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一十九章 勢如破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 勢如破竹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林皓雪的意念之力是溫和的,但同時又讓人感到其雄渾而又博大,似乎有著一股股的海納百川的包容之力。安玲發現自己的意念之力忍不住想要與其親近,根本就無法產生抗衡之意,這樣下去,如何能夠與其相爭?

感受到這股壓力,林皓雪忽然心念一動,一咬牙,便將自己的意念之力從閻羅罩之上移開,這倒不是說她的要放棄對閻羅罩的爭奪,閻羅罩她並不想放棄,她只是暫時不想與林皓雪的意念之力接觸而已,移開的意念並未遠離,而是在一邊遊走,伺機等待機會偷襲林皓雪。

韓式,安玲很快就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的這個決定。因為,即便她的意念之力離開仙器了仙器,林皓雪依然淡定如初,並沒有趁機奪取對閻羅罩的控制權,自然,也沒有給與她偷襲的機會。

哼,想要讓我這麼輕易就認輸,卻是休想。

安玲心底暗道,她看著依舊神色淡然的林皓雪,突然眼珠一轉,一抹狡黠的笑意浮現在臉上,那絲笑意正對著林皓雪,讓林皓雪微微一愣,頓覺不妙。果然安玲的那抹笑意剛剛落下,便有數十道冰藍色的光芒向林皓雪的周身大穴攻擊而來,來勢強勢而又迅捷,絲毫沒有留情。安玲覺得,既然沒有機會偷襲使用意念之力偷襲林皓雪,那便就偷襲她的身體吧,畢竟,意念也好,玄力也好,都是以一個人的身體為載體的。

然而,另安玲料想不到的是,那數十道冰藍色的光芒就要射入林皓雪的周身時,生生就被另外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阻攔住了,那股磅的力量將自己偷襲的意念給控制住,這股氣息,她很熟悉,毫無疑問,正是林皓雪的意念之力。林皓雪非但控制住了她的意念,而且將自己的暗器也控制了。

看著圍繞在身體周遭的這數十道冰藍色的細針,林皓雪的臉色微微一變,這冰藍色的細針之上攜帶著巨大的寒意,同時也有著令人驚詫的破壞力,即便是只有一枚冰針被射進周身大穴,就會受到很重的傷。這數十道冰針要是真都落在她的身上,林皓雪毫不懷疑,即便她的身體因為炫的緣故比常人強悍一些,恐怕也要被被洞穿數十個窟窿,當場斃命。

眼見自己的偷襲再次失敗,安玲愣了,她原本以為自己是一元咒師,已經是天之驕子了,但是與林皓雪的意念之力對撞的一剎那間,她就知道自己的意念之力根本就無法和對方相提並論。甚至到最後,收住自己的意念之力的時候,她赫然發現她自己的意念之力已經減少了一半,是在剛才與林皓雪意念之力對撞的時候,被對方給吞噬的。

看著眼前這個好看的少年,安玲的心情很複雜,咒師,曾經是她的榮耀,她就是因為意念之力驚人,才會被向來重利輕義的父親所看重。現在看來,自己與眼前這個少年相比,什麼也不是,不但玄力比不上人家,就連自己引以為傲的意念之力,也遠遠無法與對方相提並論。

「你贏了!閻羅罩歸你。」安玲神情複雜地盯著林皓雪半晌,忽然開口說道。她的神情黯淡了很多。之後,也不理會自己這邊餘下的三個人近乎懇求的表情,徑自走到擂台的邊緣,縱身一躍,跳下了擂台,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表示自己的態度。

安玲的離開,讓林皓雪有些微微怔忡,但這份感慨也只是片刻便消失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對手,在擂台上,容不得有半分的心軟。很快,她將目光投向台上那三名青年男子的身上:「她已經認輸了,你們呢?」

「你是使詐而已,想要將這樣的伎倆用在我們的身上,來取得最後的勝利,卻是休想1看到林皓雪投過來的目光,剩下的三人中那實力最強的那名男子狠狠說道,他對林皓雪滿懷憤懣,這種憤懣來源於安玲為林皓雪臉紅的剎那間。

青年男子在說話的同時,手中的動作毫不遲緩,他迅速放棄了對沈墨蓮的圍堵,而是掌心玄力涌動,向林皓雪轟來,頓時,一股青色的能量波動異常驚人,原來他是風系玄力,風系玄力的特徵之一就是速度快。

然而,青年男子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還來不及使出真正的力量,便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向自己湧來,這股力量排山而倒海,將自己的玄力給生生壓回了自己的體內,頓時,一股強大的反震力轟向他,他被自己的玄力給震成內傷,一口鮮血噴出,男子登登登後退數十步,與那高挑女子一樣,被轟下了擂台,喪失了參賽資格。

