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六章 請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六章 請託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和亞帝國共有八位參賽選手,現在的情況是三個人昏迷,兩個人玄力消耗太大,戰鬥力大大下降,剩下的那三個人實力又太弱,與實力驚人的林皓雪根本就沒有相抗衡的實力。

於是,這幾人互相看了看對方,最後不約而同地低下了頭,誰也沒有開口說話,他們的心底都在驚懼:這個叫做薛浩的人,微微一抬手就能夠將和亞帝國玄宗第一人的亞林給打飛出去,這得有多強悍的實力啊,面對這樣一個人,誰要是敢再與其對戰,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既然沒有人繼續,那麼,」林皓雪淡淡地瞄了和亞帝國清醒的五個人,不再理會,而是回頭看向何長老,「何長老,咱們走吧1

「好1看到林皓雪一掌鎮住了和亞帝國的其餘參賽選手,何長老微微有些訝異,但又覺得這是在意料之中的,當下對林皓雪的話點點頭,表示同意。

烏桓帝國的幾人,包括何長老,看也沒有看臉色鐵青的和亞帝國帶隊者和長老,而是離開原地,頭也不回地走了。這種不理會,是一種顯而易見的蔑視,他們這是用自己的方式,將和亞帝國的和長老給打臉了。

和長老想起比賽之前自己對烏桓帝國極盡嘲弄之事,再看看眼下烏桓帝國等人看也不看自己,臉色不由得變了好幾變,最終狠狠地瞪了已經昏迷中的亞林幾人一眼,什麼話也沒有說,而是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可見這次被氣得不輕。清醒的幾人不得不帶著昏迷中的三人,亦步亦趨地跟了上去。

和亞帝國的人們離開,並沒有引起圍觀者太大的關注,人們都望著林皓雪等人離開的背影,一個個都只覺得震撼,心裡暗暗驚嘆,烏桓帝國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年輕的一個高手?有他在,這次烏桓帝國恐怕要大放異彩了。

今天林皓雪一掌鎮住了和亞帝國的所有人,使得比賽沒有繼續進行,但今天的結果已經顯而易見的了,烏桓帝國的選手在團體賽、雙人賽、單人賽都取得了絕對性的勝利,甚至有人將今年的烏桓帝國與那三大冠軍國家暗暗比較了起來。

林皓雪的這一掌,把不可為不驚人啊!

對於自己所引起的嘩然,林皓雪等人並不知曉,即便知道,他們也不會在意的。因為,她們更憂心的是言文柏的傷勢。

不過,回往住所的途中,他們卻聽到了不少的消息,那都是一些路人在談論三大冠軍帝國參賽選手:

「這次不知道怎麼回事,怎麼就沒有看到那三大冠軍帝國選手的出手呢?真遺憾。」

「唉,誰知道呢,往年也沒有聽說過會這樣啊,似乎是這次的大會主持者刻意將參賽選手動手的畫面讓靈器給掩蓋了的。」

「似乎真的是這樣,只是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平白讓比賽的過程陷入重重迷霧之中。」

「我想,可能這次有什麼特殊的人物出現,上官先生才會做出如此安排吧。」

「也許吧,管他呢,不過這三大帝國真不愧是歷屆冠軍國家啊,雖然沒有看到戰鬥的場面,但是從他們剛進去不到十息,就離開擂台來看,鐵定是秒勝1

「那還用說嗎?那歷屆冠軍國家可不是白叫的。」

「秒勝啊,想想就覺得興奮,什麼時候,我們也能夠成為冠軍帝國的人就好了,那等資源……」

「別做夢了,怎麼可能?冠軍國家,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取得的,至少也要上百年的積累才可以,我們這些國家的選手想都不要想。還是老老實實地參加比賽,爭取得到一個好的成績吧1

「那可不一定呢,這次比賽前幾天,就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國家出現過強大的參賽選手,他們與冠軍國家對峙過,還取得上風了呢1

「當真1

「我是聽咱們鄰國的參賽選手說的,他們親眼見到的,應該不會有假。」

「居然還有這等事?那個國家叫什麼名字?和哪個冠軍國家對峙了,你仔細給我說說。」

「好像是一個叫烏桓帝國的國家吧,跟他們對峙的冠軍國家是高涵帝國。」

「我們快點回去,我想要知道詳細的經過……」

「……」

林皓雪意念力驚人,能夠輕易聽到周圍人談話,原本她想要獲取一些三大冠軍國家的信息,結果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最後還聽到烏桓帝國的身上了。林皓雪苦笑收回了意念之力,不再去聽那麼對她而言沒有任何意義的交談。

一路無話,就這樣回到居所。

只不過,即便這裡的住所修鍊條件很好,但這回誰也沒有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去修鍊,而是不約而同地來到言文柏的房間里。發現眾人憂心忡忡地看著自己,言文柏沒有絲毫的憂色,反而笑著安慰其他人:

