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八章 閻羅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 閻羅罩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隨著高挑女子在第一回合就掉下台去,擂台之上那個綠色的「安」字後邊數字由「五」變成「四」,但是紅色的「烏」字後面還是一個「二」,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單從數字的對比上來看,安平帝國還是佔據著絕對的優勢。

但即便如此,安平帝國的其餘幾名選手也都愣愣地看著林皓雪,似乎還有點沒有反應過來,由此可見,在安平帝國中的主力人物不是別人,就是那個高挑的女子。

「姐姐1數息之後,那名嬌小的女子安玲突然大叫了一聲,然後狠狠地瞪著林皓雪,眼中全是憤怒之色,「你敢傷了我姐姐,我不會放過你。」

「你姐姐沒有受傷,她只是被淘汰了而已。」安玲的說話和行動都有些孩子氣,林皓雪無奈的搖搖頭,不欲與她計較,便解釋道,她似乎完全忘記了在旁人的眼中,她也還是一個孩子。

「哼!狡辯。」安玲聽到林皓雪的話,微微停頓了一瞬,而後冷然道,她在說這話的時候,身形頓時暴掠而出,向林皓雪的方向衝撞而來,完全是以自己的身體作為武器,想要藉此將林皓雪撞下台去,這完全是不管不顧的打法。

看到安玲的這般舉動,安平帝國那三位青年男子臉上微微略過一絲喜色,而後都不動神色將似乎閉目養神的沈墨蓮給暗暗圍了起來,準備安玲得手之後就要一起動手對付沈墨蓮。他們似乎對於安玲的這一擊非常有信心,認為安玲的一定能夠得手。

這幾人的動作並沒有逃離林皓雪的意念感知,但她一點都不擔心沈墨蓮,而是對飛掠而來的安玲多加了幾分小心。不得不說,安玲的速度來得極快,來的也很突然,一般人還真的會有些措手不及,說不定就會被她真的撞下台去,從而失去參賽資格。但是林皓雪卻反應異常敏銳,就在安玲快要撞上自己的身體的前一刻,她身形忽然一動,向左側漂移開了兩尺,姿勢優美動人,同時也恰到好處地避開了安玲身體的撞擊。

「哈哈,你上當了……」看到林皓雪避開自己的撞擊,安玲非但不驚訝反而咯咯笑出聲來,她的笑聲清脆悅耳,還帶著一些小得意,「你以為你能這麼容易就避開嗎?」

「怎麼?」林皓雪心裡暗叫不妙,自己已經很小心了,難道還是小覷這個叫做安玲的丫頭了?她似乎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手段,只是,會是什麼呢?

「閻羅罩1就在林皓雪心思暗動的時候,安玲又一次嬌喝,縴手一揚,一個絲織狀的物件向林皓雪的當頭罩下,由於兩人之間的距離比較近,加之那個閻羅罩的籠罩範圍比較大,所以林皓雪來不及閃避,就被安玲給嚴嚴實實地罩進閻羅罩的中心。

「怎麼樣?認輸吧1安玲站在閻羅罩的外圍看著林皓雪,似乎很開心,笑眯眯地說道,「我承認,能夠在一招之內就將我姐姐打敗,你的確很厲害。但是我告訴你,你玄力再厲害也沒有用,在我這閻羅罩中,你那奇特雄渾的玄力根本就沒有用武之地。」

對於安玲幾乎是有些刻意的挑釁,林皓雪不理不睬,而是將注意力都放在了這個困住了自己的閻羅罩之上。這閻羅罩是一個直徑三米的神秘罩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製成的,在罩住林皓雪的那一剎那間,忽然由原本絲織狀變成堅硬的金屬狀,並且在不斷地縮小著,似乎有著要將林皓雪捆縛在其中的架勢。

林皓雪身體的表面玄力湧出,想要阻止這閻羅罩變小的速度,但是她的玄力剛一碰觸到閻羅罩的罩身,便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反彈力量將那力量盡數給震回,她一聲悶哼,險些被自己的玄力給震傷。

「我勸你啊,還是老實點吧,」安玲看到林皓雪的動作,撇撇嘴道,「實話告訴你,憑藉著閻羅罩,我困住過好幾次玄靈強者,甚至能夠與玄聖強者有短暫的抗衡呢,你一個玄宗,怎麼可能脫困?」

「這閻羅罩是什麼東西?是靈器嗎?」林皓雪停下了動作,看著安玲,不緊不慢地問道。在剛才的那一瞬間,她也感覺到這閻羅罩不但會反彈自己的玄力,而且還會會吸納自己的玄力,很神妙。

「靈器?」安玲撇撇嘴,「靈器算什麼,這可不是靈器,這是仙器。是我花費了好多的功夫才從父……父親那裡討來的。所以說,現在的你根本就是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的,趕緊認輸吧1

