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輸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輸了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那你呢?難道還有餘力不成?」林皓雪神情冷然,看著對面的霍然,並沒有絲毫退縮,反而是毫不客氣地反唇相譏。

別看她的話這樣說,但她的內心卻在暗暗叫苦。作為正面強撼霍然的對手,沒有誰比她更清楚地感受到這雷印疊的威力。當然,她也知道在施展雷印疊的過程中,霍然的雷系玄力也應該已經被消耗殆盡了。但同樣,霍然說的沒有錯,她的火印掌固然威力驚人,但卻極其消耗玄力。

現在,火印掌已經被施展了兩次,她丹田中剩下火系的玄力,卻已經消耗了七成,現在剩下不足三成,要再次施展一次火印掌倒不是不可以,只是,這一掌並不足以將霍然的雷印疊給消耗乾淨。到了那個時候,她就無法與之相對抗,失敗幾乎是必然的。

如今,局勢很明朗,轟爆雷印疊,她就能贏,但若無法打碎雷印疊,她就只有一輸了。

然而,看著眼前再次攻擊而來的雷印疊,林皓雪深深吸了一口去,雙眼微閉,幾乎是掙扎著將雙手重疊與胸前,施展這最後一次的火印掌。

丹田中的那僅有的三成火系玄力被她盡數催動,不斷從她的雙掌之中湧現出來,形成一個巨大的火紅色掌印,佇立於身前的半空中。但這火紅色的掌印尚未完全形成,她丹田中火系玄脈便只余最後的一縷。

這一刻,是最難抉擇的一刻,她要是繼續催動這抹火系玄力,那麼她的火系玄脈會因玄力耗盡而損傷,輕者數年才會恢復,要是嚴重的話,恐怕終其一生也無法恢復。那麼,這就意味著,她的火系玄脈盡數被毀了。但是,如果她不使用這抹玄力,那麼她就無法形成完整的火印掌,除了完整的火印掌,她根本就沒有其他的力量與雷印疊相抗衡。

望著眼前呼嘯而來的雷印疊,林皓雪眼中閃現出一抹決絕,猛然一咬牙,將丹田中那最後的一縷火系玄力盡數催動了起來,嘩啦,完整的火印掌終於形成了,巨大的掌印出現在半空中,熠熠生輝。

嚓,幾乎在與此同時,林皓雪能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丹田中的火系玄脈傳出的破裂之聲,火系玄力在剎那間變得黯淡無光,呈現出黯淡的灰色,再也沒有了先前那火紅的色澤,顯而易見,她的火系玄力在這一刻已經報廢了。

林皓雪心底微微一沉,但是情勢實在緊急,容不得她繼續傷神,趁著這最後的火印掌與雷印疊相撞的短暫瞬間,林皓雪立刻身形暴退,躲避而開,她知道,雷印疊還有最後的四分之一的力量,但是即便她心裡清楚,但卻也只能無可奈何了。

因為,那雷印疊在被這最後的火印掌再次消耗了四分之一后,繼續攜帶著驚人的攻勢,向她衝擊而來。

而就在林皓雪目光一寒,正打算繼續暴退的時候,忽然,感受到丹田中的玄脈似乎有異動,下意識地立刻內視查看,這一查看之下,林皓雪大喜過望。

原來在剛才的那一瞬間,林皓雪火系玄力報廢的時候,那原本坐落在林皓雪丹田中的那個白色光團漩渦忽然微微一動,其上一抹細小如發的白色絲線向林皓雪的火系玄脈涌去,剛一到達已經枯竭的枯竭的火系玄脈之上,頓時,她的火系玄力上再次有紅色的光影暴動,火系玄力瞬間充盈,絲毫沒有原本枯敗的模樣。

不但如此,林皓雪隱隱感覺到自己的火系玄力上似乎有一些模糊而晦澀的影子在運動,威力比之前不知道要增強了多少倍,這種異狀隱隱有點眼熟。

「火印掌1林皓雪抬頭看著對面勝券在握的霍然,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突然再次清喝道。瞬間,又是一道火印掌,對著只剩下四分之一的雷印疊暴轟而去。誰也沒有想到,她居然還有玄力,不但如此,這次的火印掌包含著濃濃的火系玄力,威力驚人而磅,比起之前三次加起來都要驚人。

「怎麼可能?」望著林皓雪這一擊火印掌,霍然面色大變,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薛浩是怎麼回事?他的玄力難道就不會有枯竭的時候嗎?

「怎麼可能?」望著擂台之上林皓雪居然又來了一道火印掌進行攻擊,台下的眾人也不由地一個個瞠目結舌,這是這是怎麼回事?這個薛浩的火系玄力怎麼會如此雄渾?

不管這些人如何心思各異,但是卻都不得不眼睜睜地看著那充滿威勢的一擊火印掌以一種摧枯拉朽的姿態,將霍然那道雷印疊最後的四分之一給消耗殆盡,不但如此,而且帶著余留下的威力向有些發愣的霍然暴轟而去。

看著眼前激射而來的火印掌,霍然目光有些獃滯地看著這一驚人的攻擊,沒有多做任何動作,更沒有閃避,一來是因為太震驚了,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想象,這個薛浩的玄力怎麼會如此雄渾,這樣都消耗不盡;二來,是因為他的雷系玄力幾乎消耗殆盡,風系玄力也所剩無幾,根本就是沒有餘力來閃避,畢竟一直施展風影步這等品階的玄技,消耗還是太大了些;三來,卻是因為他自己內心的一份篤定!

