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第一百四十五章 故人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五章 故人來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其他小說

在一處看起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平房之內,有一位白衣老者負手而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忽然,他抬起頭來,雙眸晶亮,看向眼前的一處虛空。而就在他的目光剛剛投向這處虛空的時候,這片地方忽然像是有水波蕩漾而開,出現了一道光幕,這道光幕似乎偷哪騁淮Γ將那一處的情景全部反射過來,反射到老者面前的光幕上:此刻,那光幕之上,正是激戰的林皓雪與沈墨蓮。

林皓雪與沈墨蓮的這一戰,不可謂不激烈,一般人根本無法看清楚,木氏家族的人就看不清楚,但是,並不代表這白衣老者無法看清楚。

在白衣老者的眼中,林皓雪和沈墨蓮的速度似乎都緩慢了下來,雖然說速度緩慢了下來,但是那玄力能量波動卻是一點都沒有減弱。

看著看著,那位白衣老者的神色變了又變,似乎是喜悅,似乎又是驚訝,他忽然轉頭向屋外喊了一聲:「阿林,進來。」

隨著白衣老者的這句話剛剛落下,忽然,就有一個身材比較魁梧的中年人掀簾而進,這個中年人的個頭很高,門又不算高大,所以,在進門的時候,他要將頭低下,腰身彎下才能夠進入。

「請問真人有何吩咐?」這個高大的中年人在進入屋子之後,恭敬地向白衣老者行了一禮,方才問道。

「這兩個小娃兒,就是這次玄宗陣營的第一第二名嗎?」白衣老者的眼神依舊留在光幕上,頭也沒有回地問道。

中年人將目光投向那個光幕之上,在看到激戰中的林皓雪和沈墨蓮之後,眼底也是閃過一些差異之色,但是很快被他斂去,躬身回答道:「是的,真人,這兩位少年,就是本次玄宗陣營的冠軍和亞軍。」

「有意思,真有意思。」再次看向光幕之上的兩道你來我往的身影,老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頗為開心的笑意,道,「只是不知道他們遇到什麼事了,居然打的這麼熱火朝天。」

中年人有些看著他,他伺候這位老者已經好多好多年了,近些年來,幾乎從來沒有過這個感興趣的神色,即便是他的十個弟子,也無法讓他這麼開懷地笑過。這兩個小傢伙,真的有什麼特殊嗎?

「吩咐下去,這次玄宗陣營的前三名賜予一次湯谷之裕」就在中年人感到詫異的時候,耳邊傳來白衣老者的吩咐。

「啊?湯谷?真人,那可是您療傷的聖地啊,怎麼能讓幾個小小的玄宗給浪費了么?」

「沒關係,幾個小孩子而已,能用多少能量?再說積累了這麼多年,也足夠我用了。」白衣老者笑呵呵地,然後轉頭看向他,道,「阿林,可別小家子氣啊1

「是的,真人。」中年人想了想,終於還是問了出來,「還有,這次您給烏桓帝國的仙境鑰匙名額是不是太多了?據我們所知,烏桓帝國現在已經快要被血魔谷佔據了吧,這樣下去,恐怕……」

「阿林,」白衣老者看著他,語重心長地道,「如果沒有更多的玄聖,烏桓帝國的人又如何與那些邪魔對抗?我知道你的擔心,擔心仙境鑰匙會被那些邪魔之類得到,為禍人類,但是啊,凡事還是要往好處看,還是有更呤欽義的不是嗎?對抗那些邪魔外道,不能孤軍奮戰,要給我們培養足夠多的助力。」

「是,真人高瞻遠矚,是阿林見識淺薄了。」中年人恭敬低著頭,沉聲道,對於面前的這位老者,他是從心底敬服的。

「倒不是你見識淺,只是你的境界沒有達到而已,你也不要老是在我身邊伺候,去外面轉轉吧,說不定也能夠突破瓶頸期呢。」白衣老者微笑著看著中年人,語調奇特地道,「你沒有發現嗎,烏桓帝國的那個血魔洞已經消失了,我總覺得,跟著兩個小傢伙脫不了關係。」

「不會吧?」阿林再次驚訝地看了看那道光幕之上,不可置信地道,「真人會不會太高看他們了,血魔洞的那位,可是連師傅都不敢輕視的存在啊?」

「也許是我猜錯了,」白衣老者也是微微皺了皺眉,有點懷疑地道,「不過,直覺告訴我,與他們有關,可能不是他們出手,但是有所關聯吧。」

「真人,您當初為了正義而戰,以至於受傷至今沒有好,還是修養為好,不要過多思慮了,您只有養好了仙體,才有能力護佑天下之人埃」抬頭看著白衣老者,中年人誠懇地再次勸道。

「你啊,又來了,」白衣老者苦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真人1中年男子還打算勸,但是猶疑了一下,最終還是躬身退下了。

中年人走後,白衣老者看著眼前光幕上交錯的兩道身影,皺著眉頭,腦海中忽然想起了當初在魔獸森林中見到的那個紅衣少年。

血魔洞的消失,是因為他嗎?他與這兩個少年,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呢?

