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四十四章 姐妹反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姐妹反目?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一掌轟爆木蛟的腦袋,沈墨蓮再也沒有看他,而是專心致志地看著自己的手掌中的一物。在她的手掌心中,是一個涌動著不同玄脈之力的東西,它的,看起來很像是龍筋,卻是五顏六色的,很斑駁,很不純凈,每個人都知道,那是什麼?沒錯,那正是木蛟的玄脈。

看著手中的這個斑駁混雜的玄脈,沈墨蓮的眼神愈加冰冷,她不知道木蛟到底是得到了多少的玄脈,到底吞噬了多少人的靈魂。但是看眼前這個玄脈的斑駁程度,她知道,即便是沒有上萬,也有成千之人,這樣一個草菅人命的惡棍,即便是死了,依然讓她覺得余怒難消。

就在眼前這個斑駁的玄脈中,卻有一條異常碧綠的玄脈也在其中,雖然和木蛟的玄脈在一起,但是似乎又是自成一體,並未被木蛟的其他玄脈所真正融合,這是屬於它的驕傲。仔細看去,那上面還有極為細小的龍影在閃爍。

只是一眼,沈墨蓮就將這條經脈認出來了,毫無疑問,眼前這條玄脈,正是言文柏失去的玄脈。

小心翼翼地將這條玄脈從其他斑駁的玄脈中給分割出來,縱身躍至言文柏的身邊,而就在她剛一來到言文柏的身邊,就覺得掌心的那條玄脈哧溜一聲,消失不見了,而是快速進入言文柏的身體。

原來即便是離體了,與原來的身體還有感應啊,這豈不是說,言文柏的恢復指日可待?沈墨蓮頓時心裡一喜,急忙去探測言文柏的玄脈狀況。但一探之下,卻感受到言文柏依舊微弱的玄脈波動,立刻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心裡一沉,看向林皓雪,「怎麼會這樣?這是怎麼回事?」

「墨蓮,你先冷靜一下,」看到沈墨蓮開始的激動與現在的陰沉,林皓雪也是微微嘆了一口氣,神情有些肅然地勸解道,「言兄的玄脈雖然回到的身體,但是損傷太大,而且還有一些新的異類氣息,更是阻止了言兄對玄脈的融合,所以……」

「所以什麼?你直接告訴我,他什麼時候能夠恢復?」沈墨蓮驀然站起身來,道。

「唉,」林皓雪又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慎重地解釋道,「原本言兄的玄脈就是有損,我當時也只是想辦法讓他休息一下,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什麼他時候才能夠恢復呢,有沒有可能恢復,都是兩說呢。」

明知道說出來沈墨蓮會更加難受,但是林皓雪在此刻卻也無法隱瞞,沈墨蓮不是傻子,她也只能一咬牙,將這句話給說了出來。

「哼,都是這個混蛋1在聽完林皓雪的這句話之後,沈墨蓮驀然起身,一腳將木蛟的半人半獸的軀體給踢開,在半空中,木蛟的軀體就是砰一聲,爆碎了,簡直是一點渣都沒有留下。即便如此,沈墨蓮似乎還是有些不解怒意,暴怒著向著木氏家族的其他成員衝去的時候。

原本在沈墨蓮將木蛟的軀體給踢爆的時候,林皓雪的目光沉了沉,並沒有動,但是現在發現沈墨蓮向其他人怒沖而去的時候,林皓雪忽然動了。

沈墨蓮一掌蓄勢而發,沒有絲毫的留情,下一刻,就會拍向木氏姐妹的腦袋,這要是擊中了,必然非死不可,絕無倖免。其他的人都是眼睜睜地看著,根本就來不及有其他的反應。

然而,就在木氏姐妹閉目等死的時候,一隻纖細雪白的手掌將沈墨蓮的這一掌給攔了下來。木氏姐妹終於驚魂甫了好幾步。

「怎麼,你阻攔我?」沈墨蓮的眼眶這時候是血紅血紅的。她死死地盯著眼前阻攔自己的林皓雪。

「墨蓮,我知道你心裡難受,但是你現在需要冷靜一下,」林皓雪毫不退讓,「他們並沒有做什麼?」

「沒有做什麼?」沈墨蓮冷笑,聲音冷厲異常,「如果不是他們,我大哥何至於落到現在的這種地步?她們害了我大哥,都該死1

沈墨蓮的這一個個字說的沉重而有力,帶著無法釋懷的怒意,目光掃過木氏家族的每一個成員,看的那些人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言文柏是他大哥?他們的心中都有些不解與驚懼。他們知道,沈墨蓮說的沒有錯,今天如果不是他們,言文柏不會如此;他們知道,今天要是沈墨蓮真的要殺他們,他們誰都無法逃掉。從沈墨蓮輕易就能夠斬殺了木蛟,就可以看得出來他的實力是他們望塵莫及的。