但是與那高挑女子相比,他的那種憋屈可就更甚了,至少高挑女子是知道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卻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就這樣被轟飛而去,而且,還是被自己的玄力給轟下台的,那種憋屈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將為首的一名男子給摔下去,林皓雪毫不猶豫地看向台上還遺留的另外兩個人,這次卻連一句話都沒有問,而是乾脆利落地將剩下的兩名青年男子都給扔下了擂台,這才停了下來。

「四十六號擂台,烏桓帝國取勝。」就在林皓雪將最後的兩名選手給仍下擂台時,便聽到擂台自動報出這個結果。這就意味著,今天這第二場比試也取得了勝利,不但是團戰取勝,就連雙人戰與單人戰也奪得最後的勝利,因為面對暴力的林皓雪,安平帝國不會再有人能夠出手了。

「我們贏了。」聽到擂台自動報出這個結果后,林皓雪洒脫地拍了拍手,對著沈墨蓮俏皮地一笑,道。沈墨蓮也是一笑,也沒說什麼,而是與相偕跳下了四十六號的擂台。

擂台之下,安平帝國的選手已經離開了這裡,還有很多圍觀者頗有耐心的等著林皓雪和沈墨蓮出現。今天的林皓雪和沈墨蓮,和昨天聲名大不相同,短短一天的時間,林皓雪和沈墨蓮這一黑一白的兩個少年,名頭已經在整個蘇黎城被傳開了。因為,敢於和高涵帝國這樣的大國選手發生爭執並不落下風,這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到的。

所以,當人們看到林皓雪和沈墨蓮毫髮無傷姿態洒脫地跳下擂台,並沒有感到有多意外,只是在聯想到剛才安平帝國五人中有四人都是被轟飛到台下的,不免又是一陣唏噓。

「何長老,我們贏了。」對於那些圍觀者好奇的目光與不斷的低聲交流,林皓雪和沈墨蓮誰也沒有理會,她們徑自走向等待已久的何長老,笑道。

「我看到了。」何長老臉上也浮現出了些許欣慰的笑意,看著沈林二人,笑容異常真誠。

「是啊,」林皓雪點點頭道,「今天,總算沒有辜負高起兄的囑託。」

對林皓雪的話,何長老也笑著低下頭。但在再次抬起頭的時候,笑容已經收斂了起來,表情認真中帶著一份嚴肅:「不過你們也不要大意,明天你們的對手是前二十四的國家的參賽選手,你們要更加小心才是。」

「何長老,我們明白,不會大意輕敵的。」林皓雪看著何長老認真的神情,同樣認真地回答道。

「那就好,我們回去,你們兩需要休整休整。」

「嗯。」說罷,三人離開了仙境廣場,將那眾多人好奇的目光與竊竊私語之聲全都拋諸腦後。

回到住所,言文柏依然處於昏迷中,高氏兄弟仔細照看著他,林皓雪兩人與他們略作交談之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都在準備著下一場的比賽。

第三天,作為四十六號擂台的勝出者烏桓帝國,與二十三號的勝出者言靈帝國在二十三號擂台上進行比試,最後烏桓帝國勝出!

第四天,作為二十三號擂台的勝出者,烏桓帝國又與第十一號擂台的勝出者旬邑帝國在十一號擂台上進行比試,烏桓帝國勝出!

第五天,作為第十一號擂台的勝出者,烏桓帝國與第五號擂台的勝出者甘平帝國在第五號擂台上比試,烏桓帝國勝出!

迄今為止,烏桓帝國從來沒有輸過一場,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烏桓帝國參賽選手的名頭越來越大,作為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帝國選手,居然能夠在187個國家中脫穎而出,進入前五,自然值得驚嘆。

更讓人唏噓不已的是,除了第一場比賽有五個人參加之外。接下來幾場比試,烏桓帝國都只有兩個人來參加比賽。場場都是二比五,在人數相差懸殊的情況下,卻依然保持全勝的記錄,這般戰績,的確足夠讓烏桓帝國的名頭空前提升。現在為止,烏桓帝國的名頭幾乎能夠與三大冠軍帝國相提並論了。

但相提並論是一回事,真正地認可又是一回事,烏桓帝國作為一個新冒出頭的國家,還是有很多的人是不看好他們。但也有不少人認為,烏桓帝國今年一定能夠突破前三,甚至有可能打破三大冠軍帝國對冠軍的壟斷局面。

在人們相互不服的爭論中,第六天終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