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四十一章 木蛟的真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木蛟的真面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綠袍青年似乎很享受自己這般被人畏懼的感覺,在一眼震懾了聒噪的木澤之後,回頭再次看向林皓雪和沈墨蓮,眼中有著濃濃的興味之色。林皓雪側頭看了看沈墨蓮,也不知道心裡是怎麼想的,什麼話也沒有說,什麼事也沒有做,而是緩緩閉上了雙目,定定站著。那副樣子,似乎是選擇了坐以待斃。

而站在一邊的沈墨蓮,雖然也是什麼話也沒有說,但卻有了動作。剛才她對於木澤的嘲弄聲不理不睬,但當綠袍青年看過來時,她卻將視線迎了過去,神色凝重地看著對方,眼底神色卻是晦澀難明。

對於沈墨蓮的如此的區別對待,那位綠袍青年顯然很滿意,他笑吟吟地看著被困在大陣中間的林皓雪和沈墨蓮,似乎很感興趣,細看之下發現那興趣是貪婪之色,他的神情中是毫不掩飾的志在必得,應該是對林皓雪與沈墨蓮的玄脈志在必得。

「你想知道我們是如何將玄脈抽出的嗎?」綠袍男子似乎頗有興緻地問道,誰也不知道他的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是,」沈墨蓮眼睛微微眯了眯,而後肯定地點點頭,接著道,「不但如此,我還想要知道你們得到了玄脈是如何處理的?」

「不錯,真不錯,死到臨頭了,還有這麼重的好奇心。不得不說,你的好奇心是我見過最強的,」綠袍青年頓了頓,緊接著道,「可惜,我卻知道你的目的,不過是想要得知恢復你朋友玄脈的方法而已。對不對?」

「是的,所以,既然你知道了,你是不會告訴我的了,對嗎?」沈墨蓮微微挑眉,輕聲問道,現在的她,臉上已經沒有任何的怒意。似乎剛才那暴怒之人與她沒有任何關係一樣,在問這話的時候,她居然也意味深長地笑了,那副樣子,給人感覺,她似乎早就料到這一點。

「那你倒是猜猜看!我會不會告訴你呢?」綠袍男子微微俯下身,看著沈墨蓮,眼神中含著些微的戲謔,他不是純粹的人類,也不是純粹的靈獸,但是,在他的血液中,似乎蘊含的靈獸那種暴虐之意更濃郁一些,他喜歡捉弄人類,用各種方式來證明自己要比人類更聰明一些,沈墨蓮現在的樣子,正好激起了他內心捉弄之意,「你猜中了,或許會得償所願。」

看著綠袍男子的低頭俯視自己,沈墨蓮的眼眸深處閃過一縷冷笑,想要跟我玩,那就試試,看誰玩的過誰?

人們都看到,在綠袍男子頗具壓力的注視之下,沈墨蓮毫不畏懼地抬頭看著對方,沒有絲毫閃避之意。而在看到沈墨蓮一副毫不退讓的樣子后,綠袍男子的眼神微微沉了沉,不過在再次看向沈墨蓮的時候,又增加了幾分壓力,眼底的神采愈加明亮了一些,分不清是有趣還是惱怒。

過了一段時間,人們看到,沈墨蓮的神色微微變了變,似乎有幾分黯然之意,但是依然抬頭看著對面的那個男子,看那副樣子,倒頗有幾分強撐的意味。見此,綠袍男子再度施加了幾分壓力,那副綠色的眼瞳中微微含著幾分嘲弄之意,看著沈墨蓮的眼底似乎是多了一份得意,一份不屑。

又過了一段時間,幾乎每個人都發現了,沈墨蓮看向綠袍男子的眼神再也不想最初那般堅決,而是開始閃爍了起來,有了幾分猶疑,有了幾分不安。見此,不光是綠袍青年,就連那些木氏家族的其他人,都看是面露得意的笑意。

只不過,木氏家族的所有人中間,只有木嫣的神色非但沒有得意,反而很嚴肅,眉頭緊蹙,她知道,這個黑衣少年一定不是這麼簡單的人物。但是她看了看周圍的人那得意的神色,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而後,又是黯然地閉上了嘴,終究什麼話也沒有說,她知道,在這裡她即便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好,我知道答案,你既然知道,自然是不會說的,我這樣下去也不過是徒勞而已。」終於,沈墨蓮好像支持不住了,頹然說道,眼神黯然,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彷彿已經耗費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哈哈哈哈哈……」聽到沈墨蓮這麼頹然的說話,綠袍男子仰天大笑,神情別提有多得意了,笑意一畢,而後繼續低頭看向沈墨蓮,眼中的戲謔嘲弄之意愈加濃郁,「你以為你猜中了嗎?你說我不會說,我就不說了嗎?可是,我就偏要告訴你。」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微微停頓了一下,得意的聲音又帶著些森然之意,「我告訴你,不是因為我不得不告訴你,因為,我最喜歡看到人類憤怒而又無可奈何的樣子了,嘖嘖嘖嘖,那副模樣,別提有多有趣了。看著別人在痛苦絕望中掙扎的樣子,那種掌控一切的感覺,別提有多好了。」

