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五章 驚人一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五章 驚人一掌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玄幻魔法

聽到林皓雪的這番話,除了沈墨蓮依舊冷笑之外,高氏兄弟在這一剎那間都沉默了。先前在台下的時候,他們看出來了,言文柏對何宏放的感情很深,但卻沒有想到會深到這個地步,深到他願意為了一個已經死去的何宏放拼上自己的修鍊之路。

「我知道,你的治癒能力很強,有沒有什麼辦法來治癒他啊?」沉默了片刻后,高起忽然看向了林皓雪,激動地問道,眼底蘊含著濃郁的希冀之色。

「這個,」林皓雪微微嘆了一口氣,無奈地搖搖頭,道,「如果是外人傷了他,他的玄脈沒有完全耗盡玄力,我倒是可以從外部助他一臂之力,他自己內部調理,或許有可能恢復,但是現在……」

說道這裡,林皓雪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是,在場的幾人都不笨,他們都聽明白了林皓雪的言外之意,言文柏短時期內是沒有希望恢復如初了。一時間氣氛再次靜謐了下來,比剛才還要沉悶。

「哎呀,你們這是什麼表情啊?」看到這幾人的這幅模樣,反倒是受傷的言文柏打破了僵局,笑道,「我這不是還沒有死嗎?我相信只要活著,什麼可能都是有的,所以,你們不用如此神情。」

「對,言兄說的對,只要活著,一切都還是有可能的,」聞言,高義立刻介面笑道,他的話雖然這樣說著,但是任何人都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勉強。就連林皓雪都這樣說了,真的還有希望嗎?

「好了,我們下去吧!想必何長老已經等急了。」終於,沈墨蓮再次開口,她一邊說著,一邊走過去將言文柏微微攙扶了起來。

看到沈墨蓮的這個動作,高氏兄弟都是很意外,甚至言文柏自己都有些不明白,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舉動。在他們三人看來,這個叫做連墨的少年對除了薛浩之外的所有人都是漠然以對,不理不睬,今天怎麼會對言文柏如此呢?

只有林皓雪看著沈墨蓮,眸光垂了下去,似乎猜想到了什麼,微微嘆息了一口氣,卻什麼也沒有說,而是率先走向擂台的邊緣,縱身躍下,隨後,其他的幾人便也躍下四十六號的擂台。

台下的確如沈墨蓮所言,何長老已經有點焦急的踱著步子,不知道林皓雪等人的生死。

而在他的不遠處,和亞帝國的和長老也臉色嚴肅地看著擂台之上,顯然也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勝利了。在他的身側,有兩位受傷昏迷的人影躺在地上,被其餘的六個人小心的維護在中間,他們很想離開,但是作為帶隊者的長老不走,他們也不能走。

「哥,我們到底是贏了還是輸了啊?」台下和高義有過口舌之爭的女子,看著亞林,滿含期待的問道,她對自己的哥哥可是有著極大的信心。

原來因為擂台本身就是靈器的緣故,自從林皓雪等人登上擂台之後,底下的人就看不清楚擂台之上的情景。所以,對於到底是誰輸誰贏,台下之人並不知道。

按照常理來說,先下擂台的人應該就是輸家。但是在看到和亞帝國的人先下擂台時,他們幾人並不願意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心底暗暗存在著僥倖心理,也許烏桓帝國的五人被和亞帝國盡數斬殺了也說不定呢?

聽到自己妹妹的一再追問,亞林的臉色沉了沉,沒有立即回答她。而是回想起剛才台上的那一幕。想起自己對言文柏低聲下氣的樣子,他就覺得異常窩囊。誰能想到,和亞帝國最大的底牌風雪連天,居然被烏桓帝國的一人給破了,這要是說出去,他這個和亞帝國玄宗一代第一高手就不用再見人了。

「哥。」那女子搖了搖他的胳膊,還要問什麼,卻被亞林一個凌冽的眼神給瞪了回來。怔了怔,發現衫了拉衣袖,那是與她大哥同進退的矮個子青年。

看了看那個矮個子示意的眼神,再看看自己的大哥陰沉的臉色,她臉上的那一抹僥倖之色消失殆盡了,她知道和亞帝國一定是輸了!可是,第一場就輸掉,這是和亞帝國從未出現的情況埃想起那位暴虐的國君,她的臉色不由得變了變,那麼這次輸了,自己的大哥會受到怎麼樣的懲罰呢?

「你不要著急,仙境之爭可不是只有玄宗陣營,其他陣營也許會取得好成績呢?到時候,國君心裡一高興,說不定就不會追究了呢?」原本站在她身側的高個子青年男子明白她的擔憂,便出聲安慰她。她沒有說話,現在也只能如此希望了。

這時,台上人影閃動,又有幾個人從台上飛越而下,為首的,正是那個叫做薛浩的少年,女子臉色更加難看了,不光是她,其他和亞帝國之人臉上都浮現出一抹陰翳之色,其中以和長老最甚。

與和亞帝國的幾人相反,看到林皓雪幾人出現,原本焦急地踱著步子的何長老臉色卻浮現出一抹喜色,但是當他看到受傷被扶著的言文柏時,臉色立刻變了變,快步走上前去,急忙問道:「文柏,你這是怎麼了?」

「我沒事,何長老。」言文柏虛弱地笑了笑,安慰何長老。

「你都這個樣子了,怎麼可能沒事呢?」對於言文柏的話,何長老一點也不相信,而是憂心地斥責道。對他而言,言文柏就如同他的孫子一般。自從當年何宏放出事之後,他就樣言文柏當做自己的親孫子來看待了,現在看他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可能不著急呢?