林皓雪與沈墨蓮這一戰,一直戰了三天兩夜。

直到第三天的正午,林皓雪終於搶得先機,砰一聲,將沈墨蓮給打暈了,頓時,沈墨蓮從半空中掉落而下。與此同時,林皓雪也瞬時落下。

而在落下的時候,沈墨蓮居然再次醒過來了。

落到地面上,兩人都是疲憊不堪,看到沈墨蓮眼中的猩紅之意已經全然消失了,看向林皓雪的時候,非但不再有怒氣反而有著幾分感激之意,林皓雪這才緩緩鬆了一口氣,她知道,她的朋友,終於回來了。

「謝謝你。」沈墨蓮看著林皓雪,忽然笑著說道。

「不客氣,我們是姐妹不是嗎?」林皓雪也是笑著,雖然姿態洒脫,但是她的樣子比沈墨蓮要狼狽多了,「對了,你剛才是怎麼回事?」

「你猜的沒有錯,我的確是被那位獸尊給侵入了神智。」沈墨蓮吐了一口氣,「是我這幾天不小心將玲瓏塔中的能量給使用了不少,不足以將其壓制,另外,我也是心神大亂,情緒有所失控,才會被其趁機侵蝕了神智。」

「原來這樣?」林皓雪頓了頓,接著又疑惑地問道,「那,你怎麼與其簽訂契約呢,這樣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啊?」

「我跟你不同,不是咒師,意念之力比不上你,更何況,跟著獸尊沒有舊日淵源,他很驕傲,不認可我現在的實力,所以,我只是借著玲瓏塔來壓制他,等到以後實力有所提升了,應該就可以契約了。」說道這話的時候,沈墨蓮居然似乎對林皓雪有些羨慕。

林皓雪沉默了,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於是選擇了沉默。

「今天,謝謝你啊,不然……」沈墨蓮再次道謝道,「我即便被壓制,但也能感受到,你們之間的戰鬥何其激烈,那個傢伙對你可一點都沒有留手啊,幸好,你沒事,不然,我會很愧疚的。」

「我們是姐妹,不能讓我的姐妹被人欺負了不是,即便是那個傢伙也不行。」林皓雪也是一笑,調侃道。

「哈哈,我說,你們就不要互相客氣了成不?」忽然,廢墟之地,傳出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會是誰?聽到這個聲音,兩人都是心神一震,木氏家族的人不是已經離得很遠了嗎?這裡居然還有人。只不過,這個聲音,林皓雪似乎覺得有些熟悉。

「呵呵,這麼緊張做什麼,皓雪,你掩藏了性別我就不說什麼了,但是,連老朋友都不認識了,這個可就不值得原諒了啊1隨著這個熟悉的聲音傳來,一黑一白,兩道人影也出現來林皓雪的面前。

「居然,是你們?」見到眼前的這兩個人,兩道熟悉的身影,林皓雪的臉上先是浮現上一絲驚訝之色,緊接著,就變成了意外,見到故人的欣喜。

「怎麼,不可以是我們嗎?」黑衣青年笑著開口道,眼底還是浮現出一抹近乎寵溺的柔和笑意。

「鄭大哥哪裡的話,我只是覺得意外而已。」來人不是別人,正是林皓雪小時候頗為喜歡的鄭宇城與王沐風,正是對於能夠在這幾見到這兩個人,林皓雪還是有些疑惑,「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這裡距離泰興城可不近埃」

「我當初離開泰興城,是因為要跟著我師父走,我的師父,說來你可能也聽說過,不是別人,正是蕭真人的第五個弟子,歐陽舉。」鄭宇城笑著解釋道。

「太好了,鄭大哥,你居然是蕭真人的徒孫啊,好久沒見,你現在的實力一定很強了吧?」林皓雪好奇地問,她對於鄭宇城有一種莫名的親近之感,這種親近之感可能是因為前一個身體對於鄭宇城的信賴所造成的。

「很久了嗎?半年前我還曾見到你威風凜凜滅吳家的樣子呢?」林皓雪的話剛說完,鄭宇城還沒有回答,王沐風忽然笑著插嘴道,「你不知道,自從看到你那強悍的樣子,你鄭大哥鬱悶了好一段時間呢,原來當初的林小妹妹已經不需要她鄭大哥的保護了啊!真是讓人情何以堪?」

「沐風?」聽到王沐風的話,鄭宇城的臉色略微有些尷尬,出口阻止道,而後看向林皓雪,語氣柔和地說道,「其實也沒什麼,只不過比以前強了一點,你也不錯啊,居然能夠的玄宗陣營的冠軍。」

「好,好,好,你們敘舊,我不說,我不說了。」王沐風調侃地笑道,嘩啦,將手中的摺扇打開,在自己面前扇著,在微風的帶動下,髮絲飛揚,頗有幾分瀟洒的味道。

看著到這個時候還不忘耍帥的王沐風,林皓雪也不由得失笑,這傢伙,果然是秉性難移埃