逃不了!怎麼辦?一時間,木氏家族所有人的眼神都投向了林皓雪,雖然沒有說什麼,但是卻滿懷希望與祈求。

看著眼前這些人的目光,林皓雪暗暗嘆了一口氣,她感覺到眼前的沈墨蓮有些不對勁,此刻,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退讓的,便緩慢地勸解道:

「墨蓮,你冷靜點,你不知道,剛才你斬殺了木蛟,也就等於間接救了他們,他們一個個都對你心懷感激呢,此後必然不會與你為難的,難道你這麼快就要讓他們成為冤魂,那他們剛才的感激有何意義?」

「誰說我需要他們的感激?我只要言兄好好地。」沈墨蓮眼底的猩紅之色愈加濃郁,「去他的感激,我不稀罕,我就要殺了他們這些傷害大哥的幫凶。」

沈墨蓮一會兒大哥,一會兒言兄,甚至有些語無倫次了,林皓雪的眼底愈加冰寒,她緩緩給木氏家族的人使了個眼色,讓他們遠遠離開,而後盯著面前的沈墨蓮,一字一句道,「墨蓮,你已經心神喪失了,我絕對不會允許你這樣大開殺戒的。你要打是吧,好,我陪你1

「哈哈哈……」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沈墨蓮仰天狂笑,笑意似乎充滿了怒意和悲愴,但細聽之下,彷彿還有些許譏誚之意,「你要跟我打?好好好,真不愧是你的好姐妹,居然是為了維護一些不相干的人和我動手,我難道怕了不成?」

這句話說的有些語序混亂,但是林皓雪的臉色卻在聽到那第二個你字的時候,臉色愈加冰寒,她側頭看到木氏家族的人已經退了很遠了,為首的那個青年還帶走了言文柏三人,沖她點點頭,讓她放心。林皓雪這才將心神放鬆下來。

緩緩地,緩緩地,林皓雪的手中出現了一柄火紅色的大刀,這柄大刀是當初在誅魔城的城樓上與皇甫俊的對戰的時候,所用到的一把刀,這上面有炫的力量,這次,她必須全力以赴!

長刀在手,林皓雪厲聲道:「混蛋,你給我滾出來1

這時候,沈墨蓮已經笑畢,回頭看著林皓雪手中的火紅色的大刀,眼底的怒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驚訝之色,就見她手掌一伸,一柄漆黑的劍出現在他的手中,「你怎麼知道?」

「墨蓮雖然冷漠,但她從不濫殺無辜,但現在的所做所為,卻不符合她的本性。既然如此,那隻能是外來者。」林皓雪的眼神寒意更甚,「如果所料不差,你就是那個什麼獸尊吧?趁著墨蓮今日心神大亂,才來侵入她的神智,還不給我滾出來。」

「你知道有如何?」沈墨蓮唇角揚起一抹嘲弄的微笑,忽然一劍直刺而來,連招呼也沒有打,林皓雪沒有絲毫的輕視,趕緊舉刀相迎,頓時,兩道身影你來我往,戰鬥在一處。

沈墨蓮的實力本來就比林皓雪強悍不了多少,但是對面這個傢伙侵佔了沈墨蓮的軀體的傢伙,實力必然比墨蓮更強,所以,林皓雪沒有絲毫地輕視之心,一開始就咒印翻飛,使出自己最強的攻勢,過江千尺浪與入竹萬竿斜。

然而即便是如此,卻也不是對面這個傢伙的一合之將。

一劍,只是一劍,林皓雪就被對方打倒在地上,再也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這一幕,遠處觀看的木氏家族之人都不由地暗中嘆息一聲,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嗎?薛浩失敗,還有誰是這個瘋狂的連墨的對手?不光是他們,就連林皓雪本人,也覺得雙方差距太大,自己毫無勝算。

看著對方提著黑劍緩步走來,唇角的那抹嘲弄的笑意更勝了,林皓雪有些絕望。

而就在這時候,她忽然感覺到,坐落在丹田中的那個白色的漩渦忽然瘋狂地旋轉了起來,丹田中的光系玄力迅速壯大,迅速提升,林皓雪感受到自己的戰鬥力節節攀升,最後,終於能夠與之相當。

猛然飛身躍起,手中的大刀被她反手交到左手,緩緩伸出的右掌上噴發出令人驚疑而純粹的光系玄力,即便不用玄技,也足以與對方相抗衡。

在木氏家族諸人的驚喜歡呼聲中,這兩人便戰在了一處。

這一戰,可算是驚天動地,山崩地裂。

從地上到天上,從半空到地上,兩道身影不時交錯,身形都是快到極致,力量都是霸道到了極致,剛開始木氏家族的人還在努力地觀看著,但是漸漸地,就只看到黑白兩道影子,道最後,只是一片炫目的混亂線條,什麼都看不到了。不得已,他們只能退的更遠了。

然而,交戰中的兩人誰都不知道,此刻他們的戰鬥畫面,出現在遠處某個人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