄雪也再同一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且,擂台之上的寒意也隨之消失,氣溫恢復了正常,就連被凍僵了的高氏兄弟也在這時候恢復了知覺。他們兩都有點餘悸未盡地看著飄落而下冰層的碎片,沒想到,這一招居然這樣可怕。

然而,在冰罩消失的瞬間,和亞帝國的選手中,有兩人突然口中噴出鮮血,昏倒在地,這兩人中,一個是問亞林是否停下來的青年,他是隊伍中最年輕的一位,而另外一個就是和言文柏對話的陰陽怪氣的青年,也就是上次殺害何宏放之人的弟弟。

這般變故,亞林的臉色也是巨變,他先是回頭看了一眼陰陽怪氣的青年,然後面色複雜地看著言文柏。他萬萬沒有想到,言文柏的玄力居然有如此的攻擊力,更沒有想到,言文柏居然會如此決然的方式來結束這場戰鬥,他的精血失去,不到一年的時間,是萬萬不可能恢復的,這幾乎是用自殘的方式來取勝埃

不可否認,言文柏是贏了,目前這樣的局面,和亞帝國這邊明顯優勢已經消失殆盡,只能任人宰割了。

「好,我們認輸。」沉默了片刻后,亞林終於咬了咬牙說道。如此認輸,在這樣的場合,的確是有些丟人,但是,現在自己這邊是半分勝算也沒有,耗下去也是白耗。更何況,還有兩人受傷較重,必須要趕快去救治,不然,他們恐怕會有不小的麻煩。

「認輸?」言文柏的唇角微微上揚,勾勒出一個諷刺的笑容,「你們說認輸就完了么?那當初宏放大哥的這筆賬我們怎麼算?」

「你是什麼意思?」亞林的臉色再次發生的變化,這次不再是驚訝,而是幾分驚恐,他似乎低估了言文柏心底的仇恨。

「你說我是什麼意思?」言文柏並沒有回答亞林的問題,而是反問,語氣有說不盡的意味深長。

「你是想要為何宏放報仇?」亞林試探著問道,而後聲音急促了起來,「可是,當初的事情跟我們並沒有任何關係,你即便要為他報仇,也不該找我們埃」

「宏放大哥的死的確與你們沒有什麼關係,但是,跟他卻脫離不了關係。這一點,你敢否認嗎?」言文柏指著躺在地上的那個陰陽怪氣的青年,厲聲喝道。

「這,」亞林眼睛轉了轉,還是反駁道,「殺死何宏放的是他大哥,與他也沒有關係。」

其實,這時候亞林心裡有點害怕,他害怕的言文柏真的要殺了那個陰陽怪氣的青年,這倒不是說他和這青年的關係有多好,他擔心的是,要是這青年真的死了,那他的大哥,可是不會放過自己的,想起那個傢伙,他就覺得心顫。

「你不想要我殺他?」言文柏瞥了他一眼,很肯定地說道,「那麼,我可以答應你不殺他,但是你要告訴我,當初殺害宏放大哥的人到底是誰?」

「他叫和古,是這個和陽的哥哥,他們都是和亞帝國的皇族之人,」對於言文柏的這個問題,亞林並沒有避諱,「這次的仙境之爭,和古也來參加了,只不過他們是玄聖陣營的。」

「原來如此埃」言文柏輕輕走到昏迷不醒的和陽身邊,將人的身體戳了戳,然後站起來,似乎什麼也不想計較一般,漫不經心的道,「請你轉告和古,宏放大哥的仇,我一定會報的。」

言文柏的舉動,亞林一直在盯著,但沒有發現什麼不妥。這時候聽到言文柏的這句話,他的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這個人大言不慚。但是,一想到這個大言不慚的人卻贏過了自己,便什麼也沒有說,而是點點頭,表示自己會轉告的。

得到亞林肯定的回答之後,言文柏不再理會他,而是回頭走到林皓雪和沈墨蓮的身邊,與其他幾人站在一處。亞林也終於鬆了一口氣,很快協同其他兩個人帶著受傷昏迷的二人,跳下了擂台。

隨著和亞帝國幾人的離開,擂台之上那個綠色的和字後面的數字變成了零,但是紅色的烏後面的數字還是五,這就意味著,這次比賽,烏桓帝國取得了勝利。

雖然如此,但林皓雪幾人並沒有立刻跳下擂台,因為他們都知道,這擂台的本身,就是他們兩國比賽的裁判,裁判還沒有宣布結果,他們是不能離開擂台的。

「四十六號,烏桓帝國勝。」終於,他們聽到了這個聲音出現,高氏兄弟對視一眼,都是面露喜色。

然而,他們的喜色還沒有來得及收起來,很快就轉變為驚色,因為就在結果宣布的一剎那間,原本還是行動自如的言文柏忽然臉色一片慘白,身體軟軟地就要倒下,幸好被眼明手快的高氏兄弟給扶住了。

「言兄,你這是怎麼了。」看到言文柏有氣無力的樣子,高義焦急地問道。

「沒事,休息一會兒就好。」言文柏搖搖頭,說道,但還是使不上力氣來。

「他是沒事,」這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沈墨蓮這時候忽然冷笑一聲,道,「只不過是玄力耗盡,玄脈枯竭,精血虧空而已,休息也十年八年,也許真的就能好了呢。」

「怎麼會這麼嚴重?」高起也忍不住問道,「言兄的玄脈不是很特殊嗎,怎麼會這樣呢?這一次,難道不再是玄力的壓制?」

「玄脈再特殊,也架不住他這般拚命啊,」林皓雪也忍不住嘆息道,「他這次玄力耗盡不說,還精血虧空。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居然還要去在和陽身上動手腳,和陽的身上明明有靈器護身他還這樣,這不是找死嗎?所以說,這場戰鬥表面看起來,是我們勝利,但是看看言兄的樣子,這可是一場慘勝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