「你們不用擔心,我沒事的,不行你們看。」說著便想要站起身來。但終究氣力不支,還沒有站起來,便撲通一聲,再次跌坐在椅子上。

「沒事?五年之內,你根本就無法恢復如初,這還叫沒事?」聽得言文柏這句話,沈墨蓮忍不住嗆聲道。

五年?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高氏兄弟眼睛頓時紅了,甚至何長老沉默下來,久久不說一句話。五年,對常人來說,也許時間不算長,但是,對於一個即將突破玄靈強者的玄宗巔峰來說,可就有些太長了。現在的言文柏正處於境界提升的最佳時期,浪費了這五年,就意味著,他的境界至少會滯后十五年,這對於任何一個修鍊者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損失。

「難道就真的沒有什麼辦法了嗎?」沉默片刻后,何長老將目光投向林皓雪,滿懷期望地問道,他當日見過林皓雪的治癒能力,便下意識地將希望寄託於林皓雪的身上。

看到何長老的眼神居然與高氏兄弟在擂台上的眼神驚人得相似,林皓雪不由得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複雜,沉聲道:「言兄雖然神智一直是清醒的,但他的玄力耗盡,玄脈有損,而且精血也消耗不少,連墨並沒有言過其實,他在短期內是不可能恢復如初的。只不過……」

「不過什麼?」林皓雪的這句話,立刻引起了在場幾人,甚至包括言文柏本人的熱切關注。頓時,五人十道目光都投注在她的身上。

「只不過辦法也不是沒有,」林皓雪一邊說著,一邊走到言文柏的身後,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忽然一記手刀,砍在言文柏的後腦上,將其打昏,看到言文柏陷入昏迷狀態,林皓雪這才繼續說,「那就是,讓他處於完全昏睡狀態,不參加這次的仙境之爭,也不繼續修鍊,這樣他的身體機就能夠進入自我修復的狀態,我用聖光術將提升他身體的修復速度,也許一年時間,他就能夠恢復了。」

「一年時間啊?」聽得林皓雪的話,何長老也由衷的鬆了一口氣,雖然還是有些長,但是比起五年,可就好了太多了。

「難怪你要打昏他呢,」聽了林皓雪的話,高義沉重的心情也漸漸鬆弛了下來,這時候忍不住笑道,「為了這次的仙境之爭比賽,言兄可是準備了十年之久,要他不去參加,他一定是不肯的,還是你厲害,會這樣做。」

「嗯,我理解他的心情,這次說來也是我們的失誤,在擂台上,我們就不應該答應他的要求,要他一人面對和亞帝國的五人聯手,不然他也不至於傷成這樣。」對於言文柏的傷勢,林皓雪還是有些自責。

「這不能怪你們,」何長老安慰道,「我了解這孩子,他有時候就是有些執拗,打敗和亞帝國的選手,這是他的多年的心愿,要是你們不成全,他會永遠心存遺憾的。今天你們也看到了吧,他雖然受傷很嚴重,但他的精神狀態一直很好,就是因為他的內心是安穩的。」

「也是。」林皓雪點點頭,道,「我現在就給他施術,需要絕對的安靜,你們還是先迴避一下。」

聽得林皓雪的話,誰也不敢遲疑,當下幾個人都毫不遲疑地離開言文柏的房間,到院子里站著,因為自己的同伴受傷很重,所以,這次誰也沒有回到自己的房間里去修鍊,而是極其有耐心地等待。

這一等,就是八個時辰,一直到第二天的天快要亮的時候,林皓雪才從言文柏的房間里走出來,臉上帶著一絲絲的疲倦之色,不過神情卻是輕鬆的。

「怎麼樣?」看到林皓雪出來,站在院子中的這幾人都圍上來問道。

「他已經進入了深度睡眠狀態,不過,這就意味著,他的自保能力幾乎為零,所以,從今天起,身邊必須要有人負責照看,不然,一個尋常的人都能夠輕而易舉取了他的性命。」看了看圍上來的幾個人,林皓雪有點嚴肅的道。

「那是當然了,就由我們兄弟負責照看言兄吧。」高起自告奮勇地說道。

聽到高起的話,高義先是一愣,而後苦笑道,「我哥說的是,反正我們的實力不夠,即便上場了,也只是湊數的,就讓我們來照看言兄吧,至於仙境之爭,就麻煩兩位了。」

聽到高氏兄弟的這番話,林皓雪心裡很是觸動。她知道,他們兩為了能夠參加仙境之爭付出了多大的努力,現在就這樣放棄了,怎麼可能沒有遺憾呢?但是,現在為了言文柏,他們自願放棄了參加後面比賽的機會,就是這份重情重義的心,足以讓人嘆服。

「接下來的比賽,就拜託兩位了。」高起抬起頭,鄭重地向林皓雪兩人抱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