「轟1火印掌的餘威沒有絲毫減弱,便向霍然當頭籠罩而來,不偏不倚,將呆愣的霍然打了個正著,一團驚人的火勢將霍然給包圍在其中。

這下霍然必死無疑的吧?看著擂台之上的熊熊的烈火,人們都不由得暗自惋惜,這般攻勢,即便是一般玄靈強者也不敢硬抗,更何況像霍然這等沒有經過洗髓的玄宗強者呢,可惜了,這麼驚才絕艷的一個人埃

在眾人的遺憾與探究的目光中,擂台之上的火勢漸漸消散而去,終於露出了最中心的霍然,看到霍然的樣子,人們不由地搖搖頭,果然,失敗就是失敗了啊!

只見擂台的中心,火光散去的地方,一個狼狽不堪的影子正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已經盡數被轟碎,只餘下那薄薄的銀白色的甲胄,小腿和小臂的皮膚都裸露在外,上面還有一些或深或淺的傷痕,唇角還有一抹血跡,雙目緊閉,也不知道是死了還是昏迷,這個毫無疑問,這個影子正是被火印掌打中的霍然。

看著倒在地上的霍然,林皓雪瞳孔一縮,一步一步地向霍然走去,但是腳步卻很緩慢,神情上並沒有得勝的歡喜之色,而是透著些許的小心之意。

「這個薛浩還真夠小心的,我就不相信霍然還有還手的餘地。」台下有人不由自主的搖搖頭,覺得林皓雪小心過頭了。

「小心使得萬年船,這樣才不會有在陰溝裡翻船的情況發生。」他身邊有人不由得開口反駁,不同意他的觀點,顯然應該是林皓雪的支持者。

「太過小心謹慎的人,根本就沒有什麼魄力,這樣的人以後的路是無法走長遠的。」先說話的那個人反唇相譏。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卻猛然間呆住了,瞠目結舌地看著擂台之上,再也說不出話來。

擂台之上,林皓雪此刻已經停住了腳步,而在她的身前,懸浮著數枚精巧的尖錐,那尖錐不足一寸,通體泛著些許紫色光芒,所至之處都是林皓雪的周身大穴。但是,那些尖錐在林皓雪身前不到半尺的地方,卻被一道無形的壁障給阻攔住了。而原本雙目緊閉的霍然,在這個時候已經張開眼睛,呈半蹲狀,眼神凌厲地看著林皓雪,顯然,剛才是他偷襲林皓雪,卻被林皓雪所阻攔了。

「看吧,我就說了,薛浩小心果然沒錯。」擂台之下那位支持林皓雪的人興奮的道,「他這叫做胸有溝壑,深謀遠慮1

「哼。」先前說話的那人只是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擂台之上,林皓雪手一揮,將這幾枚尖錐都收入自己的囊中,然後淡然地看著霍然眼中的驚愕與不甘,向前走了幾步,蹲下,眼神與他平視,聲音同樣淡淡的:「你輸了1

「我輸了?怎麼會?」霍然看著林皓雪,眼神中的不甘越來越淡,最後卻已經漸漸消失而去,轉而成為一抹茫然,「你怎麼會知道我的計劃呢?」

看著眼前的霍然,明白他的掙扎,他的疑惑,他的不敢,林皓雪淡淡一笑,解釋道,「從你能夠操控雷印疊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另外一個身份必然是咒師,如果你不是咒師,怎麼能夠將意念與玄技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呢?」

「難怪呢,你的意念之力明顯要比我強悍太多,能發現這一點,也很正常,」霍然有些頹然,抬頭再次看林皓雪,「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你的火系玄力為什麼會這麼雄渾,我測算過,任何一個玄宗,即便戰鬥力驚人,但玄力的總量能夠將火印掌這樣的玄技施展三次都已經是極限了,你怎麼還能有第四次?」

「這個,是我的秘密,」林皓雪看著他,笑意淺淺,但卻堅定地搖搖頭,「請恕我無可奉告1

「果然,你的底牌很強,」霍然漸漸地也浮現出一抹恍然的笑意,「有這樣的底牌,難怪我會輸你,今天,我霍然輸給薛浩,心服口服1

「心服口服?」這句話在台下引起了陣陣喧嘩,尤其是那些曾與景耀帝國對戰卻連霍然出手都沒有資格的國家,更是咋舌不已。這樣的話被霍然這樣的人說出來,的確應該讓人驚訝,他是一個多麼驕傲的人啊,但是對薛浩卻是心服口服。當然,這也正是從側面印證了這個叫做薛浩的少年的實力該有多麼驚人埃

今天,這場黑馬與老牌交手的結果,最終以烏桓帝國這匹黑馬的勝利而告終,烏桓帝國,現在就成了與天澤帝國和高涵帝國這兩個國家相提並論的第三個實力極強的國家。

明天,就是最後的冠軍決賽之日了,每個人都熱切地期盼著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