「仙器?」林皓雪重複著這句話,不由得皺皺眉頭,她想起了當初與吳士躍的一戰,那時候吳士躍也曾經祭出仙器來,只是那仙器有仙靈,是一條金蛇,但是眼下這個明顯沒有仙靈的氣息,「仙器不是應該有仙靈嗎?仙靈呢?」

「仙靈?雖然這仙器沒有仙靈,但是要收拾你可就綽綽有餘了。」聽到林皓雪的這句問話,安玲的臉色也浮現出一抹淺淡的茫然之色,但很快斂去,而後冷哼一聲,雙目微閉,就要操控閻羅罩來對付林皓雪了。

安玲剛才那一閃而逝的茫然之色,並沒有逃脫林皓雪感知之力,看樣子,安玲對這個閻羅罩也不是很熟悉,這個閻羅罩,應該來歷不簡單,她忽然對這個東西產生了興趣。然而,來不及再多想,林皓雪的神情變了。

因為,在安玲的刻意催動下,閻羅罩迅速變小了,其變小的速度幾乎是原本的速度的近十倍。數息之間,閻羅罩就已經將林皓雪牢牢捆縛在其中,她的雙手雙腳都無法動彈,閻羅罩上那細細絲線狀的東西緊緊勒在皮膚上,傳來些許痛感。

「咦?」就在安玲的雙目微閉操控閻羅罩的時候,林皓雪忽然從其身上感覺到一種熟悉的氣息,這股熟悉的氣息,赫然是意念之力。這一刻林皓雪明白了,難怪向安玲年紀這麼小,實力這麼弱的人都能夠參加仙境之爭,原來她還是一個咒師埃原來這閻羅罩不是用玄力控制,而是用意念之力來控制的埃如此,那就好辦多了。

「怎麼,你服氣了嗎?」看到林皓雪已經被捆縛的不成樣子,安玲這才停止了催動,笑嘻嘻地再次問道,似乎很想聽到林皓雪親口認輸。

「我不會服氣的,只是還要向你說一聲多謝1就在這時候,林皓雪忽然笑了。

「你謝我,你不會是瘋了吧?」安玲震驚道,她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不光是她,就連安平帝國中的其他的三名男子也用看瘋子的眼光看向林皓雪,被捆縛的這麼狼狽,居然還要向對方道謝,這不是瘋子又是什麼?

「我沒有瘋,我也只是真誠地向你道謝,多謝你將這麼好的寶貝贈與我。」林皓雪依舊微笑,淡淡說道,她的整個身體被捆得死死的,好像是一個粽子一樣,但說這話的時候,姿態還是灑落磊落,偏偏讓人覺得她一種風采卓然。

看到這樣的林皓雪,安玲不由得小臉微紅,低下了頭,將林皓雪後面的話都給自動忽略了,她終究是一個小女孩,對於好看的東西也好總是有一種莫名的偏愛,而林皓雪,就是她見過最好看的人。

看到安玲的這個樣子,安平帝國的其他幾位青年男子不由得臉色黑了下來,嘆了口氣,在這麼緊要的關頭,她怎麼又這樣啊?老毛病又犯了?但是他們了解安玲,知道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沒用了。

對於安平帝國的四人不同的心思,林皓雪並沒有理會,她意念之力微微一動,將閻羅罩之上的安玲的意念之力盡數包裹,並將其逐漸抹去。然後,用自己的意念之力給閻羅罩種下了烙印,並用意念將其催動起來。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那閻羅罩緩緩脫離了捆縛林皓雪的狀態,又幻化成絲狀物,變得越來越小,最後成為小小的巴掌大小的一塊,緩緩漂浮起來,最後落進了林皓雪的手掌之中。

「你,怎麼會這樣?」見到林皓雪輕而易舉將自己的寶貝給收入囊中,安玲頓時總剛才的迷茫中給回過神來,臉上頓時都是焦急之色,幾乎要跳起來,急聲道,「你不能把我的閻羅罩搶走,還給我1

「是你先用這東西來對付我的,我就有權利將他收走,況且我已經道過謝了,到了我的手裡,我不會交出去的。」林皓雪緩緩道,不過在看到安玲焦急地神情時,忽然心裡一軟,便將閻羅罩放置在她與安玲的正中央,「我可以再給你一個機會,閻羅罩,就在這裡,我們兩個來打一個賭,你先動手操控它,如果我還能夠從你的手中奪過來,那就算我的,如何?」

安玲看了看林皓雪,顯然沒有想到林皓雪還會這樣,立刻點了點頭,很認真地道:「好!你不能耍賴1

「好,我不會耍賴。」林皓雪很爽快地答應了,並將自己的意念烙印盡數抹去,讓安玲先動手。

想到自己將閻羅罩丟了,回去一定會被父親責罰,安玲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將自己的意念之力探出,迅速在上面打下自己的意念烙印,而後得意地看向林皓雪:

「好了1

林皓雪微微一笑,也不多說什麼,而是緩緩將自己的意念之力探出。開始與安玲爭奪閻羅罩的掌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