這個傢伙簡直是一個變態,看著眼前那個面容有些興奮到扭曲的綠袍青年,林皓雪的心裡發涼,心底喃喃地道。這一刻,她忽然覺得眼前這樣的一個存在似乎是一個禍害,一定不能留,她想的沒有錯,這個綠袍青年因為母親是人類女子,影響了他的血脈,他在蛟族的修鍊比不上其他的兄弟,常常受到打壓,所以,對於人類有一種偏激的仇恨。

當林皓雪在心裡喃喃下著決定時,沈墨蓮卻抬頭十分不解地看著綠袍青年,相比與林皓雪的滿腔怒意,她似乎神情中帶著些瑟縮和恐懼,這一點,倒是讓林皓雪微微一愣。

對於沈墨蓮的迷茫、瑟縮與恐懼的神情,綠袍青年細緻地欣賞著,之後便更加滿意了,他終於站起身來,不再看林皓雪,而是大笑不已:「告訴你又何妨?我今天就實話告訴你吧,我木蛟在抽取抽取人類玄脈時,根本就不會像他們說的那麼麻煩,哪有什麼秘法?只不過是強行抽出來。至於用處,當然更簡單了,直接吞噬了而已。」

居然如此惡毒?

綠袍青年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沈墨蓮的眼睛微微一眯,一時間倒是沒有人看清楚她眼底的神色,片刻后,沈墨蓮再次看向那個叫做木蛟的綠袍男子,神情中原本的恐懼瑟縮完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嘲諷之意。

沈墨蓮如此,那木蛟先是微微一愣,而後猛然掉頭看向身後的諸位木氏家族的人,赫然發現這些人的臉上都是一些驚懼之色,這種驚懼之色比起沈墨蓮之前的不知道還要濃上多少倍,而且那是真正的恐懼。

「你耍我?」木蛟的臉色頓時更加陰沉了下來,瞪著沈墨蓮的眼睛似乎要冒出火來。現在他全都明白了,沈墨蓮的那些好怕頹然全是假的,全是裝出來的。

「對,我耍的就是你1沈墨蓮毫不退避地針鋒相對,「我倒是想看看你這些戰友還能給你幫助幾分?」

「哼1木蛟冷哼一聲,不再理會沈墨蓮,而是回頭看著那些木氏家族的人,在看到他們那些恐懼之後,木蛟的神情終於變了變,最後成為一種格外奇異的神情,似乎是惱怒,但更多的,卻是隱隱的興奮:「你們在怕我?」

「沒有,沒有,木蛟少爺,我們絕對沒有,沒有害怕木蛟少爺1其中要數木澤最沉不住氣,他看著眼前的這個木蛟,嚇得腿都軟了,其他的人也都是一致地搖頭。但是那臉色慘白,實在是沒有什麼說服力。

對於木蛟的底細,沒有誰比他們更為了解了,木蛟雖然有木氏家族的血脈,但是並不是木氏家族的人,而是蛟族之人,這次需要進入仙境之中,便借了木氏家族中的一個名額。這傢伙因為蛟族的背景來頭太大,就連木氏家族的長老們也不得不答應他的條件。

只不過這個木蛟的性情如何,即便是木氏家族的人也很少有人知曉。不過,倒是聽說過不少傳聞,凡是跟隨他出去的人大多數都是成為廢物,失去玄脈,從此失去修鍊之能。

這時候,木氏家族的人聽到木蛟剛才那句話的時候,忽然什麼都明白了,原來那些人跟他出去的人不是受到敵人的傷害,而是被眼前的這個木蛟給抽取了玄脈,所以,在這一刻所有的木氏家族的人都是恐懼到了極點。

「哼,原本想要用你們的力量先將這兩個傢伙給收拾了呢?既然你們已經知道了,那麼,我就不浪費時間了1木蛟此刻的臉色陰沉,瞪著木氏家族的幾個人,說完這句話之後,忽然之間身形一變,頓時一個龐然大物出現在整個屋子裡,嚓嚓,龐大的身形將整個建築物都給毀了一大半,赫然是一條蛟的真身。

木蛟化成真身的瞬間,整座建築物也被他的力量給震碎了,原地頓時成為一片廢墟,也幸好所有人反應都快,躲避開了坍塌的東西,並沒有受傷。當然,因為木氏家族的人都躲避傷害,所有,也沒有繼續圍困林皓雪和沈墨蓮,圍困兩人的大陣也在這瞬間煙消雲散。

這麼快解脫了?原本還想看看墨蓮的威風呢,林皓雪有點遺憾地看了一眼沈墨蓮,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