「何長老,一切等我們回去再說吧,現在還是處理好眼下的事為好。」林皓雪忽然出聲勸道。剛才,她雖然沒有抬頭去看,但是憑藉著驚人的意念之力就能夠將和亞帝國幾人探尋的目光盡數發現,那些人有的驚訝,有的幸災樂禍。而且,不遠處,似乎還有其他國家的參賽者也在駐足看熱鬧呢。

「哦,好。」聽得林皓雪的話,何長老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目光掃視了一圈,點頭道,「那就你來處理吧。」

林皓雪點點頭,將目光投向對面的和亞帝國為首之人亞林的身上,說道,「團體賽我們贏了,雙人賽和單人賽,你們還要繼續嗎?」

似乎是刻意的,林皓雪的聲音輕柔中帶著一絲絲傲視群雄的霸氣,似乎根本就不將對方放在眼中。

「怎麼不繼續?」林皓雪這狂傲的姿態瞬間激起了亞林的不平,一腔怒火在他的胸口轉了又轉,最後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他上前幾步,指著言文柏,「你們的團賽,不過是他拼了命換來的,現在他已經受傷出場,你們幾個靠他保護的廢物,還有什麼資格在這叫囂?」

「廢物?你再說一遍1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林皓雪的臉色頓時罩上了一層寒霜,聲音冷然,她的聲音帶著一股寒意,似乎周圍的空氣中溫度都下降了十度,誰都知道,這個薛浩現在是生氣了,似乎,亞林說的那個「廢物」,激起了她的怒火。

面對林皓雪的怒意,說話的亞林也不由地瑟縮了一下,有點後悔自己的衝動。剛才在台上,他就感受到了林皓雪和沈墨蓮的不凡,他們要是出手的話,說不定會比拚命的言文柏更加瘋狂。但是事已至此,周圍已經有不少其他國家的參賽選手都看著他,這一刻,是怎麼也不能服軟的,不然和亞帝國的臉可就丟盡了,「我說錯了嗎?難道你們不是靠他拚命保護才苟活下來的?」

「你的意思,還要繼續么?」林皓雪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然的笑意。

「當然要繼續1亞林的目光閃了閃,硬著頭皮道。

「很好1在眾人好奇的眼光中,林皓雪緩緩舉起了自己的右手,所有人都看到,她的右手纖小嫩白,幾乎是透明的,非常漂亮。幾乎沒有人相信,這樣的一隻手,能夠有什麼攻擊力?

就在這些人的心裡這樣懷疑的時候,就看到林皓雪的那隻手微微舉於身前,掌心對著亞林輕輕一揮,這一揮,幅度很小,根本就沒有什麼攻擊力。

「切,原來是虛張聲勢啊?還以為你有多厲害呢?」這時候,亞林的妹妹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嘲諷道。不光是她,和亞帝國其餘的人也都個個面色古怪,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樣,心裡都在默默應和這亞林的妹妹亞琦的話。就連那些路過看熱鬧的人都忍不住搖搖頭,繼續邁開前進的步子。

然而,這些人的笑意和腳步還沒有來得及徹底展開來,就僵住了。

一個個都不可置信的看著原本還與林皓雪對峙的亞林,因為亞林在那一瞬間忽然騰空而起,向天空中飛去,速度極快,極驚人,但是那姿勢很怪,竟似被打出去的樣子。

人們一個個抬著頭看向頭頂之上,亞林越飛越高越飛越高,漸漸地,成為了一個小小的黑點,最後,居然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了,那種高度即便是能夠虛空而立的玄靈,也斷然做不到這一點。這個少年,居然這麼厲害?

也不知道過了有多久,天空之上的那個黑點重現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越來越大,最後落在遠點,分毫不差,只不過上去的時候是站著的,下來的時候確實趴著的,一動不動,竟似昏迷了過去。

「不會吧,怎麼說也是仙境之爭的參賽選手,居然如此不濟事,這樣都能昏迷過去?」在場的除了和亞帝國和烏桓帝國之外,還有其他國家的參賽選手,說話的就是其他國家的參賽選手。

「誰知道是真昏迷還是假昏迷?」身邊立刻有人介面道,語調有些微的嘲弄,「大概是因為太難堪,羞於見人,才假裝昏迷的吧?」

「……」

對於旁人的竊竊私語聲,林皓雪沒有理會;對於亞林飛出去,重新落再原地上,林皓雪依然沒有理會。她只是看著和亞帝國那邊的人:「還有誰想要繼續比賽,站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